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79章 结果出现,事情没完
    第二天,天色未亮,东海市委办公楼的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包括关意在内的东海几大政界巨头和警方、武警和国安的一把手汇聚一堂,除此之外还有以邢风为首的炎黄组织成员。

    “抱歉,诸位,这么早将大家召集在这里。”

    安静的会议室里,身为炎黄组织长老的邢风,开口打破了会议室里的安静,话语虽带着歉意,可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看了心悸,“原本我打算将这个会放到天亮之后召开,但关书记告诉我,九点钟要在东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长江三角洲经济研讨会,所以只能将会议提前。”

    说到这里,邢风顿了一下,又道:“想必诸位已经知道,开这个会议是为了为昨天傍晚发生在翱翔山庄的恶性杀人案定案。下面,先由公安、武警和国安的同志汇报情况,之后我会代表炎黄组织做汇报,最后由我们在座的诸位举手表决案件结果。”

    话音落下,邢风将目光投向关意。

    “同志们,关于翱翔山庄恶性杀人一案的具体情况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我只说两点,第一,此次案件发生在东海,又恰逢十一国庆期间,我们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给国家和人民一个交代。第二,此次案件涉案人员大多为武者,主要由炎黄组织负责,我们各部门协助配合,但我在这里还是要强调一点,在协助调查、定案的过程中,我们的同志必须合法、合规!”

    说话间,关意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陈主任,你注意做好会议记录。下面,先由罗局长说一下警方的调查结果。”

    “各位领导、同志们,昨天傍晚,翱翔山庄恶性杀人案发生后,警方第一时间前往翱翔山庄·与武警、国安的同志一同携手控制了案发现场,抓捕了涉案人员,并按照职责分工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取证调查,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了审讯·具体汇报如下。”

    罗局长不紧不慢地汇报道:“第一,取证情况。根据我们对现场的取证,发现翱翔山庄的监控系统在昨天傍晚被人故意破坏,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监控录像。

    第二,抓捕情况。我们在兄弟单位的配合下,共计抓捕涉案嫌疑人28人,全部为东海帮成员·其中18人是司徒辰旗下一家保安公司的员工,实则为他的私人保镖,其余十人则是东海帮元老齐七的手下。

    第三笔录情况。翱翔山庄16号别墅幸存10名普通人·经东海武警总院鉴定,全部沦为植物人,无法做笔录,故而没有对他们做笔录。我们对抓捕的28名东海帮成员进行了审讯,根据他们的口供得知,东海帮元老齐七联合司徒浩天夺权,其中齐七派十名精锐手下突袭,控制了司徒辰18名保镖。

    除此之外,我们还对张军等十名接近案发现场的受害者进行审讯·根据他们的口供得知,东海帮元老齐七与司徒辰义子司徒浩天联手夺权,齐七要求他们在别墅门口站岗·防止任何人接近,结果被一名叫叶帆的青年砍断了手脚,其中四人因失血过多昏迷。

    第四·关于案发现场,也就是16号别墅里发生的事情,我们无法得到任何信息。

    以上便是我们对这次案件的调查结果,如有不对之处,请各位领导、同志指正批评。

    说话间,罗局长站起身,鞠躬示意·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关意,发现关意一脸满意后·悬挂的心悄然落下。

    而邢风则是微微眯起了眉头,他看得出来,关局长很聪明地对关键环节闭口不谈,让炎黄组织来当恶人。

    相比罗局长而言,国安王局长和武警张司令的汇报更为简练、圆滑,不但如同罗局长一样将烫手山芋丢给了炎黄组织,甚至开口闭口都是配合、协助。

    “下面,由我来汇报炎黄组织关于翱翔山庄恶性杀人案的调查结果……”

    眼看罗局长三人汇报完毕,邢风并未起身,只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情况汇报,对案情调查结果做了汇报,在汇报过程中并未提及叶文昊击毁吕沧海丹田一事。

    “邢长老,根据你刚才的汇报,司徒辰、费四和刘天军三人是被司徒浩天所杀,而叶帆赶到后杀死了司徒浩天、黄奇,并在搏杀过程中用伤害到了齐七等十名普通人,让他们沦为植物人,事后又拒绝炎黄组织的抓捕,暴力抗法——他的行为触犯了刑法并严重违反了炎黄组织的规定,对吗?”待邢风汇报结束后,罗局长开口道。

    “是的。”邢风面无表情地点头。

    “抱歉,邢长老,据我所知,炎黄组织东海地区负责人吕沧海在抓捕案犯叶帆的过程中,被案犯叶帆的父亲叶文昊及时赶到阻止,并被叶文昊出手打伤,废掉了一身怎么刚才您的汇报里没有显示?”罗局长问。!

