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44章 误会,委屈
    一般而言,大小规模的晚会都有彩排,而且次数不止一次,目的是为了查找节目中的缺陷,便于改正,从而确保晚会精彩。

    身为东海知名学府,东海大学每年的晚会有四五场,但论含金量,迎新晚会和跨年晚会最高,其中迎新晚会又更胜一筹。

    相应的,迎新晚会的彩排次数也是最多的,甚至在晚会举办的当天下午还要进行最后一次彩排。

    两点钟的时候,彩排尚未开始,大部分参加演出的学生提前抵达了足够容纳八千人的大礼堂。

    两点零五分的时候,司徒若水戴着耳麦,哼着《英雄联盟》的主题曲《numb》,像是一只欢快的精灵,边走边蹦地从舞台旁的侧门进入礼堂,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唰!

    随着司徒若水的到来,那些参加演出的学生们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脸上均是流露出了不同程度的诧异。

    一方面,司徒若水独自一人——在他们的记忆中,司徒若水和苏琉璃形影不离,无论上课、吃饭还是排练节目都在一起,甚至被一些学生私下认为两人是百合。

    另一方面,司徒若水和热情奔放的苏琉璃是两个极端,平时话很少,给人一种可爱而文静的感觉,今天却反常地又蹦又跳。

    司徒若水今天是怎么了?

    诧异过后,学生们纷纷在心中暗问着自己,不过却是没人上前与司徒若水搭讪。女生们是怕在司徒若水面前自惭形秽,男生们则是怕吃闭门羹,再者就是怕为此而招惹到司徒若水的绯闻男友吕文。

    吕文是东海大学大二的学生,自司徒若水进入学校后,便经常出现在司徒若水的身旁,令得外界猜测吕文在追求司徒若水。

    而不知是因为想证实这一点,还是因为男人特有的占有欲,那些鼓足勇气追求司徒若水的男生均是遭到了吕文的阻扰,其中一些男生不满,试图与吕文叫板。结果不伦是单挑还是拼背景全部败给。

    久而久之。东海大学开始流传吕文是司徒若水的男友,不过司徒若水一直尚未表态。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绝大部分喜欢司徒若水的男生屈于吕文的威慑,不敢向司徒若水表白。也有一些胆大的、不知情的前赴后继地向司徒若水表白。结果统统赴了前面那些表白者的后尘。

    或许是因为察觉到了学生们的目光。或许是因为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娱自乐的哼歌曲有些不好意思,司徒若水不再哼唱,而是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安静地听着歌曲,脸上的笑容宛如三月的春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唰!

    稍后,就当学生们相继挪开目光后,又再次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礼堂门口,赫然看到一名戴着眼镜的男生,捧着一束粉色玫瑰花,激动而紧张地步入了礼堂。

    “这是要表白的节奏?”

    “演出还没开始呢,表白时机不好啊,没准是谁家男朋友呢。”

    “男朋友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送花啊?”

    “我看这个家伙二的没边了。”

    很快,喜欢八卦的学生们热议了起来,更多的学生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捧粉色玫瑰的眼镜男。

    面对一道道注视的目光,听着若有若无的议论声,眼镜男显得更加紧张,紧张之余,目光飞快地在人群中扫视着,寻找着自己要表白的目标。

    很快,他在礼堂舞台的西北角看到了司徒若水那张粉嘟嘟的脸蛋,瞳孔瞬间放大,然后深吸一口气,大步走了过去。

    “原来又是司徒若水的追求者。”

    看到这一幕,女生们一脸羡慕嫉妒恨,而男生们则是纷纷觉得眼镜男的脑袋被驴踢了——就算司徒若水不拒绝,吕文也饶不了眼镜男啊?

    因为在低头回忆之前与叶帆的通话,因为戴着耳机听歌的缘故,司徒若水并没有听到周围学生的议论,直到眼镜男走到她的身前,才惊愕地抬起头,摘下了耳机。

    “司……司徒若水,你……你好。”

    望着司徒若水那张宛如上帝缔造的艺术品一般精致的脸蛋,迎上司徒若水那惊愕的目光,身为宅男的眼镜男只觉得心脏像是要蹦出嗓子眼一般,握着粉色玫瑰的手心里尽是汗水,声音有些颤抖,“我……我是动画专业这届新生,我叫王迪。”

    “你好。”

    尽管司徒若水不认识王迪,但还是很友好地报以微笑。

    “你……你好。”

    眸子里呈现出司徒若水那甜甜的笑容,王迪有种眩晕的感觉,不过心中的紧张倒是减少了几分,说话变得流利了起来,“我也是英雄联盟玩家,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看过,我是你的铁杆粉丝。”

    这一次,司徒若水没有回话,而是微笑着,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

    “你……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追求你,我只是得知你今晚要参加演出,所以想送束花给你。”

    似乎怕司徒若水误会,王迪飞快地解释道:“原本我是打算在演出的时候送给你的,但又怕到时候不敢上场,所以就提前送你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话音落下,王迪双手将花送到司徒若水面前。

    “谢谢。”

    见王迪一脸紧张的模样,司徒若水也明白如果自己当众拒绝会让王迪十分尴尬,而且王迪也不是要追求自己,为此她很爽快地接过粉色玫瑰。

    “呼~呼~”

    眼看司徒若水收下花,王迪暗自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试图与司徒若水再说些什么。

    只是——

    不等他接下来的话开口。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响起:“嘿,吕哥,又有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唰!

