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15章 倾我所有,尽我所能
    “叶先生,如果日后洪武门找你的麻烦,请第一时间上报炎黄组织,炎黄组织会对这种行为进行严厉惩罚!”心如明镜的同时,江年上前几步,一脸信誓旦旦地对叶帆道。

    一方面,身为炎黄组织江南负责人,他绝对不允许洪武门挑衅炎黄组织的权威,另一方面,他已判断出叶帆与叶文昊有血缘关系,这么做也算是间接地给叶文昊表态了。

    “好。”

    叶帆点了点头,表示配合。

    江年见状,不再废话,转身离开。

    “叶大哥威武霸气!”

    眼看江年离开,苏锦帝〖兴〗奋得嗷嗷直叫,望向叶帆的目光充斥着崇拜,那感觉在他心中,叶帆就是战无不胜的战神!

    “是啊,叶帆哥哥刚才好厉害。”

    司徒若水连忙点头附和,然后想到刚才的情形,又忍不住问道:“对了,叶帆哥哥,刚才在比武的时候,那家伙好像升级了,难道你也在战斗中升级了吗?”

    升级?

    叶帆微微一怔。

    “若水是说洪武门那个杨青在比武中突破了先天之境。”司徒辰苦笑着解释道。

    叶帆闻言,不禁想到当日司徒若水将练武和游戏联系在一起,笑着用游戏的方式解释道:“若水,我没有升级,而是将对方的‘蓝’耗光了。”

    “原来叶帆哥哥是智战取胜啊。”司徒若水一点就透。

    “怎么取胜不重要,没事就好。”

    苏雨馨心中长长松了口气。

    那张一向冷若寒霜的脸上也罕见得露出了几分欣喜,那感觉就像是见证了丈夫凯旋归来,放心之余,由衷地感到高兴。

    耳畔响起苏雨馨的话,望着苏雨馨那一脸罕见的欣喜模样,苏琉璃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嘴唇,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雨馨姐喜欢他。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同时将那份因为叶帆战胜对手而滋生的喜悦,深深埋藏。

    与此同时。

    远处的竹林里,叶文昊并未离开。而是一动不动地望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叶帆。表情变幻不定。

    他很想走过去与叶帆见面,却觉得脚下像是有万斤重一般,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迈出第一步。

    事实上。他是无法迈出心中的那一步!

    “唉。”

    最终。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悄然无息地消失在竹林之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感觉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距离西湖会所不远的一条道路上。江年坐在那辆不起眼的丰田霸道里,见叶文昊走来,连忙下车迎接。

    “上车说。”

    叶文昊说着,快步走上前,一把拉开车门,钻入车中,坐在了汽车后排座位上。

    汽车启动,透过反光镜,江年清晰地看到,叶文昊点燃一支香烟,却没有吸,而是一脸恍惚的表情。

    这个发现,更加证实了江年心中的判断,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叶省.长,叶帆应该是您的孩子吧?”

    嗯?

    耳畔响起江年的询问,叶文昊眉头微微皱起,稍后转念一想觉得江年猜到这一点并不奇怪,于是轻轻叹了口气,道:“应该是。

    ”

    应该是?!

    江年瞳孔陡然放大,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在他看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有‘应该是’这一说?

    察觉到江年的疑惑,叶文昊不禁苦笑。

    他之所以用‘应该是’这种判断性的回答,是因为截至目前,他只是通过证据判断出叶帆是他的儿子,但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

    而所谓的证据有两点。

    第一,叶帆长得很像那个镂刻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女人,尤其是那双眼睛,几乎是一个墨子刻出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日叶文昊在江南省招商引资峰会上见到叶帆后,心中掀起惊涛巨浪,而且会后通过多方渠道调查叶帆的原因。

    第二,便是江年向叶文昊说,叶帆是褚玄机的徒弟。

    在叶文昊看来,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人会和镂刻在自己内心深处那个女人长得像,但叶帆既和那个女人长得像,又是褚玄机的徒弟,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叶帆是自己和那个女人的孩子!

    苦笑之余,叶文昊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心爱女人的身影,陷入了当年的回忆之中。

    如同一些特殊圈子所流传的一样,叶文昊和褚玄机颇有渊博。

    叶文昊自小体弱多病,一直吃药改善却效果奇差,甚至在他二十岁的时候,患了一场大病,命在旦夕。

    叶家为了挽救叶文昊的性命,先后召集了京城的御医进行救治,结果那些御医均是束手无策。

    就在叶家打算放弃的时候,一名御医建议叶家找神医褚玄机救治。

    当时,褚玄机虽然没有邪皇的名头,但医术高明,广为人知。

    而褚玄机脾气古怪,行事诡异,很少与江湖中人来往,典型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如果叶文昊是出身在一般家庭,也许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就死了——他根本连褚玄机的面都见不到!

