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20章 叶文昊的怒火
    就当机舱里所有人不约而同在心中涌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叶文昊却瞬间让自己恢复了冷静,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座位上,看似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片刻后,飞机安全着陆,一阵颠簸后,缓缓驶向萧山机场早已准备好的停机位。

    飞机停稳,叶文昊率先从座位上站起来,在空姐敬畏的目光中,走下飞机。

    距离停机坪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红旗h7轿车和一辆考斯特中巴车,江南办公.厅综合处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候多时,负责接送叶文昊等人,其中那辆红旗h7是叶文昊新配的专车。

    “让其他人先坐车返回,我打个电话。”即将走下飞机的时候,叶文昊扭头,面无表情地对秘书吩咐道。

    “好。”

    秘书连忙点头领命,然后跟随叶文昊走下飞机,站在一旁,等待着后面那位主管经济的常务.副.省长下机,转达叶文昊的安排。

    与此同时,叶文昊快步走到跑道一旁,拿出私人手机,拨通秦燕的电话。

    “你在哪?”电话接通,叶文昊率先开口,语气颇为低沉。

    电话那头,秦燕隐约猜到了叶文昊打电话的来意,却没有示弱:“东海。”

    “是谁让你去找小帆的?”叶文昊不再绕弯子,直奔主题。

    “嘿,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口声声跟我说不想影响到你的仕途,不稀罕叶家的庇护,这转眼间就给你打电话告状了。”秦燕冷笑一声,间接地回答了叶文昊的问题。

    叶文昊脸色微微一变,低喝道:“我问你,谁让你去找小帆的?”

    “我自己去的,怎么了?”

    秦燕振振有词道:“他接二连三地惹事。让你给他擦屁股,影响你的仕途,令得我们两家怨声哀道,我去给他敲敲警钟有错么?”

    “敲警钟?”叶文昊怒道:“敲警钟就是左一个野种,右一个贱人么?”

    “——”

    秦燕努了努嘴,最终没有吭声。

    “去给小帆道歉,现在就去!”叶文昊冷声道。

    “什……什么?你让我去给他道歉?”

    秦燕闻言。先是一惊。然后气得脸色一变,一脸不悦道:“我凭什么给他道歉?他算什么东西??”

    “你去还是不去?”叶文昊怒声问道。

    “不去!”

    秦燕一脸坚决道:“他不但影响到你的仕途,还影响到我们两家的稳定,我去警告他有什么错?何况。你问问家里那些人,哪个人对他没怨言??”

    “好,很好!”

    叶文昊气得脸色发青,直接挂断了电话。

    稍后,叶文昊竭力地调整了一番情绪,转身返回走向考斯特中巴车,先是与常务.副.省.长打了声招呼,然后对秘书道:“把车留下,你们直接回去。”

    “知道了。省.长。”

    秘书虽然不知道叶文昊要把车留下做什么。但他自然不会多问,而是第一时间点头,然后转达给了司机。

    司机下车,叶文昊默不作声地钻进汽车,启动汽车后一下将油门轰到底。

    “嗡~”

    轰鸣声响起。在访问团一干成员的注视中,叶文昊的专车像是一只发狂的钢铁怪兽一般朝着机场外驶去。

    汽车驶出机场,叶文昊拿出手机,想先给叶帆打个电话,但想到楚姬最后的提醒,又面色自责地放弃了这个念头,驱车直奔沪杭高速而去。

    一个小时后。

    叶文昊驾驶着那辆红旗h7专车,一路超速,下了沪杭高速,驶向了秦燕所主管那个国企在东海的酒店。

    在他的记忆中,秦燕每次到东海检查工作,都会入住那家准五星级酒店。

    那家五星级酒店只有一间总统套房,是专门给秦燕准备的,往日里如果秦燕不在,便一直空着。

    纵然已到了晚上十点多了,但东海市内车辆不少,叶文昊虽然继续超速,但并不闯红灯。

    因为。

    他知道,两者虽然都违背交通规则,但后者很有可能会引起交通事故。

    他虽然恨不得立刻拽着秦燕去给叶帆道歉,却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事,造成交通事故!

    三十分钟后,叶文昊才驱车抵达了秦燕入住的五星级酒店楼下的停车场。

    “嗡~”

    叶文昊停下汽车,刚要下车上楼去找秦燕,便察觉到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拿起一看,赫然发现是邢风的来电。

    上次的翱翔山庄事件,邢风亡羊补牢,并且亲自将事情汇报给了炎黄组织幕后掌权者‘炎’,建议‘炎’给予白家惩罚,从而促成了炎黄组织与叶家联手,给予白家重创!

    因为这一切,叶文昊与邢风的关系非但没有疏远,反倒是更加紧密了。

    然而——

    饶是如此,当看到邢风的来电后,叶文昊有些意外,同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直觉和理智告诉他,邢风这么晚给他打电话绝对不是来聊天的。

    “你好,邢大哥。”不安中,叶文昊接通电话,主动问好。

    “文昊,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邢风开门见山道。

    “什么事?”叶文昊问。

    “关于你儿子小帆的……”

    想到刚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负责人赵猛汇报的事情经过,邢风放慢语速,一方面测试叶文昊是否知道这件事情,然后再斟酌着如何对叶文昊说出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小帆怎么了?”

