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正文 159章 奸情暴露,绝处逢生
    在紫园和檀宫创造的房价神话,火遍东海乃至华夏之前,位于东海市中心的静安区花式洋房一直是富人们的钟爱。

    那里曾属东海公共租界西区,因境内古刹静安寺而得名,是东海唯一一个所有区境都位于内环内的市中心黄金城区,城市生活的精髓渗透其间,现代商贸极为发达、中西文化交汇、历史文脉悠远、城市环境优美、信息交通迅捷。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富人们开始追求田园生活,不再热衷于繁华的市中心,而是纷纷搬进了紫园、檀宫这类更加注重环境的富人区,导致静安区的花式洋房名气不如当年,不过却深受一些有钱女人的喜爱。

    身为司徒辰的女人,冯静是有钱女人中的佼佼者,她和许许多多的有钱女人一样,对静安区的花式洋房十分喜欢,但无奈因为司徒辰不喜欢喧闹的环境,她只能与司徒辰住在闻名东海的翱翔山庄,而且大多时候都是独守空房。

    两年前,司徒浩天发现冯静这个愿望后,瞒着司徒辰,偷偷利用手中的私房钱,以他人的名义在静安区购买了一栋花式洋房,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冯静。

    那一天,冯静原本因为司徒辰前往南港谈事无暇给她过生日而情绪失落,接到司徒辰送给她的礼物后,开心得像个孩子,第一时间去看房。

    也是在那一天,冯静在那栋花式洋房中与司徒浩天豪饮,最后两人借着酒劲,发生了奸情,并且一直维持到了现在——只要司徒辰不在东海,两人都会在花式洋房中交欢。

    当司徒浩天与司徒辰断绝关系后的第三天傍晚,得知司徒辰前往南苏后,冯静独自一人驱车来到了静安区的花式洋房。

    夜色中,冯静将车停在花式洋房门口后,如同往常一样,先是左顾右盼了片刻,确定没有被人跟踪后,才推开车门走下,快步走到洋房门口,打开洋房的电子铁门,进入洋房大院。

    洋房二楼的卧室里,司徒浩天看到这一幕后,脸色阴晴不定,尔后摸出腰间的匕首,快步走向一楼大厅。

    一分钟后,冯静走到洋房大厅门口,打开房门,像是做贼一般,迅速进入,顺手关上了大厅的门。

    “啊——”

    进入洋房大厅,冯静刚要去开灯,猛地察觉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突然架在了她那雪白的脖颈上,散发着森冷的寒意,吓得她尖叫了起来。

    “浩……浩天,是你吗?”

    失声尖叫过后,冯静突然闻到了那一度让她迷恋的阳刚气息,脸上的恐惧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激动与兴奋,试图转身看个究竟。

    “你最好不要动!”

    司徒浩天开口了,语气冷漠不说,并未收回匕首,那感觉仿佛身前的并非让他迷恋的女人,而是仇人。

    “你……”

    “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想帮司徒辰那个老杂毛抓我?”

    冯静试图说什么,结果被司徒浩天冷冷打断,语气中带着无穷无尽的恨意,以至于称呼养育了他十几年的司徒辰为老杂毛。

    “不……不是!”

    冯静连忙否认,道:“浩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爱?”司徒浩天怒极反笑道:“你还有脸说爱我?你爱我,就是暗中帮助外人,让我像一条丧家之犬滚出东海帮?”

    “浩天,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顺着司徒辰的话就说了,没想到……”冯静哽咽地说着,泪水缓缓流下,“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听着冯静动情的话语,感受着冯静的爱意和悔意,司徒浩天判断出冯静不是来帮助司徒辰抓自己的,于是地松开冯静,转身走向沙发。

    “浩……浩天!”

    冯静哭喊着追上,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司徒浩天,那感觉仿佛生怕司徒浩天会消失一般。

    “我已经与司徒辰断绝了关系,宛如丧家之犬一样滚出了东海帮,你来找我干什么?难道你不怕被司徒辰发现,连你一起宰了么?”

    感受着冯静那熟悉而柔软的娇躯,司徒浩天自嘲地笑了,据他所知,在他被赶出东海帮的当天晚上,小九被司徒辰处死,其他那些曾经跟随他的马仔,直接翻脸不认人,直言如果他不滚出东海,死路一条。

    这一切,让他对这个世界的残酷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同样也对司徒辰和叶帆的恨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想你,也担心你,所以想来看看你是不是在这里。”冯静紧紧地抱着司徒浩天,轻声道:“司徒辰他去南苏了。”

    “他去南苏干什么了?”司徒浩天下意识地问道。

    “他准备在三季度召开股东大会,特地前去通知南苏、江南等地的股东,同时对那边的生意检查一番。”冯静如实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听到冯静的话,司徒浩天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凄凉,凄凉之余也透着几分阴森,“我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想不起来。哦,也对,我现在已经不是东海帮的人了。”

    “浩……浩天,我们走吧,离开东海!”冯静将脸蛋贴在司徒浩天的后背,柔声道。

    “往哪走?”

