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53章 夜路走多会撞到鬼
    “你……”

    夜幕下,吕文张大嘴,瞪圆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叶帆,试图再说什么,结果根本说出一个字,心中完全被惊骇所占据。.

    身为吕沧海的儿子,他很清楚,炎黄组织就仿佛紧箍咒一般,套在所有武者的头上,让武者们有所忌惮。

    在他的记忆中,那些违反规则的武者,见到他父亲的时候,就像是老鼠见到猫,别说造次,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更有甚者,为了避免承受他父亲的惩罚,恨不得去舔他父亲的皮鞋!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吕文有意地搬出炎黄组织来吓唬叶帆,却没有想到,叶帆压根不吃这一套,而且看上去根本没有将炎黄组织放在眼里!

    这直接让吕文傻眼了!

    就在吕文完全被吓住的同时,周围那些学生均是目瞪口呆地望着叶帆与吕文两人,像是一尊尊雕塑,一动不动。

    身为普通人的他们,并不知道武者、炎黄组织这些词汇代表着什么,他们也无法看清叶帆与吕文两人的交手过程。

    对他们而言,他们只觉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像是幻觉一样,让他们感到极为不真实。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吕文,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他们甚至怀疑刚才叶帆与吕文在拍电影!

    这其中以张剑任和吕文另外一名狗腿子最为明显!

    在他们的记忆中,曾经有人因为吕文插手阻止追求司徒若水而恼羞成怒,辱骂的吕文,结果统统被吕文打残。

    而且,每一次,吕文只用一招。

    就一招!

    而今天,吕文展现出了他们都未见识过的实力,速度快到让他们无法看清,结果却被那个在他们眼中宛如乡巴佬一样存在的[***]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还被对方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拎在了空中……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崩坏了!

    甚至,他们都怀疑自己从小长大的这个地方还是地球么?

    和张剑任等人不同,司徒若水和苏琉璃都见识过叶帆与武者搏杀。

    尤其是司徒若水。

    她先后见识过两次!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将她们吓住不说,两人也知道叶帆与吕文口中所说的武者、炎黄组织是什么意思——叶帆与洪武门天才杨青生死斗之后,司徒辰曾给众人讲解了关于武学界的一些事情。

    当时,听完司徒辰的解释后,司徒若水觉得武学界就像是一款游戏,武者是游戏里的玩家,而炎黄组织的成员是游戏里的npc,玩家必须遵守npc制定的规则。

    “大哥哥,吕文他爸是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

    似是看出叶帆要对吕文下手了,司徒若水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在她看来,叶帆若是杀死吕文,不但违反规则,而且还会得罪相当于npc的吕沧海。

    “没……没错,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吕沧海是我爸!”

    耳畔响起司徒若水的话,吕文就仿佛溺水之人抓到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般,脸上的惊恐逐渐消失,心中也不禁涌现出了几分底气。

    “原来如此。”

    叶帆闻言,恍然大悟。

    眼看叶帆听到自己的话后不敢有所举动,吕文当下认为叶帆怕了,心中的底气呈直线上升,言语之中也不禁流露出了几分狂傲,“你身为武者,对普通人动手,已经违反了炎黄组织的规定,炎黄组织会追究你的责任!如果你现在放我下来,向我道歉认错的话,我可以考虑让我爸放你一马!”

    没有回答,叶帆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难道你想和整个炎黄组织为敌不成?”

    不知为何,看到叶帆脸上的笑容,吕文心头一沉,感到有些不妙,不过却依然不敢相信叶帆敢与整个炎黄组织为敌。

    “首先,我并没有对普通人出手,我只是喊了一声跪下,结果他们自己就跪下了。其次,刚才是你先向我出手的,而且要置我于死地。”

    短暂的沉吟过后,叶帆心中有了决定,沉声道:“最后,我听说你平时在学校里称王称霸惯了,没少欺负普通学生,要说违反规定,似乎是你,而不是我。”

    “你……”

    听到叶帆的话,吕文猛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试图辩解什么。

    只是——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叶帆再次开口,语气逐渐转冷:“退一万步讲,就算得罪炎黄组织又如何?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恐惧的情绪再次在吕文心中涌现,他一脸惊恐不安地看着叶帆,颤声道:“我爸不但是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而且还是先天大成高手!你敢动我一根指头,我爸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将你斩杀……”

    “你真的不长记姓。”

    面对吕文的威胁,叶帆非但没有畏惧,相反,直接挥出左手,化手为掌,对着吕文的丹田猛然拍出!

