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6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自destroy病毒爆发后,世界格局发生变化,国家时代一去不复返,变成了现在的联盟时代,但华夏始终对外宣称为国家,并延续十一为国庆。

    如同过去国家时代一样,每到十一国庆,华夏会启动安全应急方案,加大安全监管力度,要求所有跟国家安全有关的部门在节日前后必须坚守岗位不说,还要加强警惕,坚决杜绝出现影响安全稳定的事件。

    炎黄组织虽然是近几年成立的机构,但在维护国家安全稳定上面发挥得作用越来越大,甚至被外媒成为‘守护华夏的神秘力量’。

    随着十一临近,炎黄组织工作压力陡增,不但要配合其他部门确保安全稳定,还要加大对江湖人士的监控力度,必须掌握那些有为非作歹迹象江湖人士的行踪。

    东海,炎黄组织办事处。

    “吕主任,根据外围传来可靠消息,洪武门长老黄奇在东海现身。”

    办事处顶楼的办公室里,一名炎黄组织成员,站在吕沧海的办公桌前,恭敬地汇报道:“您看需要派人对他实施监控么?”

    “现在正式成员里还有谁没有监控任务?”

    听到属下的汇报,吕沧海皱眉问道,和其他各部门不同,炎黄组织正式成员极少,东海虽然为华夏经济的旗帜,却也只有十名炎黄组织正式成员,其他大多都是属下口中所说的外围成员,来自军方。主要负责收集情报及对付一些实力不济的江湖人士。

    “除了您,都排满了。”

    那名炎黄组织成员道:“我按照您的要求,对机场、码头、火车站和汽车站分别安排了一名正式成员,便于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控制外地流窜过来的江湖人士。除此之外,为了确保十月二日在东海召开的长江三角洲经济研讨会,包括我在内的五名弟兄纷纷前往会场,配合其他部门,确保参会人员的安全。”

    “那这个黄奇由我来负责,回头你把他的落脚地告诉我,我去找他谈谈心。”吕沧海想了想道。

    “是。主任!”

    “对了。我让你联系总部调查那个叶帆的信息,现在怎么样了?”

    眼看属下要离开,吕沧海又问道,这几天他虽然忙得焦头烂额。却没有忘记给儿子吕文报仇的事情。

    “总部情报处那边还没有给回复。恐怕要到节后了。”

    “那先忙工作吧。等节后再说。”

    吕沧海略微沉吟,做出安排,他也知道这几天上面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确保安全上面。不可能有时间来处理私人的事情。

    “嗡……嗡……”

    稍后,待那名炎黄组织成员离开后,吕沧海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

    吕沧海眉头一挑,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不由一怔——身为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他的手机是安保部门特制的,保密性极强不说,基本没有向外人透露号码,知道的只有寥寥几人。

    “喂。”

    疑惑之余,吕沧海按下接听键,沉声道。

    “您好,吕叔叔,我是司徒浩天。”

    电话那头,司徒浩天的语气极为尊敬,不要说他现在只是半步先天境界,就算跨入先天境界,面对吕沧海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吕沧海眉头皱得更紧,因为司徒辰在他儿子被打残那件事情上的选择,他和司徒家断绝了关系,同时他也听说司徒浩天被赶出东海帮的事情,在这种情形下,他实在想不到司徒浩天打电话给他的目的。

    “吕叔叔,我想跟您谈谈。”司徒浩天直奔主题。

    “谈谈?”吕沧海脸上疑惑更浓,“你能跟我谈什么?”

    “谈如何帮助小文报仇。”

    “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谈?”

    吕沧海冷声问道,语气充满了蔑视,在他看来,不要说司徒浩天现在宛如一条丧家之犬,就算司徒浩天是东海帮太子爷,也没资格跟他面谈。

    “吕叔,我现在是半步先天武者,而且已经控制了东海帮七成以上大佬。”

    司徒浩天摆出自己的资本,刻意停顿了一下,给吕沧海一定消化时间,尔后又问道:“不知道吕叔能否抽出一点点时间跟我见个面?”