    这话一出口,包括司徒若水和王迪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礼堂门口,赫然看到五名青年步入礼堂,大步流星地朝着司徒若水走来,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

    吕文!

    刹那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走在最中间的吕文。

    身为司徒若水的绯闻男友,吕文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剑眉星目。面部线条硬朗,身材挺拔而魁梧,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的气息,配上身上那股子嚣张跋扈的气势。属于那种让女生又怕又爱的男生。

    很快。在众人的注视中。吕文带着四名跟班快步走到了司徒若水和眼镜男王迪身前。

    灯光下,吕文居高临下地看着眼镜男王迪,就仿佛君王在审视草民。目光充满了蔑视。

    “还不快滚?”

    与此同时,吕文身后一名留着富士山发型的跟班,上前一步,一脸凶相地瞪着王迪。

    “你……你们想干什么?”

    身为宅男,王迪本来就胆小,被吕文的气势威慑,再被留有富士山发型的男生一吓,身子微微有些哆嗦。

    “让你滚就滚,哪来那么多废话?”

    留有富士山发型的青年眼睛一瞪,吓唬道:“难不成想让我们把你当垃圾一样丢出去?”

    “张剑任,你干什么?”司徒若水忍不住皱眉道。

    “若水美女,我只是让有些癞蛤蟆有自知之明,不要妄想吃天鹅肉。”张剑任一脸贱笑道,典型的人如其名。

    “我……我只是仰慕司徒若水,给她送束花……”耳畔响起张剑任极具侮辱性的话语,出于男人的尊严,王迪满脸通红地辩解道。

    “少废话,三秒钟,消失!”

    吕文扭过头,冷冷扫了王迪一眼,身上涌现出一股武者特有的气息,语气毋庸置疑。

    愕然听到吕文毋庸置疑的话语,感受着吕文身上那股可怕的气势,王迪吓得两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吕文见状,不再理会,扭头,一脸微笑地看着司徒若水道:“若水,这种廉价的花实在配不上你的身份。”

    话音落下,吕文不等司徒若水回答,便主动伸手抓住司徒若水手中的粉色玫瑰,轻轻一甩,像是丢垃圾一般丢了出去。

    “呃……”

    看到这一幕,王迪气得浑身一抖,试图说些什么,结果话还没出口,便被吕文的两个跟班给拖了出去。

    “吕大哥,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再动手打人了吗?你让他们住手!”

    司徒若水见状,当下急了,因为吕文之前多次阻挠、殴打给她送花表白的人,她有些看不过去,特地找吕文谈过,当时吕文是点头答应过的,谁知吕文出尔反尔。

    “本来我以为经历上次的事情后,这些苍蝇不敢来烦你了,谁知道又碰到一只。你放心,他们不会打他,只是让他离开这里而已。”

    吕文笑着,见司徒若水似乎有些生气,又补充道:“若水,司徒叔叔让我在学校里照顾你,我也是不想让他担心。”

    “你以后不要管我的事情了!”

    或许是吕文做得有些太过分了,司徒若水有些生气了,“至于我爸爸那边,我会去跟他说。”

    “好了,若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吕文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尔后依然保持着笑容说道:“你排练吧,我不打扰你了。”

    话音落下,吕文不给司徒若水回话的机会,便直接转身离开。

    望着吕文离去的背影,司徒若水急得团团转,本想说什么,赫然看到周围那些学生均是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她。

    其中,女生们的目光不再羡慕嫉妒恨,而是带着几分鄙夷,而男生们的目光也不像之前那样给人一种欣赏、爱慕的感觉,同样带着几分厌恶。

    “司徒若水,你男朋友也太霸道了吧?”

    “就是,只是送束花而已,至于那样侮辱人吗?”

    “你既然知道你男友那么霸道,干嘛还要收花啊?”

    稍后,待吕文走出礼堂后,几名看不过眼的女生忍不住开口抨击的司徒若水。

    司徒若水闻言,急得张嘴解释,结果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压根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他不是我男朋友!”

    待众人指责完后,司徒若水急得快哭了,满是委屈道:“我刚才只是不想让王迪难堪,没想到他看到了。我也不想这样的……”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就是,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

    面对司徒若水的解释,一些学生压根不信,甚至出言反驳,语气极为不善。

    “我……”

    司徒若水怒了努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因为司徒辰的呵护,从小到大,她几乎不懂得该如何拒绝别人。

    “没话说了吧?”

    “嘿,仗着自己长了一副漂亮脸蛋,就和男朋友一起践踏其他男生的自尊,你也太恶毒了吧?”

    “没错,简直就是蛇蝎心肠!”

    眼看司徒若水无话可说,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认为司徒若水在撒谎,一时间,各种攻击如潮水一般涌现。

    耳畔响起那一句句恶毒的话语,望着那一张张鄙夷而愤怒的面孔,司徒若水满是委屈地蹲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

    灯光下。

    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开心的笑容,有的只是无助与委屈。(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