    庆幸的是,叶文昊出身于京城第一豪门叶家!

    得到那名御医的建议后,叶家动用一切关系网调查到褚玄机当时居住在天山,并且托人出面恳请褚玄机出手救治叶文昊。

    因为当时叶文昊患病严重外加身子骨实在太差,褚玄机为了确保治好叶文昊,要求叶文昊留在天山治病,待病好了再返回燕京。

    这一留,就是三年。

    三年时间。叶文昊从死神手中捡回了一条命。

    但真正将叶文昊从死神手中抢回来的并非褚玄机,而是一个叫灵韵的女人!

    是那个叫灵韵的女人最终消除了他的病根,而且还让他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变成了先天高手,甚至在日后击败了当年的‘青榜’第一,威震华夏武学界!

    这是叶文昊最大的秘密之一!

    而不是像外界说的那样,褚玄机在给叶文昊治疗期间,挖掘了叶文昊的武学天赋,在短短三年时间内让叶文昊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先天高手。

    汽车里,江年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叶文昊。发现叶文昊时而面露幸福,时而一脸懊悔,时而满脸恨意,表情就像是变色龙一般。

    为此。江年明白。叶文昊很有可能陷入了回忆之中。所以很识趣地没有再说什么。

    “小江,你说我该不该见他?”

    不知过了多久,叶文昊突然从回忆中回过神。出声冲江年问道。

    嗯?

    江年不由一怔。

    他没有想到叶文昊会询问他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小帆还不知道我是他的父亲,而我在来江南任职之前从未与他见过面。”

    想到当日叶帆与自己在江南招商引资峰会上见面后的情形,叶文昊若有所思地补充道:“在这种情形下,你认为我是在暗中看着他好,还是当面去找他好?”

    眼看身为叶家三代接班人最有力竞争者的叶文昊竟然表现得彷徨无助,江年心中唏嘘不已,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叶省.长,我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让你们父子两人以这种方式相遇,但在我看来,您心中很想见他,或者说与他相认。”

    唏嘘之余,江年沉吟了一下,道:“您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您无法鼓足勇气与他相见、相认,或者说,您怕与他见面后,他不会认您这个父亲。”

    “唉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很想见他,更想与他相认,但我更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叶文昊深深叹了口气“我实在无法想象,当了二十年孤儿的他,突然面对我这个父亲时,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江年沉默不语。

    虽然他很想知道其中的缘由,但他知道这不是他该问的。

    “他应该会愤怒吧?或者说会恨我吧?”眼看江南沉默,叶文昊又自嘲地笑着“毕竟,是因为我的所作所为导致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叶省.长,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变成现在这种情形,但根据您刚才所说,我建议您现在还是不要去找他的好。”再次听到叶文昊的话,江年犹豫了一下,给出了建议。

    “唉”

    叶文昊再次重重叹了口气,像是在对江年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是啊,我现在不能与他相认,否则会适得其反,不但会影响到他的生活,还会在他那颗孤独的心脏上捅一刀。”

    “其实,您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与他相遇、相识,等到时机成熟后,再与他相认。”

    江年犹豫了一下,建议道:“等到那时候,想必他的抵触心理会小得多,甚至很有可能会直接和您相认。”

    “这是一个好办法!”

    耳畔响起江年的建议,叶文昊不由眼前一亮,越想越觉得可行性很大,稍后沉吟了一下,又道:“小江,这件事情你务必为我保密!”

    “请您放心。”

    江年连忙做出保证,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一旦流传出去,将会在华夏官场和江湖之中引起怎样的轰动!

    听到江年的保证,叶文昊没再说什么,而是依靠在座椅上,看似在闭目养神,实际上脑海里尽是叶帆与灵韵的身影。

    “孩子,我欠下你们母子太多太多,多到我不知道该如何偿还,但既然让我找到了你,那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曾经的过错!”

    “就算倾我所有,背上一世骂名,也在所不惜!!”

    心中如是想着,叶文昊突然睁开双眼,表情前所未有的坚定!

    ps:双倍最后一天了,恳请兄弟姐妹们检查一下手中是否还有月票,如果有请投给疯狂吧,过期就作废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