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正文 211章 报复之心,术士端木
    华山医院建院于1907年,前身是华夏红十字会总院,是东海地区中国人最早创办的医院,是华夏境内最著名、最具国际化特征的医教研中心之一,也是华夏首家通过jci认证的部属公立医院,在华夏内外享有很高声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夜晚十一点的时候,华山医院一件特级病房里涌满了人,除了身在其中的王钟外,几乎每个人头上都挂着一堆头衔,每一个头衔都离不开专家二字。

    “白主任,您是因为动了肝火,怒火攻心,导致体内气血紊乱,伤了元气,并无大碍,只需在医院治疗几日,然后通过中药与食物治疗,便可恢复元气,康复身体。”

    为首的老者对病床上的白洛说着,暗自松了口气,他虽然不知道白洛为何会被气吐血,但深知白洛身份的他,很清楚,如果白洛在华山医院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的头上的院长乌纱帽多半是保不住的。

    “谢谢您,王院长。”白洛闻言,礼节性地道谢,但那张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谢意,而是阴沉得吓人。

    “白主任,我明早再带人来为你复查,你早点休息。”看到白洛那副阴沉的模样,王院长似是能够察觉到白洛心中的怒意,打算带人离开。

    “嗯。”

    白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道:“王院长,希望您能对我住院的事情保密。”

    “好的。”王院长虽然不知道白洛为何要这么做,但还是第一时间点了点头。

    “钟叔,送送王院长他们。”白洛间接地下达逐客令。

    半分钟后,王钟将王院长一行送出病房后,重新进入病房,看到一脸阴沉的白洛,犹豫了一下,问道:“白少,要将这事告诉白书记吗?”

    “不用。”

    白洛很干脆地拒绝了王钟的提议似乎一点也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

    王钟闻言,虽然知道白洛这是掩耳盗铃、此地无银三百两,却识趣地没有吭声。

    “钟叔,我曾偶然听过术士杀人于无形,是不是这样?”白洛突然开口问道,眸子里闪烁着阴冷的光芒,充满了恨意。

    “传言是这样的,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

    眼看白洛并不打算善罢甘休,王钟并没有感到意外,相反在他看来,以白洛骄傲、自负的性格,若是今晚被叶帆那样羞辱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才叫奇怪呢。

    “你去帮我把端木请来。”白洛皱了皱眉,冷声道:“现在就去!”

    “好!”

    王钟先是一怔,尔后连忙鞠躬领命,心中却是明白,白洛这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身为白洛的保镖,王钟不但知道白洛口中的端木是一名术士,而且还知道端木是华夏那位号称术士之王绝世强者的大弟子,虽然资质平庸了一些但实力不俗,随时都会突破先天术士,而且手中用极为罕见的法器论战斗力完全可以媲美先天术士。

    甚至,以端木的实力,如果暗中阴人的话可以凭借强大的法器催动神秘的术法,轻松地斩杀先天武者!

    除此之外,王钟还知道,叶家阵营的副旗手关意,在过去一些年之中能够在官场之中如鱼得水,一路高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端木——在过去十年之中端木在关意的住处布下

    ‘七星阵,,帮助关意聚气旺宅。

    为此端木被关意当成福禄星,不断为端木提供大量天材灵宝,供给端木修炼,甚至还将端木的师父,那位术士之王推荐给了白家,帮助白家镇宅。

    东佘山园位于佘山东峰,海拔724米,占地亩,林木葱郁,景冠九峰。

    端木在东海的住处便位于东佘山,是一座不对外开放的别墅小院。

    一个小时后,王钟独自赶到端木的别墅小院门口,清晰地感受到东佘山的天地元气似乎都被聚集在了别墅小院的四周,整个别墅小院天地元气充足,简直就是修炼的极佳场所。

    察觉到这一点,王钟不得不感叹,术士比起武者而言在修炼方面,有着很大的优势,但因为术士主修心神,对心灵修行要求极为严格,故而术士的修炼速度极为缓慢。

    这从某种意义上也证实了一句话:老天为你开了一扇窗,也会为你关上一扇窗。

    “端大师,我是白洛的保镖王钟,有事求见。”

    纵然身为先天入门境武者,但王钟对端木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没有私自闯入别墅小院之中,而是站在门口自报家门。

    “王师傅,门没锁,你自己进来吧。”很快,别墅小院里传出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

    白洛闻言,不作停留,上前几步,直接推门而入。

    进入别墅小院,映入王钟眼帘的是一栋木造的别墅,别墅四周有水桶粗的大树,有人造的假山岩石,还有一条人造的小溪,溪水沿着别墅小院流淌,川流不息。

    除此之外,木造别墅前有一片竹林,竹林正中的位置有一个纯玉打造的圆桌,一身黑色长袍的端木,盘膝坐在圆桌上进行修炼。

    眸子里呈现出这一切,王钟下意识地认为端木利用这一切布置了一个阵法,聚集了东佘山的天地元气,却看不出其中的玄奥所在。

    “王师傅,这是最简单的‘聚元阵,,用于聚集天地元气。”

    纯玉打造的圆桌上,端木缓缓睁开双眼,先是为王钟解释了一句,然后才问道:“不知王师傅深夜拜访所谓何事?”

