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34章 早日今日,何必当初
    死了?

    全场安静了下来,那些苏家合作伙伴、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和南青洪的瓢把子们,纷纷望着林傲风,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死了!

    眼看林傲风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所有人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涌出了一个答案,然后像是受到某种召唤一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叶帆,表情不一。

    其中,那些苏家合作伙伴和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人士,眼眸之中多少流露出了几分敬畏——他们虽然没有看清叶帆是如何杀死林傲风的,但他们都看到了林傲风的凄惨死状。

    而那些南青洪的瓢把子们,则是一脸的惊恐不安。

    一方面,他们害怕楚姬和叶帆两人会对他们动手,让他们给林傲风陪葬——他们各自虽然都带了手下,而且西湖会所也有不少南青洪的成员,但他们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楚姬与叶帆两人杀他们如杀鸡!

    再者,就算楚姬和叶帆放过他们,他们回去也无法向林天意交差!

    毕竟,林傲风是林天意唯一的儿子,而且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回去告诉林天意,如果他觉得他儿子死得太冤,想报仇,尽管来。”

    没有在意众人怪异的表情,楚姬扭头看向那些南青洪的瓢把子,一脸妩媚笑容,两眼放电,那感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爱郎,“暗杀也好,生死斗也罢,老娘随时奉陪!”

    “呃……”

    望着楚姬那一脸妩媚的笑容,听着楚姬霸道而强势的话语,那些苏家合作伙伴和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人士,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楚姬的魔后’之名绝非浪得虚名。

    而那些南青洪的瓢把子们。一个个吓得不敢吭声不说,连正眼看楚姬的勇气都没有。

    “带上他们的尸体。滚!”

    楚姬再一次开口了,脸上笑容不减,语气却毋庸置疑,那感觉仿佛将西湖会所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

    而事实上,这里是南青洪的场子。

    只是——

    这一刻。对于那些南青洪瓢把子们而言,他们似乎忘记了这一点,他们只想离楚姬这个女魔头远一点。

    为此,面对楚姬强势而无理的要求,他们像是一群士兵听到了将军的命令,二话不说,示意手下抬走林傲风和贺青书的尸体。然后带着手下,宛如一群丧家之犬,逃一般地离开了会所。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那些苏家合作伙伴。还是那些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们像是重新领教了魔后楚姬的威名一般,望向楚姬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不光如此,当他们将目光投向之前那个‘鲁莽’的青年时。目光中再也没有半点戏谑。

    他们都很清楚,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身为魔后楚姬外甥的叶帆,今后在江南乃至长江三角洲都有资本横着走了!

    尚且连只知道皮毛的他们都这般想,何况深知内幕的苏宏远?

    就当那些南青洪的成员带着林傲风与贺青书的尸体离开的同时,苏宏远一路小跑到楚姬身前,弯下脊梁。像是一条哈巴狗在讨好主人:“楚小姐,您看聚会还要继续吗?”

    “为什么不继续?”

    楚姬反问,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自然要把势造得大一些,免得今后还有那些不长眼的阿猫阿狗来招惹叶帆。

    “呃……”

    苏宏远被问了一个大张嘴,然后冲着台下那些苏家合作伙伴和南青洪瓢把子们拱了拱手,道:“诸位,今晚扫了大家的雅兴,实在不好意思。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请留下来,让苏某一一赔罪。”

    “老苏,大家都是合作伙伴和朋友,这么客气干什么?”

    “就是,权当是给叶先生和雨馨订婚预热了。”

    “一会得提前敬他们这对新人一杯才是。”

    ……

    听到苏宏远的话,那些苏家合作伙伴和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人士一点也不在意,那感觉今晚就是特地前来给叶帆与苏雨馨道喜的,变脸速度堪比他们在美女面前脱裤子的速度。

    稍后,那些苏家合作伙伴和江南上流社会的权贵人士们,一个个像是闻到腥气的猫一般,迅速端着酒杯走到楚姬和叶帆身边,像是众星捧月一般,将两人捧在中间。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如果他们能够借助今晚的机会,攀上楚姬这层关系,哪怕只是天山集团给他们一点汤喝,也赚大了!

    毕竟,以天山集团的庞大财力,哪怕拔一根毛,也比他们的大腿粗!

    世俗社会远比武学界更现实啊。

    看到这一幕,叶帆不禁在心中暗暗感叹,感叹之余,并未离开,而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之前那些连正眼都不看的商界大佬们,像是哈巴狗一样讨好他和楚姬。

    这一切,苏宏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很想和那些人一样去巴结讨好楚姬,但也知道那不可能!