    邢风闻言,眯起眼,冷冷地盯着罗局长:“罗局长,刚才你说你们警方对案发现场的情况一无所知,刚才又这般说,我很好奇,到底哪一个才是你们的调查结果?”

    “抱歉,邢长老,我刚才所说是听贵单位的人说的······”

    “你听谁说的?”邢风冷冷地打断罗局长的话。

    罗局长无言以对,面对邢风的怒意、寒意,有些发颤,他知道邢风虽然因为所有的证据指向叶帆,同意定罪叶帆,却不愿意去得罪叶文昊和叶家。

    不光是他,在场的其他人也明白了这一切,暗暗感叹姜还是老的辣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华夏官场之中能够让炎黄组织这般做的恐怕也只有叶文昊能够做到了!

    同时,他们也知道,邢风顾虑叶文昊的身份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考虑到叶文昊曾经和炎黄组织幕后掌权者‘炎,的渊源。

    “罗局长,我刚在会议前已经说了,我们调查过程中要合法、合规,你听说的事情怎么能拿到会议上讲?而且,你刚才的话等于在质疑炎黄组织的同志,这是不对的!”见邢风态度坚决,关意虽然有些失望,却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第一时间出来教训罗局长。

    “实在抱歉,邢长老,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我愿意为刚才的话接受组织的惩罚!”关意出来唱白脸,关局长连忙起身致歉。

    “我可代表不了组织。”

    邢风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关意,问:“关书记,刚才那些话,还要写到会议纪要里吗?”

    “当然不会,那只是罗局长道听途说,不是调查的结果。”关意干笑了一声,心中明白,邢风如此生气,完全是因为夹在中间难做人。

    七点钟,天色大亮,这个专题会议结束,会议决定将纪要上报上级有关部门,并由炎黄组织负责处理案犯叶帆。

    乘车离开市委大院后,邢风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稍作思索后,拿出手机拨通叶文昊的电话。

    “邢长老。”

    电话很快接通,电话那头的叶文昊率先开口,语气不再像昨日那般客气,似乎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文昊,刚才我以炎黄组织的名义组织召开了‘关于翱翔山庄恶性杀人案,的专题会议······”察觉到叶文昊语气的转变,邢风叹了口气,打算说出结果。

    然而——

    不等邢风说完,叶文昊便打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定案的结果是我儿子是杀人凶手。”

    “文昊,根据现场的证据和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吕沧海和其两名手下的指证,司徒浩天与黄奇两人确实死于你儿子手中······”邢风解释道。

    叶文昊再次打断邢风的话:“这一点我承认,可是这有个前提。他们逼迫我儿子现身,要置我儿子于死地,我儿子就算杀了他们,也是正当防卫,没有触犯法律和炎黄组织的规定。而且,我儿子在吕沧海三人抵达后,很明确地表示要配合接受他们调查,结果他们向我儿子出手。”

    “文昊,你应该知道,凡是案子必须讲证据。就算我相信你说的这一切也没用——没有任何证据你儿子是出于正当防卫,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儿子愿意配合接受炎黄组织的调查!”

    听完叶文昊的话,邢风再次叹了口气道:“文昊,你我虽然没有成为师兄弟,但也算相识一场。我没有在情况汇报中提到你出手击毁吕沧海丹田一事,这件事情我会私下里向‘炎,汇报,届时恐怕还需要你当面跟他老人家解释。另外,我也调查了吕沧海,会对他私自传授《炎黄拳》给他儿子及放纵他儿子为非作歹一事进行惩罚!”

    没有回答,叶文昊选择了沉默。

    “文昊,因为这起案件的特殊性,最终定案将由炎黄组织和其他几个部门协商过后再做定夺。在这期间,你儿子叶文昊将由我的人负责看管。”

    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邢风最后语气稍显严肃地提醒道:“我希望你不要凭借武力强行救你儿子——那将让你我都置于很尴尬的境地!”

    “邢长老,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让你难做,同样,炎那边我也会去解释!”

    叶文昊再次开口了,语气低沉,“我只有一个要求,在这起案子最终定案之前,不要让我儿子少一根头发!”

    “好。”

    邢风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明白:这件事情还没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