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215章 往事如烟,真假谁人知?
    “外界传言,你目中无人、凶残野蛮,刚才我还好奇你为什么与外界传言不符呢,搞了半天你一直都在伪装啊。”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感受着叶帆骨子里那份狂傲,秦燕非但没有恼火,反倒是不屑地笑了起来,“还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真是笑死人了!”

    话音落下,秦燕觉得太过滑稽,一脸上讥笑更浓,“你以为你是谁?你记住,你只是叶文昊的私生子!说难听点,你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得到叶家承认的野种罢了——秦、叶两家做出的决定,岂是你能反对的?”

    “烂货,你……”楚姬勃然大怒。

    “小姨。”

    叶帆出声制止楚姬,然后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冷静,他直勾勾地看着秦燕,沉声道:“我不知道是我表达有误,还是你理解能力太差,但目前来看,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哦?”

    不知为何,眼看叶帆重新恢复平静,秦燕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脸上冷笑更浓,“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第一,我刚才之所以问你,你的话是不是我父亲本人的意思,用意很简单,我与我父亲相认,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外人没资格插手。”

    叶帆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在诉说一件与自身无关的事情,“第二,我知道,无论是你,还是你口中的叶家和秦家成员,你们之所以让我离他远一点。是因为你们看出他很在乎我,甘心为我做很多事情,包括放弃仕途!而这会影响到叶家、秦家的利益,你们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发生!”

    “唰!”

    叶帆第二句话直接说到了秦燕心坎上,令她的脸色一变,变得有些难看,她下意识地想说什么,却被叶帆打断,“但我希望你明白,我比你们更不希望他因为我而受到牵连。葬送仕途!”

    “呵呵。”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秦燕笑了,她像是听到这世间最冷的笑话一般,露出了高贵冷艳充满鄙夷的笑容,“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啊!”

    “小帆。你跟这个烂货说这些干什么?”楚姬强忍着怒火道:“跟她说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楚姬。你能不能有点素质?”秦燕讥讽地笑道。

    “我有没有素质跟你没有关系,再说了,我觉得我比某些依仗家族光环。露出一副高贵冷艳范,自以为是的烂货强多了!”楚姬同样讥笑。

    “楚姬,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秦燕有些坐不住了,论嘴巴毒,她远远不及楚姬,只好将话题继续转移到叶帆身上,“翱翔山庄事件,如果不是叶文昊出面,他能活到现在?还有,他在谭氏私房菜饭店逼迫白洛下跪,如果不是白洛和红鼎俱乐部那群后辈心中忌惮叶文昊插手,误认为他被叶家承认,会选择忍气吞声??”

    “烂货,我说你自以为是,你还嘴硬!”

    楚姬怒极反笑,用一种可怜的目光盯着秦燕,一字一句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翱翔事件里,叶文昊为了救小帆,甘愿放弃仕途,并与叶家家主叶震通了电话!最后,他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小帆出手救治了两名现场目击证人——两名现场目击证人作证翻案,令得局势扭转,让白家理亏!也正因为白家理亏,炎黄组织和叶家阵营联手,给予了白家重击!”

    “至于下跪事件……”

    “楚姬,我以前真是没发现,你编故事的本事挺高的,你不去写书真是可惜了。”秦燕像是听笑话一般,满是嘲讽地笑着,“你继续编,我听着。”

    “嘿,我还真没闲工夫编故事给你这个烂货听,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回去问叶文昊!”楚姬气得不轻。

    秦燕振振有词:“问他有什么用?他多半会撒谎说出你刚才的故事,从而博取理解,令得叶家人接受这个野种……”

    “烂货,我警告你,你再说一句野种,我割了你的舌头!”这一次,不等秦燕说完,楚姬便怒发冲冠地站起身,杀气凛然道。

    “难道他不是野种么?”秦燕一脸无惧。

    “烂货,你找死!”楚姬欲要动手。

    “楚姬,我提醒你,华夏是一个有法律的国度,不要以为你会点功夫就可以为所欲为——有本事,你杀了我。”

    秦燕冷笑,特殊的出身、经历和地位,让她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优越感,她骨子里压根就看不起楚姬这种武者,在她看来,这种武者只是大家族、大势力的一条狗罢了!

    听到秦燕自以为是的话语,感受着秦燕那份骨子里的高高在上,楚姬怒了,彻底怒了!

    她脚下一动,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秦燕身前,浑身杀意迸发,宛如一尊杀神!

    “小姨,不要!”

    心神感应到楚姬有暴走的迹象,叶帆连忙起身阻止楚姬,然后见楚姬不为所动,又劝道:“为了这种人搭上自己的命,不值得。”

    “你……你说什么?”

    因为骨子里那份优越感,秦燕心中那份骄傲比起白家大少白洛而言,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听到叶帆极具侮辱性的话语,饶是她心理素质不错,也被气得脸色发白。

    “咯咯……”

    眼看秦燕被叶帆一句话气到了,楚姬身上的杀意陡然消失,像是吃了人生果一般,心中暴爽,笑得那叫一个开心,“你说得没错,我怎么能用自己的命去换这种烂货的命?”

    “烂货?”

