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94章 笑话?荣耀!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秋雨停了下来,闻名东海的翱翔山庄灯火通明,1号别墅的大院被搭建成了灵棚,司徒辰、费四和刘天军三人的尸体经过清洗、化妆后,西装革履地躺在灵棚里的三副水晶棺材当中。

    棺材前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桌,桌上摆着三人的遗像,司徒辰位于中间,费四和刘天军两人在其左右。

    遗像前,摆着一个香炉,里面了上百支香,烟雾弥漫。

    司徒若水披麻戴孝,跪在司徒辰的遗像前,目光呆涩地望着司徒辰的遗像,一动不动。

    借着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张精致的瓷娃娃脸上挂满了泪痕,眼睛哭得泛红,眼圈肿得跟熊猫眼一般。

    她已经哭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了。

    尽管如此,泪水依旧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不断地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沿着那精致的脸蛋,缓缓滑落。

    那伤心欲绝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疼。

    “若水,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伤心了,身体要紧。”司徒若水身旁,苏琉璃见司徒若水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忍不住再次出言安抚。

    她是下午来到翱翔山庄,得知司徒若水的遭遇的。

    从下午到现在,她已经出言安抚司徒若水不下二十次了,可是司徒若水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不但没有停止哭泣,甚至都没有搭理她。

    这次也是一样。

    司徒若水像是没有听到苏琉璃的话一般,一脸无动于衷,任由泪水滑落。

    苏琉璃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试图再说什么,却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扭头一看,赫然发现叶帆掀开灵棚的门帘,走了进来。

    “若水已经哭了这么久了,再哭下去无论心理还是身体都会受不了的,你想办法劝劝她吧。”苏琉璃站起身,满是焦急地压低声音,对叶帆道。

    没有回答,叶帆将目光投向了司徒若水那弱小的娇躯,心中隐隐作痛。

    因为从小身为孤儿的缘故,叶帆能够体会司徒若水的心情。

    在他看来,司徒若水小时候便失去了母亲,和司徒辰相依为命,虽然司徒辰因为事务繁忙,很少照顾她,可司徒辰在司徒若水心中的地位是外人无法替代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司徒辰突然抛下司徒若水而去,这对司徒若水的打击可想而知?

    “她心里难受,哭出来应该会好受些。”叶帆将目光从司徒若水的身上收回,轻声对苏琉璃道。

    “可是……”

    苏琉璃本想说什么,但见叶帆一脸坚定,又放弃了劝说叶帆的念头,想了想道:“好吧。我留下来陪她,顺便念经文超度司徒叔。”

    “好,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叶帆点了点头,转身走出灵棚。

    灵棚外,四名衣服被打湿的大汉,见叶帆走出灵棚,第一时间鞠躬。

    “你们守了一天了,轮换着吃点东西吧。”叶帆看到大汉的衣服全部湿透了,提议道。

    “叶先生,我们没事。”为首一名大汉开口了,表情悲伤,声音嘶哑。

    其他三人闻言,也是红着眼,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叶帆见状,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司徒辰和东海帮的元老死后,东海帮四分五裂,底下那些核心成员为了争夺地盘,打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来看望死去的司徒辰,反倒是司徒辰在商界的一些朋友,先后赶到翱翔山庄为司徒辰上香。

    至于司徒辰在政界那些朋友,则因为东海体制内的风暴,有心无力,不要说前来看望,连花圈都没敢送。

    而此时负责守灵的四名大汉,他们都是费四的手下,负责司徒家的安保工作,算得上司徒辰和费四的绝对心腹。

    除了他们四人外,还有十二名司徒家保镖,分别守在1号别墅和山庄门口。

    “人是铁,饭是钢,该吃还得吃。”

    叶帆轻轻叹了口气,道:“通知其他人,对半轮换着吃饭,另外,换身衣服,别染了寒气,后天还要靠你们为司徒叔三人送行。”

    听到叶帆后半句话,四名大汉纷纷含着泪,咬着唇,握着拳,默不作声。

    “去吧。”叶帆上前,轻轻拍了怕为首大汉的肩膀。

    “是,叶先生!”

    为首大汉红着眼,鞠躬领命,然后按照叶帆的指示,下达轮换吃饭、换衣服的命令。

    叶帆见状,没再多说什么,径直朝着主建筑走去。

    当叶帆抵达主建筑大厅的时候,赫然看到楚姬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今晚的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身穿钟爱的红色披风,而是换了一件黑色披风,给人的感觉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严肃。

    “你怎么来了?”