    司徒浩天闻言,非但没有被冯静的爱意感动,反倒是恨得牙痒,“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是死路一条!”

    “对不起……”

    冯静感到胸口一痛,尔后情不自禁地绕到司徒浩天身前,凝视着司徒浩天那张阴森的脸庞,道:“都是我害了你。

    ”

    “事情都发生了,对不起有什么用?”司徒浩天有些烦躁地坐在沙发上,拿起香烟,点燃,用力地吸着。

    “浩天,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很恼火,我帮你放松一下吧。”冯静闻言,心中一动,乖巧地蹲在司徒浩天身前,玉手轻车熟路地抓住了司徒浩天的皮带。

    望着冯静那梨花带泪的模样和若隐若现的雪白壕沟,司徒浩天只觉得小腹一阵燥热,没有吭声,似是默认了冯静的提议。

    眼看司徒浩天没有反对,冯静心中一喜,熟练地揭开司徒浩天的皮带,轻轻将司徒浩天的裤子拉下,纤手当下握住了司徒浩天的身下的大鸟,轻轻揉搓的同时,身子前倾,张开了粉红的嘴唇……

    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湿润、柔软,司徒浩天舒服地闭上双眼,尽情地享受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司徒浩天猛地睁开双眼,站起身,抓住冯静的头发,将冯静的脑袋摁在身下,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一般,疯狂地冲击了起来。

    似乎,他想用这种方式将内心的怒火和恨意全部发泄出去!

    “啪啪——”

    稍后,不等司徒浩天成功发泄,充满糜烂气息的大厅里突然响起了掌声。

    唰!

    突如其来的掌声,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冲击着司徒浩天的心神,令得司徒浩天脸色一变,动作为之一停,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声音来源,赫然看到楼梯口站着一道模糊的身影。

    “啊——”

    与此同时,冯静也看到了那道模糊的身影,脸上的**瞬间化作恐惧,直接吓晕了过去。

    咕咚!

    司徒浩天身下的大鸟迅速变小,喉结蠕动,试图说什么,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被司徒辰赶出东海帮,反过来就干司徒辰的女人,司徒浩天,你这个义子可当得不简单啊。”说话间,声音的主人缓缓朝着司徒浩天走来,原本模糊的身影在司徒浩天的眼睛里变得清晰了起来。

    “你……你是谁?”司徒浩天满是紧张地问。

    “我想,就算司徒辰再义薄云天,得知这件事情后,也会将你们这对奸夫yin.妇处死吧?”来人答非所问,语气看似轻描淡写,却充满着威胁之意。

    “嘿,你想告诉司徒辰就尽管去告诉吧!”

    或许是因为自知死路一条,听到来人威胁,司徒浩天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倒是激发了他心中的恨意,只见他一脸不屑笑容道:“反正我本来就是死路一条,能在死之前将司徒辰那个老杂毛气得半死,也算是死得不冤了!”

    “嗯?”

    耳畔响起司徒浩天充满恨意的话语,来人不由一怔,尔后若有所思地望着司徒浩天,问道:“司徒辰养育你十几年,甚至还打算将江山传给你,你自作聪明被他赶出东海帮,如今却如此恨他,未免太冷血了吧?”

    “冷血?”

    司徒浩天冷冷地笑了起来,“在外人眼中,我是他的义子,是东海帮的接班人,但实际上,我连她女儿司徒若水一根头发也比不上——我算个毛啊!”

    这一次,来人没有吭声,似乎在判断司徒浩天所说的真实性。

    “我知道,你是司徒辰那个老杂毛派来杀我的。你犯不着吓唬我,直接动手吧!”眼看来人不说话,司徒浩天一脸嘲讽道,似乎一点也不怕死。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让你取代司徒辰成为东海乃至长江三角洲的地下世界教父,你相信吗?”来人突然笑了,他没有再跟司徒浩天浪费口舌,而是直奔主题。

    “呃……”

    司徒浩天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来人,“你……你说让我取代司徒辰成为长江三角洲地区地下世界教父??”

    “不光如此,我还能让你成为半步先天强者!”来人一脸傲然道。

    “你……你到底是谁??”

    司徒浩天被吓住了,虽然他觉得来人的话实在太过荒谬,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对方不会无聊到大半夜潜入这里找他开玩笑。R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