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56章 小不忍乱大谋,秋后算账!
    夜幕降临,黑暗取代光明笼罩了大地,一盏盏灯火点亮了有着东方明珠美誉的东海,夜色撩人。.

    夜幕下,被誉为东海最难入住的太阳神大酒店灯火通明,酒店楼下的停车场里停满了汽车,其中大部分都是中档轿车,也有一些考斯特面包车。

    单论价格,那些汽车不要说在东海,就算在一些小县城都不入流,但那些汽车的车牌和放置在挡风玻璃角的通行证,足以让一些身家数亿的土豪们心存敬畏。

    这也是为何明明只有四星级的太阳神大酒店会被称为东海最难入住的酒店的原因——它是东海市委、市政斧旗下专门用来负责接待的酒店!

    “兹~”

    九点钟的时候,一辆最新款的奥迪a8l在紧急刹车后,稳稳地停在了太阳神酒店门口,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听到刺耳的摩擦声,眼看那辆奥迪a8l在进入酒店道路后严重超速行驶,门口的保安原本要上前指责、质问,但无意间瞥到了置放在挡风玻璃角落的通行证,吓得连忙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汽车车门打开,不等司机下车拉开车门,一名身穿米色外套的妇人,率先推开车门,面色冷峻地从车中走下,快步走向酒店。

    吧嗒!吧嗒!

    妇人在行走过程中,脚下的高跟鞋撞击在地面上,声音清脆,配上她那高贵、强大的气场和冷峻的表情,让保安不敢直视。

    不光是保安,酒店的迎宾小姐、大堂经理见到妇人进入大厅后,也是不敢直视妇人的目光。

    “您好,请问您是住宿还是……”

    稍后,大堂经理出于职责,还是硬着头皮迎上,欠着身子,露出一脸职业笑容地问道。

    “我找白国涛。”

    妇人面无表情地吐出五个字,吓得大堂经理顿时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身为大堂经理,她不但知道今天酒店最尊贵的客人是带着岭南商务团前来东海与市委、市政斧洽谈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两个经济区合作的白国涛,而且还知道白国涛是岭南省的一把手,还是冲击红色权力巅峰最有力的争夺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妇人直呼白国涛的名字,怎能不让她震惊?

    “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我们验明您的身份后,会打电话请示白书.记的秘书……”震惊过后,大堂经理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按照规矩办事。

    只是——

    不等她的话说完,妇人便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大堂经理,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呃……”

    低沉的一个“滚”字宛如一道晴天霹雷在大堂经理的耳畔炸响,她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呆呆地站在了原地,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因为直觉和理智告诉她,敢直呼白国涛名字的人,随便一句话便可以让她卷上铺盖从这里滚出去!

    吧嗒!吧嗒!

    稍后,在大堂经理心惊胆战的心情中,在周围那些酒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夫人面色冷漠地走向电梯。

    这一次,她没有遭到任何人的阻拦!

    一分钟后,妇人乘坐电梯来到酒店顶楼。

    “叮咚——”

    伴随着一声清响,电梯门打开,妇人冷着脸从电梯里走出。

    “夫人。”

    豪华套房门口,白国涛的保镖兼司机林通,看到身穿米黄色外套的妇人后,先是一怔,然后快步迎上,鞠躬问好。

    “把门打开。”

    妇人像是将林通的问好当成了放屁,与林通擦肩而过,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

    “是,夫人!”

    感受到妇人那滔天的怒意,林通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然后在未给白国涛请示的前提下,快步走到豪华套房门口,掏出房卡,放在房门的感应器上。

    “兹~”

    轻响传出,房门打开,妇人一脸冰冷地走入房间,房间里像是着火了一般,烟雾弥漫,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

    套房的客厅里,白国涛脸色难看地坐在沙发上,手中夹着一只香烟,香烟燃烧了大半,残留着白色的烟灰。

    似乎,香烟点着之后,他并没有吸。

    而在他身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

    “白国涛,你倒是坐得够稳啊?”妇人径直走到白国涛身前,怒气冲天道。

    白国涛掐灭烟头,皱眉看着妇人:“你怎么来了?”

    “你说我怎么来了?小洛都被抓进大牢了,我这个当妈的能不来吗??”

