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66章 子为父战
    他凭什么这么嚣张?

    是依仗术武双修?

    还是认为小师弟跟兰花门那种小门派的传人一样不堪一击?

    惊愕之余,一个个疑惑在张千心中浮现。

    没有答案。

    但在张千看来,以慕容圣的实力,手持太乙玄剑使出武当镇派绝学‘太乙玄门剑法’斩杀叶帆,就跟切菜一样容易。

    想到此处,张千不屑地笑了:“请叶先生放心,我一定将你的话原封不动地带到,还请叶先生签字吧,免得比武之中出现什么意外,炎黄组织会追究责任。”

    哗——

    叶帆面无表情地打开战书,战书内容尽收眼底。

    本人慕容圣,系武当派弟子。二十三年前,你父亲叶文昊击败我父亲夺走青帮第一,为人之子,我深感不服,特向你发起生死挑战。

    生死战时间:2018年12月5日。

    生死战地点:东海武当武馆。

    注:原本比武切磋生死有命,但我念在你是苏琉璃的朋友,看在苏琉璃的面子上,我会饶你一命!

    嗯?

    看到最后一段内容,叶帆眉头一挑,眼睛再次眯在了一起。

    “叶先生,你不会出尔反尔吧?”张千见状,以为叶帆被战书的内容吓住了,生怕叶帆反悔,故意刺激道。

    反悔?

    唰唰唰……

    叶帆三下五除二在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名字,心神一动,意念力再次催动。

    “嗖——”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其中一份战书陡然蹿起,化作白光射向张千。

    唰!

    张千脸色一变,没敢硬接,而是惊慌地朝后退闪两步,结果……发现战书抵达他面前后,突然停了下来。

    “你……”

    看到这一幕,张千自知出丑了。气得不轻,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然而——

    恼怒归恼怒,他说出一个‘你’字后,察觉到了叶帆那看似平静却充满压力的目光,心中一个机灵,连忙将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接过战书,转身便走。

    “这个王八蛋!”

    出了别墅小院,上了汽车,张千想到刚才自己狼狈的样子。只觉得比挨了两耳光还要憋屈。气得直骂娘。尔后生怕叶帆听到,又连忙对司机道:“快点开车!”

    话音落下,张千见叶帆并未追出来,暗中松了口气。然后连忙拿出手机,拨通慕容圣的电话。

    “张师兄,战书送到了吗?”

    电话很快接通,慕容圣拿着张千为他准备的手机,按照张千教他那样接通电话,率先问道。

    “小师弟,战书送到了……”张千先是回答了一句,然后想说什么,却被慕容圣打断。

    “他应战了么?”

    “他应战了。而且他不知从哪里得知了你要跟他进行生死战的消息,还没等我拿出战书,便猜到了我的来意。”张千想到刚才叶帆‘未卜先知’的情形,有些疑惑。

    “是我告诉了别人。”慕容圣风轻云淡地说着。

    “原来如此。”

    张千闻言,恍然大悟。然后想到自己刚才被叶帆惊吓的一幕,有些恼火,添油加醋地刺激道:“小师弟,这个姓叶的小子实在太嚣张了!他让我告诉你,他随时在翱翔山庄候着你,如果你不去就是孙子!”

    “咝~”

    身为武当派年轻弟子的领军人物和大长老慕容谷的儿子,慕容圣在武当派身份地位显赫,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早已养成了不可一世的性格,此时听到张千添油加醋的话语,当下气得直吸凉气。

    察觉到慕容圣的反应,张千深知激将法奏效了,又添油加醋道:“不光如此,那小子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说十招之内必定打败小师弟你……”

    “嘿,他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慕容圣怒极反笑道:“原本我只是打算击败他,废掉他的功夫,留他性命。如今看来,只是废掉他的功夫有点太便宜他了,我得挑了他的手筋脚筋,割了他的舌头,让他这辈子老老实实夹紧嘴巴才行!”

    “小师弟说得极是,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应该狠狠修理。”

    张千虽然好奇慕容圣为何要留叶帆的性命,但听到慕容圣后面的话,又觉得如果慕容圣那样做了,远比一刀劈了叶帆解恨,当下恭维地附和了起来。

    对于这一切,叶帆并不知情。

    当慕容圣离开大厅后,他又再次翻开了留下的那份战书,目光重新停留在最后那段话上,表情有些怪异。

    一方面,如果慕容圣只是像苏琉璃说的那样,两人只是在武当山有过一面之缘,那慕容圣没道理看在苏琉璃的面子上手下留情。

    另一方面,他不相信苏琉璃会欺骗他。

    “嗡……嗡……”

    稍后,不等叶帆从思索中回过神,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叶帆心中一动,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苏雨馨的来电。

    “喂。”

    叶帆摁下接听键,主观地认为苏琉璃将生死战的事情告诉了苏雨馨,所以苏雨馨才会打来电话。

    出乎预料的是,苏雨馨并没有询问生死战的事情,而是语气颇为焦急道:“琉璃出事了!”

    唰!

    叶帆闻言,脸色一变:“她怎么了?”

