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16章 心中如画江山
    位于杭湖市中心的皇后酒吧与cc酒吧一样,是杭湖乃至整个江南最顶级的夜场,分为音乐酒吧和ktv包厢。

    其中一楼、二楼打通组成了音乐酒吧,每晚都有世界著名dj驻场和三线明星登台的演艺节目,而三楼到五楼则是ktv包房。

    夜晚十点的时候,皇后酒吧生意红火,客人爆满,不光是一楼、二楼的音乐酒吧,就连ktv包房也是人满为患。

    五楼走廊里,一名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的少妇,从公主手中接过托盘,亲自走入了一间豪华包厢。

    偌大的豪华包厢里,只有**个人,男的均是一身名牌不说,手腕上不是百达翡丽就是江诗丹顿,女的打扮时尚,露而不淫,没有珠光宝气,可是身边一个挎包便值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

    “李少,实在抱歉,诸位将就一下吧,改日我一定提前将555包厢留给您和您的朋友。”

    成熟少妇端着托盘,步入包厢,一脸歉意的笑容,道:“为了表示歉意,这两瓶酒免费赠送,另外,今晚的消费打六折。”

    “王姐,我很好奇,今晚到底是什么人预订了555豪华至尊包,以至于我答应最低消费三十万你们都不肯让出来?”李少并未因为成熟少妇赠送两瓶价值上万的酒而开心,相反,倒有些因为没有订到555包厢而耿耿于怀。

    不光是他,其他人听到李少开口。也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成熟少妇。

    身为杭湖乃至江南纨绔圈一线纨绔的他们,都有自己的圈子和私人会所,很少来这种大众性质的夜场。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各大夜场都将他们当作财神爷一样供着,只要光顾,必定安排最好的包厢,服侍的‘公主’和‘少爷’也都是红牌。

    而今天,他们只能呆在这个稍次一些的豪华包厢,这自然让他们有些不舒服,同时也很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抢走了他们的包厢。

    “李少。实不相瞒,今晚555包厢不对外开放。”成熟少妇苦笑道:“因为,里面的客人是大老板的朋友。”

    大老板的朋友?

    司徒辰!

    耳畔响起成熟少妇的话,包括李少在内。满屋子的纨绔白富美均是惊得不轻!

    他们虽然在杭湖乃至江南都算盘菜。但真心还没资格跟司徒辰那样的顶级枭雄相提并论。

    甚至。他们其中一些人的父辈都没资格跟司徒辰坐一张桌子上吃饭!

    555包厢里。

    被成熟少妇称为‘大老板朋友’的叶帆,坐在包厢正中的沙发上,无聊地喝着来自欧盟波尔多地区的红酒。苏雨馨坐在他的身旁,看似在聆听苏琉璃和司徒若水唱歌,实际上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时不时会偷看一眼身旁的叶帆。

    察觉到苏雨馨的小动作,感受着苏雨馨眼眸之中的爱恋,叶帆心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自那天苏雨馨扑入他怀抱及他为苏雨馨许下诺言后便滋生了。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的感觉,但很享受这种感觉。

    “雨馨姐,你们俩都眉来眼去一晚上了,还没够啊?”

    一首《千年缘》唱罢,司徒若水去卫生间接电话,苏琉璃满脸通红地坐到苏雨馨身旁,借着酒劲故意刺激道。

    耳畔响起苏琉璃的话,苏雨馨那张微微泛红的俏脸显得愈加红晕,似是要滴出水一般。

    反观叶帆,倒是一脸淡定。

    “无耻下流的流氓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给雨馨姐灌了什么**药,让雨馨姐着魔,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不起雨馨姐,我……我就跟你决斗!”苏琉璃故意用惯用的语气说着,还示威性地扬了扬粉拳。

    苏雨馨听不下去了,试图出言阻止:“琉璃……”

    “琉璃姐,就你那小身板,叶大哥一根指头就把你撩翻了。”

    一旁的苏锦帝因为胳膊有伤不能喝酒,郁闷了一个晚上,此时见苏琉璃要跟叶帆‘决斗’,当下被逗乐了。

    “那我就扎小人,专扎小**,让他一辈子阳.痿不举。”苏琉璃气得一阵奶疼,故意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

    这一次,不光苏雨馨,就连叶帆和苏锦帝都被苏琉璃打败了。

    “琉璃姐,你们说什么呢?”就在这时,司徒若水从卫生间走出,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

    或许是不想玷污单纯的司徒若水,或许是因为看出司徒若水对叶帆也有那么点意思,苏琉璃没有继续借着酒劲乱说了,而是飞快地摇了摇头,同时在心中幽幽叹了口气。

    “喔。琉璃姐,我爸打来电话了,说时间很晚了,明早还有课,让我回东海,你回吗?”司徒若水问。

    苏琉璃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

    司徒若水见状,恋恋不舍地望着叶帆:“叶帆哥哥,改天你去东海找我们玩吧?”

