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90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十一点三十分的时候,在震耳欲聋的掌声中,一年一度妁江三角洲地区经济研讨会在东海国际会议中心落下帷幕,以关意和叶文昊为首的大佬们率先离开会场。

    心思早就不在会场的关意,第一个走出会场,快步走进了会场旁边的接待室。

    进入接待室,关意心中的好奇到了极限,那份好奇促使着他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了刑风的电话。

    电话过了足足十秒钟才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刑风的声音,语气极为不善:“关书记,会开完了?”

    “嗯,刚刚开完。”

    关意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会议开始后,我接到罗局长的短信,罗局长告诉我,你亲自前往东海医院带走了两名现场目击证人,并且抽走了两名负责会议安全的炎黄组织成员。刑长老,是不是案情又有了新的变故?”

    “变故谈不上,只是案情水落石出了。”刑风不冷不热道。

    “哦?”关意脸色微微一变,连忙问道:“怎么说?”

    “我带走的两名现场目击证人恢复了意识,并为本案录了口供。”

    刑风淡淡道:“根据两名现场目击证人提供的证词,翱翔山庄恶性杀人案死者司徒浩天与洪武门长老黄奇联合东海帮其他核心成员策划夺权,杀害司徒辰,并利用司徒辰、司徒若水两人将叶帆引到现场,试图打伤叶帆,将这一切栽赃到叶帆头上。”

    “叶帆临死反扑,利用正当防卫规则杀死司徒浩天与黄奇两人。炎黄组织东海负责人吕沧海因暗地里与司徒浩天勾结,率领两名心腹手下出现,在叶帆选择配合调查的情况下,欲要杀死叶帆灭口,被及时赶到的叶文昊阻止——关于这一点,两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成员供认不讳!”

    “咝~”

    听到刑风的话·关意虽然不知道那两名沦为植物人的现场目击证人为何突然醒了过来,但他知道案件的走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白家精心策划的阴谋不攻自破。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关意心中涌现出了几分不安。

    不安过后·关意定了定神道:“刑长老,据我所知,现场所有目击证人都遭到了伤害,失去了意识,沦为了植物人。你说那两名现场目击证人恢复了意识,并为本案作证,我个人认为·首先要确认他们的意识是否真的全部恢复清醒,才可以采纳他们提供的证词。”

    “这个不需要关书记操心,我的人在他们录口供之前·便为他们做了检查,他们不但完全恢复了意识,而且精神状态都不错,完全符合正常人标准。”

    刑风讥讽地笑道:“关书记,案件的真实情况与我们之前开会定的有很大的出入,你看是要重新开个会定案再上报,还是由我这边直接上报?”

    “上会讨论后再上报吧。”关意无力地给出答复,只觉得嘴巴有些发苦。

    虽然他知道,如果开会按照炎黄组织最新的调查结果定案上报的话·不但会洗刷叶文昊、叶帆父子身上的污点,证明两人没有违法、违规,相反还会让叶文昊在上面那些大佬心中加分——案子是炎黄组织自己调查清楚地·叶文昊自始至终没有因为儿子被陷害,而违法、违规地干预案件!

    而如果他拒绝再次开会定案的话,上面依旧会以炎黄组织的调查结果为主·到时候将会追究他和之前参会所有人员的责任,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现在让人发会议通知,希望关书记能够准时参加会议。”刑风有意无意地提醒道:“毕竟,会议的结果还需要关书记向某些人传达。”

    咯噔!

    或许是听出了刑风话中的弦外之音,关意心头没来由一震,尔后想说什么,却发现刑风已挂断了电话。

    “砰砰……”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关意依然沉浸在刑风刚才那番话带来的不安之中,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一动不动。

    嘎吱!

    随着一声轻响,白洛推门而入,见关意一脸凝重地站在那里,心中隐隐涌现出一股不好的直觉,顺手关上房门,结果因为力度太小,并未关上门,留下了一道缝隙。

    “关叔,怎么了?”

    没有注意到房门留下的缝隙,白洛快步走到关意身前,问道:“是不是翱翔山庄的案子出现变故了?”

    “嗯。”

    “叶家翻案了?”

    “嗯。”

    关意再次点了点头,尔后又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道:“不是叶家翻案,而是两名现场目击证人突然清醒了,为叶文昊和他的私生子作证,证明两人是清白的!”

    “什……什么?”

