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09章 君与臣,靠自己
    半个小时后,叶帆带着潘珏铭跟随赵猛来到了炎黄组织海办事处。

    这是叶帆第二次来到这座被武者们视为阎王殿的大院了。

    第一次,他因为翱翔山庄案件,被东海警方移交给了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被关在办事处底下的秘密监狱里,暗无天日,最终凭借出神入化的医术,救治了司徒若水与金野,扭转了局势,给予白家致命一击!

    “先让人给他处理一下伤势,然后让他录口供。”

    汽车在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办公楼前停下后,赵猛看了一眼脸色泛白的马龙,做出指示。

    “是,主任!”

    两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的成员立即领命,将马龙从车中带下。

    面对炎黄组织成员,马龙心中充满了畏惧,畏惧之余,却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从车中走下的叶帆与潘珏铭,心中十分凄凉——同样是属下,郑勋完全不管他的死活,而潘珏铭却由叶帆亲自陪同来到这里,两者之差,宛如云泥之别!

    “快走,看什么看?”

    眼看马龙表情凄凉,目光羡慕地看着潘珏铭,一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的成员有些不耐烦道。

    马龙默不作声,收回目光,跟着两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的成员离开,而赵猛则是径直走向了叶帆。

    “叶先生,让他自己进去录口供吧,你我上楼喝茶聊会怎么样?”走近叶帆,赵猛微笑着说道,态度十分客气。

    “好的。”

    叶帆闻言,深知赵猛不会为难潘珏铭,当下答应了赵猛的邀请,然后对潘珏铭道:“你自己去录口供吧,我等你。”

    “是,叶先生!”潘珏铭满是感动地对叶帆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向办公楼。

    看到这一幕,赵猛没来由想到《孟子=离娄下》里的一段话: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脑海中浮现这段话赵猛不得不感叹叶帆会收买人心,在他看来,以叶帆今晚对潘珏铭所做的一切,日后怕是就算让潘珏铭去杀人放火,潘珏铭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眉头!

    几分钟后,叶帆跟随赵猛来到了办公楼顶层的主任办公室。

    如同所有体制内机构一把手的办公室一样,赵猛的办公室极为宽敞

    占地面积足足有二百平米,办公桌、书柜、沙发等设施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叶帆还看到办公室的书柜旁边有一扇门里面还有房间,想必是赵猛的休息室。

    “随便坐,我去泡壶茶。”赵猛微笑着示意叶帆入座,亲自起身为叶帆烧水泡茶。

    “赵主任不必客气,随便坐坐就好了。”

    尊重是互相的,眼看赵猛对自己很客气,一点也不摆官架子和身为先天巅峰强者的威风,叶帆自然也要对赵猛尊重。

    “你来我这里就是客人,如果连杯水也不让你喝传出去会被人骂我小气的,呵呵。”

    赵猛笑着开了个玩笑,然后又道:“另外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喊我一声赵叔,我就直呼你小帆好了。”

    “谢谢赵叔。”

    叶帆借坡下驴连忙道谢,算得上一语双关,既感谢赵猛之前暗中帮助自己,又感谢赵猛对自己如此热情。

    “谢谢就不必了。”

    赵猛闻言,先是将烧水壶的插头插上,然后苦笑道:“要说谢谢,我们炎黄组织应该感谢褚神医。如果五年前不是他出手救世,我们炎黄组织所有人可能都要引咎自杀了。”

    “何况因为褚神医的救世举动,我们华夏一举成为全球第一大势力,其他五大联盟因为欠下我们天大的人情,这几年一直没有对我们华夏发难。”

    说到这里,赵猛的表情充满了敬仰,“那些境外的地下势力,也多少因为像褚神医这样的绝世强者存在,轻易不敢潜入华夏撒野。”

    听到赵猛的话,感受到赵猛对于老家伙的敬仰如同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叶帆稍显古怪地笑了笑,没做声。

    “对了,小帆,我听说你接手了司徒辰留下的摊子,暗中控制了东海地下世界?”赵猛突然转移了话题。

    “嗯。”叶帆闻言,倒也没有隐瞒。

    “你怎么想着走这条路呢?”赵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许多人共同的疑惑。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叶帆稍作沉吟,正色道:“司徒叔不畏生死,甚至不顾自己女儿的生死,给我通风报信,试图让我免受毒害,这份恩情比山还重,比海还深,我必须感恩!”

    “你要借助东海帮这个平台对付南青洪?”赵猛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叶帆的用意所在。

    “嗯。”

    叶帆再次点头,微微眯起眼睛,沉声道:“南青洪杀死司徒叔不说,还阴害我和我父亲,这个仇,必须要报!”

    这一次,赵猛选择了沉默,在他看来,叶帆应该猜到上次的事情,幕后黑手是白家,如此一来,以叶帆的性子,多半是连白家也要对付的!

    “小帆,因为你父亲和你师父的关系,我们多少有些渊源。”

    沉默片刻后,赵猛富有深意道:“你我虽然只是初次相见,但凭我的感觉,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想必是不会回头的。!

