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257章 台前幕后
    清晨过后,明媚的阳光倾洒在青洪山庄里,金光灿灿,为秋后的山庄增添了几分温暖。.

    然而——

    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青洪山庄那些青洪帮成员却没有感受到温暖,相反,他们从早上开始,便觉得山庄的上空笼罩着一股阴霾的气息,让他们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浑身发冷。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听说,青洪太子爷陈费廉派出两名黑龙卫潜入华夏暗杀一个叫叶帆的人,结果以失败告终。

    他们生怕陈费廉会迁怒于他们。

    就在青洪山庄那些青洪帮成员人人自危的同时,陈费廉坐在书房里,一脸要杀人的表情。

    虽然他在几个小时前便得知暗杀行动失败,两名黑龙卫折在华夏,但他的心情到现在依然没有好转。

    “叮铃铃——”

    突然之间,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书房的安静。

    陈费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来电,发现是林天意的来电后,拿起了电话。

    “陈少……”

    “有屁快放!”

    林天意率先问好,尔后刚要汇报事情,被陈费廉冷冷打断。

    “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消息,我们在闽南省的几个好手全部被炎黄组织带走了。除此之外,闽南武警总队派出大量武警,在警方未知情的情况下,突袭了我们的走私生意,带走了大量人员,而且,一些跟我们生意有关的官员统统被秘密带走了。”

    林天意心惊胆战地汇报道:“另外,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叶帆那个杂碎养的狗突然带人在闽南出现,趁火打劫,试图乘机占领闽南!”

    “咝~”

    耳畔响起林天意的汇报,原本心情糟糕的陈费廉,气得直吸冷气,破口大骂了起来,“白洛这个白痴!”

    林天意深以为然。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白洛这个猪队友被叶帆暗中监控,从而得知两名黑龙卫潜入华夏暗杀之事,提前让楚姬埋伏,以两名黑龙卫的强大实力杀叶帆如杀鸡!

    而一旦叶帆被暗杀的话,南青洪在闽南的走私生意怎么可能被连锅端?

    只是——

    在明白的同时,林天意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叹,叶帆这个曾让他轻视的叶家私生子,远比他想象中的更为阴险狡诈!

    “陈少,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眼看陈费廉半天不说话,林天意又壮着胆子道。

    “什么?”

    “刚刚炎黄组织的新闻发言人就暗杀叶帆那个杂碎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对着全球媒体宣布,从今往后,如果有地下势力再敢潜入华夏为非作歹,炎黄组织将不惜一切代价剿灭该组织!”林天意有些畏惧道。

    “该死!”

    原本陈费廉在考虑要不要亲自前往华夏捏死叶帆,此时听林天意这么一说,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同时只好放弃心中的念头,想了想道:“目前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你把大陆各方面生意能停的先停一下,同时提醒下面人老实点,不要出幺蛾子!”

    “是,陈少!”

    林天意连忙回应,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如果叶家那个杂碎继续趁火打劫,在其他地方对我们下手,怎么办?”

    “还击。”陈费廉阴沉道:“只要他敢在其他地方动手,你给狠狠地打,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呃……”

    林天意一怔,他有些搞不懂陈费廉的意图了。

    “台岛和东南亚特区虽然归顺华夏,但华夏对这两个地区的掌控力还很弱,就算我们在大陆把动静闹得再大,叶家也无法将我们彻底从华夏赶出去。”

    似是能够猜到林天意的心思,陈费廉阴沉着解释道:“而如果能够用大陆的地盘换取那个野种的把柄,从而借助白家的手铲除,让叶文昊狗急跳墙,从而引发白叶两家全面开战,引得华夏大乱,对我们而言,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陈少高明!”

    林天意恍然大悟,连忙送上一记马屁。

    陈费廉并没有享受林天意的马屁,而是在林天意的话音落下之前,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表情依旧冷得吓人。

    尽管这次暗杀行动失败完全是猪队友白洛的原因,但一想到自己与叶帆第一次交锋竟然以失败告终,他心中就像是吃饭时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因为,在他心中,叶文昊连给他父亲陈道藏舔皮鞋都没有资格,而叶帆身为叶文昊的私生子,根本就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上!

    洛杉矶正午的时候,燕京却已到了晚上。

    夜幕下,一辆挂有京v02打头车牌的红旗h8轿车在燕京某条主干道平稳地行驶着,前后各跟着两辆汽车。

    红旗h8是华夏如今自主生产的最顶级的轿车,价格不低,但在燕京城不少见。

    但京v02打头的车牌在燕京乃至华夏,凤毛菱角!

