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51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张剑任,你想干什么?”!

    身后传来张剑任的话,司徒若水脸上的笑容一僵,下意识地转过身,挡在叶帆身前,满是气愤地瞪着张剑任道。

    “司徒若水,你应该你身边那个乡巴佬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他是什么德行?你看他全身上下哪里配得上你?”

    张剑任完全无视司徒若水的怒意,而是一脸冷笑地盯着叶帆,恶毒地说道:“依我看,他连给文哥舔皮鞋的资格都没有!”

    “你……”

    眼看张剑任如此侮辱自己心目中的战神,司徒若水气得小脸煞白,下意识地要上前与张剑任理论。

    “若水,站后面。”

    只是——

    不等她将想法付之于行动,一个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声音不大,却毋庸置疑!

    声音落下,那道在她心中高大巍峨的身影突然从她身旁闪过,宛如一座大山一般立在她的身前,就仿佛当初在西湖会所时一样。

    望着那孤傲的背影,司徒若水心中的怒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女生最渴望的安全感。

    那份安全感是那样的可靠,以至于让她觉得,即便是天塌下来,也不会有事!

    “嘿,乡巴佬,感情你还敢在美人面前逞英雄啊?”

    看到叶帆的举动,张剑任像是看到猴子表演似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和不屑,言语更是嚣张到了极点,“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磕头,磕到文哥满意为止,然后脱掉衣服绕着学校裸奔十圈,最后卷上铺盖滚出东大。

    第二,你躺着滚出东大,下半生不能自理。”

    太欺负人了!

    听到张剑任嚣张的话语·无论是那些参加演出的话语,还是叶帆周围那些等着接人的学生,心中不约而同地涌现出了这样一个念头,有些为叶帆叫屈。

    然而——

    因为张剑任等人的威名实在太过响亮了·他们也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根本不敢站出来为叶帆打抱不平。

    和他们正好相反的是,随着张剑任嚣张狂傲的话出口,她露出了一脸戏虐的笑容。

    在她看来,张剑任这是在老虎头上拔毛——找死!

    找死么?

    “如果我都不选呢?”

    仿佛为了响应苏琉璃的想法似的,叶帆眯着眼,缓缓开口了。

    嗯?

    或许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该这样对自己说话·张剑任先是一怔,尔后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在东大,有哪个丝学生敢跟他这么嚣张?

    “张哥·跟这傻逼废什么话,干挺他!”

    “就是,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哥,让我来吧!”

    就在张剑任被叶帆气得不轻的同时,他身旁的三名男生均是怒不可止地瞪着叶帆,那感觉仿佛只要张剑任一声令下,便要打得叶帆跪地求饶。

    “乡巴佬,你是东大第一个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的人!”

    张剑任再一次开口了,就仿佛法官对叶帆做出了宣判·“你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力,今晚,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你也要躺着出去!”

    “跪下!”

    这一次,不等张剑任将话说完,一声低喝陡然从叶帆嘴中传出。

    咯噔!

    刹那间·以张剑任为首的四名吕文的狗腿子,耳膜一阵鼓动,心头剧烈一震,表情为之一呆。

    尔后,他们像是虔诚的教徒接到神灵的指示一般,神情恍惚地弯下双腿。

    “砰!”

    “砰!”

    “砰!”

    “砰!”

    闷响传出,在众人的注视中中·张剑任四人的双膝狠狠地砸在地上,全部跪倒在了叶帆身前。

    就像是孙子见到爷爷一样·跪得异常干脆!

    “呃……”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像是变魔术一般,让所有人的瞳孔瞬间放到最

    他们一个个瞪大眼睛,满脸呆涩地看着跪倒在地的张剑任四人,目光中完全被疑惑所占据:怎……怎么回事?

    不光是他们,就连前方的吕文也是愣住了!

    因为今晚在礼堂表白被司徒若水拒绝,因为刚才司徒若水将自己当成空气跑向叶帆,扑进叶帆怀中,吕文看到叶帆后,有种要把叶帆撕碎的冲动!

    冲动之余,他看到张剑任四人出面后,又觉得自己亲手教训叶帆实在太掉价了,由张剑任四人代替自己出手就好。

    原本,他以为叶帆会如同曾经那些追求司徒若水的人一样,被张剑任打得跪地求饶,结果叶帆没有跪地求饶不说,张剑任四人像是孙子见到爷爷一样,乖巧听话地跪在了叶帆的身前…···

    这种截然的反差,简直让吕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双膝砸地,剧痛来袭,张剑任瞬间从恍惚中回过神,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满是惊骇地望着叶帆。

    不光是其他三名吕文的狗腿子也是吓得魂飞魄散!!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如果不是因为膝盖传来的疼痛,他们甚至怀疑自己身在梦中!