    叶帆沉默,给出无声的答复。

    “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赵猛见叶帆沉默,又道。

    “赵叔尽管说。”

    “无规则,不成方圆,世俗如此,武学界也是如此。”赵猛表情隐隐有些严肃,“我希望你能遵守规则,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多谢赵叔提醒。”叶帆起身,微微鞠躬。

    “你这么客气会让我不好意思的。”赵猛笑了笑,起身拔掉烧水壶的插头·拿出柜子里的雨前龙井,为叶帆泡茶。

    “对了,小帆,你怎么不对外公布你是褚神医徒弟的内幕呢?”将茶递给叶帆·赵猛重新坐回到办公椅上,有些好奇地问道。

    “您应该知道,我师父性格古怪,不喜欢见外人。”

    叶帆听出了赵猛话中的意思,苦笑道:“如果我是他徒弟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会有许多人前来找我,通过我向他求医。我可不想给他带去烦恼。”

    “原来如此。”赵猛哭笑不得·似乎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理由。

    叶帆笑了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老家伙的身影,心中多少有些想念:也不知道老家伙寻找药材归来没有?

    “小帆·我还有一个建议。”赵猛喝了口茶,酝酿了一下,又道。

    “赵叔请说。”

    “今后,你尽量避免与白家正面冲突,也最好控制自己不要用武学、术法去对付白家人。”赵猛提醒道。

    叶帆再次沉默。

    “我这么说,倒不是怕你违背炎黄组织规定,给我和炎黄组织找麻烦、出难题。”赵猛见状,下意识地以为叶帆误会了自己的好意,苦笑着解释道:“我是怕你出事。

    “赵叔·您是说?”叶帆心中一动。

    “今晚,跟在白洛身边那个人叫王钟,他明面上是白洛的司机·暗地里却是白洛的保镖。”赵猛解释道:“而白家笼络了不少像王钟这样的武者,其中还有先天大圆满强者。”

    “您是担心我把白家逼急了,白家会派武者来对付我?”叶帆一点就透。

    “倒不是说白家·只能说是白家某些人,比如白洛。”

    赵猛叹气道:“如果你对外公布你是褚神医的徒弟的话,他今后绝对你不敢继续与你为敌,相反就算见了你也会绕着你走。但既然你不愿意公布这个消息,以他的情报网不可能查到。”

    叶帆若有所思。

    “小帆,我再多嘴一句,你不要怪赵叔的话难听就好。”

    赵猛见状·犹豫了一下,又道:“你虽然是叶文昊的儿子·但只是私生子。叶文昊认你,愿意为你赴汤蹈火,但叶家其他人就难说了。在我看来,他们不要说愿意为你出头,会不会认你都是未知数。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没人敢保证他被你逼急了,是否会狗急跳墙——没有叶家的庇护,他不会投鼠忌器的!”

    “我明白了,多谢赵叔提醒。”再次听到赵猛的话,叶帆的心中莫名有些发堵,牵强笑了笑。

    话音落下,叶帆端起茶杯,试图掩饰自己的异常。

    茶杯入手,叶帆掌心一片滚烫,心中却一片冰凉。

    “叮铃铃——”

    就在这时,安静的办公室里响起了电话铃声,赵猛拿起电话接听

    “小帆,那个潘珏铭已经录完口供了,你可以带他离开了。”半分钟后,赵猛放下电话,起身走向叶帆。

    “谢谢您,赵叔。”叶帆起身,主动伸手与赵猛相握,再次道谢。

    赵猛笑了笑,亲自将叶帆送到办公室外。

    三分钟后,叶帆走出办公楼,赫然看到潘珏铭站在大门口等着自己。

    “叶先生,谢谢您!”见叶帆走出,潘珏铭连忙迎上,满是感激地对叶帆鞠躬道谢。

    “你在白洛高压威胁下,誓死不从,足以表明你的忠心。”

    叶帆望着远方灯火璀璨的高楼大厦,轻轻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忠于我,那我自然也要护着你,这是相互的。”

    “不一样的。”

    潘珏铭抬起头,眼圈泛红道:“以叶先生您的身份,愿意忠于您的人多如牛毛,而自从潘家陨落后,愿意为我出头的人,司徒叔是第一个,您是第二个!”

    “潘珏铭,你永远要记住,一个人想获得他人的尊重,靠外人是不行的—出头只有靠自己!”

    眸子里呈现出东海迷幻的夜景,回想着之前与赵猛的交谈,叶帆心有感触道:“今天,我为你出头,郑勋也好,宋莹也罢,他们虽然表面畏惧,但内心深处依然瞧不起你。”

    潘珏铭浑身一震,咬着牙关,无言以对。

    “不久的将来,我会依靠自己的努力,让白家人见了我绕着走,而你要让郑勋和那个女人心甘情愿地给你磕头认错,能不能办到?”叶帆收回目光,凝视着潘珏铭,问道。

    “能!”

    潘珏铭双眼发红地点头,体内血液瞬间沸腾!

    叶帆悄然握紧双拳。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