    不等邢风说出后面的话,叶文昊便出声打断了邢风的话,语气稍显担忧。

    邢风闻言,判断出叶文昊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解释道:“刚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负责人赵猛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约莫两个小时前。鬼宗门的弟子对小帆实施了暗杀……”

    “暗……暗杀?”叶文昊闻言,惊得脸色狂变,紧张地问:“小……小帆他怎么样?又没有受伤??”

    “他没事。”

    察觉到叶文昊的焦急与担忧,邢风苦笑不已,在他看来,以叶文昊对叶帆的重视程度,如果叶帆今晚有个三长两短。多半会血染东海滩!

    “呼~”

    得知叶帆没事。叶文昊悬挂的心缓缓落下,松了口气,尔后杀意迸发地问道:“邢大哥,具体怎么回事?”

    “根据小帆所说。他今晚回到别墅后,突然被鬼宗门弟子用术法偷袭,侥幸躲过一劫,反过来利用术法将对方杀死了。”

    邢风答道:“之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负责人赵猛去现场看过,在现场发下了不少痕迹,事实确实如同小帆所说。”

    “那个鬼宗的人叫什么?他为何要对小帆实施暗杀?”叶文昊冷声问。

    “端木。”

    “端木?”叶文昊眼中杀机一现,“关意身边那个术士?”

    “是的!”邢风叹了口气,道:“根据小帆所说。端木是受白洛的指使去杀他的。”

    “白家那个小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么?”得知内幕。叶文昊身上杀意彻底迸发,语气冷得让人心悸。

    “文昊,虽然小帆说端木是受白洛指使,但……”

    “难不成你认为小帆在撒谎?”叶文昊不悦地打断了邢风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邢风暗自苦笑,道:“我相信小帆的话。但小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我怕他冲冠一怒,直接去宰了白洛。”

    “抱歉,邢大哥,是我太激动了。”叶文昊闻言,深知误会了邢风。

    “文昊,你我之间就不必这样客套了。”

    邢风苦笑,“我打电话给你呢,就是担心小帆会一怒杀人,想让你阻止小帆——这无论对小帆,还是对你和叶家,甚至是对炎黄组织都有好处。”

    “嗯。”叶文昊明白邢风这是好意,于是道:“我会阻止他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邢风松了口气,道:“你忙吧,回燕京了给我打电话。”

    “好。”

    叶文昊说着,挂断电话,然后想按照邢风所说,打电话提醒叶帆,但调出叶帆的手机号后,终究还是没有摁下拨通键。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叶帆解释当年的事情!

    “唉。”

    轻轻叹了口气,叶文昊又拿调出楚姬的电话,拨通,开门见山道:“小姬,刚才炎黄组织邢风给我打来电话,说关意身边那个贵宗门弟子端木受到白洛指示去暗杀小帆,被小帆反杀。但他担心小帆冲动之下去杀白洛,特地打电话给我,让我阻止小帆……”

    说到最后,叶文昊停了下来,他相信楚姬能够听懂他的意思,从而打电话去提醒叶帆。

    “外人认为你儿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也就罢了,你居然也这样看你儿子?”听到叶帆遭遇暗杀,楚姬先是一惊,转念一想,又判断出叶帆肯定平安无事,当下没好气道。

    “我……”

    “小帆他是龙不是虫,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师父。”楚姬轻轻叹了口气,道:“如果小帆有勇无谋,最多只能算一介武夫罢了!”

    “我是怕他今晚心情不好,再受这事刺激……”说着,叶文昊的火气又冒出来了,在他看来,以叶帆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秦燕找他一事心情糟糕,怎么可能会轻易地被端木偷袭?

    “放心吧,他已经学会适应规则了,很快便会利用规则。”楚姬冷笑道:“届时,我想,某些人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

    “——”

    听楚姬这么一说,叶文昊脸上怒意更浓,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电话,下车,在保安敬畏的目光中,面色阴沉地进入了酒店。

    五分钟后。

    叶文昊乘坐电梯,抵达顶楼总统套房。

    “叶省.长。”

    楼梯口,身为秦燕贴身保镖的徐静像是一杆钢枪一样立在那里,见到叶文昊,连忙鞠躬问好。

    没有理会,叶文昊与徐静擦身而过,径直走到总统套房门前。

    下一刻。

    在徐静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她印象中一向稳如泰山的叶文昊,突然抡起脚,对着房门就是一脚!

    “砰——”

    闷响传出,房门打开,叶文昊一步踏入房间。

    “你干什么??”

    总统套房大厅里,沐浴过后的秦燕,正在沙发上吃水果,听到响声,惊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是叶文昊后,面带不悦地问道。

    “我只问你一句,去不去道歉?”叶文昊径直走到秦燕身前,冷冷地问道。

    “我说过了,我不去!”秦燕毫无畏惧地迎上叶文昊的目光,针锋相对。

    “明天,回燕京办理离婚手续。”叶文昊面无表情道。

    听到叶文昊要离婚,秦燕惊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脸震惊道:“你……你竟然为了那个野种跟我离婚??”

    没有回答,叶文昊满是怒意地甩出一巴掌!

    “啪——”

    耳光响亮。

    秦燕被抽翻在地!

    ……

    ……

    ps:两更完毕,哥们姐们如果觉得够解气,来张月票鼓励下~~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