    听到白国涛的问话,身为某个能源系统一把手的王红,一改往曰沉着、冷静的作风,像是泼妇一般,情绪激动地低吼了起来。

    白国涛沉默。

    “为什么不救小洛?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眼看白国涛沉默,王红一下冲到白国涛身前,双手抓着白国涛的衣服领子,扯着嗓子,质问道。

    对王红而言,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不是混到了某能源系统国企的一把手,也不是成为白家大媳妇,成为白家唯一一个有资格坐主桌的三代女姓成员,而是培养出了白洛这个白家第四代接班人!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得知白洛不但丢掉仕途,而且还要受到几十年的牢狱惩罚,这如何能让她接受?

    “放手。”

    白国涛眉头紧皱,声音嘶哑地喝道。

    唰!

    尽管心中怒气冲天,但王红骨子里还是对白国涛百依百从的,听到白国涛的话,下意识地松开了双手。

    “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救不了。”

    白国涛缓缓开口,语气极为低沉,“这一切都是叶文昊那个私生子设下的圈套,小洛钻了进去,证据确凿。”

    “那也不能让小洛去坐牢啊?”王红双眼通红地反驳道。

    “不坐牢?勾结境外势力意味着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白国涛陡然提高了声音,怒意盎然,看似是冲王红发火,实则在为白洛犯下大忌而恼火。

    “——”

    王红张了张嘴,最终无言以对。

    身为白家的大媳妇,她自然也知道,勾结境外势力和自立山头是官场中人绝对不能碰的雷区,触之必死!

    “我去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目的不是想救他,而是想告诫他,不要让这件事情连累到整个家族。”

    白国涛再次开口,越说越来火,“谁知道这个孽子,没有看出我的用意不说,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白家不会放过那个叶家野种的话——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摆明了告诉所有人,这件事情和白家有关吗?”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为了顾全大局,只能与他断绝父子关系,一脚将他踢出白家!”说到最后,白国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怎么可能做出那么绝情的决定?

    “难……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从理姓上来讲,白国涛说的这些王红都懂,但从感姓上来讲,王红无法接受自己引以为豪的儿子从白家接班人变成阶下囚,这个打击实在太沉重了!

    “暂时没有办法,只能等。”

    白国涛微微眯着眼,眸子里精光闪烁,“等叶家那个老不死的蹬腿,只要那个老不死的蹬腿,格局发生转变,我们白家抢得先机,小洛自然会出来。”

    “我可以等那时候救小洛,但无法等到那时候报复叶家那个野种!”

    王红闻言,也明白这是唯一的办法,只好憋屈接受,尔后却是一脸恨意道:“我要让他立刻、马上去死!”

    “难道你想赴小洛的后尘不成?”白国涛脸色一寒,训斥道。

    王红一脸不甘心:“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那个叶家野种远比外界传言的难对付,我们不能走极端,否则就算成功复仇,也会付出昂贵的代价——叶家人可等着我们再次犯错呢!”白国涛眉头紧皱道。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王红急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一个叶家野种不值得我们大动干戈。”白国涛一脸睿智道:“相反,我们还要借助他的手达成目的。”

    “什么意思?”王红愕然。

    “原本那个叶家野种就在暗中艹纵东海帮与南青洪明争暗斗。”

    白国涛冷笑道:“这次的事情发生后,他跟青洪组织的矛盾再次加深,甚至可以称得上不死不休,势必会灭了南青洪!”

    “你是说?”王红隐隐猜到了什么。

    “我承认,叶文昊生的这个野种有能力、有城府,而且在武学上造诣不浅,但他想在完全不违规、违法的前提下消灭南青洪,那等于痴人说梦话!”

    白国涛杀气凛然道:“他把法律、规则当作武器,我们也可以!只要他在对付南青洪的过程中留下把柄,我们便可以用法律、规则这两把武器,置他于死地!届时,以叶文昊对那个野种的重视程度,势必会做什么,我们完全可以借题发挥,将他拉下马!如果叶家那个老东西再一归西,还有谁能阻挡我们?”

    “呼~”

    听了白国涛这一席话,王红堵在胸口的怒气终于消散了一些,她轻轻吐出一口闷气,道:“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有一天,我会跟他们秋后算账!”

    白国涛悄然握紧双拳,杀气腾腾道。

    ……

    ……

    ps:第一更!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