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193章 贼心不死,大幕拉开
    嗯?!

    电话那头,白洛隐约听到了林天意保镖的汇报,先是一怔,尔后又释然了——叶家阵营,既然连关意这个白家阵营的副旗手都动了,动南青洪实在太正常了!

    “白······白少,炎黄组织联合警方对南青洪动手了,怎么办?”

    就在白洛想通的同时,林天意从震惊中回过神,见通话尚未结束,连忙向白洛求救。

    话音落下,他那张原本阴沉的脸上充斥着担忧和希冀,那感觉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林天意,当狗就要有狗的觉悟。”

    白洛冷冷撂下一句话,宛如一盆冰水浇在了林天意心中,浇灭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

    “呃……”

    林天意无言以对,他知道自己和整个南青洪被白家抛弃了不说,身为弃子的他,如果被带走,还必须像处女夹腿那样将自己的嘴巴夹得紧紧的!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林天意没有再去祈求白洛的施恩——如果换做他站在白洛的位置,也绝不会施恩。

    此时此刻,祈求会比妓女的贞操还要廉价!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林天意像是瞬间被抽光了力气,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保镖见状,忍不住道:“林爷……”

    “出去。”

    林天意打断了保镖的话,不再像以往那般毋庸置疑,而是有力无气。、

    保镖闻言,没敢再废话,快步退出了书房。

    “啪——”

    当保镖离开书房后,林天意点燃了一支雪茄。

    因为练武的缘故,他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有遇到棘手事情时,才会吸烟·一方面通过这种方式解压,一方面则是让尼古丁刺激脑细胞,让大脑运转更快一些,以便于想出应对之策。

    一直以来·林天意屡试不爽——很多棘手问题,都是他一边吸烟一边想出应对之策的。

    只是——

    这一次,这个一度让林天意钟爱的办法失效了。

    他足足吸了三根雪茄,依然是一头浆糊,根本无法想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在他看来,就算凭借美洲联盟公民和外企负责人的身份,让华夏组织、警方投鼠忌器·不敢对他做什么,青洪组织总部也不会放过他!

    一方面,这次计划的失败·将意味着南青洪承受叶家的怒火,在华夏境内遭遇前所有的打击!

    更为重要的是,他好不容易搭上白家这条线,却因为这件事情又断了!

    这等于将青洪组织背后那位掌权者交给他的事情全部办砸了!

    “叮铃铃——”

    稍后,就在林天意宛如四处乱撞的苍蝇毫无头绪的时候,书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那刺耳的铃声,宛如来自地狱的诅咒,吓得林天意浑身一震!

    他扭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赫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吓得手一抖,直接抖掉了手中尚未燃尽的雪茄。

    “呼~呼,

    没有考虑雪茄是否会烧坏价值昂贵的纯红木书桌,林天意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表情阴晴不定,似乎在斟酌是否要接这个电话。

    一直以来,林天意都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两秒钟后,他做出决定,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费廉少爷。”

    “我刚刚听说司徒辰死了,长江三角洲地区地下世界大乱——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向上面汇报?”电话那头,身在青洪总部的陈费廉冷声质问道。

    作为全球最大的地下世界组织之一·青洪组织的管理借鉴了曾经国家时代山口组的管理模式,属于单线联系·所有信息都是由全球六大分部上报给总部,总部汇总信息,做出部署。

    当然,这是理论上。

    事实上,青洪组织幕后那位掌权者,为了以防欺下瞒上、自立山头,还在各大分部安插着总部的人,负责监控各分部。

    因为司徒辰被杀一事保密不错,直到昨晚东海地区发生流.血事件才传开,青洪总部安插在华夏的成员今天才得知消息,以至于刚才才上报到陈费廉那里。

    咯噔!

    面对陈费廉的质问,林天意心头一震,不知该如何回答。

    “林天意,你耳朵聋了?”陈费廉的火气上来了,以至于完全不顾林天意身为分部老大的身份,直接呵斥了起来。

    “费廉少爷,司徒辰是被我用阴谋诡计整死的。”林天意似乎知道躲不过去,稍作沉吟,便开口了,打算先报喜,后报忧。

    “哦?”陈费廉闻言,多少有些惊讶,“怎么说?”

    “事情是这样的……”

    林天意整理了一番说辞,打算将自己与白家合作设计陷害叶帆与叶文昊两人的事情告诉陈费廉。

    然而——

    当林天意说出叶帆是叶文昊的私生子后,电话那头的陈费廉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你······你说那个叶帆是叶文昊的私生子,而且是楚姬的外甥??”

    “是的,费廉少爷。”

    虽然好奇陈费廉为何会如此激动,但林天意识趣地-有多问,只是如实地回答。!

