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正文 127章 好戏开始
    苏家苏雨馨与南青洪太子爷林傲风订婚。

    这个消息在短短两天时间里传遍了整个南华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原本,以苏家的影响力最多也只是长江三角洲,但林傲风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外加名声极大,所以才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卖孙女,求利益。

    这是所有上流社会人士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中的看法。

    在他们看来,苏宏远为了利益,将苏雨馨这样一个漂亮、聪明能干的铁娘子嫁给林傲风,简直就是把苏雨馨往火坑里推,多少有点可惜。

    一方面,苏雨馨能力出众,可以为苏家更上一层楼做出巨大贡献——这两年,苏雨馨在江南商界的表现足以证明这一点。

    另一方面,林傲风祸害的女人不计其数,而且大多都是未成年少年,更为重要的是他除了凭借南青洪太子爷的光环和砸钱之外,大多时候采用的手段很不光彩,准确地说是很无耻——有不少未成年女孩因为无法走出阴影,选择自杀!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宏远将苏雨馨嫁给林傲风,苏雨馨的下场可想而知?

    在苏雨馨和林傲风订婚的消息火速传开的同时,江南乃至南华夏商界和地下世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统统收到了请帖,苏家和林傲风邀请他们前去参加订婚仪式。

    订婚当天中午的时候,西湖会所的大院里便被布置成了订婚仪式的现场。

    会所门口支着一个巨大的气球拱门。拱门上面挂着横幅:热烈欢迎各位亲朋好友前来参加林傲风先生与苏雨馨小姐的订婚仪式。

    大院里挂着彩带、气球,门口的空地上铺上了象征红色的地毯,空地中央搭建了一个临时的舞台,舞台两侧摆着一张张桌子,桌子上全部铺着象征喜庆的红色桌布。

    空地四周还特地配备了灯光、音响等设施,甚至根据林傲风的安排,今晚将有一支娱乐圈知名的乐队和几名一线明星前来捧场,除此之外,就连今晚的侍者也全部是从最好的公司聘请的,食物、酒水都是从各地空运过来的。

    可以说。这样的准备完全达到了上流社会聚会的要求。

    “林少。贺爷让您过去一趟。”

    正午的时候,就当林傲风兴致满满地观看现场布置的时候,一名南青洪成员快步走到他的身旁,鞠躬汇报道。

    “嗯。”

    林傲风本来在幻想今晚将叶帆虐成死狗的一幕。愕然听到手下的汇报。表情虽然不悦。但还是立刻转身走向会所——抛开贺青书在南青洪的显赫地位和强大实力不说,他今晚要借助贺青书的手铲除叶帆,自然要卖力地讨好贺青书。

    “贺叔。您找我?”

    很快,林傲风来到会所一间房间,满是恭敬地冲贺青书问道。

    “傲风,我刚收到一个消息,说是八卦门没有叫叶帆的弟子,你会不会弄错了?”

    贺青书开门见山地问道,他一向喜欢在做一件事情前做足充分准备,并且会全方位考虑事情的后果。

    在他看来,叶帆若是八卦门弟子的话,杀了也就杀了。

    毕竟八卦门只是在武学界有些名气,在世俗能量不大,而且论八卦门的实力,南青洪加上洪武门根本不惧,何况南青洪背后还有势力恐怖的青洪总部?

    “贺叔,那天我确实看到那个杂碎用的是八卦门的《八卦掌》。”林傲风一怔,然后回道:“也许是那个杂碎并非八卦门的人,通过其他渠道学到的《八卦掌》。”

    贺青书沉默不语,似乎在考虑林傲风所说的可能性。

    “贺叔,其实您不必顾虑的。”

    林傲风见状,满不在乎道:“您想一想,如果那杂碎身份不简单,就算去给苏雨馨治病,也不可能屈尊呆在苏家旗下的绿湖集团任职吧?”

    “那倒也是。”贺青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身为先天强者,他很清楚,武者普遍不愿同世俗世界的人士打交道,或者说看不起世俗人士,这也是司徒辰费尽心思,无法招揽到先天强者的原因。

    在他看来,叶帆年纪轻轻便拥有斩杀洪武门武学天才杨青的实力,完全可以用武学天才来形容。而像叶帆这样的武学天才,都是各大武学门派、世家和实力着重培养的对象,不可能浪费时间去给苏雨馨治病,更不要提在苏家的企业里任职了。

    “以我今晚的安排,那个不知死活的杂碎肯定会被激怒,届时,只要他对我出手,您就出手废掉他的功夫,让他像一条死狗一样看着我和他心爱的女人订婚!”

    眼看贺青书赞同了自己的观点,林傲风开始憧憬起了今晚的场景,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贺青书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他早已迈过了‘先天大成’的门槛,废掉叶帆的功夫比宰一只鸡还要容易!

    ……

    几个小时后,夕阳渐渐落下山头,黄昏来临。

    苏家2号别墅。

    苏锦帝坐在苏家2号别墅大厅里,望着大厅门口,有些沉不住气地问道:“姐,叶大哥应该是为了晚上的事情做准备去了吧?他到底要怎么做?”

    “具体怎么做我不知道,但他肯定能够让他们改变主意。”

    苏雨馨一脸自信道,那份自信来源于她知道叶帆是褚玄机的徒弟,在她看来,以褚玄机绝世强者的身份和救世的功劳,就算站在权力金字塔那些大佬都要给面子。

    “嗡……”

    苏雨馨的话音刚刚落下,别墅外便传来了汽车刹车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刹车声,让苏雨馨、苏锦帝姐弟两人下意识地认为是叶帆回来了。不约而同地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别墅门口。

    苏母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苏雨馨和苏锦帝二人走出。

    下一刻。

    在两人的注视中,苏宏远和苏明两人从宾利轿车中走出。

    “他们来干什么?”

