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198章 投名状,马前卒
    同意潘珏铭的请求后,叶帆没再说什么,率先朝着楼梯口走去,潘珏铭见状,连忙跟上。

    潘珏铭该如何向叶帆解释?

    望着两人上楼的背影,不但麻六等八名东海帮中层成员,就连金野也是微微有些好奇。

    直到叶帆与潘珏铭的身影消失,众人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们明白一点:如果潘珏铭无法给叶帆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要说继续呆在东海帮,能否保住性命都是个问题!

    尚且连外人都知道这一切,何况潘珏铭本人?

    尽管知道这一切,但潘珏铭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有的只是决然,他的步伐异常坚定。

    很快,潘珏铭跟着叶帆来到了二楼的阳台,一眼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1号别墅。

    晚风吹过,潘珏铭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叶先生,您刚才说看过我的资料,是全部资料还是进入东海帮之后?”

    耳畔响起潘珏铭的话,叶帆多少有些惊讶——他以为潘珏铭会迫不及待地做出解释。

    惊讶过后,叶帆扭头看向刻意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潘珏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面孔,只是那张面孔上流露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这个发现,几乎让叶帆可以肯定,潘珏铭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于是道:“以进入东海帮之后为主,前面都是一笔带过。”

    “在向叶先生做出解释之前,我想先说说我进入东海帮之前的故事,希望叶先生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潘珏铭扭头看向叶帆,目光中没有恳求,有的只是敬意。

    “好。”叶帆心中多少也有些好奇潘珏铭的故事,为此点了点头。

    “我出身在燕京,祖上三辈都是经商的。我们潘家曾经是京城有名的商家之一,上世纪那场战争和后来的内战,波及到我的家族,家族财产被掠夺了不少。后来。新中国成立,我的家族凭借底子厚、人脉广,渐渐恢复了元气,有重塑繁荣的趋势。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后来那场浩劫,我的家族被敌对家族暗算,扣上了反.动.派的帽子,家族的财富几乎被洗劫一空不说,除了小孩子外。几乎所有人都遭受了批斗。”

    潘珏铭望着远方的东方明珠塔,表情有些恍惚,似乎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之中,“那场浩劫,让我的家族近乎陨落,接近一半的人死在了那几年。后来,浩劫结束后,我爷爷本想利用曾经的人脉东山再起,但和建国后不同,那些曾经巴结我们潘家。与我们潘家有商业来往的人,全部将我们潘家当成扫把星,不要说给予帮助,就连正常的交集都不愿意。尚且连商人都如此,那些曾跟我们潘家有关系的政客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们和我们潘家没有任何关系。”

    “我爷爷原本就因为那场浩劫丢掉了大半条命,遭遇这一切后,直接被气死了。我们潘家四五分裂,我爸临危受命。接过家主之位。

    我爸从小受到熏陶,很有经商头脑,熬过起初的几年后,便凭借那十几年不断变化的政策。抢得先机,再次令得我的家族崛起。等到前几年的时候,我们潘家在燕京虽然不在商业家族第一梯队,但也是数得上的,而且在政界关系网不俗。”

    “就在我们潘家上下以为可以凭借政界的关系网,跻身燕京乃至华夏一流商业家族的时候。噩梦再次降临,我们潘家依靠的大树倒了,再次被殃及鱼池,其后果完全不亚于上世纪那场浩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眼圈隐隐有些泛红,眸子里闪烁着愤怒而仇恨的光芒,“我爸、我叔和我姑全部被抓进了监狱,我们潘家的产业像一块蛋糕,在短短时间内被瓜分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资产。”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声音也有些颤抖。

    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一支,先递给了叶帆。

    叶帆并没有吸烟的习惯,但此时听完潘珏铭之前的叙述,深深感受到了潘珏铭心中的悲愤与恨意,稍作犹豫,便接过了潘珏铭手中的香烟,任由潘珏铭为他点着。

    “根据资料里显示,你卖掉了房产,到东海帮的赌场里赌博挥霍,还成天玩女人,最后输光所有钱,要在赌场里自杀,被赌场工作人员阻止,有幸遇到司徒叔,被司徒淑挽救。”

    轻轻吸了一口香烟,叶帆回想着潘珏铭的资料,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潘家遭遇第三次打击的时候,选择破罐子破摔的吧?”

    “是,也不是。”

    潘珏铭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深吸一口香烟,道:“我是潘家这一代的长子,当灾难再次降临之后,我虽然埋怨贼老天不长眼,却逼迫自己接受了这一切,并未自暴自弃,而是打算如同当年我父亲一样,挑起这个家的大梁。”

    说到这里,潘珏铭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吸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似乎他想用尼古丁麻痹内心那份深入灵魂的疼痛。

    很快的,一支香烟燃尽,他又点燃第二支香烟,狠狠吸了两口后,才声音嘶哑地道:“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彻底将我内心最后的坚持击垮。”

    “什么?”