    “嘿,真没想到,原来叶文昊和那个贱人还有儿子!”

    得到林天意的确认,陈费廉冷笑了起来,尔后又问道:“你刚才说,那个叫叶帆的家伙,只有媲美先天入门的实力,却拽得不可一世?”

    “是的,费廉少爷。

    通过他连续斩杀我们南青洪成员的所作所为,我判断出了这一点,所以又利用叶文昊对他很重视这一点,布下局,试图让那小子大开杀戒,然后逼得叶文昊违背规则、法律出手捞人,失去冲击红色权力巅峰的机会。”听到陈费廉的话,林天意明白陈费廉知道叶帆的生世,却依旧没有多问,只是回答。

    “然后呢?”陈费廉非但不再呵斥林天意·反倒是来了兴致。

    察觉到陈费廉的态度转变,林天意心中一动,似乎发现了一线生机,不再隐瞒·连忙将后续的事情发展告诉了陈费廉。

    “费廉少爷,人算不如天算,我和白家都没有想到,那些心神受创的普通人竟然会清醒过来。”

    虽然发现了一线生机,但汇报完毕后,林天意还是有些紧张,紧张之余·连忙负荆请罪道:“当然,这不是我推卸责任的理由——我愿意为此事负责,心甘情愿承受总部的惩罚!”

    “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出乎林天意预料的是·听完所有汇报后,陈费廉没有大动肝火,而是若有所思道:“这次白家恐怕要元气大伤了。”

    没敢接话,林天意夹紧嘴巴,满脸紧张。

    “林天意,我父亲目前正在闭关,所有事务暂时由我处理。”

    感叹完毕后,陈费廉想了想道:“原本,按照你刚才所说·因为你私做主张贸然行动,不但让南青洪步入万劫不复之地,而且还让青洪失去了联手白家的机会·应当处死!”

    “费廉少爷说得对,我罪该万死!”林天意闻言,心中一喜·深知自己逃过一劫,连忙借坡下驴。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的计划失败却也算不上你的错。”

    果不其然,陈费廉话锋一转,道:“而且,你发现那小子是叶文昊这个信息很重要·所以,暂时饶你一命·看你今后表现。”

    “多谢费廉少爷网开一面!”

    林天意放下心来,连忙道谢,尔后又请示道:“费廉少爷,接下来我这边该怎么做?”

    “按兵不动。”

    陈费廉眸子里精光闪烁,“你是美洲联盟公民,又是知名外企代表,在华夏的档案比处女的鲜血还干净,而且台岛是特区,就算炎黄组织和警方带走你,也不敢对你强行做什么,最终会放你。如此一来,你大可不必担心,只需要静观事态发展便好,等到这次风波过后,再悄然恢复元气。”

    “是,费廉少爷!”

    听到陈费廉的话,林天意的心直接落到了肚子里,长长松了口气。

    电话那头,陈费廉则没有再废话,直接结束了通话。

    “要不要在父亲出关之前潜入华夏,一巴掌将叶文昊和那个贱人生的废物拍死,给父亲一个惊喜?”

    挂断电话后,陈费廉回想着刚才林天意所说,来回踱步思索着,忍不住喃喃道:“还是算了,那个废物太弱小了,杀他简直是脏我的手。何况,杀了他,他的作用就大大降低了,还是让他慢慢祸害叶文昊和整个叶家吧!”

    做出决定后,陈费廉忍不住笑了,他似乎能够遇见将这一切告诉他父亲后的情形!

    华夏,南岭。

    身为白家第三代接班人的白国涛接到了一个电话。

    “国涛,因为你的冒失,这次我们损失极为惨重,除了关意外,南边和南青洪有瓜葛那三人也要遭殃。”

    电话接通,身在紫禁城红墙某座办公别墅里的白家家主白远率先开口道:“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还因此的罪了炎黄组织那位,那位今后恐怕要站在叶家那边了。”

    “对不起,爸,是我太心急了,我不应该急于求成。”

    白国涛主动认错,眉目之间写满了懊悔,“我既然看准了叶文昊的软肋,就不该心急,应该冷眼旁观,坐等叶文昊悲剧——按照叶家那个野种的行事风格,迟早会捅出大篓子,连累叶文昊和整个叶家。”

    “唉,事情既然发生了,就不要内疚了。”

    白远叹了口气,话锋一转道:“如你所说,我们虽然这次损失惨重,元气大伤,但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可以肯定叶文昊会为了那个野种不惜一切代价!接下来,我们只要静静等着,等着叶家那个野种一只老鼠坏一锅汤!”

    “嗯,只要那个野种将叶文昊,让叶家内讧,我们便可以连本带利赢回来!!”白国涛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信誓旦旦道。

    白远闻言,充满期待。

    褚玄机笑而不语。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