    “端大师,白少想见您。”王钟抱表示礼节,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来意。!

    “哦?”端木微微一怔,眸子里精光闪烁道:“不知道白少找我所为何事?”

    “端大师应该听说了叶文昊有个私生子的事情吧?”王钟沉吟了一下,不答反问道。

    “嗯。”

    端木点头,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

    “那个叶家野种在几个小时前,控制了白少的身体,让白少当众给他下跪!”

    王钟如实说着,心中不禁暗暗感叹叶帆手段之毒·在他看来,以白洛骄傲、自负的性子,这样的耻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若不是如此,白洛也不会让他来找端木了!

    “控制身体下跪?”愕然听到王钟的话·端木惊得脸色狂变,然后很坚定地摇头,道:“这不可能!”

    “端大师,这事是我亲眼所见,没必要骗您。”王钟道。

    “王师傅,你身为武者,对于术士了解不够·你可知道术士需要何等实力才能控制他人心神?”

    端木问完,不等王钟回答,便自己给出答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就算先天大圆满术士都无法做到这一点!甚至,先天大圆满术士连有生命和思维的物体都控制不了,只能干扰它们的心神!”

    “可……可却有其事!”

    王钟也是一头雾水,脱口问道:“难不成那小子已经突破先天大圆满术士了?这不可能啊,据我所知,他只是拥有媲美先天大成的实力而已,否则也不会在当日被吕沧海击伤了。”

    “确实不可能,偌大的华夏·突破先天大圆满的术士只有三人!”端木很肯定地摇了摇头,想了想问道:“你将具体过程跟我说说。”

    “当时,白少与那叶家野种发生言语冲突·那叶家野种突然屈指弹动,结出一个手印,然后天地元气出现波动·阴阳之气被分开……”

    “阴阳绝杀阵?”

    端木闻言,再次惊了一跳,直接打断了王钟的话,“只有阴阳绝杀阵才可以将天地元气之中的阴阳之气分开。”

    “那应该就是了。”王钟道。

    “不对啊。”

    端木摇头道:“布置阴阳绝杀阵,至少需要先天入门境术士的境界,而且需要利用道具、耗费时间布阵—-—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布阵吧?”

    “他屈指弹动结出手印过后,天地元气就出现波动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王钟回忆着之前的情形道。

    “三秒之内,空手布出阴阳绝杀阵?”

    端木瞳孔陡然放大·然后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道:“这至少需要先天大成术士的境界,需要庞大的意念力,而且对意念力控制极为精妙',对阴阳绝杀阵的术法如火纯金。否则的话,那只有一个解释——他是通过法器催动术法布阵!”

    “法器?”

    王钟一愣,在他的记忆中,术士的法器比武者的修炼功法、武技更为难得,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没错,是法器!”

    端木眸子里精光闪烁,道:“如你所说,他应该是极为罕见的术武双修,以武学为主,术法为辅,术法修为应该尚未突破先天境界,否则的话,以当日吕沧海凭借先天大成的实力,连他一根汗毛都伤不了。”

    “那如你所说,就算他没有突破先天术士,凭借术武双修,面对先天大成武者,也立足于不败之地了?”王钟吓了一跳。

    “如果他只是术武双修的话,只能说他比普通的先天大成武者要强,遇到吕沧海这种拥有强大武技的先天大成武者,根本不是对手。”

    话虽然这样说,端木心中却是明白,叶帆当日多半没有使用法器,否则吕沧海未必能占据上风。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他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强烈的**光芒,主动道:“走,我随你去见白少!”

    嗯?

    察觉到端木目光中的占有欲,王钟心中一动,深知端木之所以愿意去帮白洛,除了因为白洛的身份及与关家的特殊关系外,还有一个原因—端木想抢夺叶帆手中的法器!

    一个小时后。

    王钟带着端木抵达华山医院的特级病房。

    “白少,你的事情我已经听王师傅说过了,不知白少想让我怎么做?”尽管心中做出了决定,但端木见到白洛后,并未主动提出。

    “那个野种用术法逼得我给他下跪,是我人生之中最大的耻辱!”

    白洛恨意凛然,咬牙切齿道:“不是说术士杀人于无形么?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少,术士杀人于无形,这只是传言,实则,术士用术法杀人的时候,会在死者体内留下一些痕迹的,一些当世强者可以利用那些痕迹推断出凶手,例如炎黄组织的‘炎,。”端木解释道。

    “哦?”白洛眉头瞬间皱起。

    “白少,虽然我不敢杀他,但废掉他的武学、术士修为还是可以的,而且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端木先是冷笑一声,尔后话锋一转,道:“不过,白少,你要给我一点时间,我要闭关几日,突破先天境界。只要我突破先天境界,那个野种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我宰割!”

    “好,不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白洛心中大喜!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