    听到司徒浩天惊人的话语,吕沧海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但稍后又觉得,如果司徒浩天没有做到这些的话,根本不可能给他打电话,更不要说提出见面的要求了。

    想通这一点,吕沧海不动声色地问:“时间,地点。”

    “五分钟后,我的车在办事处东边一百米处接您。”司徒浩天道。

    这一次,吕沧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挂断电话,独自离开办公室,一边按照司徒浩天所说前往见面地点,一边思索司徒浩天为何可以在短短几天之内从地狱回到天堂。

    五分钟后,吕沧海准时抵达约好的见面地点,赫然看到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轿车,并且看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的司徒浩天。

    看到这一幕,吕沧海不动声色地拉开汽车车门,钻入车中,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不好意思,吕叔,为了不引起司徒辰的警觉,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和您见面。”司徒浩天启动汽车,面带歉意道。

    没有回答,吕沧海仔细地感应着司徒浩天身上的气息,判断着司徒浩天的实力。

    “你突然之间成为半步先天武者,应该是有人给你灌顶。”

    感应到司徒浩天的确是半步先天的实力后,吕沧海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给你灌顶的人是洪武门长老黄奇。”

    “呃……”

    或许没有想到吕沧海一见面就能猜到自己的遭遇,司徒浩天微微一怔,尔后实话实说道:“吕叔心思之慎密、思维之敏捷真是让小侄大开眼界。如您所说,的确是黄大师为我灌顶,让我暗中找到东海帮那些有话语权的大佬,控制了他们。”

    “东海帮那些大佬大多都是当年跟随司徒辰打江山的元老,你只凭武力控制他们,没那么容易吧?”吕沧海对于这一点持怀疑态度。

    “吕叔,您说得没错。但您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司徒浩天提醒道:“司徒老杂毛在小文的事情做出愚昧的选择。与您决裂,让东海帮失去了庇护。他的所作所为让那些曾经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很不满,同时也察觉到了危机。在这种情形下,我以半步先天的实力现身。摇旗呐喊。他们选择追随。是必然的!”

    “你要怎么做?”

    听完司徒浩天的解释,吕沧海不再怀疑,同时因为司徒浩天提及儿子的事情。表情变得有些阴沉。

    “吕叔请看。”

    司徒浩天将早已准备好的计划书递给吕沧海。

    吕沧海伸手接过,仔细看了起来。

    三分钟后,吕沧海的视线从司徒浩天删减、修改过后的计划书上挪开,皱眉道:“不行!”

    “吕叔,您应该听说过一个故事。在上世纪,有位县长为了抵御来年的洪灾,早早让下面人准备防洪措施,而临县县长什么都没有做。第二年,洪灾出现,第一位县长凭借早已制定好的方案措施,让其所管辖的县避免了洪灾,而第二位县长在洪灾来后,第一时间组织人员防洪,最终他所管辖的县遭遇了洪灾的破坏,但最后防洪成功。”

    司徒浩天似是明白吕沧海的忧虑,侃侃而谈道:“后来,那位成功预防洪灾的县长引发众怒,被小人害得丢官入狱,而第二位县长却被树立为防洪功臣,火速提拔。”

    嗯?

    吕沧海眼前一亮,他虽然是武者,但在炎黄组织任职,对华夏官场的一些潜规则一清二楚,瞬间便听懂了司徒浩天借用这个小故事的用意。

    “按照刚才您看的计划,东海虽然会在十一那天动荡,但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更不会破坏社会秩序,而是会控制在很小很小的范围。”

    见吕沧海没有表态,司徒浩天又引诱道:“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您按照计划去实施,不但不会被上面怪罪,相反,多半会因为应急及时,处理果决,控制影响而立功吧?”