    或许知道自己越失态楚姬越开心,秦燕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冷笑着反击道:“一直以来,你这个骚狐狸想方设法地勾引我家文昊,我家文昊不为所动,你却不知廉耻,没完没了地勾引,真不知道我们谁才是烂货!”

    “我要勾引也是勾引你老子,但我怕他死在床上啊,咯咯……”楚姬一脸妩媚笑容,甚至还对秦燕抛了个媚眼,刚才之所以愤怒。是怕秦燕的话伤到叶帆。若不是如此,她哪会发火?

    论斗嘴,她能将秦燕斗哭!

    果不其然,秦燕气得差点没晕过去:“骚……**……”

    “咯咯……”楚姬放荡大笑。

    “**。我告诉你。就算你最终得逞。勾引到了文昊,你也会赴这个野种他母亲的后尘!”秦燕似乎急眼了,不但继续骂叶帆野种。还提起了叶帆的母亲。

    “啪——”

    楚姬闻言,杀意再次迸发,脚下的木质地板瞬间粉碎。

    叶帆见状,一下拦在秦燕身前,皱眉问:“我母亲怎么了?”

    “你跟我装傻?你会不知道你母亲不要脸的事情?”秦燕冷笑着反问。

    “如果我知道我母亲的事情,我就不会来见你了。”

    叶帆微微眯起眼睛,眸子里杀机乍现,“另外,我警告你,你骂我可以,但不要骂我母亲!”

    嗯?

    面对叶帆赤.裸裸的威胁,感受着叶帆眸子里闪烁的杀机,秦燕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叶帆在杭湖、东海的所作所为,心中当下涌现出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如果她真敢继续出言侮辱叶帆的母亲,叶帆绝对敢宰了她!

    念头涌现,秦燕的心中莫名地有些恐惧,却没有流露在脸上,而是故意冷笑道:“看样子,你似乎真的不知道。嗯,这倒也能理解,他们不敢告诉你嘛。”

    “你放屁!”楚姬怒骂道。

    “看嘛,我还没说,某些人就急了。”秦燕故意叹了口气,道:“还说么?”

    “小姨!”叶帆扭头看着楚姬,表情依旧平静,语气毋庸置疑。

    楚姬见状,微微一怔,尔后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再吭声。

    因为。

    凭借她对叶帆的了解,她很清楚,叶帆母亲的事情对叶帆而言,意味着什么!

    “说。”

    见楚姬沉默,叶帆重新将目光投向秦燕。

    “事情很简单,文昊与我订婚后,你母亲不见黄河不死心,跑到燕京大闹,非要听文昊亲口说出我与他订婚之事。”

    不知为何,面对一脸平静的叶帆,秦燕心中的恐惧不但没有消除,反倒是呈直线上升,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注意了说辞。

    “结果呢?”

    “结果很明显,文昊当着许多人的面,亲口告诉了她事情真相,然后与我完婚。”说到这里,秦燕忍不住笑了,那是胜利者独有的笑容。

    咯噔!

    听到秦燕说出结果,望着秦燕脸上露出的胜利笑容,叶帆心头剧烈一震,尔后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剧痛,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甚至就连身子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小帆,你不要听她胡说!”楚姬见状,连忙扶住叶帆,试图安慰。

    “是不是胡说,你可以亲口去问文昊,也可以去问当时在场见证的人。”和之前不同,这一次,秦燕的底气很足。

    感受着秦燕话语之中的底气,楚姬张开嘴巴,试图反驳什么,却无从反驳,而叶帆则是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双拳,握得很紧……很紧!

    灯光下,他双拳紧握,满脸苍白地看着楚姬,颤声问道:“小……小姨,我母亲现在在哪里?”

    “据说她承受不了打击,跳崖自杀了。”秦燕抢先答道。

    自杀了?!

    叶帆身子一晃,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楚姬连忙扶住叶帆,咬牙切齿道:“烂货,你再敢胡说,我让你血溅当场!”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信,可以亲自去问叶文昊。”

    秦燕站起身,不急不躁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一脸微笑地走到门口,然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脸痛苦的叶帆,趾高气昂道:“知道叶文昊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你么?你以为他在乎的是你这个私生子?嘿,我实话告诉你,他只是因为你母亲跳崖自杀,心中有愧,想弥补曾经的过错罢了!”

    “我杀了你!”

    眼看秦燕要在叶帆的伤口上撒盐,楚姬勃然大怒,当下松开叶帆,脚下发劲,瞬间抵达秦燕身前,右手顺势挥出,化手为掌,对着秦燕当头拍下!

    “小……小姨,不要!”

    叶帆一脸痛苦地阻止,那嘶哑的声音,令得楚姬心中一痛,右掌在距离秦燕额头只有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秦燕像是在鬼门关前晃了一圈,只觉得两腿有些发软,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烂货,用不了多久,叶家和秦家的所有人,会求着、跪着承认小帆,而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我发誓!”

    楚姬强忍着一掌拍死秦燕的冲动,红着眼,怒目瞪着秦燕,一字一句道:“滚!!”

    “咝~”

    秦燕闻声,从恐惧中回过神,气得嘴角一阵抽搐,却没敢说出一个‘不’字,而是夹着尾巴,离开了房间。

    ……

    ……

    ps:第一更!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