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45章 嚣张跋扈
    “嘘……不要说了,苏琉璃来了!”

    稍后,就当苏雨馨感到无助委屈的时候,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尔后,指责司徒若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学生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门口,赫然看到苏琉璃步入了礼堂。

    灯光下,苏琉璃没有像往日那样一脸开朗的笑容,而是隐隐透着几分冷漠。

    察觉到这一点,那些之前围着司徒若水指责的学生纷纷散开,令得司徒若水那无助哭泣的模样落入了苏琉璃的眼中。

    “若水,你怎么了?”

    看到司徒若水蹲在地上抱头哭泣,苏琉璃脸色一变,连忙跑了过去,一把扶住司徒若水的双肩。

    “琉璃姐……”

    没有回答,司徒若水一下扑入了苏琉璃的怀中,放开声哭了起来,似乎想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哭出去。

    苏琉璃见状,不再询问,而是抱住司徒若水,轻轻拍打司徒若水的后背,以示安慰。

    渐渐地,察觉到司徒若水的情绪稳定一些后,苏琉璃又问道:“若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司徒若水摇了摇头,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

    “那是怎么回事?你哭什么?”苏琉璃一脸不解。

    “我……”

    司徒若水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向苏琉璃解释。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司徒若水这副样子,苏琉璃一脸焦急,扭头看向周围的学生。

    “刚才有个动画专业的男生自称是若水的铁杆粉丝,给若水送了一束粉色玫瑰花,结果被吕文看到了。”

    一名与司徒若水、苏琉璃两人关系不错的经管学院女生解释道:“吕文以为那男生要追求若水,出言羞辱那男生不说,还让人将那男生轰了出去。若水试图阻止,结果吕文并不听若水的。”

    “然后呢?”苏琉璃深知事情没这么简单。

    “大家都一致认为吕文太过分,就埋怨了若水几句,司徒若水解释说吕文不是她男友,结果没人信。”那名经管学院的女生补充道。

    “你们都脑袋被驴踢了吗?若水怎么会选那样的人当男友?”听完那名经管学院女生的解释,原本心情不佳的苏琉璃顿时怒了。

    没有回答,那些学生假装均是将苏琉璃的话当成了空气。

    虽然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苏琉璃这是帮亲不帮理,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因为苏琉璃是江南赫赫有名的白富美,外加性子强势,都不愿招惹。

    再者,苏琉璃这一发飙,他们也想起了校园私下流传的一个消息——司徒若水是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教父司徒辰的女儿!

    何况,他们生怕这个时候站出来反驳,会传到蛮横霸道的吕文耳中,被吕文找后账。

    眼看没人敢应答,苏琉璃心中的怒气并未消除,还想说什么,却被司徒若水一把拉住了:“琉璃姐,不要说了,我没事。”

    “唉……”

    苏琉璃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

    身为司徒若水的好姐妹,苏琉璃很清楚,司徒若水一点也不喜欢吕文,一切都是吕文自作多情罢了!

    同时,她也知道,司徒若水之所以没有澄清,一方面是因为心性单纯、善良,不懂得拒绝,再者则是因为那个吕文和司徒家有关系,准确地说是吕文的父亲吕沧海和司徒辰关系密切。

    她不知道的是,身为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的吕沧海是司徒辰在白道最重要的靠山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吕沧海的庇护,严禁南青洪的人进入东海实施暗杀,林天意也犯不着跟司徒辰玩阴谋诡计了,而是直接用绝对武力送司徒辰去阎王殿报道。

    “琉璃姐,我真的没事。”

    或许是因为苏琉璃挺身而出庇护,让司徒若水找到了当初在杭湖被叶帆保护的感觉,当下道:“对了,琉璃姐,我跟你说件事情。”

    “什么事?”

    眼看司徒若水脸上的委屈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苏琉璃有些愣了,她实在很纳闷,什么事情能够让司徒若水的心情变化如此之快。

    “大哥哥要来东海。”司徒若水神神秘秘道:“而且,他还答应要来看我们演出喔。”

    “叶帆要来看我们演出?”苏琉璃愣了。

    “嗯,我邀请他的,厉害吧?”司徒若水破涕为笑,那感觉只要提起叶帆,一切烦恼都将消失得无影无踪。

    “唔……厉害。”

    苏琉璃下意识地回应着,心情却像是打翻的五味瓶一样,十分复杂。

    因为,司徒若水脸上的笑容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曾几何时,当苏雨馨提到叶帆的时候,也露出过这样开心的笑容。

    而如今,叶帆与苏雨馨相恋了……

    “琉璃姐,不知道为什么,得知大哥哥要来后,我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呢。”单纯的司徒若水没有察觉到苏琉璃的异常,径自说着。

    再次听到司徒若水的话,苏琉璃几乎可以肯定司徒若水喜欢上叶帆了。

    这个发现,让她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难受,尔后强颜欢笑道:“别紧张,那家伙根本就没有艺术细胞。”

    “大哥哥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艺术细胞呢?不过,琉璃姐你说得对,我不能紧张。”

    司徒若水若有所思地说着,然后看到团委的老师进入礼堂,当下挽住苏琉璃的胳膊,“老师来了,我们过去吧。”

    没有回答,苏琉璃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司徒若水拉着她上前。

    ……

    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叶帆驾驶着苏雨馨那辆新款奔驰S600下了沪杭高速,进入了东海市区。

    “你真不去看她们演出了?”

