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7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夜幕彻底降临,黑暗取代光明笼罩着大地,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东海的天际,一辆辆警车呼啸着驶向了东海公安局。

    或许是由于阵势太过浩荡,一路上,路人频频侧目,暗自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案,居然出动了如此多的警力。

    九点钟的时候,一辆辆警车先后抵达了东海公安局,一同抵达的还有那位张司令和王局长的专车,至于那辆挂有东海官场最牛叉牌照的奔驰s600则是在中途驶向了市.委家属院。

    “主任,我们怎么办?”

    汽车停下,吕沧海带着两名炎黄组织成员从车中走下,其中一人忍不住冲吕沧海问道,表情相当惊慌。

    惊慌,一方面是因为叶文昊的强势给他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另一方面则是炎黄组织邢风长老亲自带队前来彻查案件。

    “稍安勿躁,等我安排。”

    吕沧海一脸若有所思,直觉和理智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隐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也寻找到了一线生机。

    听到吕沧海的话,两名炎黄组织成员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与此同时,东海警方一把手罗局长和张司令、王局长三人一同朝着吕沧海走了过来。

    “吕主任,之前关书记接到炎黄组织邢风长老电话,得知了翱翔山庄的事情,关书记立即组织相关人员前往现场,并在途中召开了紧急会议。要求我们三个部门必须控制案发现场,调查案发经过。”

    很快,三人走到吕沧海身前,罗局长率先开口道:“接下来,我们要对案件经过进行调查,对相关人员进行审问。”

    “罗局的意思是要让我接受警方的审讯?”

    吕沧海皱起了眉头,用略带怀疑的目光看着罗局长,似乎他不相信罗局长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毕竟,根据他的判断,幕后有人打算借助这次案件发挥。而身在现场的他会成为关键角色!

    何况。因为炎黄组织的特殊性,就算是炎黄组织成员违背规定、法律,也轮不到警方来负责审理,而是会由炎黄组织内部自行进行审理、处置。

    “当然不是。我们警方可没有权力对炎黄组织的成员进行审讯。”

    罗局长笑了笑。道:“我的意思是。吕主任您带人在现场,对现场的情况是最了解的,而我们三个部门又是配合你们炎黄组织彻查此案。所以,我们将以您这边的调查结果为主,您看如何?”

    话音落下,罗局长用一种深意的目光看着吕沧海。

    “我们还是各查各的,事后将调查结果汇总上报,等待上级指示吧。”

    迎上罗局长深意的目光,吕沧海几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我们也是这个意思。”张司令和王局长闻言,表示赞同。

    “那好,我建议一个小时后,对调查结果初步进行汇总。”罗局长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提议道。

    吕沧海三人对此毫无异议,一同走入了办公大楼。

    回到办公室后,罗局长点燃一支香烟,用力地吸着,耳畔却回荡着在前往翱翔山庄前听到的一番话。

    因为那番话,他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的阴谋是多么的可怕!

    而正是因为知道背后的阴谋,刚才看到吕沧海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后,他有些拿不准吕沧海敢不敢彻底得罪叶文昊乃至整个叶家。

    “他儿子被叶帆击毁丹田,废掉一身功夫不说,还不能传宗接代,而他自己又被叶文昊击毁丹田,新仇旧恨加一起应该会让他疯魔吧?”烟雾环绕着罗局长的脸庞,隐约可以看到他那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砰砰……”

    几分钟后,敲门声响起,将罗局长从走神中拉回现实,他将早已熄灭的烟蒂丢入烟灰缸,沉声道:“进来。”

    嘎吱!

    门应声而开,吕沧海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吕主任?”

    看到吕沧海,罗局长眼前一亮,心中大定,连忙笑着起身相迎。

    “罗局长,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幕后的一些猫腻我也猜了个**不离十,我们打开窗户说亮话吧。”吕沧海关上房门,径直走到罗局长对面,开门见山道。

    罗局长装傻充愣道:“吕主任,您这是?”

    “我可以配合你们,但我有一个要求。”吕沧海直奔主题道:“把那个小畜生钉死,让他接受法律和炎黄组织的审判!”

    “吕主任,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没必要装疯卖傻了。”

    罗局长沉吟了一下,道:“只要你那边能把那小子咬死,他就死定了!至于叶文昊,他不但出手打伤你,而且出言威胁关书记,光这两件事情就足够他喝一壶了。”

    “如果叶文昊动用叶家能量铁了心救那小子呢?”吕沧海皱眉,似乎铁了心要将叶帆置于死地。

    “如果他那么做,等于公然挑衅法律和炎黄组织的规定,你认为叶家那些老家伙会同意?”罗局长冷笑。

    “看来背后那些人是想将叶文昊逼得狗急跳墙?”吕沧海心中一动。

    “原本只是想让他违规而已,但以他今天对那小子的重视程度来看,他多半是要狗急跳墙了。”

    想到叶文昊当时的狠话,罗局长依旧有些发憷,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最后撕破脸皮,叶文昊的怒火也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又释然了。

    “嘿,他太狂了。他以为炎黄组织的规定是他能够挑衅的?”