    当务之急,他需要做的是,该如何获得叶帆的原谅,只有获得了叶帆的原谅,才有机会巴结楚姬乃至叶文昊,反之,他和整个苏家也许还要承受楚姬和叶文昊的怒火!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苏宏远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快步走向了苏雨馨、苏锦帝姐弟两人,试图曲线救国——通过苏雨馨、苏锦帝两人出面,去请求叶帆的原谅。

    “雨馨,对不起,爷爷之前不应该答应林傲风的提亲。爷爷知道错了,还希望你能原谅爷爷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干预你和叶帆的事情了!”再次面对苏雨馨的时候,苏宏远没有摆出苏家家主的气势,也没有摆出长辈威严,而是一脸歉意与懊悔。

    因为苏宏远的偏心,苏锦帝从小便对苏宏远没什么好感,若不是苏雨馨一直要求他尊敬苏宏远,恐怕他早就与苏宏远闹翻了。

    此时。眼看苏宏远假惺惺地认错道歉,苏锦帝直接冷笑道:“你是不敢干预吧?”

    “——”

    苏宏远无言以对。

    因为。如同苏锦帝所说,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去拆散叶帆与苏雨馨在一起了,相反,他恨不得跪下求着叶帆与苏雨馨在一起!

    “雨馨。对不起,我们都错了。”

    眼看苏宏远都承认错误道歉了,苏明虽然好奇苏宏远改变决定的原因,但没有急于询问,而是照葫芦画瓢地向苏雨馨道歉,“怪只怪我们把叶帆看得太扁了,还希望你能出面恳求叶帆。让他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我们苏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苏锦帝冷冷盯着苏明,一点面子也不给。

    “说到底,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家好。我们没有想到叶帆他……”

    被苏锦帝这么一呛,苏明下意识地辩解着,只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便意识到自己这个时候不能用以前的口吻和苏锦帝说话,只好将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

    “为了这个家好就可以让我姐姐嫁给一个人渣?”

    苏锦帝闻言,怒道:“那是不是以后有头母猪喜欢上你儿子,只要能给这个家带来利益,你也会让你儿子娶那头母猪当老婆,生一堆小猪仔?”

    “苏锦帝,你……”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尽管苏明知道经过今晚的事情过后,苏雨馨和苏锦帝两人将今非昔比,但听到苏锦帝恶毒的话语,苏明还是忍不住有些恼火。

    “苏明,你应该记得,当你给叶先生送请帖时我说的话,你们欺人太甚了!”苏雨馨冷冷地打断苏明的话,“而叶帆当时也告诉过你,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

    或许是因为自知理亏,苏明顿时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嘴巴比处女的双腿夹得还紧。

    “雨馨,我们都知错了。但为了苏家的存亡,爷爷希望你能够出面去找叶帆谈谈。”

    苏宏远见状,犹豫了一下,用一种恳求的语气道:“我们苏家将成为南青洪的敌人,南青洪将不惜一切代价报复我们!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我们无法取得叶帆的原谅,那苏家必定会陨落,乃至灭亡!我想,身为苏家的一员,你也不愿意看到几辈人辛辛苦苦的努力化为乌有吧?”

    “我没有权力要求叶帆原谅你们,更没有义务!”

    耳畔响起苏宏远的话,苏雨馨先是心头一软,尔后想到了什么,狠下心来,“从我答应你们提前来到这里,那一刻起,我便与苏家毫无瓜葛——那是我为你们和苏家做得最后一件事!从今往后,苏家的事情跟我无关!”

    “雨馨,算爷爷求你了!”

    眼看苏雨馨如此绝情,苏宏远急了,一时竟然向苏雨馨弯下了脊梁。

    “你应该知道,有些事一旦做了,就无法挽回了;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永远地错过了!”

    看到这一幕,苏雨馨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冷漠地看着曾经让她尊重、信任的苏宏远,一字一句道:“当你选择配合林傲风要将叶帆置于死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无法获得他的原谅!”

    “呃……”

    苏宏远再次无言以对,一来他知道苏雨馨说的是事实,二来他没有想到,苏雨馨竟然看出了这一点。

    刹那间,一种叫做后悔的情绪,开始在苏宏远心中弥漫。

    他不禁在想,如果当时他一口拒绝林傲风的提亲,让苏雨馨和叶帆在一起的话,那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自作自受。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

    ……

    ps:小区停电了,本以为11点前能抢修成功,结果至今还未通电,无奈只能到外面宾馆登了一间房间码字更新,这是第一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