    “刚才,琉璃的母亲打电话给我,跟我说,她今天早上去将琉璃的真实身世告诉了琉璃,琉璃无法接受,哭着跑走了,一直不接电话。”

    苏雨馨飞快地说道:“刚才,我给琉璃打电话,本想询问她是怎么回事,结果刚一出口,琉璃便说她想一个人静静。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她的身世有问题?”叶帆一阵见血,直指关键地问。

    “嗯。”

    苏雨馨给出一个肯定答复,然后深深叹了口气道:“她……她是白国涛的私生女。”

    “什……什么?”

    或许是这个答案实在太过震撼性了,叶帆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她怎么可能是白国涛的私生女??”

    “苏琴说。她表面因为琉璃亲生父亲的死一直没有结婚,都是骗人的。实际上,在过去这些年之中,她一直是白国涛的情人,而琉璃是她和白国涛的孩子。”

    苏雨馨稍显恼怒地说着,然后又叹了口气,“而刚才琉璃反应那么大,应该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

    叶帆闻言,只觉得心中有些莫名的发堵,似乎这件事情带给他的影响远远超过慕容圣的挑战!

    “琉璃自小就和她母亲关系不好。如今又得知这样的身世。心中肯定十分难过。”苏雨馨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担忧。“她一直不接我电话,我生怕她想不开做傻事……”

    “我现在给她打电话,然后去找她。”叶帆情不自禁地打断了苏雨馨的话。

    “嗯。”

    苏雨馨给叶帆打电话的目的便是想让叶帆打电话劝说苏琉璃,此时听到叶帆主动开口。连忙回应。

    叶帆不再废话,直接挂断电话,拨通苏琉璃的电话。

    “慕容圣去下战书了?”

    出乎叶帆预料的是,苏琉璃不但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而且开口便问自己生死战的事情,语气中流露着无法掩饰的担忧。

    听到苏琉璃的话,感受着苏琉璃语气中的担忧,再一联想苏琉璃在遭受重大打击的情形下如此关心自己的事情,叶帆心中没来由一暖。尔后又觉得堵得厉害,情不自禁地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唰!

    苏琉璃闻言,脸色陡然一变,浑身剧烈一震,手一抖。手机差点从她手中滑落。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而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你心中肯定会非常难过,但我觉得你应该说出来,告诉你雨馨姐和若水,或者说告诉我,这样你会好受一些。”

    眼看苏琉璃沉默,叶帆似乎能够想象到苏琉璃难过的模样似的,只觉得心中微微一痛,柔声道。

    “对……对不起。”

    电话那头,苏琉璃浑身僵硬,脸色苍白,眼圈泛红,声音颤抖道:“我也是刚刚得知这件事情,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

    话音落下,苏琉璃的脸上充斥着担忧,似乎在担忧叶帆因为她的身世而远离她。

    那份担忧,令得她鼻子一酸,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沿着她那张苍白的脸庞悄然滑落。

    “你是担心我们在意你的身世?”叶帆心中一动,猜到了什么。

    “嗯。”

    苏琉璃无力地蹲在地上,咬着嘴唇,轻声回应。

    “你想多了,无论你是谁的女儿,雨馨都是你堂姐,若水都是你最好的姐妹,她们是不会在意的……”叶帆柔声安慰道。

    苏琉璃红着眼,流着泪,情不自禁地打断叶帆的话:“我担心你在意。”

    “我?”

    叶帆一怔,心中涌现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没有去想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而是解释道:“我和白家是有过节,甚至是生死大仇。但如你所说,你是今天才知道身世真相的。而在这之前,白国涛也好,你母亲苏琴也罢,他们都知道这个事实,不但没有尽到当父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而且都没有告诉你!可以说,你和白国涛只有父女之名,却无父女之实,我怎么可能会在意?”

    “你……你真的不在意?”苏琉璃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以至于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心跳也是陡然加快。

    “不在意。”叶帆给出很干脆的答复。

    “呼~”

    得到叶帆的肯定答复,苏琉璃长长松了口气,像是被人从深渊拉了上来,“谢……谢谢你,叶帆。”

    “这么客气干什么?”叶帆苦笑。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再一联想之前自己情不自禁地说怕叶帆在意,苏琉璃原本苍白的俏脸上不但恢复了几分血色,还爬上了一缕淡淡的绯红。

    稍后,她为了避免尴尬,故意转移话题道:“对了,慕容圣是不是已经去找你下战书了?”

    “他没有来,而是派人来的。”

    叶帆说着,想到战书里最后一段话,稍作犹豫,又道:“慕容圣在战书里说看在你的面子上要饶我一命……”

    “我……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见过一面!他想追求我,所以自作多情想用这种方式获取我的好感!”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苏琉璃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了起来,那感觉生怕叶帆会误会她与慕容圣的关系。

    “原来如此。”叶帆恍然大悟。

    “你……你应战了?”

    眼看叶帆没有怀疑、生气,苏琉璃松了口气,然后又想到了什么,满是紧张地问道。

    “嗯。”

    看着身旁的战书,想着叶文昊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叶帆忍不住闭上双眼,轻声道:“我不想让他被人戳脊梁骨说,他的儿子是懦夫。”

    ……

    ……

    ps:两更七千字送上,四月第一天,新的**来临,弱弱地求声月票——俺自知更新不给力,所以只能弱弱的求,一切皆看哥们姐们的心情,投了,俺万分感激,不投是理所应当的。

    闪人,睡觉,大家晚安~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