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63章 身世之谜
    清晨,当晨辉倾洒在东海的大街小巷的时候,公交站、地铁站随处可见一脸焦急等车的上班族、学生族,街道上随处可见快速行驶的汽车,新的一天开始了。.

    晨辉下,一辆红色路虎揽胜行驶在一条前往东海大学的主干道上。

    如同往常一样,苏琉璃开车,司徒若水坐在副驾驶位上。

    “琉璃姐,小心!”

    突然之间,惊呼声响起,司徒若水一脸紧张地冲着苏琉璃提醒道。

    苏琉璃闻声,连忙打了一下方向盘,红色路虎揽胜擦着前面汽车的反光镜而过,好不惊险。

    “琉璃姐,你是不是心神没恢复?怎么开车老是走神?”

    司徒若水后怕地拍了拍36d左胸,忍不住道,刚才那一幕已经是第三次惊心动魄了。

    “恢……恢复了。”

    苏琉璃稍显惊慌地回答着,俏脸上写满了尴尬,尴尬之余还有几分无法掩饰的幸福笑意——从离开翱翔山庄开始,昨晚她与叶帆在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便如同放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里闪现,让她像是吃了蜜一样,心中美滋滋的,同时也导致开车走神。

    “按理说,既然是大哥哥出手帮你,肯定可以帮你恢复心神的。”

    司徒若水点了点头,然后不知是为了避免苏琉璃再次走神故意找苏琉璃聊天,还是出于好奇,又问道:“琉璃姐,大哥哥昨晚说要帮你修炼出劲力种子,让你学会冥想,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姐不是说了嘛,通过外人帮助学会冥想,曰后成就有限,姐是铁定心要成为高手的。”苏琉璃说着,没来由想起昨晚司徒若水那声惊呼将她从梦中惊醒后,依偎在叶帆怀中的感觉。

    那份感觉,像是毒药一般,让第一次尝试的她上了瘾,以至于那张俏脸上隐隐爬上了一缕绯红。

    “琉璃姐,你可真是执着。”司徒若水佩服地说道。

    苏琉璃骄傲地仰着小脑袋,她更加觉得自己的坚持是对的,否则怎么可能发生昨晚的一幕?

    半个小时后,苏琉璃驾驶着那辆红色路虎揽胜进入东海大学,直奔学校停车场而去。

    嗯?

    突然之间,苏琉璃脸上的甜蜜笑容一僵,目光怔怔地看着前方一辆汽车。

    那是一辆大排量的奥迪a6l,车子本身很普通,但却挂着市政斧的牌照,而且按照牌照号来看,挺靠前,至少是厅级干部的配车。

    “琉璃姐,你怎么了?”察觉到苏琉璃的异常,司徒若水问道。

    “没……没事。”

    话虽然这样说,但苏琉璃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表情变得有些难看,秀眉也是不经意间皱在了一起。

    前方,那辆挂有市政斧牌照的大排量奥迪a6l里,苏琴看到了红色路虎揽胜,眼前一亮,连忙推开车门,走下了车。

    “琉璃姐,好像是阿姨。”

    司徒若水曾跟随苏琉璃见过苏琴一次,对苏琴还有印象,一眼便认出了苏琴。

    “嗯。”

    苏琴点了点头,想了想,对司徒若水道:“若水,下车后你先去教室,我随后就去。”

    “好。”

    司徒若水点了点头,待汽车停下后,率先推开车门下车,一脸可爱地冲苏琴打招呼道:“阿姨,您好。”

    “你好,若水。”苏琴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您跟琉璃姐说话吧,我先去教室了,阿姨再见。”司徒若水笑着挥了挥手,抱着课本离开。

    与此同时,苏琉璃从车中走下,清晰地看到,苏琴头发有些凌乱,原本精心保养的水嫩脸蛋一片蜡黄,眼圈发黑,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与往曰的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后,苏琉璃微微一怔,心中的怒气、怨气无形之中减少了一些,忍不住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琉璃,无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我,你都必须与叶帆划清界限!”苏琴上前一步,抓住苏琉璃的手,似乎生怕苏琉璃逃走。

    苏琉璃原本因为看到苏琴一脸憔悴的模样,有些心软,不打算计较上次苏琴让她去找白洛道歉的事情,此时听到苏琴的话,原本消散的怒意、怨气又重新聚集,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嘿,上次你跟我说,叶帆根本不可能是白家大少白洛的对手,让我去给白洛道歉。如今,白洛被叶帆亲手送进了监狱,永世不得翻身,你又来找我,再次让我与叶帆划清界限!难道,你想告诉我,白家会让叶帆死无葬身之地,同时会迁怒于我么?”

