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6章 父与子,局中局
    呆了。

    他再一次呆在了原地。

    灯光下。

    他看到了叶文昊那张原本不怒自威的脸上涌现出了罕见的不安。

    他也看到了叶文昊那曾傲然的身躯似乎在一瞬间便变得有些佝偻了。

    他还看到叶文昊微张着嘴巴,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跟自己说,却始终无法吐出一个字。

    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与叶文昊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

    江南招商引资峰会上,他见到的叶文昊宛如一把重剑,无锋,却给人一种磅礴大气的感觉。

    那一天的叶文昊,让他觉得叶文昊与传说中的相符,是真正的人中之龙!

    那一天的叶文昊,还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在那之后,他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在叶文昊身上察觉到熟悉的感觉,直到这一刻才明白,那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他的骨子里流淌着叶文昊的血液!

    “他那天有意无意地看我,是早已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是怀疑?”

    脑海中浮现出那天的一切,叶帆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他又想起了云山飙车场。

    那一天,他因为给苏锦帝出头,打残快刀王动,与林傲风对决,就当林傲风打算使用‘禁术’的时候,一道强大的气息涌现,惊退了自己与林傲风。

    而那道熟悉与刚才叶文昊营救自己时的气息一模一样!

    “想必当时的他,已经知道我是他儿子了,生怕我被林傲风的禁术所伤,所以及时释放出气息,吓退林傲风?”

    叶帆再次暗问自己。心中当下涌现出了肯定的答案。

    尔后,他又想起了林傲风与苏雨馨订婚一事。

    如果那一天,不是他暗中出面,只凭师姐,恐怕无法让苏宏远见风使舵吧?

    是的。

    他那天没有现身。是担心对他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还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

    应该是后者吧。

    否则的话,他今天不会第一时间赶到这里救我,并且在违背炎黄组织规定的前提下击毁吕沧海的丹田了。

    叶帆还想起了自己与叶文昊在青龙山庄的第二次见面。

    那一天的叶文昊,让他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是平易近人,甚至让他倍感亲切。

    那一天,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如今,他才知道,那不是幻觉。

    那是一个父亲在儿子面前放下伪装,放下身份、地位。放下一切的真情流露。

    就如同此时。

    似乎,他为自己做了不少呢。

    可是,自己为什么开心不起来,反而心很痛呢?

    是因为自己恨他么??

    应该恨吧。

    他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却狠心把自己抛弃,不闻不问二十年。

    可是为什么恨不起来呢?

    为什么??

    没有答案。

    他转过身,缓缓蹲在地上。留给众人一个单薄的背影。

    晚风吹起,他像是寒夜里无家可归的孩子,双手环抱自己,微微颤抖。

    不知不觉中,他的眼圈红了。

    他咬着牙,倔强地不让泪水流下。

    可是——

    那泪,脱离了他的意志束缚,夺眶而出,沿着那张清秀而坚毅的脸庞渐渐地滑落,流进嘴中。滴落在地上。

    那泪,充满了苦涩,却还有着几分甘甜。

    “小帆……”

    看到叶帆那微微颤抖的背影,楚姬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心中很痛。她情不自禁地出声呼唤着叶帆,迈起脚步,欲要过去将叶帆搂入怀中,给予叶帆温暖。

    温暖那微微颤抖的身子,温暖那颗孤独了二十年的心。

    只是——

    有人比她更快!

    就在她的脚步迈在空中的同时。

    在关意等人的注视中,叶文昊深吸一口气,上前两步,走到叶帆身后,俯下身,伸手搭在了叶帆的肩膀上。

    轻轻地一搭,似乎有千斤重一般,让叶帆的肩膀微微一沉。

    尔后,他的身子宛如拉满圆的长弓,瞬间紧绷!

    他咬着嘴唇,坚决不再让泪水涌出眼眶!

    “孩子,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弥补曾经的过错。”

    叶文昊开口了,只见他眼圈隐隐泛红,轻声说道:“我不敢奢望你原谅我,更不敢奢望你现在就认我这个父亲,我只想再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

    轻轻地三个字,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瞬间击垮了叶帆所有的意志和抵抗,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他将头埋在怀中,泪流满面。

    看到这一幕,叶文昊只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他咬了咬牙,没有让泪水流下,也没有再出言安抚叶帆,只是在叶帆的肩头拍了一下。

    就一下。

    不重。

    却代表着他的千言万语!

