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155章 千金难买一诺
    夜晚十一点的时候,东海大学门口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有三五成群出去包夜打游戏的单身汉,有相互依偎出去开房啪啪啪的情侣,还有开车前来接小三的老板,还有为了生存卖串炸、臭豆腐的小贩,各种人**集在一起,好不热闹。

    “那不是东大双娇吗?”

    “那个男生是谁?怎么会跟她们走得那么近?”

    尽管司徒若水和苏琉璃是东大的新生,进入学校时间不长,但东大双娇的名声已经响彻整个学校,两人跟随叶帆走出校门口的时候,瞬间吸引了数道目光,而叶帆因为跟两人走得太近,也顺带被众人所关注。

    司徒若水和苏琉璃似乎早已适应了成为了焦点,面对众人的注视和议论,依然有说有笑地聊着什么,而叶帆则是一脸坦然。

    嗯?

    忽然,叶帆敏锐地察觉到一名黑衣大汉从校门口一辆深得年轻女性喜爱的宝马mini中走下,快步朝着自己和司徒若水、苏琉璃两人走来。

    这个发现让叶帆微微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朝着司徒若水和苏琉璃两人靠近了半步,随时准备出手。

    “小姐,琉璃小姐!”

    很快,在叶帆的暗中注视中,那名大汉穿过人群,飞快地来到了三人身前,第一时间向司徒若水和苏琉璃行礼问好,同时一脸好奇地看着叶帆。

    “我和琉璃姐要跟大哥哥去城隍庙吃小吃,你把车留给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吧。”司徒若水笑着说道。

    “小姐,这……”

    “放心吧,我爸要知道我跟大哥哥在一起,绝对不会担心。

    ”眼看大汉为难,司徒若水深知大汉没法跟司徒辰交代,当下解释道。

    大哥哥?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大汉知道司徒若水说的是叶帆,当下一脸疑惑地看着叶帆,似乎有些不放心。

    叶帆见状,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叶帆。”

    “你好。”

    大汉闻言,暗暗感叹眼前的年轻人会来事,第一时间伸手与叶帆相握,然后将车钥匙交给司徒若水,道:“小姐,那我回去了。”

    司徒若水接过钥匙,道:“大哥哥,你开车带我和琉璃姐喔。”

    “好。”

    叶帆笑了笑,接过车钥匙,带着司徒若水和苏琉璃走向那辆乳白色的宝马mini,而那名大汉则是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司徒辰贴身保镖费四的电话。

    “四爷,小姐说要跟一名叫叶帆的青年去城隍庙吃小吃,让我自己打车回去。”电话接通,大汉第一时间汇报道。

    “知道了,你回来吧。”

    费四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做出指示,心中却是好奇:叶帆怎么来东海了?

    好奇之余,费四想到司徒辰一直惦记着叶帆的大恩,当下走进别墅,直奔书房而去。

    “辰哥,刚才小虎打来电话说若水跟叶帆去城隍庙吃小吃了,让他自己打车回来。”一分钟后,费四进入书房,向司徒辰汇报道。

    “小帆来东海了?”

    听到费四的话,司徒辰放下手中的财务报表,有些惊讶,然后拿起书桌上的手机,拨通叶帆的电话。

    “司徒叔。”

    电话那头,叶帆刚启动汽车,见司徒辰打来电话,当下接通。

    “小帆,你来东海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司徒辰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司徒叔,我下午刚到。”感受着司徒辰的热情,叶帆如实说道:“只顾着来看若水表演了,还没来得及去拜访您。”

    “什么拜访不拜访的,你把我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了。”司徒辰笑道:“这样吧,今天时间太晚了,你就先陪若水,明天来我这里吃饭。”

    “司徒叔,本来有件事情我打算等见到您当面说,想了想,还是提前跟您打声招呼吧。”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世俗历练,叶帆很清楚,对于像司徒辰这样的大佬而言,请客吃饭容易,想到他的住宅吃饭难于上青天,司徒辰的热情邀请让他心中一暖,同时心中一动,稍作沉吟道。

    “什么事?”司徒辰有些好奇地问。

    “您应该认识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吕沧海吧?”叶帆反问道。

    “认识,怎么了?”

    司徒辰微微一怔,他与吕沧海不但有利益联系,而且私交不错。

    “刚才我与吕沧海的儿子发生了冲突,他被我击毁丹田,废掉了功夫。”叶帆斟酌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开门见山。

    “什……什么?”

