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23章 说出的真相没人信
    “年轻人,我很好奇,你凭借什么敢夸下海口?

    眼看叶帆露出锋芒,苏琴忍不住皱起眉头,凝目打量着叶帆,恼火而好奇地问:“难道凭你一身武艺和医术?”

    “你是苏琉璃的母亲?”叶帆闻言,再次看向苏琴,发现苏琴和苏琉璃有几分相像。

    “是。”

    苏琴很干脆地点头,尔后道:“年轻人,你对雨馨和苏家做的一切,我也有所耳闻,借此机会,我代表苏家谢谢你。同时,我希望你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看起来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叶帆忍不住笑了。

    “你看起来对雨馨是认真的,自然算不得玩笑,最多算是不知天高地厚。”

    苏琴语气隐隐有了几分变化,不再客气,而是带着几分刻薄,“据我所知,你是通过内劲消除雨馨体内yīn气。我虽不算太懂医术,但这应该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医术。也就是说,你的医术不会太高明,至少比不过褚神医。

    再者,你虽然是武者,但这世上比你强的武者太多太多了,至少南青洪和白家能够杀死你的人不在少数。更为重要的是,南青洪和白家所拥有的能量,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更不是你可以通过武学和医术可以抗衡的!”

    “那依你之见,我需要什么样的资本,才可以抗衡南青洪和白家?”叶帆依然在笑,笑容中毫无不掩饰讥讽之意,让苏琴和苏宏远、苏明三人很不舒服。

    “除非你是叶家的人。”苏琴很干脆道:“很可惜,你不是,所以,我劝你不要鸡蛋碰石头了,没有好下场的。”

    “我不是叶家人,但我是褚玄机的徒弟,你觉得这个身份够格么?”叶帆冷笑。

    褚玄机的徒弟?!

    愕然听到叶帆这话饶是苏琴身为副厅级官员,拥有不俗的心理素质,也被惊得凸眼张嘴,那感觉仿佛在问:这怎么可能?

    不光是她苏宏远和苏明两人也被叶帆突然冒出的话语惊得目瞪口呆,甚至就连苏雨馨也是一脸震惊地望着叶帆。

    “嘿,小子,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短暂的震惊过后,苏明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叶帆,讥讽地笑道:“麻烦你吹牛的时候打打草稿好吗?褚玄机是什么样的人物,会有你这种徒弟?”

    苏明这话一出口苏宏远和苏琴纷纷从震惊中回过神,均是赞同了苏明的话。

    毕竟,褚玄机头顶着‘救世主,的光环是神秘和强大的代名词!

    在他们看来,如果叶帆是褚玄机的徒弟,怎么会来他们苏家这座小庙?

    这完全不合乎情理!

    “走,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眼看苏宏远三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自己,叶帆懒得再废话,而是直接当着苏宏远三人的面握住了苏雨馨那不再冰凉的白嫩小手,提议离开。

    苏雨馨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半点迟疑!

    “小子,你自己想找死可以不要拉上我们苏家!”见叶帆要带着苏雨馨离开,苏明直接急了。

    “请你放心,如果那个人渣执意要来提亲我会告诉她,从今往后,我不再是苏家的一员!”苏雨馨停下脚步紧紧握着叶帆的手,望着苏明,义无反顾道。

    “雨馨,你……”

    再次听到苏雨馨说出要脱离苏家的话,苏宏远心中那份对于苏雨馨的愧疚,顿时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愤怒!

    只是——

    不等苏宏远把后面的话说出口便被叶帆打断了。

    叶帆没有去看苏宏远,而是凝视着苏雨馨那蕴含着痛苦和决然情绪的脸庞:“忘了我刚才的话了?这事不用让你为难、痛苦我来处理。”

    话音落下,叶帆不再废话,拉着微微有些失神的苏雨馨,在苏宏远三人惊怒交加的表情中离开了别墅大厅。

    “爸,怎么办?难道就让那小子这样把雨馨带走了?”

    望着叶帆与苏雨馨离去的背影,苏明又气又急,“这样一来,我们该如何向林傲风交代?万一惹怒了林傲风,取消定亲,联合白家向我们苏家动手,到时候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苏宏远紧皱着眉头,一语不发。

    一方面,因为叶帆恐怖的武力值和苏雨馨死心塌地的追随,他不能与叶帆撕破脸皮,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如果真让苏雨馨和叶帆在一起,将要承受南青洪和白家的怒火!

    而这份怒火,苏家根本无法承受!

    “不会那么严重。”

    就在苏宏远一筹莫展的时候,苏琴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充满了自信。

    嗯?