    吕沧海眼睛越来越亮。

    “何况,按照这个计划,您可以在合理合规合法的前提下为小文报仇,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好事,您没道理拒绝才对。”似乎看出吕沧海动心了,司徒浩天忍不住笑了。

    吕沧海闻言,忍不住扭过头,赞赏地看着司徒浩天,道:“如果司徒辰把东海帮交给你,以你的头脑会让东海帮比现在发展得更好。”

    “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司徒老杂毛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司徒浩天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表情变得阴森了起来,“吕叔,差点忘记告诉您了,我答应要在事后将司徒若水交给小文。”

    “呃?”吕沧海一怔。

    “虽然小文无法和司徒若水做那种事情,但小文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司徒若水引起的,就让她给小文当一辈子的奴婢赔罪吧。”说到最后,司徒浩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感觉仿佛司徒若水就是古时候的奴隶,而他自己是奴隶主。

    “咝~”

    饶是吕沧海身为先天大成高手,拥有一颗绝对坚强的心脏,外加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歹徒,但彻底领教司徒浩天的城府和狠辣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司徒浩天决定将司徒若水当成奴隶一样送给吕文的同时,司徒若水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情。

    如今的她和苏琉璃,统统住进了楚姬在檀宫为叶帆与苏雨馨购买的别墅里。

    “大哥哥,我并不是有意要揭穿浩天哥哥的,而是无意间说出了那天的事情,没想到我爸爸会发那么大的火,直接将浩天哥哥赶走了。”

    檀宫的别墅里,司徒若水一脸自责、内疚地对叶帆道:“大哥哥,要不我去找我爸吧?这辈子,我没求过他什么,如果我求他让浩天哥哥回来,爸爸想必会同意的!”

    “若水,信任就像一张纸,皱了之后即使抚平,也恢复不了原样。”

    叶帆闻言,不禁被司徒若水的善良所触动,触动之余苦笑道:“就算司徒浩天回来,也无法像曾经那样取得你爸的信任。何况,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你爸既然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不可能再让司徒浩天回来,否则他今后将没有威信可言。”

    “可……可是大哥哥,若水好内疚、好难过。”司徒若水红着眼说。

    “唉……”

    叶帆不禁暗暗叹气,在他看来,司徒浩天有司徒若水对他一半的感情,也不会做出让司徒辰震怒的事情了。

    “嗡……嗡……”

    稍后,就当叶帆思索该如何安抚司徒若水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当下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直接摁下接听键。

    “小屁孩,同居的生活美不美?”

    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楚姬熟悉的声音,风骚依旧地调侃道:“极阳之体和极阴之体结合,啧啧,想想就让人觉得疯狂,要不,姨我回头让人给你们订做一张钢床?”

    “你什么时候能够矜持一点?”

    饶是叶帆从小时候起便被楚姬调戏,但依然无法抵抗楚姬的风骚,一脸无奈。

    “矜持一斤多少钱?”楚姬笑嘻嘻地问。

    “——”

    叶帆一头黑线,只好转移话题道:“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唔,明天十一,我打算去天山集团东海分部检查工作,顺便教雨馨一套适合女人修炼的功法。”

    听到叶帆这么一问,楚姬说起了正事,“另外,叶文昊后天在东海参加长江三角洲经济研讨会,我要请他吃饭,你和雨馨一起去吧。”

    “好。”

    叶帆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真乖,让姨弹下小**。”

    眼看叶帆答应下来,楚姬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放荡地笑着调戏道,“外甥再见。”

    “嘟……嘟……”

    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忙音声,回想着楚姬调侃的话语,叶帆欲哭无泪,在他看来,哪个男人娶了楚姬会是噩梦!

    就在叶帆暗自感叹的同时,电话那头,楚姬收敛笑容,第一时间拨通叶文昊的电话,开门见山道:“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答应去吃饭。”

    “谢谢你,小姬。”

    叶文昊满脸笑容,语气颇为兴奋——他想与叶帆吃饭,所以才让楚姬打电话给叶帆的,而且为了避免叶帆乱想,让楚姬说成是她请客吃饭。

    “唉……”

    察觉到叶文昊言语之中的兴奋,楚姬忍不住叹了口气,像是在问叶文昊,更像是在问自己,“还要多久?”

    叶文昊沉默。

    山雨欲来风满楼!

    ……

    ……

    ps:第一更,四千字!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