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084章 目瞪口呆
    就当叶帆一己之力血洗乔八指、曲风等人的同时,逃离飞来峰景区的司徒浩天、小九两人来到了西湖畔,等待着东海帮杭湖负责人刘天军派人来接。

    “妈的,南青洪可真不要脸,居然派出独眼吴仞、铁拳张柱和曲风三人来绑架若水小姐!”

    小九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被人跟踪后,忍不住骂了起来,“两个后天巅峰境界,一个后天大圆满,他们就不怕道上人耻笑么?”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是林天意一向的做事风格,否则他也不会被称为奸雄了!”

    司徒浩天的眉头死死拧在一起,似乎没有对南青洪这般做感到愤怒,而担心该如何向司徒辰交代。

    虽然他在逃出生天后便立即向司徒辰汇报了这件事,而且司徒辰在电话中没有责怪他,而是第一时间带人赶往杭湖。

    但是——

    他很清楚,司徒若水对司徒辰而言意味着什么!

    如果司徒若水有什么三长两短,即便他是司徒辰收养的义子且被司徒辰当作接班人培养,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浩天少爷,您是在想如何向司徒先生交代?”

    身为司徒浩天的第一心腹,小九对于司徒浩天谈不上知根知底,但也十分了解,此时见司徒浩天一点也不担心司徒若水的安危,当下猜到了司徒浩天的心思。

    “嗯。”

    司徒浩天并未隐瞒,“义父没有在电话中责怪我是因为太过担心若水的安危,如果若水出什么事的话,义父绝对不会轻饶我们!”

    “浩天少爷,我认为司徒先生不会对我们做什么,毕竟曲风三人实力太强了,我们的人根本不是对手。”小九提议道。

    “如果我们血战到底没有保护好若水,这还说得过去。”

    司徒浩天很干脆地否决,“如果义父知道我们不战而逃,就这样安然无损地回去,他绝对会一刀劈了我们!”

    “浩天少爷,您的意思是?”小九心中一动,却不敢肯定。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义父知道我们不战而逃的事情,另外,一会我们见义父的时候,必须身上带伤,而且不能是轻伤!”

    司徒浩天眸子里闪过一道狠辣的目光,语气低沉道:“只有这样,义父才不会追究我们的责任!”

    耳畔响起司徒浩天的话,察觉到司徒浩天目光中那份狠辣,小九不禁有些心惊胆战。

    因为……他明白了司徒浩天的意思——司徒浩天为了避免被司徒辰惩罚,要自残!

    与此同时。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在三辆越野车的保驾护航下,在沪杭高速公路上飞驰。

    汽车里,一身唐装的司徒辰,右手握着烟斗,不断地吸着旱烟,整个车厢里烟雾朦胧,像是着火了一般。

    尽管烟雾朦胧,却可以看到,司徒辰的眉头完全拧在一起,那张坚毅的国字脸上写满了担忧。

    “小四,让他们再开快点!”

    再次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后,司徒辰沉声对保镖兼司机费四说道。

    “辰哥,他们的车速已经达到极限了。”费四回答道。

    司徒辰闻言,不再说话,而是一个劲猛吸烟斗,似乎想用这种方式驱散心中的担忧。

    可是——

    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到这一点,相反,他越是想驱散担忧,担忧就愈加强烈,以至于让他有一种恨不得立刻飞到杭湖的冲动。

    “辰哥,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费四见司徒辰满脸担忧与焦急,犹豫了一下道。

    司徒辰无力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说,林天意派人劫持若水,只是想以若水为筹码,让我让出长江三角洲这块地盘,或者干脆归顺他。”

    “是的,辰哥。”费四点了点头。

    “这一点,我能想到。”

    司徒辰拧着眉头,道:“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对若水做什么!尤其是林傲风那个人渣祸害了太多太多的无辜少女。如果那个人渣到杭湖的话,若水就危险了!”

    听到司徒辰这么一说,费四沉默了。

    他知道林傲风是南青洪掌权者林天意的儿子,修炼的是一门极为邪恶的武学,通过采阴补阳提升实力。

    在过去一些年中,被林傲风祸害的女人不计其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少女——与处女发生关系对林傲风的实力提升最有帮助!

    “如果若水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向南青洪开战!”

    安静的车厢里再次响起了司徒辰的声音,他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语气格外的坚决,“就算不能重创南青洪,我也要让林天意、林傲风父子陪葬!”