    那是代表着绝对权力的至尊车牌!

    十分钟后,那辆挂有京v02打头车牌的红旗h8轿车,驶入了燕京某天门槛不亚于皇家园林的巷子,在暗地里四名炎黄组织保卫局成员的注视下,一路畅通无阻,在最中间那栋四合院门口停了下来。

    汽车停下,一名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的中年男人快步从驾驶位走下,拉开汽车后排座位,后退一步,欠身迎接。

    在中年男人的迎接中,一名时常出现在新闻联播中的老者从汽车里走下,走向四合院。

    “首长好!”

    四合院门口,一名负责站岗的炎黄组织保卫局成员抬头挺胸地敬礼问好。

    老者微微颔首,迈步走进四合院。

    “首长,老首长在书房等您。”

    老者进入四合院,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迎上,他是叶家老太爷的生活秘书,负责叶家老太爷的饮食起居。

    叶家家主叶震再次微微颔首,快步走向了亮着灯光的书房。

    书房里,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仰躺在木藤椅上,微微闭着眼,听着京剧,那张长满老人斑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惬意。

    “爸。”

    叶震进入书房,看到叶家老太爷沉浸在京剧之中,看了看时间,最终还是开口呼唤。

    虽然他知道每天睡觉前听京剧是叶家老太爷除了下棋外最大的爱好,但他也知道,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自己还要与叶家老太爷谈事,如果等下去,会影响到叶家老太爷休息。

    “来了。”

    叶家老太爷缓缓睁开眼,然后关掉了京剧。

    “嗯。”

    叶震轻轻点头,快步走上前,试图搀扶叶家老太爷。

    “我还没到不能动弹的地步。”叶家老太爷摆了摆手,自己坐了起来,然后又道:“坐下说。”

    “爸,您这么晚让我赶过来,应该是因为文昊那个私生子的事情吧?”叶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主动问道。

    “嗯。”叶家老太爷微微一笑,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文昊那个私生子布的这个局很简单,但很巧妙地把握了白家小子的心理,而且对时机地把握恰到好处,实属不易。”

    叶震想了想,做出评价,“更为难得的是,他最后居然差点将白国涛和整个白家牵扯了进去。只可惜,白国涛无情地丢卒保帅,否则对我们而言将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古往今来,成帝王、必无情!”叶家老太爷目光闪烁。

    “爸,您的意思是?”叶震心中一动,想到了某个可能,有些不敢相信,以至于表情都变了。

    “文昊已经不适合当帝王了。”叶家老太爷语出惊人。

    “呃……”

    耳畔响起叶家老太爷的话,饶是叶震早已做到了八风不动且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也是惊得嘴巴微张。

    “如果那小子没出现,他倒是很合适。”叶家老太爷轻轻叹了口气。

    叶震沉默半晌,语气复杂地开口:“看来您是要让家主之位让给文远了。”

    “不是让,而是争,谁争上算谁的。”

    说话间,叶家老太爷的眸子里精光爆射,原本瘦弱的身子突然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古往今来,帝王没有让出来的!”

    “可是……”叶震欲言又止。

    “说实话,单论自身能力,叶家第三代没有一人能够比得上白国涛。”

    叶家老太爷心如明镜道:“这些后辈,他们在大树底下乘凉已经习以为然了,纵然有虎之威,却无虎之凶,而白国涛却有狼之狠。”

    “所以,您宁愿冒着叶家内部大乱的风险,去磨练他们的凶狠?”叶震表情凝重。

    “嗯。”叶家老太爷点头,然后问:“你觉得那小子如何?”

    “他与外界传言的截然相反,非但不鲁莽,反倒是狡猾如狐,狠辣如狼,而且据说是难得一见的术武双修天才。”叶震深知叶家老太爷问的是叶帆,沉吟片刻,做出评价。

    “能够得到你如此评价,年轻一辈之中他是第一个啊。”

    叶家老太爷一阵唏嘘,然后富有深意道:“通知文昊,不管他用什么办法,就算是用八抬大轿请也要把他儿子给我请回叶家!”

    “您要用他制造叶家内乱?”叶震心中一动。

    “双面利刃,既能杀敌,也会伤己,注定染血无数。”

    叶家老太爷登高望远。

    褚玄机高处不胜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台前幕后。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