    愕然听到关意的话,白洛惊得脸色一变,“那些现场目击证人不是沦为植物人了吗?怎么可能突然之间醒过来作证??”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来。”关意皱着眉头,分析道:“但既然刑风这么说肯定是真的。”

    “那怎么办?”

    白洛脱口问道,身为本案仅有几个全部知情的人之一,他很清楚,因为叶帆杀死司徒浩天、黄奇两人,他们临时改变方案,将计就计,试图钉死叶帆故意杀人的罪行,逼得叶文昊违法、违规出手捞人,如今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们的计划将付之东流!

    这让他十分不甘心!

    在他看来,只要这次计划圆满实施,叶文昊便会彻底失去与他父亲白国涛竞争红色权力巅峰的机会!

    怎么办?

    “您好,叶省长,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就在白洛询问关意怎么办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动听的声音,一名来自南港的女记者大胆地拦住叶文昊的去路。

    面对女记者的无礼,叶文昊并未生气,而是有意无意地朝着接待室看了一眼,一眼便看到了关意和白洛两人,于是点了点头。

    “江南是华夏经济大省但这两年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您身为江南省长,主抓江南经济发展,请问您有什么计划吗?”女记者问道。

    “如你所说自上世纪后期开始,江南便成为华夏经济大省。如今,江南的经济发展遇到了瓶颈,我个人认为应该脚踏实地的发展经济,而不是为了短期的经济效应,走一些所谓的捷径。”

    叶文昊不紧不慢道:“就如同我们做事一样,成功没有捷径。那些所谓的捷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邪道、歪道就算获得暂时的成功,最终也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付出惨痛的代价!”

    话音落下叶文昊有意地将目光投向了接待室。

    下一刻。

    他的和关意、白洛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激起一道无形的火花。

    一眼过后,叶文昊收回目光,对着女记者微微一笑,大步离开。

    与此同时,关意和白洛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均是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情绪:惊慌!

    “小洛,我去出席新闻发布会,你先将案情的最新进展告诉白书记。”透过缝隙看到叶文昊离开后,关意做出安排,然后不等白洛回话便走出了接待室。

    目送着关意离开,白洛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拨通父亲白国涛的电话。

    “有事吗?”

    电话接通白国涛率先开口,语气稍显不满,他不止一次跟白洛说过,非特殊情况不要给他打电话。

    “爸,叶家翻案了!”白洛有些郁闷道。

    “翻案了?”

    白国涛一怔,他虽然身在南岭,但对翱翔山庄的案情进展情况了如指掌根本没有听说翻案的消息。

    “嗯,翻案了……”

    白洛连忙将刚才关意所说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国涛,不敢有任何保留。

    电话那头,听完儿子的叙述,白国涛的眉头瞬间拧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川字状,表情相当凝重。

    “对了,爸,刚才叶文昊看到我和关叔,借着接受记者采访的机会,有意无意地提醒我们要付出惨痛代价!”

    见白国涛沉默,白洛想到刚才叶文昊有意无意地警告,有些恼火道:“就算翻案了,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吧?毕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跟此案有关联。”

    “你是白痴么?”

    白国涛原本在想这件事情怎么该如何收场才能将影响降到最低,突然听到白洛自以为是的话语,当下气得教训了起来。

    “爸,你……”

    白洛愣住了,一方面是因为察觉到了白国涛滔天的怒意,另一方面则是他想不通自己哪点说错了。

    “的确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跟此案有关系,但一些人对这件事情心如明镜。可以说,这件事情到中期已经由阴谋变成了阳谋,我们等于绑架了炎黄组织,让炎黄组织当恶人逼得叶文昊违法、违规—炎黄组织为了维护权威,必须被我们牵着鼻子走!”

    白国涛眸子里精光闪烁,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担忧,“如果叶文昊中了我们的圈套栽了,炎黄组织就算知道我们阴了他们,也多半不会说什么。而如今,叶文昊非但没栽,而且还跟他那个私生子一同洗刷了污点!如此一来,叶家不会善罢甘休,而炎黄组织也绝对不介意落井下石,报一箭之仇!”

    “呃……”

    听到白国涛揭秘,白洛吓得目瞪口呆。

    身为白家大少,他很清楚,如果只是面对叶家的怒火,如今的白家并不惧,但如果叶家与炎黄组织联手的话,白家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白洛终于明白了叶文昊话中所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