    “好。”

    面对司徒若水再三的邀请,叶帆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因为司徒若水和苏琉璃要返回东海,聚会不得不提前结束。

    为了节省时间,苏琉璃先搭乘司徒辰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离开,同时打电话让苏家保镖将她那辆红色路虎开到东海。

    而叶帆则是驾驶着宾利房车,载着苏雨馨和苏锦帝返回九溪玫瑰园。

    “多亏你跟我一起回来,要不我妈又该说我了。”

    回到闺房,苏雨馨想到刚才进门之时苏母欲言又止的样子,罕见地露出了童真的一面。冲叶帆眨了眨眼睛。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不适合喝酒,伯母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叶帆苦笑,今晚若不是他盯着苏雨馨,没准苏雨馨又和那天庆功宴一样喝多了。

    “高兴才喝的。”

    说话间,苏雨馨想到今天叶帆在比武时的情形,凝视着叶帆,轻声道:“当你落入下风的时候,司徒先生说你有危险,我们大家都很担心,担心你被那个家伙打败。”

    “当时。我的心一直悬挂在嗓子眼。手紧紧地攥着,手心里尽是汗水,差点都不敢看了。”

    “这不是没事吗?”感受着苏雨馨真情流露,叶帆心中暖烘烘的。

    “这次没事。可是谁能保证你下次没事呢?”苏雨馨忍不住叹了口气。满是担忧地望着叶帆道。

    叶帆闻言。犹豫了一下,正要解释什么,却见苏雨馨突然用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带着酒气和香气的粉唇贴了上来。

    四唇相接,叶帆感到一阵柔软、香甜,正要回应,却见苏雨馨挪开粉唇,一脸温柔道:“我知道你选择应战肯定有你的理由,我不是想让你解释为什么要应战。我只是想提醒你,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条,你这样做太危险。如果可以的话,以后不要轻易跟人比武了。”

    “好。”

    温柔的话语,深情的目光,这一切就像是润物细无声一般,瞬间击中了叶帆的心脏,让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尔后,右手揽住苏雨馨的柳腰,轻轻一带。

    “啊……”

    苏雨馨轻哼一声,火热的娇躯直接倒在了叶帆的怀中。

    叶帆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苏雨馨娇躯的柔软和火热,也能够清晰地闻到酒香和体香的混合味道,那味道就仿佛兴奋剂一般刺激着他,让他情不自禁地吻上苏雨馨娇艳的粉唇。

    “嗯……”

    苏雨馨的娇躯瞬间紧绷,睫毛微微颤抖,下意识抱住叶帆那厚实的腰肢,微微闭上双眼,张开牙城,任由叶帆的舌头进入。

    下一刻。

    两条舌头就像是两条阔别已久的蛟龙重逢一般,迅速缠绕在一起。

    苏雨馨的呼吸顿时变得浓重了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游遍了她的全身,麻麻的、痒痒的,她只觉得整个人仿佛要飘起来一般。

    察觉到苏雨馨的变化,叶帆的右手下移,缓缓抚上苏雨馨那高高翘起的美臀。

    “啊……”

    刹那间,苏雨馨只觉得像是触电了一般,娇躯一颤,下意识地挪开嘴唇,呻.吟脱口而出。

    耳畔响起足以让男人疯狂的呻.吟,叶帆小腹一阵燥热,下意识地撩起了苏雨馨的裙摆,试图将手伸入。

    “不……不要……”

    苏雨馨浑身紧绷,喘着粗气,满脸娇红地望着叶帆,羞涩地低着头,“我……我妈和锦帝还没睡呢。”

    “唔……”

    原本叶帆见苏雨馨突然阻止还有些愕然,等听完苏雨馨后面的话后,不禁暗怪自己太过冲动了。

    “等……等他们睡了好吗?”

    眼看叶帆不说话,苏雨馨下意识地觉得叶帆很难受,一脸羞涩地说着,声如蚊蝇,连她自己都无法听清。

    “你说,我们是在恋爱吗?”看到苏雨馨这副小女人模样,叶帆心中那股异样的感觉更浓,忍不住问道。

    “呃……”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苏雨馨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冰冷的江水一般,瞬间浇灭了她体内的浴.火不说,让她感到自己像是突然之间坠入了冰窖,从头到脚一阵冰冷。

    她猛然抬起头,嘴巴微张,试图想说什么,却觉得心里堵得慌,硬是没说出一个字,只有那一脸委屈的模样代表着她的心声:如果我们不是在谈恋爱的话,怎么可能做这些呢?

    “你可能误会我了。”

    叶帆见状,深知苏雨馨误会了自己,苦笑着解释道:“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所以……”

    “噗嗤——”

    有人说女人的脸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此时的苏雨馨便很好地证实了这句话——待叶帆做出解释后,她不但没有感到委屈,反倒是被逗乐了。

    “我也没有早恋过,但我觉得这应该是恋爱的感觉。”

    苏雨馨凝视着叶帆那张坚毅的面庞,深情地说道:“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会很开心,你不在的时候会想你,你和人比武的时候我会担心,你做了某些厉害的事情会为你感到骄傲……你呢?”

    “我是孤儿,从小跟师父长大,只有跟师父、师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亲近的感觉。”

    叶帆说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遇到你以后,你的执着于坚强让我欣赏,你的关心让我感到心里暖烘烘的,久而久之,我也在你身上找到了亲近的感觉,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那你爸妈呢?他们去哪里了?”苏雨馨当下一怔,她从未想过叶帆竟然会是孤儿。

    “不知道。”

    叶帆自嘲一笑,笑容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我一生下来就被他们抛弃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甚至连他们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感受到叶帆言语之中所流露出的孤独与悲伤,苏雨馨连忙上前握住叶帆的手,发现一阵冰凉。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叶帆身上却流露出了一股苍凉的气息,就仿佛一只脱离了狼群的狼崽子,失去了母狼的庇护,孤独地生活在草原上。

    那份苍凉让苏雨馨心中一颤,她忍不住仰起头,眼睛泛红地看着眼前这个内心孤独苍凉的大男孩,一字一句道:“叶……叶帆,让我陪你好不好?”

    “好。”叶帆轻轻点头,将苏雨馨搂入怀中。

    “我愿意一辈子陪你看星空灿烂,心中如画江山!”苏雨馨贴着叶帆的胸口,深情地说着。

    话音落下,她的双手再次抱住了叶帆,抱得很紧……很紧!

    ……

    ps:第一更到!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