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086章 担忧和感激
    十点钟的时候,红日已彻底升起,西湖景区的游客数量多了起来。

    西湖会所因为位置较偏,外加前往会所的道路上设有私人会所的挡车牌,倒是没有游客冒然闯进来。

    距离西湖会所大约三公里的地方,司徒浩天和小九两人等到了救兵。

    “浩天少爷,您没事吧?”

    前来接应司徒浩天的东海帮杭湖分舵大汉,见司徒浩天胳膊上有一道伤口,鲜血将衣服袖子染红,满是担忧地问道。

    “没事,小九受伤比我更严重,快去扶着他。”司徒浩天任由大汉搀扶着他,同时有力无气地对另外一名大汉道。

    如同司徒浩天所说,小九的伤势确实更为严重一些。

    为了制造血战的假象,逃避司徒辰的惩罚,司徒浩天只是朝自己胳膊上划了一刀,属于外伤,小九则是给了自己一掌,内脏都有些受损。

    很快,在两名大汉的搀扶下,司徒浩天和小九进入了前来接应的别克商务车里。

    汽车启动,其中一名大汉连忙拿出手机给刘天军打电话,试图汇报,结果发现刘天军的电话占线。

    “浩天少爷,刘老大的电话打不通,他在高速路口等司徒先生,我们现在过去吗?”无法联系到刘天军,大汉向司徒浩天请示道。

    司徒浩天装作虚弱无力地靠在汽车后座上,轻轻颔首,表示同意,同时拿出电话准备向司徒辰汇报自己的去向。

    然而——

    不等司徒浩天拿出手机,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嗯?

    这个发现,让司徒浩天微微一怔,尔后用没有受伤的右手飞快地摸出手机,赫然发现是司徒辰打来的电话,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接通。

    “你现在在哪里?”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司徒辰的声音。

    “义父,我和小九刚被刘叔的人接上车。”司徒浩天满是恭敬地回应着,声音稍小,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察觉到司徒浩天的异常,司徒辰眉头一挑问:“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司徒浩天答非所问,而是主动请罪,“对不起,义父,我没有保护好若水。”

    “若水没事了。”司徒辰道:“你的伤势怎么样?小九受伤了吗?”

    没事了?!

    愕然听到司徒辰的话,司徒浩天惊得心一颤,手一抖,差点没将手机丢出去。

    “浩天,能听到我说话吗?”

    眼看司徒浩天不说话,司徒辰的语气隐隐有了几分焦急,似是担心司徒浩天伤势过重昏迷了过去。

    “义……义父,我能听到。我胳膊上挨了独眼吴仞一刀,不严重,小九挨了一掌,受了内伤。”司徒辰的话将司徒浩天从震惊中拉回现实,“义父,若水现在在哪里?”

    “她现在在西湖会所,那家会所目前属于南青洪。”司徒辰回道:“这样吧,我现在去接若水,你和小九去天军那里处理一下伤势。”

    “好。”

    司徒浩天连忙答应,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义父,您不是说若水没事了吗?她怎么在南青洪的场子里?”

    听司徒浩天这么一问,小九也是有些奇怪。

    “若水被一个叫叶帆的人救了,根据若水说,那个人是她在游戏中认识的,是杭湖苏家的人。”司徒辰说着,猛然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对了,之前你和若水在山上应该见到过他!”

    叶帆?!

    听到这个名字,司徒浩天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了叶帆那张坚毅的脸庞,瞳孔瞬间放大,脸上写满了惊骇。

    在他看来,既然叶帆出手救出司徒若水,那么肯定看到了曲风、吴仞和张柱三人劫持司徒若水的一幕,自然也看到了他和小九逃走的情形。

    因为练武的缘故,小九的听力比普通人要强得多,将刚才司徒辰与司徒浩天的通话一字不差的听到了。

    在司徒浩天陷入震惊的同时,小九听到听筒中传出了“嘟嘟”的声音,用手捅了捅司徒浩天。

    司徒浩天猛然惊醒,看向小九,赫然看到小九用唇语问:浩天少爷,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

    没有答案。

    司徒浩的喉结一阵蠕动,那张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担忧。

    他为了逃避司徒辰的惩罚,不惜自残,如今非但起不到作用,而且……还有可能被司徒辰知道真实内幕……

    他无法想象,司徒辰知道真相后会对他做什么!

    可是——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那么他这个东海帮太子爷绝对会被扫地出门!

    ……

    十点三十分的时候,司徒辰在费四和一干保镖的保护下,心急火燎地抵达了西湖会所。

    进入大门,看到躺在门口的四具死尸,费四眼前一亮,判断道:“全部都是一击毙命,而且以死者的表情来看,基本毫无反应。”

    “看来他真的是先天境的高手?”

