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23章
    夜已深,东佘山一片宁静。

    王钟站在端木那栋木造的别墅小院门口,用心神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准确地说是在感应端木的气息。

    他已经站在这里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依旧不见端木的踪影。

    难道端木的暗袭失败了?

    听着别墅小院里的细微流水声,王钟望着上山的路,忍不住暗问自己。

    “嗡……嗡……”

    回答王钟的是手机震动的声音,来电的主人是白洛。

    “端木还没回去?”

    电话接通,白洛率先问道,语气隐隐有些不安,这已经是他打的第三个电话了。

    “是的,白少。”端木如实答道。

    “他不会出事了吧?”白洛终于问出了心中的担忧。

    “按照白少您所说,端木已经突破了先天境界,而且手中有中级法器鬼魅葫芦,以他的实力,暗中偷袭叶家野种,应该不会失手才对。”

    王钟说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如果失手,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那个野种目前还未回檀宫别墅。第二,端木遇到了楚姬!”

    “你不是说楚姬没有跟那个野种一同离开么?”白洛闻言,有些心烦意乱。

    “当时确实是这样。”王钟弱弱地解释着,生怕白洛将责任推到他头上。

    “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

    身为白家大少,白洛不但担任重职。而且一手建立了红鼎俱乐部,深知用人之道,他没有再埋怨王钟,而是有些无奈道:“你继续在那里等着,一旦有消息立即向我汇报。”

    “是,白少!”

    王钟恭敬地给出答复,尔后见白洛挂断电话,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嗡……嗡……”

    电话那头,白洛刚把手机放到书桌上,手机震动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书房的安静。

    白洛以为王钟那边有消息了。心中一喜,连忙拿起手机,结果发现并未王钟的来电——来电显示的号码是他父亲白国涛的私人号码!

    难道爸知道了东海的事情?

    白洛心头一紧,却不敢怠慢。连忙接通电话。主动问好:“爸。”

    “你指使端木去暗杀叶文昊的私生子了?”白国涛冷声质问道。

    “我……”白洛有些语塞。最终还是承认了这一点,“是的。”

    “你脑袋被门挤了吗?”白国涛怒骂道。

    “那个野种仗着武学和术法逼我下跪,我咽不下这口气!”

    或许是叶帆带给白洛的羞辱实在太过刻骨铭心了。白洛自打出娘胎以来,第一次顶撞了白国涛!

    “所以你就指示端木去暗杀他?”白国涛气得直打哆嗦。

    “我没想过要他的命,我只是想废掉他的武学、术法修为!”

    白洛理直气壮道:“端木说,他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提下,做到这一切,我才让他去的。”

    “他说?我还说我能一巴掌拍死叶文昊呢?你信吗?”白国涛恼火道。

    “——”

    白洛无言以对。

    “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甚至亲眼看到的都不是真的,你怎么就不长记性?”白国涛冷声道。

    再次听到白国涛的话,白洛心中一动,脱口问道:“爸,是不是端木出事了?”

    “他偷袭叶文昊的私生子未果,被反杀了。”

    白国涛一脸铁青道:“刚才,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负责人给你关叔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你关叔又打电话给我,让我问你是不是你暗中指示端木做的。”

    “呃……”

    纵然白洛想过端木有可能暗袭失败,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惊得不轻。

    “你应该能够想到,炎黄组织的人打电话通知你关叔这件事情,是在敲警钟。”

    眼看白洛沉默,白国涛气急败坏地教训道:“你应该庆幸,没有被叶文昊的私生子抓到你是幕后指示的把柄,否则,你要吃不了兜着走!”

    “对不起,爸,是我太冲动了,连累了关叔。”白洛再次开口,像霜打的茄子,直接蔫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前几天,我刚刚跟你说了这句话,你回过头就找人破坏规则,去对付叶文昊的私生子。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无视我的话了?”尽管白洛认错,但白国涛怒气未消,继续教训道。

    “小洛不敢。”白洛道。

    “先是自以为是地发生正面冲突,然后又破坏规则玩暗杀,你不但是想玩火自.焚,还是要将整个白家往火坑里推!”

