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00章 情难割舍
    福寿园位于东海青浦城南,陵区集塔、亭、楼、壁、墓树草坪葬于一体,传统的古典建筑、优美的庭院景色,独特的人文景观以及风格迥异的艺术碑雕,使整个陵园气势恢宏、风范典雅。

    身为长江三角洲地区曾经的地下世界教父,司徒辰生前和所有道上的人一样,知道自己踏入了一条不归路,一只脚在监狱,一只脚在地狱,故而早早地为自己在东海福寿园购买了一块风水极佳的墓地。

    那块墓地,和司徒辰妻子的墓地紧挨着。

    十一点的时候,司徒辰的葬礼结束,客人们相继离去,潘珏铭、金野两人率领东海帮众成员在墓地后方的广场等待,除此之外,还有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两人,而楚姬则因为燕京那边有事要处理,追悼会结束后,便直接离开了。

    “司徒叔,请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若水的。”

    墓碑前,叶帆望着司徒辰的遗像,一字一句道:“同样,我不会让您的心血毁于一旦,我会壮大东海帮,将南青洪赶出华夏,用林天意的人头来祭奠您的在天之灵!”

    话音落下,叶帆对着司徒辰的墓碑深深鞠了三躬。

    做完这一切,他扭头看了一眼司徒若水,发现司徒若水依旧泪水模糊地看着司徒辰的遗像,于是走过去,轻轻叹了口气道:“若水,我们走吧。”

    “嗯。”

    司徒若水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走到墓碑前,伸出双手,紧紧地将墓碑搂入怀中,一边任由泪水滑落,一边声音嘶哑道:“爸爸,你一直说你忙,没时间陪我和妈妈。现在,你可以一直陪着妈妈了。

    说到这里·司徒若水泪流满面,不过她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而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爸爸·你和妈妈放心哦,若水会坚强的,真的会坚强的……”

    不知道为何,听到司徒若水的话,望着司徒若水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叶帆只觉得有些心疼,他默不作声地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司徒若水的肩膀,然后在司徒若水悲伤而不舍的表情中,搂着司徒若水的肩膀·离开墓地。

    尽管司徒若说之前在墓碑前对司徒辰说,会坚强,可是在离开的时候,还是以泪洗面。

    叶帆见状,想安抚,却有心无力。

    曾经身为孤儿的他,比绝大多数人更清楚,亲情对一个人的意义!

    若不是如此,亲情二字也不会成为他的心结·让他迟迟无法突破先天入门境。

    几分钟后,就当叶帆搂着司徒若水的肩膀即将离开墓地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嗯?

    叶帆身子瞬间紧绷·尔后心神一动,赫然感应到是一只野兔。

    前方几米的草丛里,那只灰色的野兔似乎感受到了叶帆身上突然涌现出的强大气息·吓得趴在地上,两只耳朵耷拉着,身子颤抖不止。

    看到这一幕,司徒若水擦了擦眼泪,轻声道:“小兔兔不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唰!

    随着司徒若水的话音落下,那只原本吓得直哆嗦的野兔·陡然竖起耳朵,纵身一跃·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大哥哥,它好像能听懂我的话。”

    这个小插曲让司徒若水心中的悲伤减轻了一些,她眨巴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看着野兔离去的方向,喃喃问道。

    “是的,它能够听懂你的话,因为你是先天术士。”叶帆见司徒若水被转移注意力,脸上的悲伤情绪减轻,心中一动道。

    “呃……”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司徒若水像是听到了天书一般,呆呆地问:“先天术士是什么?”

    “唔······术士就是和武者差不多,都是修炼者。”叶帆解释道:“只不过,武者注重修炼身体,而术士注重修炼心神,或者说心灵。”

    “啊——”

    司徒若水惊得张大嘴巴,瞪圆眼睛,满是呆涩地问:“我····…我怎么可能成为修炼者?”

    “是这样的……”

    见司徒若水一脸好奇,叶帆心中一动,深知这是转移司徒若水注意力,让司徒若水减轻悲伤的最佳机会,索性站在原地,将司徒若水如何变成先天术士的过程一一说了出来。

    “我是意念之体?而且还是先天术士?”听完叶帆的叙述,司徒若水喃喃自语地重复着,似乎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嗯。”

    “大哥哥,意念之体是什么?”见叶帆点头,司徒若水又问道,对她而言,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一种难得一见的特殊体质,心神天生就强大,一旦遇到合适契机,激发便拥有强大的意念力,是天生的术士。”叶帆解释道。

    “大哥哥,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武者分为后天和先天,先天武者要比后天武者更加厉害,对吧司徒若水仿佛彻底恢复了话唠的原形,又问道。!

