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63章 黑潮终现
    “若水呢?”

    叶帆回到别墅,发现司徒若水不在别墅里,只有苏琉璃一人在卧室里无聊地上网,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被冯姨接走了,就是她爸身边那个女人。”苏琉璃回道。

    被冯静接走了?

    叶帆闻言,先是一怔,然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司徒若水虽对冯静十分尊敬,但只是因为她心性单纯、善良,而不是因为她内心深处接受冯静取代她母亲与司徒辰在一起。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认为冯静没道理自讨没趣地来找司徒若水。

    “怎么了?”

    见叶帆表情阴晴不定,苏琉璃忍不住问。

    “若水对你说冯静接她干什么吗?”叶帆反问。

    “好像是说她爸想见她,特地让冯姨来接她。”苏琉璃回忆道。

    听苏琉璃这么一说,叶帆心中愈加觉得不对劲,在他看来,司徒辰就算要见司徒若水,也没必要让冯静亲自来接!

    想到此处,叶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拨通司徒辰的电话。

    “小帆,我这边准备开会,你有什么事吗?”十几秒钟后,电话才接通,司徒辰率先开口,语气稍显疑惑。

    “不好意思,司徒叔,打扰您了。”叶帆先是致歉,尔后直奔主题道:“刚才冯姨过来把若水接走了,您知道这事吗?”

    “知道。”司徒辰回道:“小静担心若水心情不好,想带若水去逛逛街散心。”

    逛街散心?

    听到这四个字。叶帆心中的不安呈直线上升,皱眉道:“司徒叔,据我所知,冯姨说是您要见若水,特地让她来接若水。”

    “哦?”

    司徒辰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想了想道:“应该是小静怕若水不去才这么说吧,毕竟若水内心深处还是很抗拒小静的。”

    “原来是这样。”

    叶帆想了想,觉得司徒辰所言很有道理,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多疑了。同时为了避免司徒辰多想。又补充道:“本来我想您要见若水,给我打个电话,我把若水送过去就好,犯不着冯姨亲自跑一趟。”

    “没事。让小静去就行。”

    司徒辰打算结束通话。毕竟东海帮所有元老都在等着他去主持会议。“小帆,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我先去开会了。回头我们再聊。”

    “好的。”叶帆主动结束通话。

    “哎呦,色狼,感情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打若水的主意,脚踏两只船啊?”一旁,苏琉璃察觉到叶帆刚才涌现出的担忧,心中多少有些羡慕嫉妒恨,见叶帆挂断电话,为了伪装,故意调侃道。

    “你想多了。”

    叶帆闻言,想了想,并未告诉苏琉璃自己的猜疑和担忧,而是转移话题道:“一会我跟你姐去陪我师姐楚姬吃饭,你去吗?”

    “好意心领了,本小姐不习惯当电灯泡,而且我晚上还有事。”苏琉璃站起身,神气地仰着头,拒绝了叶帆的邀请。

    叶帆哭笑不得,不再废话,快步上楼,打算冲个澡,便驱车前往楚姬早已预订好的餐厅。

    翱翔山庄。

    司徒辰结束与叶帆的通话后,收起手机,迈步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占地面积足足有两百平米,正对门的方向摆放着一张梨花木打造的椭圆形会议桌,门口两侧为休息区,摆着几组沙发和茶几,还有一些盆景。

    会议室里,包括费四和刘天军在内,总共坐了十一人,费四坐在司徒辰左手下方的位置——身为后天大圆满强者的他,虽然只是司徒辰的贴身保镖,却是整个东海帮除了司徒辰之外,威望最高的人!

    坐在司徒辰座位右下方的是东海帮江南掌舵者刘天军,虽然因为被乔八指压制两年的缘故,他在东海帮的地位一降再降,手中能量也是不断减小,但他的资格最老,算得上明面上的三号人物。

    坐在第二排左侧的是一名戴着眼镜的老者,穿着一身绸制的唐服,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给人一股儒雅的气息。

    他姓齐名七,道上人称七爷,也是曾经跟随司徒辰打江山的元老,在打江山时期充当着军师的角色,如今是东海帮南苏负责人。

    论影响力,他是东海帮仅次于司徒辰和费四的存在;论手中人力、财力和关系网,他是仅次于司徒辰的存在,可以说是东海帮真正意义上的三号,乃至二号人物!

    坐在齐七对面的则是一名身穿名牌,佩戴金边眼镜,浑身上下散发着商人气息的中年男人。

    他姓金名野,主要负责东海帮的白道产业,以及暗地里将东海帮的灰色收入洗白,是东海帮的大管家。

    相比他们四人而言,其他六人在东海帮的地位相对逊色一些,虽然也负责一些业务,但都不是东海帮的核心业务,属于仗着以前跟随司徒辰打江山的老资格,担任东海帮产业东海集团的股东,每年获取分红。

    而在会议桌最后还空着一个座位。

    那个座位曾经属于司徒浩天!

    虽然司徒浩天的座位排在最后面,但他却负责着东海帮最重要的灰色收入业务——走私!

    同时,因为他曾经是司徒辰的义子,东海帮的太子爷,在帮会中地位超然,甚至还凌驾在费四和齐七之上!

