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089章 不怒自威
    就当刘天军按照司徒辰的要求,向南青洪还大礼导致杭湖地下世界大乱的同时,叶帆对此一无所知。

    今天是他下山后内劲消耗最大的一天,傍晚回到苏家2号别墅后,便前往自己房间,通过冥想恢复体内劲力。

    卧室的大床上,沐浴过后的叶帆,穿着睡衣,盘膝而坐,宛如一场风暴的凤眼,身子被气流环绕。

    随着叶帆每一次呼吸,气流便会疯狂涌入他的体内,然后按照小周天的运行路线运转,在洗涤他身体污垢的同时,令得他体内的气血变强,从而悄然无息地催生劲力。

    劲力产生之后,像是受到召唤一般,化作九道,分别涌入‘小周天’路线的九大穴道。

    在叶帆的不断冥想下,体内九大穴道消耗的劲力渐渐恢复,达到了饱满状态。

    察觉到这一点,叶帆停止了冥想。

    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再怎么冥想,体内的劲力都不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增加!

    除非他能够跨入先天入门境,让劲力沿着‘大周天’的路线运行,从而开启’大周天’的穴道,将劲力储存于新的穴道之中!

    “要不冲击一下先天境?”

    眼看体内劲力已经饱和,叶帆心中突然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在灵山的时候,因为褚玄机要求他达到先天境界才能下山,为此,他每过几天便会尝试冲击先天境。

    这次下山之后,他倒是没有去尝试了,如今突然萌生这样的念头,多少有些心动。

    一直以来,叶帆都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想到便做,叶帆再次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待做到心如止水后,心神一动,九大穴道之内的劲力像是受到将军召唤的小兵,一涌而出。

    劲力涌现,在叶帆心神的控制下汇聚在一起,就像是九条小溪融成了一条河流,沿着叶帆的经脉涌向了‘大周天’运行路线的第一个穴道!

    那个穴道,是‘大周天’运行路线的入口,只要叶帆能够控制劲力涌入,便算是向先天境成功迈出第一步!

    “冲!”

    叶帆狠下心,控制着汇聚的劲力,猛然冲向‘大周天’运行路线的第一个穴道!

    那感觉就像是某位领兵打仗的将军,下达了进攻命令,手下的小兵发起了冲锋!

    如同曾经一样,当劲力冲向穴道的瞬间,那个穴道外像是立着一座无形的大门,将所有的劲力挡在了门外,让劲力无法再前进半步!

    屏障。

    这是每个武者在提升境界时都会遇到的情形。

    只有冲破屏障,才有提升境界的希望!

    第一次冲击失败,叶帆却是不甘心,再次控制劲力,发起第二次冲锋,而且势头比第一次更为猛烈。

    第二次依然无法冲破屏障。

    连续两次失败,让叶帆有些郁闷,不过他却是没有放弃,而是咬牙继续,直到第十次冲击失败后,他才停了下来。

    一股热腾腾的气体从他的毛孔涌出,令得他像是置身仙境一般,尔后,白雾化作汗水,浸透了他全身。

    一时间,他有一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不说,体内经脉传来一阵生疼,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这是冲击失败的后遗症,不但内劲消耗严重,而且……经脉还有受损的风险。

    “看来,师姐说得没错,对我而言,先天境的屏障便是心中的心结,只有心结解开,心灵修行突破,才能够一举突破屏障,跨入先天境!”伸手擦去脸上的汗水,叶帆忍不住叹了口气,下床走到床边,望向灯火通明的杭湖城。

    “你们在哪?”

    望着,望着,叶帆喃喃自语地问着。

    月光映照着他那张坚毅的脸庞,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这一刻,他的脸上没有怨恨,有的只是憧憬。

    似乎,他在憧憬与亲生父母见面的场景。

    ……

    杭湖,那座代表江南权力枢纽的办公楼内。

    身为江南新任二把手的叶文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拿着一份报告浏览着。

    江南jǐng方一把手侯建,坐在叶文昊的对面,望着叶文昊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表情既敬畏又担忧。

    敬畏,是因为他知道韩国栋之所以会跌下神坛,完全是因为对面的男人和其背后的势力推动的结果——韩国栋受到何家的事情牵连,被上面介入调查,挖出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身为原江南二把手的韩国栋,背后还有白家这样的大靠山,以这种憋屈的方式跌下神坛,放眼华夏,除了对面男人所代表的势力,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做到!

    候建坚信这一点!

    敬畏,还因为他知道,对面那个男人不仅仅是dìdū叶家一员那么简单,而且还是叶家未来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

    这样的身份,不要说他,就连那些与男人同等级的大佬见了男人,都要心惊胆战。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南一把手在男人从dìdū某部委调离空降江南后,便隐隐有了退隐的苗头,一切事务基本都由男人来负责。

    短短三天,以空降的方式,获得绝对话语权,这在华夏官场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但无论是江南的官老爷们,还是其他关注江南的大佬们,都没感到奇怪。

    相反,他们觉得,若是男人做不到这一点,才辱没了叶家第三代接班人最有力竞争者这个名头!

    至于担忧……

    就很简单了。

    因为灵隐寺恶xìng杀人案,叶文昊已经对jǐng方的工作很不满了,而且责令jǐng方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将凶手抓捕归案。

    如今,灵隐寺的案子尚未告破,杭湖地下世界又发生严重火拼事件,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候建生怕叶文昊一怒之下,摘掉他头顶的帽子。

    这对叶文昊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根据报告所说,灵隐寺杀人案的死者是东海帮的人,被劫持的人是东海帮幕后老大司徒辰的女儿,而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是东海帮对南青洪的报复?”良久,叶文昊看完报告,抬头看向候建。

    “是的,叶省.长!”

    愕然听到叶文昊的询问,候建第一时间起身,身子如枪一样立在那里,满是恭敬地给出答复。

    “那么,你告诉我,司徒辰的女儿现在在哪里?劫持司徒辰女儿的匪徒又在哪里?”叶文昊问。

    不知为何,叶文昊的语气平静如水,可是却带给了候建莫大的压力,让他觉得胸口像是压着一座大山似的,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他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道:“叶省.长,刚才我接到最新消息,司徒辰今天带人来了杭湖,于中午返回东海。我们通过视频监控的画面,发现司徒辰返回的时候,他的女儿在他的车上。这也就是说,他带人救出了他的女儿。”

    说到这里,候建停顿了一下,见叶文昊没有表态后,又继续汇报道:“至于绑架司徒辰女儿的人,暂时还没有查到。不过……我们怀疑他们已经被司徒辰的人杀害,目前我们正在全力调查……”

    “我要的不是怀疑,而是证据和真相。”叶文昊面无表情地打断候建的话。

    耳畔响起叶文昊的话,候建只觉得心脏像是要跳出嗓子眼一般,冷汗瞬间从他的额头渗出,他没敢去擦,而是立即大声回道:“请叶省.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在四十八小时内告破灵隐寺一案!”

    “当务之急,告破灵隐寺案件倒是其次,关键是要如何平息这次黑帮火拼事件,给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叶文昊沉声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看结果!如果你们无法给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或者再让我听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你主动向组织递交辞职申请!”

    “是!”

    候建汗如雨下,语气凝重。

    叶文昊没再说什么,而是低头拿起另外一份文件。

    候建见状,小心翼翼地退出办公室,只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上晃了一圈似的,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

    不怒自威。

    直到今天,候建才彻底体会这四个字的含义。

    ……

    ……

    ps:即将下强推了,喜欢本书的哥们、姐们把它放入书架吧,这样会让您在阅读的时候更为方便。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