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17章 黄粱一梦
    夜已深,乌云遮住了月亮的脸蛋,风不知何时刮了起来,天空中飘起了雨滴,一场秋雨突然降临了杭湖。

    雨滴随风飘落,击打在西湖会所的竹林里,发出一阵‘沙沙’的轻响。

    或许是西湖会所实在太安静了,那声音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让负责安保的南青洪成员听得一清二楚。

    渐渐地,雨大了,雨水淋湿了会所门口那些大汉的衣服,让他们感到了一阵冰凉。

    只是——

    相比心中那份压抑而言,身体的冰凉倒显得无关紧要了。

    压抑,是因为自从今天杨青被叶帆打残后,林傲风就像是吃了炸药一般,一点就着——在过去几个小时里,已经有好几个南青洪的成员成为林傲风的泄气桶,被打得下半生不能自理。

    “杨兄,你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会所一间包房里,林傲风叼着一支雪茄,吞云吐雾的同时,忍不住出声向杨青问道。

    没有回答,杨青像是一具死尸一般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huā板,一动不动。

    林傲风见杨青宛如活死人一般,心中更加烦躁。

    “杀了我。”杨青开口了,声音干瘪,让人毛骨悚然。

    “我若杀了你,岂不是要给那个小咋种背黑锅,从而承受你们洪武门的怒火?”

    林傲风气得骂了起来,然后心慌意乱地掐灭了雪茄,起身道:“罢了,这件事情是掩盖不住的,我还是如实向我父亲上报吧,看他怎么解决。”

    话音落下,林傲风将心一横,走出房间,拿出手机,拨通林天意的电话。

    “我刚要给你打电话,你就打过来了。”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林天意的声音,语气隐隐有些〖兴〗奋,那感觉像是遇到了什么大好事。

    嗯?

    察觉到林天意语气中那份〖兴〗奋,林傲风深知林天意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绝对〖兴〗奋不起来。

    心中明白这一切的同时,林傲风主动问道:“爸,您有什么吩咐?”

    “我们要帮白家做一件事情。”林天意道。

    白家?!

    听到这个名字,林傲风脸色不禁一变。

    身为南青洪的太子爷,他对于华夏各大豪门家族都是有所了解的。

    而因为南青洪暗中和白家有合作,他对于白家更是了如指掌!

    白家。

    这是华夏唯一一个可以单方面抗衡叶家的豪门家族!

    叶家之所以目前还压着白家一头,完全是因为叶家那位老人尚未离开人间。

    一旦那位年过上百,在军中拥有极高威望的老人过世,那么华夏第一家族的名头要huā落谁家,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因为,除了没有老人镇宅之外,无论二代、三代还是四代成员,比起叶家都不处于弱势,甚至还隐隐占据几分优势。

    一方面,是白家四代成员比起叶家四代成员更为出色,再者便是因为白国涛了。

    目前身为封疆大吏的白国涛和叶文昊一样,曾经也是京城四少之一,如今是白家内定的第三代接班人!

    一个是内定继承人,一个是继承人最有力的争夺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国涛在白家的地位比之叶文昊在叶家更为重要与显赫!

    而且就目前两人的任职而言,白国涛也是稳稳压过叶文昊一头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很多官场中人都一致认为,如果叶家老太爷在人间熬不下去的话,白国涛战胜叶文昊的可能性更大!

    “爸,我们要为白家做什么?”

    惊讶过后,林傲风没有急于回报杭湖这边的情况,而是询问道。

    “你应该知道,这些年,白家白国涛和叶家叶文昊一直在竞争,两人是巅峰最有力的竞争者。”

    林天意答非所问道:“而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无论这两人哪一个最终登顶,另外一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林傲风没有接话,而是认真地聆听着。

    “剩下这几年,是两人竞争最为激烈,最为关键的时刻。”

    林天意继续道:“目前来说,白国涛占据一定优势,但叶家那边有那个老头子赖在人间不走,胜负难料。如今,两人的竞争已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两人又都是人中之龙,指望对方犯错误,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想办法做得比对方更好,所谓的想办法就是在政绩上压过对方一头,获取一些观望的老人的支持。”

    “爸,难道白家让我们帮白国涛刷政绩?”