    白国涛似是真的被气到了,一句接一句,“你的精明、你的城府都哪去了?一个叶家野种而已,值得你这样大动干戈?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爸,我错了。”

    “错哪里了?”

    “他是瓦罐,我是瓷器,我不应该跟他正面碰撞。”

    “你知道就好!”

    白国涛闻言,怒气总算消了一些,不过又警告道:“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话音落下,白国涛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白洛一脸憋屈,气得差点砸掉了手机。

    “呼~”

    最终,白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道:“叶家野种,这次我就把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吞!我倒要看看,连叶家大门都没资格踏入的你,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

    用类似阿q精神安慰了自己一番后,白洛念头通达了许多,然后想到叶帆会遭到叶家阵营的人排斥。甚至会被教训后,他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

    叶文昊那辆红旗h7缓缓驶入了檀宫富人区。

    秦燕坐在汽车后座上,依然穿着那件由某位著名裁缝大师量身定做的职业套装,头上依然盯着叶家第三代大儿媳妇、秦家公主和某国企一把手的光环,但那张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高高在上!

    相反,她那张精心保养的脸蛋高高鼓起,上面残留着叶文昊的手指印不说,充满了淤血,肿得跟馒头似的,脸上充斥着痛苦的表情。

    痛苦。是因为她一会要向叶帆道歉认错!

    这对她而言。远比叶文昊那一巴掌更让她难以接受——这将会成为她人生最大的耻辱!

    然而——

    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接受,但她也知道,如果她想继续顶着叶家第三代大儿媳妇、秦家公主和某国企一把手的光环,就必须接受这份耻辱!

    和秦燕不同。叶文昊的脸上没有痛苦。有的只是自责与担心——为当年的事情而自责。为接下来即将的见面而担心!

    约莫十分钟后,在秦燕痛苦、叶文昊自责担心的心情下,红旗h7缓缓驶到了叶帆所住的别墅门口。

    “他们好像睡了。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眼看别墅一片漆黑,秦燕忍不住道,有点能躲一时算一时的念头。

    “不行!”

    叶文昊很干脆地否定秦燕的提议,然后想了想,并未下车去摁响门铃,而是突然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

    唰!

    别墅的一间卧室里,叶帆本来在搭配炼药的药材,愕然察觉到叶文昊的气息,脸色顿时一变。

    哗——

    下一刻。

    药材从叶帆手中掉落,他情不自禁地走到窗边,一眼看到了叶文昊那辆车灯大亮的红旗h7,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表情十分复杂,既痛苦又激动。

    痛苦,是因为叶文昊的到来,让他想起了今晚秦燕的那些话,想起了叶文昊当年的所作所为!

    激动,是因为他明白,叶文昊既然找到了这里,是因为在乎他的感受!

    见么?

    叶帆忍不住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他像是被施用了魔法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辆红旗h7。

    就那么一直呆呆地看着……

    “他能察觉到么?”

    几分钟后,秦燕见叶帆迟迟不现身,忍不住问道。

    “可以。”叶文昊轻轻叹气。

    “要不给他打个电话吧?”秦燕再次建议。

    “如果他想见我,察觉到我的气息后,会现身的。”

    叶文昊的目光透过车窗玻璃,望着二楼那个卧室的窗户,能够清晰地看到叶帆站在窗帘后的身影,嘴巴泛苦道:“如果他不想见我,就算把电话打爆也无济于事。”

    “如果他一直不现身怎么办?”秦燕又问。

    “等,等到他现身为止!”叶文昊皱眉,语气毋庸置疑。

    秦燕识趣地闭上嘴巴,不再吭声。

    嘎吱!