    苏琴这话一出口,苏宏远、苏明二人纷纷一脸疑惑地看向苏琴。

    “小琴,我记得你之前对雨馨说,你有把握不让林傲风吞掉我们苏家,而且还可以让林傲风保证不敢对雨馨做得太过分。

    想到之前苏琴淡定而自信的话语,苏宏远心中的疑惑更浓,“你的依仗是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锦囊妙-计?”

    “爸!二哥,你们等我,我到书房打个电话问问,回头再做决议!苏琴答非所问,话音落下,不等苏宏远、苏明两人开口,便起身前往书房。

    “爸,我一直觉得小琴有什么秘密隐瞒着我们。”目送着苏琴上楼,苏明若有所思道。

    “唉,小琴的xìng子你比我清楚,她不想说、不想做的事情,就算你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也无济于事。”苏宏远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等她主动告诉我们。”

    苏明默不作声地点头,没再多话。

    他很清楚,若非苏琴xìng子使然,当年死活要跟一个底层草根在一起,宁死不屈,苏宏远早就将苏琴当作换取利益的筹码了,而不是等到现在让苏雨馨去充当筹码。

    甚至他清晰地记得,当那个底层草根出了车祸身亡后,苏琴不但执意要将苏琉璃生下来,而且选择一辈子不再嫁人!

    进了书房苏琴先是关上书房门,才从挎包里摸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早已被她牢记的私人号码。

    “有事?”

    电话过了大约十几秒才接通,听筒中传出了一个低沉而富有磁xìng的声音,语气隐隐带着几分不满。

    “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

    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那份不满,苏琴知道自己主动打电话的举动破坏了对方制定的规则没有直接论事,而是先致歉,语气虽然平静但那充斥着失落的脸庞证明她的心里并不好受。

    “你既然破例打电话给我,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说。”

    似是能够感受到苏琴的失落,电话那头的男人略微沉吟,并未继续责怪,相反,语气柔和了不少。

    这个细微的变化,顿时让苏琴心跳加快,眼眸之中更是shè出了惊喜的光芒。

    这一刻的她脸上的失落一扫而空,而是绽放出了一个雀跃的笑容,就仿佛热恋中的女孩得到了男友的呵护。

    “我现在在杭湖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欣喜的同时,苏琴如实说道:“根据我爸说,南青洪负责人林天意的儿子林傲风要跟我们家提亲娶我大哥的女儿苏雨馨。”

    说到这里,苏琴停顿了一下,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继续道:“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刚刚听说。”男人并未隐瞒。

    “你······你不是说不让我家里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也不会帮助苏家做什么吗?”苏琴有些忐忒不安,毫无半点往rì的强势。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利用你们家对付叶文昊?”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苏琴语气比一开始更为冷漠、强势。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苏琴飞快地解释着她很清楚,以男人的骄傲,是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一个叶文昊的仇人想针对叶文昊做些什么,同时间接地送我们白家一份礼物,从而加强合作关系。”男人稍作沉默,便开口揭开谜底,“我虽不屑,但也懒得阻止。”

    “这样啊……”

    苏琴闻言,知道男人对自己比较信任,否则不会揭开谜底,顿时觉得心里像是吃了蜜一般,甜滋滋的,“那如果我们家这边拒绝的话,你家里不会迁怒我们家?我听说,叶家借助上次我们家扳倒何家的机会,在背后推波助澜,拿下了韩国栋,让叶文昊取而代之。”

    “我说了,只是有人觉得叶文昊太安逸了,想给他找点乐子,跟我们家无关。”

    男人淡淡道:“不过,那人身份不简单,既然命令林天意派他儿子这么做,定然要做成,我劝你还是好好劝劝你父亲,不要玩火,那人的怒火你们苏家承受不起。”

    “不是我父亲要玩火,而是雨馨她爱上了给她治病的一个医生,死活要跟着那个医生,甚至不惜脱离家族。”

    苏琴叹气道:“更为可气的是,那个医生也不知天高地厚,看上去要和林傲风死磕到底,而且还说自己是褚玄机的徒弟······”

    “褚玄机的徒弟?”

    男人本来已经失去了聆听的兴趣和耐心,但褚玄机三个字让他眼前一亮,尔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不可能!”

    ps铺垫即将结束,情节迎来新的高.cháo,这两天在出差,这会坐火车返回,明天会有爆发。

    老朋友应该知道,疯狂因为兼职写作的原因,时间很紧张,所以除了新书月很少拼月票。

    这个月,是新年的第一个月,又是新书上架第一个月,外加有人挑衅,要踩我们,我必须去拼。

    我知道,每一位兄弟姐妹同时在看很多本书,但我真心希望,在这个月,你们能助疯狂一臂之力!

    好么?

    求订阅!求月票!!

    投月票方法:点击下方‘推荐月票支持作者,便可,谢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