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8章 欲加其罪
    ;

    凌晨时分,一架由燕京飞往东海的客机平稳地降落在东海浦东国际机场,向着机场安排的停机坪滑去。阅读 ...

    距离停机坪不远的地方,停放着两辆越野车,吕沧海带着之前前往翱翔山庄的两名心腹手下,等候着炎黄组织邢风长老到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如果我们不想遭受上面的惩罚,必须一口认定汇报内容属实,千万不能被邢长老看出猫腻,听到没有?”

    眼看飞机沿着机场跑道滑来,吕沧海收回目光,扭头看向两名心腹属下,看到两人眼眸之中的恐慌后,阴沉地说道。

    “明白!”

    听到吕沧海的叮嘱,两名炎黄组织成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尔后深深吐出一口闷气,脸上再无半点惊恐,有的只是坚定不移。

    因为,他们都知道吕沧海说的是事实。

    从叶文昊现身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得罪了叶文昊。

    他们想通过恳求叶文昊的原谅从而避免炎黄组织的惩罚,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唯一的办法只有按照情况汇报内容里所说的那样,指证叶帆杀害司徒浩天、黄奇,伤害齐七等人,并暴力抗法,向他们出手。

    如此一来,他们便不算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还有一线生机!

    很快,在吕沧海三人的等待中,飞机平稳地停在了停机坪上,机舱门打开。

    看到这一幕,吕沧海立即带着两名心腹手下下车,快步迎了上去。

    身为炎黄组织的长老之一,邢风在炎黄组织的地位超然,享受的待遇也是堪比封疆大吏,他带着两名属下坐的是豪华舱,率先在空姐的微笑中离开机舱下机。

    咯噔!

    尽管已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可是看到邢风那阴沉的模样,包括吕沧海在内,三名炎黄组织成员心中还是微微有些发颤。

    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邢风就是活阎罗,清理门户的时候丝毫不手软,被他废除功夫、斩杀的炎黄组织成员已经超过了两只手!

    “邢长老。”

    尽管心里多少有些恐惧,但吕沧海三人也明白不能露出任何马脚,为此,当邢风带着两名属下从飞机上走下的时候,吕沧海三人的脸上已找不到半点惊恐,而是第一时间迎上行礼。

    “上车说。”

    邢风目光如刀一般扫了吕沧海三人一眼,面无表情道:“吕主任,你跟我坐一辆车,直接在车上向我汇报。”

    “好。”

    吕沧海心头一紧,满是恭敬地回应,而另外两名炎黄组织成员则是暗自松了口气——他们不用亲自面对活阎罗邢风!

    一分钟后,当旅客们依次从飞机上走下,走上机场大巴的时候,邢风带人上了吕沧海提前准备的jeep越野车。

    “邢长老,这是关于翱翔山庄案件的汇报情况,您请过目。”

    汽车启动,深知邢风行事作风的吕沧海没有自讨没趣地说客套话,而是第一时间将早已准备好的情况汇报递给邢风。

    邢风面无表情地接过,一言不发地看了起来,吕沧海坐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随着时间的流逝,邢风的眉头微微挑了起来。

    “吕主任,根据情况汇报里所说,你手下那名叫徐锋的属下,暗中盯控黄奇,一路跟踪黄奇抵达翱翔山庄,然后发现东海帮内讧,司徒浩天杀死司徒辰、费四和刘天军三人。叶文昊的儿子突然出现,打伤十名东海帮成员,进入别墅,杀死司徒浩天、黄奇两人,用意念攻击打伤齐七、冯静等九名普通人。你带着另一名属下及时赶到,三人一同进入别墅,试图将叶帆带回来审讯,遭到叶帆暴力抗法,迫不得已出手击毁了他的丹田,然后,叶文昊突然出现,击毁了你的丹田。”

    当邢风看完整个情况汇报后,他扭过头,眯着眼,死死地盯着吕沧海,一字一句地问:“这份情况汇报与叶文昊对我所说出入很大,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你确定情况汇报的内容属实?”

    “回邢长老,情况汇报句句属实,请您老明鉴!”吕沧海一脸信誓旦旦。

    “那我问你,为什么你那名叫徐锋的属下,没有及时出面制止,而是任由事态扩大?”邢风一阵见血地找出了不合理的地方。

    “根据他所说,双方当时杀红了眼,他怕出面阻止无效。再者,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洪武门长老黄奇很有可能踏入了先天大成境界,他不是黄奇的对手,所以才暗中通知我。”吕沧海小心翼翼道。

    “如此说来,那个叶帆比黄奇还要厉害?”