    因为苏宏远将苏雨馨当作筹码,对叶帆做出忘恩负义的行为,苏锦帝对于苏宏远乃至整个苏家失望透顶,眼看苏宏远和苏明走来,顿时流露出了抵抗的情绪。

    苏雨馨轻轻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爸,我知道我人微言轻。但雨馨毕竟是我的女儿。”

    眼看苏宏远和苏明走近。苏母咬了咬牙,主动迎上,佝偻着身子,红着眼道:“这件事情关系到雨馨后半身的幸福。我恳求您能够再慎重考虑一下。”

    “她是你女儿。但她也是苏家的一员。从她生下来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她要为苏家奉献!”面对苏母的恳请,不等苏宏远开口。苏明便一脸不耐烦,道:“你不懂这些事情就不要瞎搀和了,一边呆着去!”

    “你怎么说话呢?”

    眼看苏明开口便用一副牛逼哄哄的口吻教训自己的母亲,苏锦帝当下怒了,甚至就连苏雨馨也是怒目瞪向苏明。

    “苏锦帝,你应该庆幸林傲风能够看上你姐,否则,你就不是被人掰断手腕这么简单了,而是要去阎王爷那报道!”

    苏明均高临下地看着苏锦帝,那感觉在他眼中,苏锦帝就是一个只知道惹是生非的败家子,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够了!”

    眼看苏明越说越过火,苏宏远冷声打断,尔后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对苏雨馨,道:“雨馨,按照计划,今晚八点你将在西湖会所与林傲风订婚。届时,将有许多客人前往西湖会所,见证你们的订婚仪式。为了表示对客人们的尊重,我们必须提前赶到地方。你收拾一下,现在就走,化妆师、礼服、鞋子和首饰那些东西你就不用管了,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爷爷的心还真够细的,想必是你们想让叶帆他在订婚仪式上显得更加无地自容吧?”

    苏雨馨心中怒不可止,脸上却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或者说,这是林傲风那个人渣的意图,而你们只是帮他这么做?”

    “——”

    或许因为苏雨馨说得太直白了,苏宏远和苏明都没有吭声。

    “叶帆他为了我们苏家做了太多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叶帆,我们苏家根本不可能彻底坐稳江南第一商业家族的座椅!你们这样做,已经不仅仅是忘恩负义那么简单了,而是恩将仇报!”

    说话间,苏雨馨的娇躯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你们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你们会后悔的!”

    “雨馨,事到如今,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回旋余地,我希望你能为这个家考虑。”苏宏远微微皱着眉头,一脸无情道。

    “你们放心,我会如你们所愿,提前跟着你们去那里——这将是我为这个家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苏雨馨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我要看你们后悔的样子!”

    话音落下,苏雨馨不等苏宏远回话,便一脸决然地走向了她那辆奔驰s600。

    察觉到苏雨馨那份决然,苏母酣然泪下。

    她知道,如果说在苏宏远提出要将苏雨馨嫁给林傲风的时候,苏雨馨还对苏宏远还存有一丝敬意,对苏家有感情和不舍的话,那么,从这一刻起,苏雨馨心中最后一丝敬意和留恋被彻底斩断!

    “苏宏远,从今往后,就算你让我当苏家家主,我也不稀罕——出生于这个家庭,是我苏锦帝这辈子最大的悲哀!”苏锦帝冷冷扫了苏宏远和苏明一眼,紧跟苏雨馨的步伐。

    苏明一脸讥讽笑容,似乎觉得苏锦帝的话十分可笑。

    苏宏远依然一脸无情,对他而言,从同意将苏雨馨嫁给林傲风的那一刻起,苏雨馨便成了他手中换取利益的筹码!

    “姐,你真的不等叶大哥了吗?”

    苏锦帝钻进汽车,看到苏雨馨双眼泛红,忍不住问道。

    没有回答,苏雨馨默默启动汽车,然后拿出手机拨通叶帆的电话。

    “他们让我跟他们提前去订婚现场,我答应他们了。”

    电话接通,苏雨馨任由泪水滑落脸庞,颤声道:“这是我为了回报养育之恩,为他们做最后一件事情!对不起!”

    “没关系,我理解。”

    电话那头,叶帆闻言,似是能够感受到苏雨馨心中那份痛苦,虽然对苏宏远的决定怒不可止,但语气格外的温柔。

    耳畔响起叶帆温柔的话语,苏雨馨的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一般,流个不停,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挂掉电话,启动了汽车。

    “嘟……嘟……”

    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忙音,叶帆微微眯起眼睛,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以前,我隐约听说过苏宏远那条老狐狸现实得很,如今看来,远比我想象中的更现实啊。”

    与此同时,一旁的楚姬察觉到叶帆的变化,想到刚才听到的通话内容,冷笑不止,“我想,今晚他后悔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

    “我们现在过去。”叶帆眯着眼道。

    “不用担心,林傲风那个小王八蛋主要是针对你,只要你不现身,他应该不会对苏家丫头做什么。”

    楚姬舔了舔性感的红唇,眸子里杀机乍现,“蹦得越高,摔得越惨,我们先让他先蹦跶一会,好戏才刚刚开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