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正文 143章 琉璃,若水
    有着东方明珠美誉的东海,是华夏经济、金融中心,繁荣的国际大都市,地处长江入海口,东向东海,是长江三角洲经济圈的核心。

    东海高校多如牛毛,有像复旦这样有着百年悠久历史的名牌老校,也有近些年崛起的新校,以东海大学为代表。

    东海大学成立后,结合东海的城市特色,以经济为噱头,重点打造国内最好的经济管理学院,以经济管理学院为核心,向其他院系发展。

    历时数年,如今的东海大学已成为华夏高校前十的常客,其经济管理学院更是可以与华夏第一学府华清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相提并论的存在,吸引了华夏内外的学子前来深造。

    正午过后,原本安静的校园变得热闹了起来,身为东海大学新生状元的苏琉璃,怒气冲冲地走出寝室楼,无视周围诧异的目光,径直走向那辆红色的路虎。

    很快,在周围那些学生诧异的目光中,苏琉璃上车,启动汽车,一脚将油门轰到底,红色的路虎宛如一头钢铁怪兽一般,咆哮着冲了出去。

    汽车里,苏琉璃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脸上的愤怒一览无遗。

    愤怒,是因为她刚才接到了苏雨馨的电话,得知苏雨馨要来东海,好奇一问才知道前几天苏家发生的大事。

    听到母亲苏琴竟然与苏宏远、苏明两人一丘之貉,将苏雨馨当成利益的筹码嫁给林傲风,甚至差点让叶帆丧命后,苏琉璃就像是被点着的火药桶一样,直接就炸了——她要去找苏琴讨个说法!

    约莫半个小时候,苏琉璃开着那辆红色路虎来到市政.府办公大楼,被站岗的武警拦了下来。

    “我要找苏琴。”

    尽管心中愤怒无比,但苏琉璃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硬闯,而是停下车,向站岗的武警做出解释。

    “嗯?”

    没有回答和放行,武警一脸疑惑地望着苏琉璃——市政斧叫苏琴的人只有一个,是某个实权部门的副主任,副厅级干部,眼前的女孩看起来二十岁的样子,却直呼苏琴的大名,这怎能让他不惊讶?

    “你可以打电话请示她,就说我是她女儿苏琉璃。”见武警一脸惊疑,苏琉璃又补充道。

    “请稍等。”武警闻言,恍然大悟,敬礼,转身,去打电话汇报。

    “苏主任的办公室在八楼,请进。”半分钟后,武警得到指示,第一时间放行。

    “谢谢。”

    苏琉璃极有礼貌的道谢,然后一踩油门,路虎猛然蹿出,伴随着一阵轰隆声冲向了大气的办公大楼。

    办公大楼八层的一间办公室里,苏琴站在窗前,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似乎对苏琉璃这般张扬的行为很是不满。。

    不满过后,她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坐回办公桌前,等待着苏琉璃的到来。

    五分钟后,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冇的脚步声,尔后,脚步声戛然而止,苏琴办公室的房门应声而开,一脸怒意的苏琉璃步入了办公室。

    哐当——

    进门后,苏琉璃将办公室门摔得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怒气冲冲地瞪着苏琴:“你什么意思?”

    “怎么了?”苏琴皱眉望着苏琉璃,装傻充愣地问道。

    “你说怎么了?”

    不知为何,听到苏琴的反问,苏琉璃心中的怒火直往上蹿,怎么也压不住。

    “琉璃,你身为女孩子,应该文雅矜持,而不是像这样没有礼教,何况你已经老大不小了。”苏琴没有回答,而是以母亲的身份教训起了苏琉璃。

    “现在才来管我,你不觉得迟了吗?”

    苏琉璃怒极反笑,她从小便被丢到大伯家,由苏母一手将她带大,在她心中苏母更像母亲,而苏琴有母亲之名,却未尽到一个母亲该尽到的责任。

    “——”

    苏琴无言以对。

    当年,她选择将苏琉璃生下来,只是不想被白国涛抛弃,试图用孩子拴住白国涛。

    如此一来,苏琉璃对当时的她而言,是为了满足自己感**的工具。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苏琴因为几乎没有照看过苏琉璃,与苏琉璃之间的感情实在无法和正常的母女相提并论。

    脑海里闪过这一切,苏琴的脸上或多或少露出了几分自责与内疚。

    “你不必假惺惺的自责。”

    苏琉璃见状,眸子里的委屈一闪而过,尔后一脸冷漠道:“我今天来找你,不是质问你为什么没有尽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

    “那是因为什么?”

    苏琴轻轻叹了口气,常年在官场混迹的她,潜意识地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打算让苏琉璃亲自说出来。

    “你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逼着雨馨姐嫁给林傲风那个畜生?”

    苏琉璃几步冲到办公桌前,双手摁着办公桌,怒视着苏琴,问:“不光如此,你们差点害死了雨馨姐的救命恩人——难道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你……”

    眼看苏琉璃的话说得如此难听,苏琴有些恼怒,但终究因为理亏没有发火,而是皱眉道:“这件事情是你爷爷做主的,我只是同意你爷爷的意见,你犯不着跟我发这么大火。”

    “犯不着?”

    苏琉璃闻言,气得浑身一抖,“你们恩将仇报的行为差点断送了雨馨姐一生的幸福,将她推入深渊——你们难道就一点内疚都没有么?”