    “一个口口声声说爱我,愿意一辈子陪伴我不离不弃,发誓愿意为我去死的女人,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和我的仇人上了床,被我捉奸在场。”

    说到这里,噩梦般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潘珏铭的脑海,他的双眼彻底红了,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身子也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她的家境虽然不错,但在紫禁城,最多只能算作一般。原本,我以为她是被我的仇人用卑鄙手段强行占有了,于是,愤怒中的我打算杀了那个王八蛋。结果。就当我冲到床边的时候,那个女人用一种看乞丐的目光看着我,质问我要做什么。”

    “那一刻,我直接愣在了原地。茫然地看着那个女人。她在我仇人满是嘲讽的笑容中,用一种看垃圾的目光看着我,对我说:从今往后,她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让我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不要幻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

    呵呵……要知道,在我们潘家遭遇噩梦之前,她家的情况不及我家百分之一!!”

    说着,说着,潘珏铭笑了,笑容之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似乎在嘲讽那个女人,更像是在嘲讽自己,“说实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那高高在上的表情和充满鄙夷的目光。那一幕。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一下插入了我的心窝,将我心中最后一丝坚持戳得支离破碎。”

    “为了那种女人不值得。”

    叶帆无法体会潘珏铭当时的痛苦,但他知道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多少有点为潘珏铭觉得惋惜。

    “是不值得,但当时的我还无法理解,我完全被愤怒冲昏头脑,试图杀了那对奸夫淫.妇,结果被那个仇人的手下像是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说完痛苦的回忆,潘珏铭的表情逐渐地恢复了正常。语速也变得缓慢了起来,“那件事之后,我认命了,我将家中为数不多的资产留给了我的弟弟妹妹。然后如您所看到的资料里显示的一样,卖掉了我在燕京的别墅,到东海赌场赌博、玩女人,最后输光得一干二净,自杀的时候,被赌场的工作人员阻止。然后遇到了司徒先生。”

    “当时,司徒先生对我说了一句话: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条,如果你真的想死,不要死在我这里;如果你想继续像个人一样活着,我给你一次机会。”

    提起司徒辰,潘珏铭一脸悲伤,悲伤之余还隐藏着深深的感激,“因为司徒叔那句话,我加入了东海帮,帮助司徒先生打理赌场,一直到司徒先生遇害。”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这些似乎跟你幕后策动东海帮自相残杀无关。”叶帆不解地看着潘珏铭。

    潘珏铭毫无畏惧地迎上叶帆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我是故意的!”

    “故意的?”叶帆稍显疑惑。

    “是的!”

    潘珏铭一脸诚恳地道:“我通过一些特殊渠道,得知翱翔山庄的案件翻案了,从而推断出局势,判断叶家肯定会采取报复,但却没有很好的借口,于是便策动了东海帮的自相残杀!而东海国际会议中心楼下的枪战,也是我一手策划的!”

    叶帆脸色微微一变!

    “我想给叶家阵营一个最快出手的借口,然后趁机在乱中掌控东海地下世界,给您一份投名状!”潘珏铭缓缓道出自己的目的,说到最后,表情有些激动。

    叶帆从惊愕中回过神,瞬间猜到了潘珏铭的用意:“你想借助我,或者说叶家助你再次让潘家崛起?”

    “不!”潘珏铭摇了摇头,一脸恨意道:“我只想借助您和您背后的势力报仇!”

    “报仇?”

    “在我进入东海帮的第二年,司徒叔曾告诉我,我们潘家那棵大树会倒,是被白家暗中阴了一把,而我的家族之所以会受到牵连,是被那个仇人所在的家族暗中推波助澜!”潘珏铭咬牙切齿道,那感觉如果那个曾经上了他女人的仇人出现,便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原来如此。”叶帆恍然大悟。

    “砰——”

    下一刻。

    不等叶帆开口,潘珏铭突然双膝一弯,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夜幕下,他仰着头,满是敬畏地看着叶帆,一字一句道:“叶先生,原本我想在乱中控制东海地下世界,证明我的能力,给您一份投名状!如今,您插手了,我没法给您立投名状了,但只要您认可我的能力,同意帮我报仇,我愿意当您的一条狗,您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你先起来。”叶帆皱眉道。

    潘珏铭不为所动,只是一脸执着地看着叶帆。

    “我可以帮你复仇,但我不需要狗。”

    叶帆见状,不再强求,而是看着灯火通明的1号别墅,一脸寒意道:“如果你相信我能办到,就当我的马前卒,帮我将南青洪从华夏抹去,祭奠司徒叔在天之灵!!”

    ……

    ……

    PS:理小提纲耗费了太多脑细胞,脑袋疼得厉害,今晚就一更了。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