    苏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嘿,你还真是一个好母亲啊。”

    苏琉璃见状,只觉得心头被捅了一刀,一阵生疼,语气也变得冷漠了许多,“只是,我很好奇,当我被人阴害,差点因为大出血离开人间的时候,你这个好母亲在哪?你似乎连一个安慰的电话都没给我打过吧?”

    “琉……琉璃,那几天我到外面出差了,昨天才回来的。”苏琴情急地解释道。

    “出差?好吧,就当你出差了,昨天才回来。那你昨天至少也应该打个电话问问我身子好了没有,而不是一大早便来找我,让我与叶帆划清界限吧?”苏琉璃越说越火,“如果不是叶帆,我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我……我……”

    苏琴无言以对,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像是做出了重大决定,身子颤抖道:“琉璃,我让你与叶帆划清界限,并不只是担心白家会迁怒于你,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苏琉璃问。

    “白洛是你哥哥。”苏琴说出了隐藏在内心深处多年的秘密。

    “呃……”

    耳畔响起苏琴的话,苏琉璃就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震惊地看着苏琴,满脸呆涩道:“你……你说什么??”

    “白洛是你哥哥,你是白国涛的女儿。”苏琴再次开口,阐述这个事实。

    “这……这……这怎么可能?”

    苏琉璃瞪大眼睛,彻底傻了,“你不是跟我说,我父亲出车祸死了吗?怎么我又变成了白国涛的女儿??”

    “你亲生父亲的事情只是一个谎言,目的是为了掩饰我跟白国涛的关系,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苏琴轻轻叹了口气。

    “不,这不是真的!”

    或许是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让苏琉璃没有任何准备,她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只见她红着眼,一把抓住苏琴的胳膊,用力地摇着,“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是真的。”苏琴说着,那张憔悴的脸上涌现出了几分内疚。

    唰!

    再次听到苏琴的确认,苏琉璃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浑身剧烈一颤,下意识地松开了苏琴,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后退后两步,差点栽倒在地。

    晨辉下,她像是一尊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如果不是心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痛,她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梦!

    一个噩梦!!

    “琉璃,对不起。”

    苏琴见状,心中内疚更浓,轻声致歉道。

    没有应答。

    苏琉璃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泪水滑落脸庞,心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是白国涛的私生女,而他是叶文昊的私生子,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

    眼看苏琉璃沉默,苏琴再次道歉,然后试图上前再次握住苏琉璃的手,却发现苏琉璃无力地蹲在地上,将脑袋埋在两腿间,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琉璃……”

    苏琴见状,上前安抚苏琴。

    “走开,你走开啊!”

    苏琉璃像是受到莫大刺激一般,一把推开苏琴。

    “琉璃,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你的骨子里流淌着白国涛的血液,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苏琴叹了口气,道:“原本,我想在你给白洛道歉之前,告诉你这件事情,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给你说,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来找我,除了让我跟叶帆划清界限的话,还要让我去给白国涛认错吧?”苏琉璃泪流满面地看着苏琴,表情冷漠得吓人。

    苏琴闻言,略微犹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见苏琴点头,苏琉璃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撕心裂肺,尔后她满是怨恨地看着苏琴,声音嘶哑道:“苏琴,你真正在乎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你害怕这件事情会影响到你和他的关系,所以你才找到我,让我去承认错误!”

    苏琴无言以对。

    “苏琴,你太自私了,你不配当我的母亲——我恨你!!”

    泪水流进了苏琉璃的嘴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她满是绝望、恨意地冲着苏琴大吼一声,然后不等苏琴回答,便转身跑开。

    “琉璃……”

    苏琴试图追上,结果脚下一滑,差点栽倒在地。

    没有回应,苏琉璃一边跑,一边哭泣,心脏像是被人用锋利的匕首戳得千疮百孔,疼得让她难以呼吸。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