    “难道你以为她嫁给那个叫叶帆的小子就能获得幸福?”

    耳畔响起苏琉璃的话,苏琴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言论,不屑一笑,“那小子接二连三地得罪人,曰后怎么死都不知道,雨馨如果跟他在一起,注定要守寡!”

    “在我看来,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有一秒钟也比跟一个人渣畜生在一起一辈子强。”

    苏琉璃似是想到了什么,心有感触地说着,眼眸之中流露出了几分渴望,那份渴望稍纵即逝,很快,她又一脸冷笑地望着苏琴,“何况,如今死的人是林傲风那个人渣,后悔的是苏宏远和苏明!既然叶帆能做到这一点,谁又敢说他一定会被林傲风那个人渣背后的势力整死?”

    “罢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由你。”

    苏琴似乎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道:“如果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事,那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原本,我以为你多少会因此而懊悔乃至内疚,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

    苏琉璃红着眼,带着几分委屈、几分恨意地望着苏琴,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不但会走,而且今后不会踏进这里半步!”

    “你……”苏琴气得站了起来。

    没有理会,苏琉璃一脸决然地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

    这一次,她没有用力地摔门,而是轻轻地带上了门。

    看到这一幕,苏琴不由心头一震。

    她知道,苏琉璃一开始来摔门属于孩子向母亲撒娇怄气,而如今这般做,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什么。

    这让她心中的内疚更深。

    她第一次觉得,身为女人,自己这辈子活得很失败——既没有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又没有成为一名合格的母亲!

    ……

    杭湖,九溪玫瑰园。

    叶帆走出树林,提前结束了今天的**。

    在过去三天里,他每天从早到晚都冇沉浸在**之中——打拳消耗体内劲力,进行炼体,提高身体机能,尔后再进行冥想恢复劲力。

    他通过这种近似疯魔的方式在巩固半步先天境界的同时,试图冲击先天入门境。

    如今,他已彻底巩固了半步先天境界,体内的劲力由暗劲逐渐向罡劲转换,威力和穿透力均是倍增,而且身体各项机能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遗憾的是依然无法破除先天入门境的屏障。

    叶帆今天之所以提前结束**,并非坚持不了这种高强度的**了,而是要跟随苏雨馨一同前往东海。

    “**完了?”

    苏家2号别墅里,苏母正在为叶帆与苏雨馨收拾东西,苏雨馨见叶帆归来,微笑着迎上去道:“先去冲个澡,然后我们再走。”

    “好。”

    叶帆点了点头,朝楼梯口走去。

    “对了,我刚才给琉璃打电话,本想叫她和若水晚上一起吃饭,结果说到一半通话结束了,怎么打都打不通。”

    当叶帆即将上楼的时候,苏雨馨想到了什么,又道:“我没若水的电话,你洗完澡给若水打个电话吧。她和琉璃应该在一起,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

    “嗯。”

    叶帆不止一次答应司徒若水要去东海找她,如今听苏雨馨这么一说,连忙应了下来。

    很快,叶帆进入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先去洗澡,而是先拿出手机,拨通了司徒若水的电话。

    “大哥哥?”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司徒若水的声音,语气中充斥着兴奋与高兴——这是叶帆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

    “若水,是我。”

    耳畔响起司徒若水那悦耳的声音,叶帆似乎能够幻想出司徒若水兴奋的模样似的,忍不住笑了笑道:“我和你雨馨姐今晚去东海,你和苏琉璃等我们电话,等我们到了一起去吃饭。”

    “好耶!”

    得知叶帆要来东海,司徒若水开心得手舞足蹈,稍后,她猛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连忙道:“大……大哥哥,能不能换到明天?”

    “你今晚有事?”

    “今天我们学校举办‘迎新生文艺晚会”我有节目,琉璃姐要当主持人。””

    司徒若水说着,又怕叶帆没时间,咬了咬牙道:“如果大哥哥时间紧的话,我和琉璃姐商量一下,晚会就不参加了。”

    “那怎么行。”

    眼看司徒若水为了和自己吃饭,要放弃在迎新晚会的表演,叶帆一怔,尔后苦笑道:“这样吧,你们今天先参加迎新晚会,明天我们再一起吃饭。”

    “大……大哥哥你要待好几天吗?”

    司徒若水闻言,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喜讯,激动得无与伦比,以至于问完话后,直接屏住了呼吸,满是期待地等待着叶帆的确认。

    “应该要待好久吧。”想到老家伙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出现,叶帆回道。

    “耶,那太好了!”

    司徒若水只觉得被幸福的馅饼砸中了,兴奋得又蹦又跳,然后心中一动,满怀期待地问:“大哥哥,既然你要待很久,那今晚能来看我表演节目吗?”

    “可以。”

    一直以来,叶帆都渴望能够体验大学生活,如今听到司徒若水的提议,不假思索地便答应了下来,何况他晚上也没什么事。

    “大哥哥,我和琉璃姐下午要提前去化妆准备,恐怕没办法接你,你直接到我们学校大礼堂吧,迎新晚会在那里举行。”司徒若水兴奋得满脸娇红,脸上写满了期待,“你一定要来哦!”

    “一定。”叶帆笑了笑道:“好了,若水,先不说了,我去收拾一下。”

    “好。”

    司徒若水乖巧地答应着,却没有率先挂断电话,而是等到叶帆挂断电话后,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