    林傲风虽然为人嚣张跋扈,但论情商并不差,否则也不会在当日选择避叶帆锋芒,事后又借助杨青的手铲除叶帆了。

    “不是白家要求,而是上面的指示!”林天意道。

    上面的指示?!

    林傲风的脸色再次一变,身为南青洪太子爷的他很清楚,父亲林天意口中的上面是指青洪组织总部——南青洪只是‘青洪’组织在华夏的势力!

    “我们帮白国涛刷政绩倒是其次,更为关键的是,上面想让我们帮助他们阻碍叶文昊在江南镀金!”林天意揭开谜底。

    “阻止叶文昊在江南镀金?”

    听到林天意的话,林傲风吓了一跳“爸,上面这是让我们送死啊?暂且不提叶文昊在官场之中的身份,单单凭借他曾经是‘青榜’第一,就万万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

    “以后做事,多动脑子,少动拳头,上面可能傻乎乎地让我们去跟叶家死磕吗?”

    或许是对林傲风自作聪明的话语有些不满,或许是因为林傲风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林天意语气隐隐有些不满。

    林傲风一怔:“爸,您的意思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优势。对叶文昊而言,在武学领域的造诣是他的优势,但工作能力是他的短板。”

    林天意一字一句道:“叶家借助江南官商领域的风暴,吞掉白家在江南的棋子,取而代之,让叶文昊空降江南,为冲击权力巅峰镀金。江南是经济大省,身为二把手的叶文昊,最大的政绩便是将经济搞上去。”

    “爸,您的意思是要从经济领域动手,从而阻止叶文昊镀金?”林傲风心中一动,涌现出一个绝妙的设想。

    “是的。我打电话给你,只是让你知道这件事情,具体实施方案有待商榷。”

    说话间,林天意话题一转,问道:“对了,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杀死乔八指和曲风等人的凶手查到了吗?”

    “查到了,是一个叫叶帆的小咋种,大概半步先天的实力,从武学套路来看很有可能属于八卦门。”提到叶帆,林傲风恨得牙痒痒,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宰了叶帆以泄心头之恨!

    “八卦门?”林天意一怔“我们南青洪和洪武门都跟八卦门无冤无仇,八卦门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对我们动手?”

    “爸,您有所不知,那个小咋种和司徒辰关系密切,很有可能是司徒辰的人!”林傲风咬牙切齿道。

    “原来如此,司徒辰果然留有后手!”林天意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尔后问道:“这一切你是怎么调查到的?”

    “三天前,那个叫叶帆的小咋种带人去我们的场子,故意找茬,打伤了我们的人,我让王动出手教训他,结果王动被他打残!”

    为了避免被林天意教训,林傲风避重就轻,胡编乱造道:“正是通过王动与那小咋种出手,我才看出他有可能是八卦门的人。而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和司徒辰有瓜葛,为了保险起见,打算退一步海阔天空,结果那个小咋种甚是嚣张,还要对我出手!好在当时炎黄组织的人及时赶到,我才躲过一劫!”

    “炎黄组织的人没有惩罚他?”林天意脸上的笑容渐渐退散。

    “没有。”

    林傲风继续道:“事后,我将事情告诉了杨青,并且通过各方渠道得知那个小咋种便是杀死乔八指和曲风等人的凶手。杨青心高气傲,一听便怒了,让我以他的名义向那个小咋种下战书!”

    “然后呢?”

    “杨青被打残了,成为了一个废人。”

    尽管心中对叶帆的恨意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但想到傍晚叶帆与杨青生死战的场景,林傲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杨青在比武中突破了先天入门境,结果依然死在了那个小咋种手中!”

    “什什么?”

    这一次,林天意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按你所说,那小子最多只是半步先天,而杨青突破了先天之境,怎么可能落败?难道那小子也在比武中突破了?”