    “啪——”

    脆响传出,叶帆手掌中蕴含的劲力陡然爆发,强行轰入吕文丹田里,瞬间将吕文的丹田震散不说,还摧毁了丹田下方的前列腺,间接地让吕文变成了太监!

    “嗷——”

    剧痛传来,吕文的身子瞬间弯成了状,脸蛋一片煞白,豆大的汗珠宛如雨后春笋一般从他的额头渗出。

    “嗖——”

    叶帆顺手一丢,像是扔垃圾一般,将吕文丢到了张剑任两人的身旁。

    “啊——”

    张剑任和吕文的另外一名狗腿子吓得尖叫不止,那感觉眼前曾经让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巴结的吕文,变成了来自地狱的魔鬼,让他们惊恐万分。

    “你……”

    察觉到自己不但丹田被毁,而且还变成了太监,吕文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面部扭曲地对着叶帆大吼了起来。

    “你是想告诉我,我废了你的功夫,让你变成了太监,你父亲会将我碎尸万段么?”叶帆微笑着打断吕文的话。

    夜幕下,叶帆那看似平淡的笑容落入吕文的眼中,宛如恶魔的微笑,让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夹紧了嘴巴。

    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叶帆一点也不害怕报复!

    “回去告诉你父亲,身为炎黄组织核心成员,他不但私自传授你《炎黄拳》,还放任你在学校里欺负普通人,已经属于严重渎职!”

    仿佛为了印证吕文的判断一般,叶帆再一次开口了,言语之中的狂傲比起之前的吕文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他想违背规则、知法犯法来我报仇,我随时奉陪!”

    “呃……”

    听着叶帆狂到不可一世的话语,吕文差点气晕了过去,他瞪大眼睛,满脸呆涩地看着叶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砰——”

    “砰——”

    没有回答,清脆的磕头声陡然响起。

    吕文身旁,张剑任和另外一名吕文的狗腿子听到叶帆连吕文的父亲也不放在眼里,直接吓尿了,二话不说,对着叶帆就磕起了响头。

    “你……你们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吕文气得浑身颤抖不止,他只觉得张剑任两人的行为等于在他那颗被叶帆践踏的心脏上狠狠捅了一刀!

    干什么??

    “砰!”

    “砰!”

    回答吕文的是更加响亮的磕头声。

    在众人的注视中,张剑任和吕文的另一名狗腿子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看谁磕头更加卖力,声音更响!

    因为。

    他们想起了一句话: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磕头,磕到文哥满意为止,然后脱掉衣服绕着学校裸奔十圈,最后卷上铺盖滚出东大。第二,你躺着滚出东大,下半生不能自理。

    这句话,张剑任对叶帆说过。

    同样,叶帆也对吕文说过。

    在他们看来,只有磕头磕到叶帆满意,然后再脱掉衣服去裸奔,最后卷上铺盖滚出东海大学,才能避免赴吕文的后尘!

    “噗嗤——”

    看到这一幕,吕文怒火攻心,气得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宛如死狗一般,瘫软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围观的学生先后从震惊中回过神,他们并没有因为吕文三人的悲惨下场而感到同情,相反,他们都认为吕文三人是罪有应得。

    尤其是那些曾经被吕文三人欺负过的学生,恨不得冲上去问吕文三人:你们也有今天?

    或许是因为忌惮吕文曰后的报复,他们没敢那么做,而是拿出手机,对着吕文三人的惨样一顿猛拍。

    看到这一幕,张剑任没有愤怒,也不敢出声阻止,而是任由鲜血从额头渗出,他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颤声说道:“求……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马上脱了衣服去裸奔!”

    “我们走!”

    眼看有人拿出手机录像,叶帆不再停留,而是冲着司徒若水和苏琉璃喊了一声,便率先朝人群外走去。

    “呼……呼……”

    目送着叶帆离去的背影,张剑任和吕文的另外一名狗腿子只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上晃了一圈似的,心中完全被一种叫做劫后余生的感觉所充斥。

    “司……司徒若水,他到底是谁??”

    吕文见状,完全不顾伤势,强行坐身子,双眼通红,面部扭曲,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冲着司徒若水狂吼不止,“告诉我!你告诉我!!”

    没有理会吕文的吼叫,司徒若水紧紧地跟随着叶帆的步伐。

    而苏琉璃则是回过头,默哀地看了吕文一眼:“吕文,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的。”

    ……

    ……

    ps:抱歉,今天写得有点慢,导致这会才更新第二章。

    为了明天能够及时更新,我去洗把脸,争取把明天的第一章写出来,哥们、姐们晚安。

    最后,月底了,再求一声月票,拜谢!!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