    “啪!啪!啪!”

    没有回答,叶帆大步朝着张剑任走了过去,步伐沉稳有力。

    “不……不要过来……”

    眼看叶帆走来,张剑任四人只觉得此时的叶帆变成了前来索命的厉鬼,一个个哀嚎着用双手撑着地,不断地朝后退着。

    似乎,他们想用这种方式离叶帆远一点!

    然而——

    他们后退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叶帆前进的速度。

    “噗通——”

    “噗通——”

    很快,不等叶帆走近张剑任四人,其中两人因为惊恐过度,两眼一翻,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呼……呼……”

    张剑任和另外一名同伴虽然没吓得晕过去,却也是吓得脸色发白,冷汗直流,身子抽出不止·甚至两腿间也是流出了黄色的液体!

    “住手!”

    稍后,就在张剑任和另外一名吕文的狗腿子即将到崩溃边缘的时候,吕文从震惊中回过神,大吼一声·就地一弹,宛如一阵旋风一般,急速掠到了张剑任两人的身前。

    吕文这一声怒吼,声音极大,直接令得周围那些学生和张剑任两人惊醒了过来。

    “文······文哥,他刚才对我们做了什么?”

    看到吕文挡在身前,张剑任心中的恐惧减少了一些·但身子依然哆嗦不止。

    唰!

    张剑任这话一出口,包括苏琉璃和司徒若水在内,周围那些学生也是一脸疑惑地望着叶帆·等待着叶帆的答复。

    “你是武者?”

    没有理会张剑任的询问,吕文死死地盯着叶帆,经历了起初的震惊过后,吕文也看出了刚才的猫腻。

    在他看来,张剑任四人刚才之所以会因为叶帆一句话吓得跪倒在地,是因为叶帆在开口的使用运用了‘虎豹雷音,这门功法,在瞬间惊到了张剑任四人的魂魄,令得四人心神失守,下意识地按照叶帆所说的去做。

    而在江湖中·很武者在比武之前,大声暴喝,除了提升自己的气势之外·更大的作用便是令得对手失守,从而抓住机会一击必杀!

    “我是不是武者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你们得给个说法。”叶帆答非所问·“我不喜欢被人威胁。加上刚才,他一共威胁了我三次。”

    “嘿,那你想怎么做?”吕文笑了,笑得很不屑。

    一方面,身为炎黄组织负责人吕沧海的儿子,他见过太多太多的武者了,在他的记忆中·那些武者见到他父亲,一个个就像是小鬼见到阎王爷一样·恨不得跪下去舔他父亲脚趾头。

    另一方面,他下意识地认为,叶帆敢在他面前这般嚣张,是因为不知道他是后天大圆满武者。

    “如他自己所说,要么躺着出东海大学,要么跪下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然后脱掉衣服在学校裸奔,最后卷上铺盖滚出东海大学!”叶帆冷冷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吕文像是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冷的笑话一般,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笑得差点流出了眼泪,“小子,难不成你认为这世上只有你一个武者?”

    话音落下,吕文冷笑一声,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锋利无比!

    “咝~”

    刹那间,吕文的身子粗了一圈,身上的衣服被撑得破裂开来,一股气流出现在他的身旁。

    “你是武者,我也是!”

    一股可怕的气势像是滚滚洪流一般,朝着叶帆碾压而去,“在东海大学,还没有人敢动我吕文的人。你是第一个,所以,你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说过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叶帆面色平静,那些扑面而来的气流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墙挡住了一般,无法靠近他分毫。

    “原本,我只是想废了你的四肢,击毁你的丹田,让你躺着出东海大学,看来我得改变主意了!”吕文冷笑着舔了舔嘴唇,就仿佛一个野兽发现了猎物。

    哗!

    叶帆见状,不再掩饰,身上那股远超吕文的气势,宛如火山喷发一般,瞬间爆发!

    唰!

    感受到叶帆身上那股强大到无法抗衡的气势,吕文吓得第一时间停下脚步,脸色狂变不止!

    “后天大圆满?”叶帆大步走向吕文,“像你这样的垃圾我杀了很多!”

    PS:三更完毕,求月票!!。RT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