    司徒辰的表情有些怪异,先天境的高手是极为少见的,他曾想尽一切办法笼络一名先天境高手,结果无论出什么价格都请不到,如今司徒若水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却是先天境高手——这种截然的反差,直到现在都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这四人实力都很弱,后天大圆满也能做到杀他们如杀鸡。”费四摇了摇头。

    司徒辰虽然曾跟随费四的父亲习武,但半途而废,如今只是勉强迈入后天巅峰,此时听费四这么一说,想了想道:“小四,你跟我进去,让他们守住门口。”

    “是,辰哥!”费四应了一声,用眼神示意八名保镖留守,而他则是跟着司徒辰前往会所主建筑。

    很快,两人穿过会所院子里的竹林,清晰地看到主建筑门口躺着八具尸体,其中一人的脑袋被割了下来,鲜血洒了一地,场面极为血腥。

    “嘶~”

    看到这一幕,饶是司徒辰身为长江三角洲的地下教父,也没来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费四也是暗暗咋舌,为对方的手段感到惊秫。

    “辰哥,他们应该在里面,我们进去吧。”费四出言提醒道。

    司徒辰点了点头,然后在费四的陪同下,快步走进会所。

    进入会所,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稍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红。

    会所大厅的地毯几乎被染成了血红色,尸体横摆竖躺了一地,宛如人间地狱,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的确是吴仞、张柱和曲风三人!”

    费四发现曲风三人的尸体后,瞳孔陡然收缩,表情古怪道:“以三人的死状来看,他们都像是被对方轻松干掉的。如此说来,那个叶帆很有可能是先天境高手!”

    “叶先生,我是司徒辰,您在哪?”

    听到费四这么一说,司徒辰收回目光,语气不经意间变得恭敬了许多。

    房间里,叶帆早就听到了脚步声,只是不能确定是司徒辰,此时听司徒辰这么一说,当下回道:“司徒先生,为了不让若水看到外面的场景,你们还是进来吧,我们在002号房间。”

    “好!”

    司徒辰有些激动地应了一声,带着费四快步走向走廊——叶帆的声音是从走廊里传出的。

    “爸!”

    当司徒辰和费四两人拐入走廊的时候,司徒若水已在门口等候,见到两人,满是兴奋地叫了起来。

    “若水!”

    眼看司徒若水平安无事,司徒辰悬挂的心彻底落下,连忙快步冲了过去,一把将司徒若水抱进了怀中。

    “爸,你勒到我了……”司徒若水那张粉嫩的脸蛋涨得通红,喘气道。

    “对不起,若水,爸爸太激动了。”

    司徒辰闻言,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尔后放下司徒若水,见司徒若水涨红了笑脸,眉目之间毫无害怕之色,不禁一愣,“若水,你不害怕吗?”

    “有叶帆哥哥陪我,我怕什么?”司徒若水有些奇怪。

    “呃……”

    司徒辰脸上惊讶更浓,毕竟,刚才那般血腥的画面,就连他看了都有些瘆人,何况司徒若水?

    稍后,就当司徒辰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费四咳嗽了一声,提醒司徒辰叶帆还在房间里。

    得到费四的提醒,司徒辰暗骂自己糊涂,同时拉着司徒若水的手步入房间。

    房间里,叶帆坐在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摆着两杯咖啡。

    看到这样的场景,司徒辰多少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一想到叶帆很有可能是先天境高手,倒也释然了。

    和司徒辰不同,当看到叶帆后,定力极佳的费四直接愣住了!

    身为后天大圆满高手的他,深深知道武学之路,越往后面越难,而叶帆看起来年纪轻轻,却很有可能是先天境高手……

    这带给他的震撼可想而知?!

    没有在意费四的震惊,叶帆起身微笑道:“司徒先生,因为不想打扰你们父女重逢,所以就没有出去迎接你。”

    “惭愧,我应该第一时间进门向叶先生致谢才对。”

    司徒辰做出江湖中人惯有的礼节,抱拳,满是真诚道:“叶先生救出小女,对我而言是天大的恩情,我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但只要叶先生开口提出要求,我一定尽全力满足!”

    “司徒先生不必客气。”

    叶帆摆了摆手,道:“若水与我相识,我救她是应该的。何况,即便没有若水,我也不会放过乔八指他们。”

    “这……”

    和苏宏远的商人作风不同,司徒辰在道上有着关二爷再世的美名,讲义气是出了名的。

    他虽然已经从刘天军那里知道叶帆和乔八指有过节,但见叶帆什么回报都不要,觉得十分过意不去。

    “司徒先生只需要帮我处理一下现场便好,我不想让警察找上门。”叶帆见状,笑了笑道:“这也是我将见面地点定在这里的原因。”

    “请叶先生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司徒辰第一时间答应下来,然后双手抱拳,一脸豪爽道:“既然叶先生不要回报,那我也就不不再提了,否则就太虚伪了。

    我向叶先生承诺:日后,只要叶先生有用得着司徒辰的地方,尽管开口,能做到的,我尽十二分力做好;做不到的,我尽十二分力做成!”

    感受着司徒辰的坦诚与豪爽,叶帆没有说话,只是抱拳回敬。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