    当汽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后,叶帆扭头冲苏雨馨问道,在来的路上,苏雨馨告诉叶帆,她不打算去看苏琉璃和司徒若水的表演,而是想先回别墅。

    “不去了,明天陪她们吃饭好了。”

    苏雨馨摇了摇头,道:“今晚,我再将天山集团东海分部的情况系统地了解一遍,以便于能够尽快熟悉了解公司的状况。”

    “好吧。”

    叶帆闻言,似乎知道继续劝说不会起到作用,想了想道:“一会儿我找个地方停车,你直接开车回别墅,我打车去。”

    “你先开到东海大学吧。”苏雨馨摇头。

    “檀宫和东海大学在相反的方向,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叶帆苦笑道:“别坚持了,就当我给你多省点时间。我知道,你憋足劲想在新的平台干出点成绩,以便于报答我师姐的知遇之恩。”

    听叶帆这么一说,苏雨馨没再坚持,如同叶帆所说,楚姬为她提供如此完美的平台,她必须尽十二分力去努力,坚决不能楚姬的期望!

    五分钟后,叶帆找了个路边的停车场将汽车停下,目送着苏雨馨驱车离开后,才拦下一辆的士前往东海大学。

    因为东海大学今晚要举办迎新晚会的缘故,学校门口的人不像往日那般多,出租车司机直接将车开到学校门口才停下。

    汽车停下,叶帆付完车费,推门下车,刚要迈步走向渴望的校园,余光赫然看到一辆福特猛禽皮卡车从后面冲了过来,直挺挺地冲向了他之前乘坐的出租车。

    “小心!”

    叶帆大喊一声,同时就地一弹,瞬间闪出几米。

    “兹~”

    “砰——”

    叶帆的声音刚落,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尔后被一声巨大的闷响所淹没,福特猛禽宛如一头钢铁怪兽撞在了出租车上,出租车车尾瞬间塌了进去不说,无法承受这股撞击力,朝前方人群冲去。

    “啊——”

    前方的学生像是受惊的鹿群一般,惊慌失措地逃窜,尖叫声不绝于耳。

    或许是因为后面那辆福特猛禽及时刹车,或许是因为出租车司机眼疾手快及时拉下手刹,出租车前冲的速度并不快,只冲了不到十米便停了下来,并未撞到人。

    即便如此,出租车司机也吓得一脸苍白,呼吸急促,甚至连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砰砰——”

    稍后,不等出租车司机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张剑任和吕文的另一个跟班从福特猛禽中跳下,冲到出租车驾驶位一侧的窗户前,一脸凶神恶煞地拍着窗户,大吼道:“你他.妈怎么开车的?眼睛瞎了么??”

    “我已经把车停下了,是你们追尾了!”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有些恼火地说道。

    “啪——”

    回应出租车司机的是一巴掌!

    张剑任直接给了出租车司机一耳光!

    察觉到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出租车司机下意识地想还手,可是余光赫然看到又有两名青年从福特猛禽里跳下不说,还有一辆价值昂贵的迈巴赫停在了福特猛禽旁边,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从车里走出。

    这个发现,像是一盆冰水,瞬间将他的怒火浇灭,令他放弃了还手的打算。

    “给老子下车!”

    与此同时,张剑任却是踩鼻子上脸,似乎觉得给了出租车司机一巴掌还不解气,只见他一把抓住出租车司机的衣服领子,试图将出租车司机拽下车。

    “住手!”

    叶帆有些看不下去了,当下出声阻止。

    叶帆这一出口,像是一道闷雷在张剑任耳畔炸响,惊得张剑任心中一阵狂跳,下意识地松开了出租车司机。

    “小子,你想死是吧?”

    两秒钟后,张剑任从惊骇中回过神,只觉得自己像是受了奇耻大辱一般,怒不可止地瞪着叶帆,那凶神恶煞的目光仿佛在警告叶帆,让叶帆有多远滚多远,否则让叶帆吃不了兜着走。

    “不……不管他的事。”

    出租车司机眼看对方不但人多,而且看上去都是一群纨绔子弟,深知惹不起,连忙开口,试图用这种方式提醒叶帆不要招惹张剑任等人。

    张剑任的警告多少让叶帆有些不舒服,他本想做点什么,但察觉到出租车司机的暗示,深知出租车司机不敢得罪张剑任等人,打算把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吞。

    心中明白这一点,叶帆稍作犹豫,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如果他教训了张剑任等人的话,以张剑任等人所表现出的嚣张跋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可以不担心张剑任等人的报复,但出租车司机多半要遭殃!

    “怎么回事?”

    就在叶帆放弃出手念头的同时,吕文从后面走了过来问道。

    “文哥,这傻.逼不会停车,跟我们的车撞上了,还他妈嘴硬!”张剑任一脸怒意道,那感觉不把出租车司机打一顿都不解气。

    “跟这种乡巴佬较真干什么?”吕文用一种俯视的目光扫了出租车司机一眼,摆了摆手道:“晚会快开始了,别耽误我的正事,走吧。”

    张剑任闻言,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也知道不能耽误了吕文的事,当下冷冷地盯着出租车司机道:“妈的,今天算你运气好,给老子滚!”

    话音落下,张剑任又给了出租车司机一巴掌,然后才带着吕文其他三名跟班上车。

    “小子,我劝你趁早退学!”

    很快,那辆福特猛禽重新启动,从叶帆身旁驶过,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张剑任打开车窗,将头探出窗外,死死盯着叶帆,威胁道。

    没有回答。

    叶帆微微眯起了眼睛。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