    邢风的语气稍显凝重,身为炎黄组织的五大长老之一,他知道邪皇褚玄机的徒弟也叫叶帆,甚至三年前还特地找到炎黄组织幕后掌权者‘炎’,让‘炎’派一名炎黄组织成员对叶帆进行特训,最终一名叫秦海的炎黄组织成员对叶帆进行了特训。

    如此一来,若是参与此案的叶帆是邪皇褚玄机的徒弟叶帆,那事情就不是棘手能形容得了——就算身为华夏第一强者、掌控炎黄组织的‘炎’,也要给足邪皇褚玄机面子!

    “是的,他拥有不弱于先天大成的实力。”吕沧海撒谎道,在他看来,叶帆已经被他废了丹田,就算邢风想验证都不可能了。

    “那个徐锋现在在哪?”

    邢风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心中排除了两个叶帆是同一人的可能姓,毕竟在他的记忆中,三年前褚玄机的徒弟还未踏入后天大圆满境界,短短三年之内,不可能成为先天大成强者!

    “就在前面的车里。”吕沧海多少有些心虚。

    “等到地方,我们将重新对他进行审讯。”

    邢风冷声道,尔后话锋一转,又问:“另外,根据刚才的情况汇报所说,别墅里幸存的人全部心神受伤,沦为了植物人,而山庄的监控系统临时出现了问题,没有任何监控记录?”

    “是的,邢长老,这是东海武警医院做出的鉴定,至于监控记录,我们和其他几个部门的同志都没有找到。”吕沧海回道。

    “别墅外那些被叶帆打伤的东海帮人员,他们怎么说?”

    邢风又问,因为那些人员还算不上武者,审讯工作交给了警察,刚才吕沧海给他的情况汇报里并没有显示警方那边的审讯情况。

    “根据警方那边传来的信息,他们都是东海帮南苏分部负责人齐七的心腹手下。齐七要求他们守在别墅门口,一旦有生人靠近,立即阻止。叶文昊儿子叶帆抵达后,欲要进入别墅,先后将他们的手脚砍断!”吕沧海面不改色道。

    “最后一个问题,叶文昊出手打伤你是怎么回事?”

    邢风再次开口询问,这一次,他在问话的时候,眉头死死地拧在了一起,语气稍显凝重——叶文昊卷入是这个案件最重要、最棘手的一点,更为重要的是,叶文昊出手击毁吕沧海的丹田,严重违背了炎黄组织规定!

    “叶文昊抵达后,先是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来得及解释,他儿子便信口雌黄,叶文昊听后信以为真,没听我解释,便出手击毁了我的丹田!”

    吕沧海半真半假道:“这一点,我的两名属下都能作证!而且,他们都被吓得跪地求叶文昊放过他们!”

    “等到地方后,你们两人分别对吕主任的两名属下进行审讯,核实情况汇报里的内容,我负责与其他部门核实其他情况。”听完吕沧海的话,邢风做出安排。

    “是,邢长老!”

    跟随邢风前来的两名炎黄组织成员第一时间领命。

    “呼~”

    眼看邢风暂时相信了自己所说,吕沧海心中松了口气,心中却是明白,其他几个部门的汇报是以案发后为主不说,而且基于刚才那份情况汇报的基础上,不可能暴露什么。

    如此一来,只要他的两名属下能够坚定不移地认准情况汇报属实的话,他和两名心腹手下不但可以逃避炎黄组织的处罚,而且还能将叶帆钉死!

    就在吕沧海暗自松气的同时,东海国际会议中心的一间豪华套房里。

    叶文昊负手而立,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黄浦江对面的外滩建筑群,怔怔出神。

    “虽然小帆因为关键时刻领悟《玄煞拳》的杀招‘煞气冲天’,杀死黄奇,让事情的发展脱离了白家人原来制定的轨道,但他们如今完全可以将计就计,根据现有情况对小帆进行栽赃,逼迫你出手营救小帆!”

    沙发上,从警局赶过来的楚姬,认真将事情理了一遍之后,若有所思道:“之前,你不但出手击毁了吕沧海的丹田,而且出言威胁关意。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果他们栽赃成功,你如果再要以强硬的姿态营救小帆的话,肯定会引得上面那些人不满,搞不好会断送你的仕途!”

    “我知道。”

    耳畔响起楚姬的话,叶文昊没有回头,而是依然望着东海的夜景,淡淡道:“当关意暴露我与小帆的关系时,我就猜到了这一切。”

    “那你?”

    楚姬闻言,脸色一变,她实在想不通,既然叶文昊早已料到了事情的发展轨迹,为何没有插手干预,而是任由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我没有去破坏、揭穿他们的阴谋,只是想借着这件事情告诉所有人,叶帆,是我叶文昊的儿子!”

    叶文昊再次开口,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如果有人想对我儿子欲加其罪、栽赃陷害,我不介意让那些人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