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 第4章 蓝色铅笔
    一离开小鼹鼠的病房,绕过了一个拐角,张大道一下就靠到了墙上。抹了抹头上不存在的冷汗,翻着死鱼眼的张大道用极为嫌弃的语气低声自言自语:“骗小孩子真是麻烦!对付完了幼稚的家伙,还得去对付那个早熟的,还好我是精神病!要不然非得得精神病不可!”

    张大道说完这句,突然“呵呵”的傻乐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直到路过的一个护士一脸怀疑的向着他走来张大道才恢复了平静。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护士,张大道一路上了楼。到了一个病房前头,试了试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便轻轻推开了门走进了屋子里。一进来,张大道就眯了眯眼睛,这病房里头的窗帘拉着严严实实的,居然和晚上差不多。

    也就是张大道打开这门,才投入了一些光。这病房里头有这么厚的窗帘,也算是少有了。借着开门透进来的光,能看见房间的一角坐着一个小小的抱着膝盖的身影。张大道一边带上门让病房重新归于黑暗,一边道:“又拉着窗户?你是又看见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黑暗里一个有些清冷的童音传来:“早上起来是蒙着红光的,比平常还要浓些。啊?你身上又有两层光,一层红的厉害,一层蓝的厉害。真是奇怪,只有你这样。”

    张大道不在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管在黑暗之中那和他说话的人看得看不见。点过了头,张大道就地坐下,道:“知道,坏事是红的,好事是蓝的对吧?我也瞧得出一些来,没你这么明显。感情这印堂有血光是真的!你还真说对了,早上三号楼那边又死了个人。”

    似乎是适应了黑暗,张大道隐隐能看清那人影了。抱着膝盖坐在墙角的,是个穿着连衣裙的姑娘,若说小鼹鼠是小姑娘,眼前这个该说是大萝莉才对。这大萝莉手里握着一支彩色铅笔,头埋在臂弯里,头发披肩。因为还是太暗,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大萝莉一直没说话,张大道翻了个白眼,只能道:“胖子他们说你是什么情况来着?抑郁症是吧?”大萝莉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张大道也不知看没看出来,却跟着开口了。

    “你在这儿带着确实没帮助,医院这种地方哪有多少好事情,肯定是吉少凶多的。长了个吉凶灵眼,一天到晚看这些倒霉事情,心情能好才是有鬼了!你这情况得住民政局隔壁去!”

    大萝莉旋即冷冷的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民政局也一样凶多吉少!”

    张大道猛的一愣,摸了摸下巴,有些无奈的认输:“得,你说的有理。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也要出院了,年级还小有的是机会找合适的地方住。”

    大萝莉点了点头,张大道见她又不说话了,带着一丝急切的再次主动开口:“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张大道的眼睛里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渴望。

    大萝莉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张大道,许久才说话:“你身上蓝色开始抖了?你为什么要这个啊?”

    张大道琢磨了会儿,道:“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我画画缺个蓝笔。”

    大萝莉“呵”的带了个气音,说:“缺蓝的你去药房找瓶蓝药水不就成了,而且,你上次和我说是要拿去修你的台灯,当支架的。”

    “啊?我是这么说的吗?”张大道挠了挠头,跟着坦然道:“一样,我先画个画再修台灯!不就是支彩色铅笔吗?你给不给吧?我这一趟趟的跑,多累啊!”张大道说着抹了抹眼睛。

    大萝莉突然一下下爬到了张大道身前,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那黑乎乎的眼睛在黑暗之中诡异的反着不知何处来的光。张大道翻着死鱼眼和大萝莉对视着,全然没有半点表情变化。气氛颇为诡异,二人对视了一阵,那大萝莉才叹了口气。

    “算了,就给你一根吧!这么大了还骗人!你肯定也想多看见蓝色吧?我奶奶就给了我两根,给你一根好了!”大萝莉说着,把手里的彩色铅笔塞进了张大道的手里。

    张大道一愣的功夫,大萝莉又爬回了那个角落抱膝坐下,看了眼手里的彩色铅笔。张大道挑了挑眉毛,对着大萝莉道:“成,反正你也快出院了,多的不说了。你奶奶是厉害人,你看的见奇怪颜色的事儿,你听她的别和别人说。要不然还得被送这儿来!”

    “哼~”大萝莉抽了个鼻音,张大道这才转头又起身拉开门,要往外走的时候,才突然转头道:“有空也多晒晒太阳,都白的不见血色了。”

    说罢,也不关大萝莉的反应,把那铅笔往耳朵上一插哼着歌往康复中心外走:“我是个大盗贼,什么也不怕。我不怕不怕啦,精神分裂了,我就什么也不怕……”乱七八糟的歌被混在一处,加上张大道那五音不全的嗓子,显得越发怪异。

    路过听见的一个小护士,差点没一哆嗦没把手里端着的药给砸了。小护士恨恨的瞪了眼张大道,张大道捋了捋耳朵上插着的铅笔,边走边翻着死鱼眼,嘴里念叨:“淡红的?这小护士就快有倒霉事儿了啊!嗯,看来是要被男朋友劈腿!之前看见他犯桃花红就觉得古怪,感情是桃花劫。”

    张大道乐呵呵的出了康复楼,一路向着三号楼回去。回来时候正赶上吃饭,吃过了护工送来的午饭。张大道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把玩着那蓝色的彩色铅笔,嘴里嘟嘟喃喃道:“小铅笔他奶奶是高人啊!”

    正念叨着,苏津津又从门口进来了,一脸愁容的在张大道身边一坐,神神秘秘的低声道:“你说这地方妨桃花,我调去门诊那边会不会好点?”

    张大道一愣,看着他道:“你真信了?我随口说的。”

    苏津津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觉得有道理啊,我刚才问了,咱们这儿的年轻医生和护工都是单身,结婚了的医生都是在别的院就结婚了才调来了的。就这样还有好些调来后就离婚了的!”

    张大道一乐,笑道:“你傻啊!年轻的就这么几个,你去相亲告诉人家你在精神病院工作人家妹子能看上你?离婚的也不奇怪啊,这现在离婚率都过百分之五十了,何况这鬼地方工作压力这么大了。赶紧走开点,看见你就晦气!”

    苏津津念念叨叨的被张大道赶开,张大道才看着他的背影道:“果然贫道没算错,这家伙身上也红的诡异,那家伙肯定得出事儿!”

    “谁要出事儿啊?”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张大道突然哆嗦了一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