    “没有。”

    林傲风满是郁闷道:“杨青虽然在比武中突破先天入门境,但因为刚刚突破,身体各项机能未得到提升,那个小咋种仗着速度优势,一个劲地躲闪,不与杨青正面交锋,最后待杨青〖体〗内劲力消耗干净后,一举打残了杨青。”

    “好阴险的小子!”

    林天意闻言,眉头皱得更紧,想了想道:“这样,为了确保你的安全,你先撤出杭湖,我另外派人过去。”

    “爸,不用。”

    林傲风拒绝了林天意的提议,道:“那小子虽然心狠手辣,但他与杨青比武之时,炎黄组织江南负责人亲临现场监督,而且特地警告了我们双方。如此一来,想必他是不敢向我动手的,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还无动于衷。”

    “那小子实力明显强于你,而且叶文昊在江南任职,你想找回场子基本不可能。”林天意察觉到了林傲风心中的不甘心,道:“所以,你留在那里没有作用,还是回来吧。”

    “爸,我之所以不想走,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不甘心,另一方面则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在经济领域阻碍叶文昊镀金!”

    林傲风想到之前脑海里涌现的妙想,变得〖兴〗奋了起来“而且,这个办法还可以报复那个小咋种,甚至可以干掉他,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哦?”林天意心中一动“什么办法?”

    “自从杭湖官商领域的风暴之后,放眼整个江南,苏家一家独大,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商业家族!”

    林傲风阴笑着说:“如果我们掌控了苏家,虽然无法主宰江南的经济,但干预江南的经济绝对不在话下!届时,便可以阻止叶文昊镀金了!”

    “这个主意不错,但要控制苏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林天意若有所思。

    林傲风迫不及待道:“爸,其实并不难。苏家目前有三个主要人物,一个是苏家家主苏宏远,另外两人分别是他的儿子苏明和孙女苏雨馨,其中苏雨馨更是有撑起苏家半边天的趋势。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我能够让苏雨馨成为我的女人,那么便算打入了苏家,届时再想办法暗中掌控苏家就容易多了。”

    嗯?

    林天意眼前不由一亮,一方面他觉得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很高,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自己儿子在御女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爸,以我们南青洪在华夏的影响力和能量,若是我去向苏家提亲,苏宏远肯定会动心。”

    林傲风信誓旦旦道:“届时,只要您再找白家人说说,让白家人打个招呼,扯上白家这杆大旗,苏宏远绝对不会拒绝!”

    “傲风,看来你这两年的确成长了许多。”

    眼看林傲风设计得滴水不漏,林天意欣慰一笑,然后又想到林傲风之前说一石二鸟,忍不住问:“你之前说还要利用这件事报复那个八卦门的小子,怎么报复?”

    “爸,据我所知,那个小咋种如今和苏雨馨在谈恋爱,若是苏雨馨成为我的女人,等于横刀夺爱,届时,以那小咋种狂傲的性格,多半会狗急跳墙!”

    林傲风一脸阴笑道:“您提前让贺叔来帮助我,只要到时候他敢狗急跳墙主动对我们出手,便让贺叔弄死他。到时候,有苏家人作证是那小咋种找事,想必炎黄组织也无话可说!”

    “妙哉,傲风,你这个计划一环扣一环,简直天衣无缝!”

    林天意难得地给了林傲风一个很高的评价,然后道:“回头我向上面汇报一下,如果上面通过的话,就按照你说的办,不过你切记,如果中途遇到什么困难,不可冲动,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

    林傲风应了一声,待林天意挂断电话后,一脸得意道:“小咋种,你给我的羞辱,我会十倍、百倍地还给你——我不但要夺你爱人,打残你,还要让你像条死狗一样,跪在地上,看着我玩弄你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落下,林天意像是已经看到了叶帆痛苦哀嚎的场景一般,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

    PS:两更近八千字完毕,还有一个小时双倍就结束了,哥们姐们不妨点击一下下方‘推荐月票支持作者”没准会有惊喜啊~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