    “呼!”

    做完这一切,他收回手,深吸一口气,猛然挺直脊梁!

    刹那间,一股让关意等人感到压抑、危险的气息从叶文昊那挺直的身躯中涌现!

    他们只觉得自己像是瞬间被拉到了这世间最寒冷的地方,骨子里泛起了冷意。

    稍后。

    就在关意等人心神不宁的时候,叶文昊缓缓转过了身子,目光如刀一般锁定了他们。

    “关意,我儿子可以跟你的人走,但在案子没有出正式结果之前,我不希望他少一根头发!”

    叶文昊冷冷地盯着关意,再次开口,语气不再自责、内疚,声音不再颤抖,而变得是铿锵有力。“少一根,我断你一条腿!”

    唰!

    耳畔响起叶文昊毋庸置疑的话语,关意身后那些大佬脸色瞬间狂变!

    他们听说过叶文昊的种种事迹,也知道叶文昊是一个极为强势的人!

    可是——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叶文昊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着关意这个白家集团中的副旗手说出这样一句杀气十足的话!

    尚且连他们都没有想到,何况关意本人?

    难……难道他疯了?

    关意一脸惊愕地望着叶文昊,没有吭声。

    疯了么?

    “孩子,我欠下你们母子太多太多,多到我不知道该如何偿还,但既然让我找到了你。那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曾经的过错!”

    “就算倾我所有,背上一世骂名,也在所不惜!!”

    楚姬想起了叶文昊曾经许下的誓言。

    她知道,叶文昊没有疯。

    在她看来,叶文昊只是在用实际行动证明那是一个誓言,而不是谎言。

    “咝~”

    震惊过后。饶是关意城府已经深得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依然被气得倒吸一口凉气,冷冷道:“叶省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装疯卖傻。”

    叶文昊面无表情,事到如今,如果他还看不出这是一个阴谋的话。那他就实在太对不起叶家第三代接班人最有力竞争者这个身份了,也没有资格与白国涛去争红色巅峰。

    “你……”

    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或许是因为此时的叶文昊实在太强势了,关意被呛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份大礼,我叶文昊收下了。”

    叶文昊望着关意,冷声道:“你帮我转告某些人,算计我叶文昊可以,把我儿子当成软肋也没问题,但他们最好祈祷上天保证我儿子像这次这样平安没事!”

    “啪——”

    话音落下,脆响陡然传出。叶文昊脚下的大理石地面瞬间化为粉末!

    咯噔!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关意等人只觉得心头剧烈一颤!

    虽然叶文昊没有再撂下狠话,可是直觉和理智告诉他们,如果叶帆这次出事的话,华夏绝对会变天!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关意身后那些大佬一个个表情十分凝重。

    棋子的命运是在夹缝中生存,当棋局的斗争越激烈、越白热化,棋子的命运便越发不可预测。

    身为棋子的他们,始终有着那种被放弃的危机感!

    他们希望棋局‘稳’。

    棋局越稳,他们就越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光是他们,就连关意的表情也稍显凝重。

    因为。

    他虽然是今天这盘棋的棋手,却也是背后那盘棋的棋子!

    他高估了背后棋手的智商,也低估了叶文昊的智商和魄力!

    这注定了他未来的路不会平坦。

    没有理会关意等人脸上的惊愕与胆寒,叶文昊对楚姬道:“小姬,你陪小帆按照正常程序去警局做笔录。”

    “好。”

    楚姬点头答应,心中唏嘘不已。

    她知道,这场隐藏在暗地里的博弈,才真正拉开战局!

    一边软刀子杀人不见血,一边以力破局!

    她无法预测这场博弈最终的走势会是什么,但她可以肯定,今天的事情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华夏官场,对叶文昊未来的走势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而这份影响,甚至会影响到华夏未来的格局!

    眼看楚姬答应下来,叶文昊忍不住扭头再次看了叶帆一眼。

    一眼过后,他不再留恋,迈起脚步,大步离开。

    哗啦——

    关意等人纷纷避让。

    “牵一发,动全身,师父,您的棋局彻底推动了。”

    望着叶文昊离去时那孤傲的背影,楚姬心中暗道,面色复杂。

    与此同时。

    那个让叶文昊甘愿放弃一切的青年,抬起了埋在怀中的脑袋,扭头看向了离去的叶文昊。

    看着,看着,他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却始终没有喊出那个陌生的称呼。

    爸。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