    费四再次沉默了。

    他不但是司徒辰的保镖兼司机,还是司徒辰的师弟。

    准确地说,司徒辰曾拜他的父亲为师,他是在父亲死后才南下投靠司徒辰的。

    特殊的身份,让他对司徒辰的了解远甚于其他人。

    他很清楚,司徒若水母亲的死给司徒辰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以至于在过去一些年中,司徒辰一直对司徒若水百般呵护,而且对司徒若水的安全十分重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司徒若水真的遭遇不测,或者被林傲风祸害的话,司徒辰绝对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

    毕竟,如果司徒辰用巨额资金去悬赏林天意、林傲风的人头的话,还是有境外的地下组织敢冒着被炎黄组织绞杀的风险潜入华夏,斩杀林天意、林傲风父子两人。

    但是,一旦被炎黄组织发现司徒辰联系境外地下组织,那么上面将会用雷霆手段惩罚司徒辰,让司徒辰二十几年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

    这便是司徒辰口中的‘不惜一切代价’!

    ……

    司徒若水并不知道,她的父亲司徒辰为了她,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此时的她,趴在叶帆的背上,闭着眼睛,脑海里尽是叶帆打死曲风和给独眼吴仞放血的画面——因为之前好奇叶帆要做什么,同时也担心叶帆会受伤,她没有按照叶帆的所说的那样闭上眼睛,而是直到看到叶帆割破吴仞的大动脉后,才吓得闭上了眼睛。

    察觉到司徒若水的身子在颤抖,叶帆猜到司徒若水可能偷看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大步走向了会所内部。

    他要找一间安静的房间,先让司徒若水的情绪稳定下来,清洗掉身上的血迹,再带着司徒若水离开这里。

    “叶……叶帆哥哥,他们都死了吗?”

    稍后,就当叶帆打开会所一间房间的房门后,司徒若水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弱弱地问道。

    “嗯。”

    叶帆轻轻应了一声,然后解开腰间的衣服,将司徒若水放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看着叶帆那张被鲜血染红的脸庞,司徒若水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你都看见了?”

    叶帆见状,更加坚信了心中的猜测,想了想,决定给予司徒若水疏导,否则今天的事情会给司徒若水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

    司徒若水闻言,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呃……”叶帆一怔,苦笑道:“到底看到了还是没看到?”

    “看到你一拳把那个长头发的人打飞了出去,还看到你用刀子割破了那个独眼的血管。”

    后退一步过后,司徒若水倒是不怎么害怕了,而是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看着叶帆,道:“后面的没敢看。”

    “我不是说让你闭上眼睛吗?”叶帆叹了口气。

    司徒若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轻声道:“对不起,叶帆哥哥,我……我担心你受伤,所以偷偷看了几眼。”

    “是不是觉得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听到司徒若水这般说,望着司徒若水那可爱的模样,叶帆忍不住笑了。

    “不是。他们才是大魔头,是他们要杀你,你才杀他们的。”司徒若水摇了摇头道。

    或许没有想到司徒若水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叶帆有些愕然。

    而司徒若水说出刚才那番话后,不知为何,心中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好奇,只见她眨着大眼睛,问:“叶帆哥哥,你是不是练过武功啊?”

    “嗯。”叶帆哭笑不得,他没有想到司徒若水的承受能力会如此之强。

    “你一拳能把人打飞耶,好厉害,比我爸爸厉害多了。”司徒若水想到叶帆一拳打飞曲风的一幕,忍不住感叹道。

    “——”

    司徒若水的情绪变化之快让叶帆一阵无语,他想了想道:“如果不出意外,你爸爸应该知道你被劫持的事情了,他应该很担心,你先给他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我去冲洗一下,然后带你去跟他会和。”

    “嗯。”

    司徒若水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睁大眼睛,满脸真诚地看着叶帆,道:“谢谢你救我,叶帆哥哥。”

    “打电话吧。”叶帆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给司徒若水。

    司徒若水接过手机,直接拨通司徒辰的电话。

    “喂。”

    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司徒辰的声音,语气极为低沉,显然……他以为是南青洪的人打来的电话。

    “爸爸,是我!”

    “若水?”

    愕然听到司徒若水的声音,司徒辰激动得直接坐直了身子,急促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司徒若水闻言,看了看房间,有些茫然,之前她是被装在加长旅行包带过来的,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西湖会所。”

    叶帆出言提醒,他在进门的时候特意观察过地形,自然知道会所的名字。

    “若水,你旁边是不是有人?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隐约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司徒辰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

    “爸爸,我和叶帆哥哥在一起,我们在西湖会所。”司徒若水回道。

    “叶帆哥哥?”

    “他是我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叫叶帆。”

    说话间,司徒若水忍不住看了一眼叶帆前往浴室的背影,道:“是他将我从那群大魔头手中救出来的!”

    游戏里认识的朋友?

    从两个后天巅峰、一个后天大圆满三名高手将若水救出?

    这……怎么可能??

    耳畔响起司徒若水的话,饶是司徒辰是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教父,拥有极佳的心理素质,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