    书房里,司徒辰听到叶帆的话后,像是屁股被针扎了一般,瞬间从红木制作的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脸震惊。

    “司徒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和吕沧海的关系应该十分密切。

    ”

    似是早已料到了司徒辰会有这般反应,叶帆倒没有惊讶,而是正色道:“实在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小帆,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再次听到叶帆的话,司徒辰从震惊中回过神,眉头瞬间拧在一起,语气凝重地说道。

    “是这样的……”

    叶帆闻言,不做隐瞒,一五一十地将整件事情告诉了司徒辰,包括吕文、张剑任等人在校门口的挑衅。“

    “小帆,这事不怪你,只能怪吕文不长眼,惹谁不好惹到你头上。”

    司徒辰暗暗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吕文咎由自取,以叶帆的行事风格,没有送的吕文去阎王殿报道已经很难得了。

    “司徒叔,这件事情您就不要插手了,免得夹在中间为难。”

    叶帆再次开口,他很清楚,司徒辰能够在东海乃至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称王与吕沧海幕后的支持密不可分,如果没有吕沧海的支持与威慑,南青洪早就对司徒辰实施斩首行动了。

    “小帆,事已至此,我不想插手也难啊。”

    司徒辰苦笑一声,道:“吕沧海就这一个儿子,如今被你废掉功夫,肯定会震怒的。这样吧,如果吕沧海追问起来,我会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他,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司徒叔,不用,我自己可以应对。”

    叶帆闻言,心如明镜,如果司徒辰在这件事情上选择站在自己这边,势必与吕沧海关系恶化,这对司徒辰和东海帮而言是致命的!

    “小帆,我曾对你说过:日后,只要你有用得着我司徒辰的地方,尽管开口,能做到的,我尽十二分力做好;做不到的,我尽十二分力做成!”

    司徒辰深深吐出一口闷气,表情变得格外坚定,“虽然我知道,如果我在这件事情上为你说话,会令吕沧海不高兴,甚至会影响我和他的关系,但我司徒辰一向一个吐沫一个钉!”

    感受到司徒辰的真诚和决心,叶帆没来由地想到了苏家人的所作所为,心中唏嘘不已。

    唏嘘之余,叶帆不再客套,而是接受了司徒辰的好意:“司徒叔,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虚伪地推脱了。如果您无法平息这件事情,吕沧海执意要知法犯法,请您通知我一声。”

    “好。”

    司徒辰下意识地回应着,心中却是明白,以叶帆的性子,若是吕沧海执意要报复,双方绝对会死磕!

    “嗡……嗡……”

    就在司徒辰明白这一切的同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提示又有来电。

    “小帆,是吕沧海的电话,我先挂了,看看他怎么说。”

    司徒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然后对叶帆说了一句,结束通话,摁下接听键。

    “小辰,小文被人击毁丹田的事情你知道了吗?”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吕沧海的声音,语气低沉得让人心悸。

    司徒辰闻言,基本可以肯定吕沧海不会善罢甘休,叹了口气道:“刚刚听说了。”

    “根据小文说,那个人现在和你女儿若水在一起,而且你知道那个人的底细。”吕沧海冷声问道:“那人到底什么来头?现在在哪里??”

    “吕师兄,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这事错在小文,是他先动手的……”

    “司徒辰,你什么意思?”

    吕沧海冷冷打断了司徒辰的话,语气不再客气,“我听小文说,那小子曾救过你女儿司徒若水,难不成你要帮他出头不成?”

    “吕师兄,这个人你动不得!”司徒辰答非所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吕沧海听到司徒辰的话后,怒极反笑道:“司徒辰,那个小畜生击毁我儿子的丹田,废掉我儿子一身功夫不说,还让我吕家绝后!你竟然告诉我,我不能动他??”

    “呃……”

    司徒辰并不知道吕文被打成太监一事,此时听吕沧海这么一说,先是一惊,然后想了想道:“吕师兄,按照炎黄组织规则,若是一名武者对另外一名武者出手,后者可以正当防卫,无论打伤还是击杀对方,都不用负责任!”

    “司徒辰,炎黄组织的规则我比你更清楚!”

    吕沧海的语气彻底冷了下来,让人不寒而栗,“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个小畜生现在在哪里就可以了!”

    没有回答,司徒辰选择了沉默,他看得出,吕沧海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对叶帆下手了。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告诉我,甚至还可以协助那个小畜生逃出东海!”

    见司徒辰沉默,吕沧海隐隐猜到了什么,怒气冲天道:“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你这么做了,那我们从今往后便沦为陌生人!”

    “吕师兄,他是魔后楚姬的外甥。”

    司徒辰说着,道出叶帆的身份,“如果你对他出手,就算楚姬不出手对付你,也会将这件事情捅到炎黄组织上层,届时,你等于知法犯法,会被追究责任的!”

    “我说他怎么敢动我儿子,原来是楚姬的外甥。”

    吕沧海闻言,瞳孔陡然收缩,尔后眼中闪过一丝狠辣,道:“小辰,既然你是在顾虑这一点,那刚才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这样,你立刻让你女儿的保镖伪造假口供,就说是那小畜生先向我儿子动手,将我儿子打残。我亲自去干掉他,事后,向上面汇报,就说那小畜生不但拘捕,而且还向我出手,被我击毙!如此一来,即便楚姬闹腾,我也不惧!”

    “吕师兄,据我所知,当时在场的人很多……”

    “那些人都是普通学生,根本看不清那小畜生与我儿子的交手过程,而你女儿的保镖是武者,可以看到!”吕沧海有些恼火地打断司徒辰的话。

    “抱歉,吕师兄,我做不到。”

    眼看吕沧海铁了心要阴死叶帆,司徒辰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因为,我不能违背当初对他的承诺,更不能对他恩将仇报!

    ……

    ……

    PS:千金难买一诺,明天爆发,再求一声月票!!

    。

    。R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