    “嗯。”

    “那先天术士肯定比后天术士厉害喽?”

    “嗯。”

    “那也就是说,我比大哥哥还要厉害喔?”司徒若水突然想起叶帆之前是后天大圆满武者,心中一动,满是惊喜地问。

    “大哥哥,我真的比你厉害啊?那我岂不成了武学界的buq?”

    见叶帆沉默,司徒若水以为叶帆默认了,她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在她的记忆里,叶帆可是在深山老林里修炼了很久。

    “唔,我之前刚刚成为了先天武者,而且在给你修复心神的过程中,幸运地成为了先天术士。”叶帆想了想,还是对司徒若水实话实说。

    “我就说嘛,我都没有修炼过,怎么可能比大哥哥厉害呢?”

    司徒若水闻言,先是一脸理所应当,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不对啊,大哥哥,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跟我说过你是术士——难道你和我一样,都是意念之体·一下子就成为先天术士了?”

    “我只是没告诉你罢了。”

    叶帆哭笑不得,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个奇怪的赤金色皇冠,虽然他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心神外,但他知道,自己突然心神变得强大,成为先天术士·完全是那个赤金色皇冠的功劳。

    “大哥哥,我记得你之前还是后天武者的时候,便可以来无影去无踪·打架比拍电影还夸张,如今,你成为先天武者肯定更加厉害。”

    司徒若水若有所思道:“那我现在成为先天术士,是不是很厉害?都有什么法术啊?”

    “唔······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影响甚至控制他人的思维,甚至心神,让他按照你的意愿行事。”

    叶帆解释道:“你还可以控制没有生命的物体移动,移动的速度、距离跟你的意念力大小成正比。最后,你还可以学习手印,催动神奇的术法。”

    “真的吗?”

    司徒若水只觉得自己被叶帆带入了一个神奇的领域·脸上再无半点悲伤,而是充满着好奇与兴奋。

    “唔,不信你可以尝试着移动前方那个树枝。”察觉到司徒若水的改变·叶帆彻底放下心来,笑着道。

    “树枝树枝,乖乖听我的话·过来!”

    司徒若水闻言,满是兴奋地模仿着游戏里的人物施法时的动作,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双眼盯着前方的树枝。

    下一刻。

    在司徒若水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前方的树枝,像是受到她的召唤一般·离地而起,浮空朝着她飘来。

    “啊——”

    短暂的震惊过后·司徒若水兴奋得手舞足蹈,“它真的过来了耶!”

    “嗯,若水很厉害的。”

    叶帆忍不住笑了,司徒若水虽然是先天术士,但因为没有经过修炼的缘故,意念力相比其他先天术士而言要弱一些,只能让树枝缓缓移动。

    若是换成他自己,只要意念一动,轻小的树枝会急速移动!

    “大哥哥,你教我手印好不好?我尝试催动一下术法!”

    发现自己的确可以控制没有生命的物体后,司徒若水完全相信了叶帆的话,忍不住想尝试神奇的术法。

    “术法很复杂、很繁琐,一时半会学不会的,需要不断学习、练习与摸索。”

    叶帆苦笑着擦去司徒若水脸上残留的泪痕,柔声道:“大家都在等我们,我们先回去,等我回去再教你,好不好?”

    “好,我们走吧。”

    司徒若水满是兴奋地点头,不由自主地拉住叶帆的手,叶帆只觉得掌心传来一股柔软、光滑,那感觉司徒若水的手上没有骨头一般。

    对此,叶帆倒也没有多想,而是任由司徒若水拉着他的手,朝着广场走去。

    经过刚才的插曲,司徒若水似乎完全从司徒辰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再悲伤落泪不说,一路上有说有笑,像一只欢快的精灵。

    嗯?

    看到这一幕,以潘珏铭为首的东海帮成员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心中充满了疑惑:叶先生是如何让若水小姐开心的?

    不光是他们,就连苏雨馨和苏琉璃两人也是一脸的疑惑。

    疑惑之余,苏雨馨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她看得出,从今往后,叶帆将成为司徒若水最亲的人!

    “看样子,雨馨姐要和若水成为情敌了。”

    察觉到苏雨馨的表情变化,苏琉璃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脸上充斥着羡慕,心中却隐隐作痛。

    暗恋就像曼陀罗,是会让人上瘾的毒药。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