    想到自己的丹田被叶文昊一脚踩毁,一身功夫全废,吕沧海恨得牙痒,“我倒要看看,他叶文昊的手能不能伸到炎黄组织来!”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罗局长笑着道:“吕主任,大家伙可等着你那边的案件调查情况呢。”

    “我现在就去整理,一会见。”吕沧海阴笑着应了一声,便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

    位于侧楼的一间审讯室里,三名负责审讯记录的警察,不约而同地起身。道:“楚小姐。感谢您的配合。您可以回去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会再联系您。”

    “好。”

    楚姬不动声色地起身,走出审讯室。见走廊尽头另一间审讯室的灯依然亮着。问道:“我外甥的笔录还没做完?”

    “应该是。”

    刚才那名负责审讯的警察解释道:“楚小姐。根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叶先生不像您是事后赶到案发现场的,他一开始就在现场。做笔录的时间肯定比您要长。如果您要等他的话,那边有椅子,您可以坐在那里等。”

    楚姬闻言,眉头一挑,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若有所思地走向了走廊中间的椅子。

    走廊尽头的审讯室里,叶帆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审讯记录的三名警察,包括自己接到电话,自己赶到翱翔山庄后看到的一切,以及后面发生的一切。

    “抱歉,叶先生,根据法律规定,您必须要为您所说的一切负责,同时,您只能说案发现场发生的事情,不能将自己臆测、主观判断的观点说出来。”

    随着叶帆的叙述完毕,中间一名戴眼镜的警察提醒道:“为了确保笔录的真实性,您需要重新将事情经过叙述一遍。”

    “我刚才已经叙述得很清楚了。”叶帆皱起了眉头,理智告诉他,对方似乎在故意找茬,或者说是在拖延时间。

    “既然您坚持您的笔录,那我有几个问题要问您,请您如实回答。”

    戴眼镜警察闻言,道:“根据您的叙述,您是接到死者司徒辰的电话,得知司徒辰、司徒若水两人被司徒辰的义子司徒浩天绑架,司徒浩天利用两人的生死逼你现身对吧?”

    “是的。”

    “您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

    “你们可以查我和司徒叔的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只能证明你们有过通话,无法证明你们的通话内容。”

    “司徒若水当时在现场,她可以证明。”叶帆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在找茬了,语气有些恼火。

    “很抱歉,叶先生,根据医院方面传来的消息,司徒若水大脑受到严重创伤,智商相当于刚出生的孩子,她无法证明您所说的这一切。”戴眼镜警察道。

    “等她恢复正常可以作证吧?”叶帆眉头皱得更紧。

    “可以,不过,根据医院方面的诊断,她恢复正常的可能性为零。”

    戴眼镜警察正色道:“不光是她,其他那些在场的普通人全部都成为了植物人,他们也无法证明您刚才所说的一切。”

    “我……”

    “滴……滴……”

    “叶先生,请稍等。”

    听到戴眼镜警察的话,叶帆本想说他可以让司徒若水恢复正常,结果话未出口,桌上的对讲机亮了起来,戴眼镜警察第一时间拿起对讲机,出言阻止了叶帆,拿着对讲机走出了房间。

    一分钟后,戴眼镜的警察去而复返,重新进入审讯室,面色复杂地看着叶帆道:“叶先生,根据炎黄组织的案件调查结果,您身为武者涉嫌故意杀死其他武者并故意伤害普通人,违背了炎黄组织的规定。根据相关规定,我们需要将您移交给炎黄组织,由炎黄组织对您进行审讯。”

    “什么?”

    叶帆闻言,陡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砰——”

    与此同时,审讯室的房门被楚姬一脚踹开。

    “你……你干什么?”

    或许是因为楚姬来势汹汹的缘故,或许是因为早已知道楚姬与叶帆身份非同寻常,见楚姬踹门而入,三名警察吓得不轻,惊吓之余,为首那名戴眼镜的警察硬着头皮问道。

    没有理会戴眼镜的警察,楚姬与其擦肩而过,径直走到了叶帆对面。

    “小帆,事到如今,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有人在背后搞鬼,打算借助这件事情做点什么。”感受着叶帆的怒意,楚姬双手轻轻摁住叶帆的肩膀,轻轻叹了口气。

    叶帆挑了挑眉,因为曾经楚姬的叮嘱,他始终要求自己遵守华夏法律和炎黄组织的规定,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有人扯着法律、规定的大旗来污蔑他!

    “你放心,既然你父亲说了,在案子彻底定案之前不让人动你一根头发,那绝对没有人敢动你!”

    楚姬见状,似是猜到了叶帆的心思,劝说道:“你万万不能冲动,否则会让搞小动作的人阴谋得逞不说,还会连累你父亲——给他点时间,他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

    连累他?

    叶帆脸色微微一变,连忙道:“你告诉他,让他不要插手了,这事我自己来解决!”

    “事到如今,他想抽身而退,几乎不可能了。”楚姬轻轻摇了摇头,道:“先耐心等待炎黄组织总部的调查结果,等结果出来再做打算。”

    嗯?

    叶帆闻言,心中一动,当下明白这件事情主要针对的不是自己,而是叶文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