    看到一身黑色打扮的楚姬,叶帆深知楚姬为了尊重司徒辰特地换了衣服。

    “过来看看。”

    楚姬道:“本来你爸也要过来看看你,但又觉得场合不太好,就直接回杭湖了,让你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去找他。”

    “知道了。”叶帆点了点头。

    “昨天和今天,叶家与炎黄组织联手施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掉了白家阵营近十人,白家阵营的副旗手关意失去向上的空间不说,下月将被调离东海,调到一个养老的机构。可以说,这一次,白家那边偷鸡不成蚀把米,损失惨重。”

    楚姬想了想,将事情的最新进展告诉叶帆,“除此之外,炎黄组织还联合警方对南青洪在南边几个省的势力进行了秘密突袭,抓走了南青洪各地区的负责人。台岛那边,炎黄组织以调查的名义分别进入洪武门和南青洪总部,分别带走了南青洪掌权者林天意和洪武门掌门。”

    “不过,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两人参与这件事情,炎黄组织也没法对两人做什么。尤其是林天意,他是美洲联盟公民,而且是青洪集团华夏地区的负责人,头上有各种头衔,唯独没有在华夏境界违法的罪证,档案十分干净,估计炎黄组织前脚抓人,他的律师后脚就会上告,炎黄组织只能放人。”楚姬又补充道。

    “嘎嘣——”

    耳畔响起楚姬的话,叶帆脑海里浮现出司徒若水楚楚可怜的模样,气得双拳紧握,脆响不断传出。

    “小帆,你不能冲动……”眼看叶帆一脸怒意,楚姬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忍不住出言提醒。

    只是,不等她将话说完,便被叶帆打断:“南青洪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我,想置我于死地不说,还杀了司徒叔,陷害我爸,罪不可恕——我要让南青洪从华夏消失!”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能冲动。”

    感受着叶帆身上的疯狂杀意,楚姬深知叶帆是铁了心要灭掉南青洪,再次提醒道:“你可以对付南青洪,但必须在法律和规则允许的范围内!”

    “法律!规则!”

    叶帆的脸色有些难看,自从下山后,他一直去努力尝试遵循这些,可是每次都被人用法律和规则仗势欺人,这让他憋了一肚子火。

    “小帆,就算你践踏法律、无视规则,用过激的手段灭了南青洪后,可以凭借一些资本免受制裁,但你会连累你父亲的。”楚姬提醒道。

    唰!

    叶帆脸色微微一变。

    “你应该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你可以修复司徒若水和金野两人受损的心神,让他们恢复意识,为你作证,你父亲会因为救你而断送仕途!”楚姬又道。

    “可以让他不插手,我自己解决。”叶帆皱了皱眉。

    “你觉得可能么?”

    楚姬叹气,“就算你告诉他,你有资本免受法律制裁,可你觉得当你出事后,他会选择袖手旁观么?”

    不会!

    叶帆心中当下涌现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会竭尽所能地帮你、救你。”

    楚姬自问自答道:“这不但会让他断送仕途,还会遭受叶家其他成员的质疑、谴责甚至是排挤,从而引起叶家内讧!而这,是白家最乐意看到的局面!”

    再次听到楚姬的话,叶帆沉默了,他对叶家没有任何感情,甚至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他不在意叶家是繁荣还是陨落,但……他不能连累叶文昊!

    他不想,也不会再让叶文昊冒着断送仕途的风险去帮助自己!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你已经学会了遵守法律和规则,也开始尝试利用法律和规则去对付敌人。”

    见叶帆沉默不语,楚姬看得出叶帆心中不想连累叶文昊,于是循序渐进地引导道:“你可以利用法律和规则去消灭南青洪,甚至可以帮助你父亲对付白家!”

    没有回答,叶帆眼眸之中的杀机渐渐消散,眉头微微挑起,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楚姬没有画蛇添足地再说什么,而是让叶帆自行消化她刚才的话。

    “谢谢你,小姨。”良久过后,叶帆从思索中回过神,彻底恢复了冷静,“我知道怎么做了。”

    小姨。

    听到这两个字,楚姬心头微微一颤,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不知道叶帆什么时候才会真正的蜕变,但她相信,真正蜕变过后的叶帆,绝对不会成为叶文昊的拖油瓶,而是会成为叶文昊的骄傲,给那些看笑话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叶文昊会因小帆登顶,叶家会因小帆而荣耀!”

    欣慰过后,楚姬的耳畔回荡起了褚玄机的话,脸上不禁流露出了深深的期待。

    她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