    重新坐在会议桌前后,司徒辰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那个空着的座位,然后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摁在会议桌上,目光依次从众人脸上扫过,缓缓道:“三季度已经过去,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帮会发生了很多事情。也遇到了一些问题,今天将大家召集在这里开会,主要是为了商讨解决方案。”

    “老大,我认为在商讨解决方案之前,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司徒辰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便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东海帮南苏负责人齐七,他在开口的时候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继续把玩着佛珠,显得有些懒散。

    嗯?

    齐七的话一出口。包括司徒辰在内。众人不禁一怔,均是将目光投向了他,其中司徒辰和费四两人微微挑眉,刘天军面带怒意。而其他人则是一脸若有所思。

    “诸位兄弟认为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眼看自己一下成为会议室的焦点。齐七脸上没有丝毫紧张。而是一脸悠闲地将目光依次从司徒辰、费四和刘天军外的那些东海帮元老身上扫过。

    “我同意七哥的提议。”

    “我也同意!”

    ……

    随着齐七再次开口,除了司徒辰、费四和刘天军外,其他人全部开口附和。

    “你们想干什么?”

    一直以来。刘天军都以火爆性子著称,此时看到这一幕,当下火了,“难道你们想质疑大哥不成?”

    “天军,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关系到帮会的生死存亡,老大没有在征求我们意见便做出了决定,我们想听一下大哥的解释,不算过分吧?”齐七坐直身子,停止把玩佛珠,语气依旧轻描淡写,却带着几分强势。

    再次听到齐七的话,司徒辰眉头皱得更紧,沉声问道:“七哥,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解释?”

    “两个解释。”

    齐七毫不畏惧地迎上司徒辰的目光,一字一句道:“第一,老大为什么为了那个叫叶帆的小子,得罪吕沧海,甚至与吕沧海决裂,让我们失去白道最重要的保护伞。第二,浩天固然有错,但这些年他对帮会做出的贡献不小,老大直接将他赶出帮会是否过分了一些呢?”

    “你们也想听这两件事情的解释是吗?”司徒辰闻言,目光投向其他几人。

    “是的,老大!”

    感受着司徒辰目光中的压迫,其他几人均是不敢与司徒辰对视,但纷纷表态支持齐七。

    “既然如此,那在商讨解决方案之前,我向大家解释一下。”

    司徒辰见状,眉头死死拧在一起,语气变得低沉了几分,“第一,想必你们都听说了小帆的事迹。可以说,我们能够在江南彻底站稳脚跟,将南青洪赶出去,全部都是小帆的功劳——是他先后斩杀乔八指、林傲风,让南青洪不敢踏进江南半步!”

    “小帆与吕沧海儿子吕文的事情,是吕文咎由自取。”

    司徒辰说到这里,刻意放慢语速,目光如刀一般盯着齐七,“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我站在吕沧海那边,等于对小帆恩将仇报,会被道上的人耻笑!再者,小帆是天山集团幕后掌舵者魔后楚姬的外甥,如果我们对小帆恩将仇报,将得罪楚姬,楚姬的怒火我们东海帮根本承受不起!最后,小帆救过我女儿若水,我在选择的时候,多少掺加了个人感情。”

    “至于第二件事情。我派司徒浩天与小九去杭湖保护若水,当若水被劫持的时候,司徒浩天非但不出手营救,而且阻止小九营救若水,让小九保护他逃离,事后为了避免我惩罚他,故意自残,弄出受伤的假象!”

    做出解释后,司徒辰的目光再次从众人身上扫过,“还有异议吗?”

    “老大,我们不敢得罪楚姬,难道就敢得罪吕沧海么?要知道,吕沧海可是炎黄组织东海地区负责人!”有人提出异议。

    “是啊,暂且不提失去吕沧海的庇护,我们无法抵抗南青洪的入侵,如果吕沧海要报复我们,那将是我们的噩梦!”有人附和。

    “这些,不用你们来提醒我!”

    虽然不知道众人今天为何如此反常,但司徒辰多少有些怒了,他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开口的两人,一字一句道:“吕沧海的师父和我师父师出同门,他算得上我的同门师兄,我自然知道他对于我们东海帮的意义所在!”

    “呵呵……难道你们还没听出来么?”

    听到司徒辰的话,齐七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一千道一万,司徒辰做这两件事情的时候,压根没有考虑过大局,而是存在私心,以个人感情为主!或者说,是为了维护他‘义薄云天’的名誉?”

    “啪!”

    原本刘天军今天就对齐七有些不爽,此时见齐七直呼司徒辰名字不说,还出言讽刺司徒辰,他顿时怒拍会议桌,站起身,低声吼道:“齐七,你他.妈难道想造反不成?”

    “诸位,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一直沉默的费四,突然开口了,他在说话的同时面无表情地望着齐七等人,语气冷得宛如西伯利亚的寒流,让齐七等人有种冷飕飕的感觉,“坏了规矩,可是要挨家法的!”

    “砰——”

    费四的话音刚落,一声闷响传出,会议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唰!

    闷声传出,包括司徒辰在内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四叔好威风呐。”

    在众人的注视中,司徒浩天一脸冷笑地走进了会议室。(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