    与此同时,叶帆的卧室门被推开,苏雨馨光着脚丫,走了进来。

    “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无论如何,他既然来了,你就出去见一面吧。”

    苏雨馨缓缓走到叶帆背后,从后面搂住叶帆的腰肢,将头贴在叶帆的后心上,轻声说道。

    她从楚姬那里得知了叶帆今晚的遭遇,并且在之前按照楚姬的叮嘱,给予了叶帆安抚,此时察觉到叶文昊来了,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来找叶帆。

    “我不是逃避,我不知道见了他该说什么。”叶帆转过身,苦涩一笑,笑在脸上,痛在心里。

    “说你最想说的。”

    苏雨馨握住叶帆冰冷的双手,微笑着鼓励,“不要违心,让你的心去控制你的思维。这是我以前遇到棘手难题纠结时的选择,你可以试一下。”

    “好。”

    感受着苏雨馨的关怀与鼓励,叶帆心中的痛减轻了不少,他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然后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纵身跃下。

    唰!

    看到这一幕,叶文昊脸上的自责与担心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激动,激动之余,连忙道:“下车!”

    话音落下,叶文昊率先推开车门下车,而秦燕则是咬了咬牙,也跟着从车中走下。

    嗯?

    夜幕下,叶帆缓缓朝着别墅门口走来,赫然看到了叶文昊身旁的秦燕,也看到了秦燕那高高鼓起的脸蛋和痛苦的表情!

    这个发现让他先是一怔,尔后隐隐猜到了什么。

    片刻后,在叶文昊与秦燕的等待中,叶帆沉默着走到了别墅门口。

    “对不起,小帆,今晚我不应该找你,更不应该对你说那些话,请你原谅阿姨!”

    不得不说,出身豪门、下嫁豪门、身为国企一把手的秦燕,有着丰富的社交经验,变脸的速度比脱裤子还快,她不但主动向叶帆道歉,表情颇为真诚,心中却比吃饭时吃到苍蝇还难受。

    用苏雨馨的话说,这是典型的违心!

    “对你而言,向我道歉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对我而言,你的道歉没有任何意义。”

    叶帆望着几个小时前对自己露出一副高高在上表情,不断辱骂自己和母亲的秦燕,面色平静道:“请你记住我的话:不要让我再听到你侮辱我母亲,否则,我会杀了你。”

    我会杀了你。

    不知为何,尽管叶帆是面色平静地说出这五个字,但秦燕的心头一阵狂跳,心中塞满了恐惧。

    那份恐惧,比叶文昊掐着她的脖子时更浓!

    恐惧过后,一股从未体验过的耻辱,在秦燕的心头弥漫!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低声下气跟人道歉,更没有人敢当着叶文昊的面,这样威胁她!

    从来没有!!

    “我保证,从今往后,叶家和秦家所有人不会再找你,发生今晚这种事情。”叶文昊嘴巴泛苦道。

    叶帆面色复杂地看着眼前曾被他当作人中之龙的男人,看着眼前这个曾感动得他泪流满面的男人,情不自禁地说道:“这点委屈、屈辱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但我不希望我妈埋进了黄土,还被人戳脊梁骨。”

    “对不起。”叶文昊浑身一震,声音颤抖道。

    “你应该对她说。”叶帆按照苏雨馨所说,完全由心控制自己。

    “我几乎每天都在心中对她说。”叶文昊一脸自责,原本挺拔的身躯稍显佝偻。

    叶帆见状,只觉得心中有些发堵,无言以对。

    “如同我曾经所说,我不敢奢望你能原谅我,但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倾我所有,尽我所能地去为你做一些事情!”

    叶文昊轻声道:“这不是弥补,这是身为一个父亲的责任!”

    叶帆心中一颤,感动的情绪像是润物细无声一般荡漾在他的心头,心中那份因为得知母亲死去真相而对叶文昊产生的恨意,出现了一丝松动。

    “你老太爷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想回家,叶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叶家的资源可以任你使用!”叶文昊想到叶远山的叮嘱,转达道。

    “呃……”

    愕然听到叶文昊这句话,秦燕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文昊,那感觉仿佛在问:这……这怎么可能?

    可能么?

    身为叶家第三代大媳妇,秦燕很清楚,叶家老太爷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只要叶帆轻轻地点点头,他将成为华夏最具权势的太子爷!

    没有之一!!

    可能么?

    “我的家在灵山。”

    叶帆心中的感动荡然无存,毅然转身,大步离开。

    ……

    ……

    ps:这章为zach丶鑫’兄弟加更,三更一万字完毕,大家晚安,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