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284章 父子扬名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傍晚时分,当叶文昊告别叶帆等人,独自驾驶着那辆奥迪A6L返回杭湖的时候,慕容谷、慕容圣父子挑战叶文昊、叶帆父子落败致死的消息,在炎黄组织内部议论纷纷,同时朝外扩散。

    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一辆挂有京V02打头车牌的红旗H8轿车缓缓驶出那座被誉为华夏门槛最高的红墙大院,在两辆警卫车辆的保驾护航下,驶入车流之中。

    当夕阳最后一缕光辉彻底没入地平线后,那辆红旗H8轿车驶入一条古老的胡同,在一座有价无市的四合院门前停下。

    身穿黑色的西装的警卫员第一时间下车,拉开汽车后门,恭敬地退到一旁,迎接白家家主白远下车。

    与前段时间始终绷着脸,一脸阴沉表情不同,今天的白远,脸上难得地出现了笑容。

    看到这一幕,来自炎黄组织的警卫员心如明镜。

    很快,白远在生活秘书的陪同下进入四合院,然后挥手让生活秘书退下,独自一人走向书房。

    进入书房,白远想了想,拿起书桌上特制的保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白国涛恭敬的声音:“爸。”

    “在办公室还是回住处了?”白远随意地问。

    嗯?

    愕然听到白远的问话,白国涛不由一怔。

    因为白洛勾结青洪暗杀叶帆被一脚踢进监狱,白家差点受到牵连,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白家的上空弥漫着一层阴霾。

    或许因为心情糟糕的缘故。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白远一直没有与白国涛联系,白国涛也不敢主动联系白远。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白远今天不但主动联系了白国涛,而且没有开口提正事。这怎能不让白国涛惊讶?

    “刚回住处。”

    虽然不知道白远为何突然来这么一出,但白国涛没敢多问,只是恭敬地回答。

    “吃过饭了么?”白远又问。

    “吃过了。”白国涛说着,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爸,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下午听到一个好消息。估摸着你那边可能还不知情,跟你通个气。”白远笑着道。

    “好消息?难道是叶家那个老东西病危了?”白国涛先是一怔,然后稍显兴奋——对整个白家而言,这是最好的消息!

    “不是。”白远微微一怔,然后苦笑道:“是叶文昊的事。”

    “又是叶帆那个野种闯祸,叶文昊去擦屁股?”提到叶帆。白国涛的心情一下从阳春三月变成了寒冬腊月,但眉目之间还是有着几分期待。

    “这次倒不是那个野种惹是生非了,而是叶文昊自己的事情。”白远说着,问道:“你应该知道叶文昊当年一战惊动武学界的事情吧?”

    “知道,他当年击败了名列武学界青榜第一的慕容谷,取而代之。”白国涛回道。

    “那慕容谷带着他儿子下山找叶文昊雪耻当年之辱,但因叶文昊已退出武学界。怕叶文昊拒绝应战,所以走了曲线救国的路子,让其儿子挑战那个野种,逼迫叶文昊出战。”白远笑道。

    白国涛一愣,脱口问道:“难不成叶文昊和那个野种都被杀了?”

    “没有,那个叫慕容谷的武者和他儿子死了。

    ”白远说着,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多少觉得有些遗憾。

    因为叶文昊、叶帆父子的所作所为,如今白家人对他们父子俩人可是恨之入骨,恨不得两人早死早升天。

    “爸的意思是。叶文昊重出武学界,将对他的仕途造成致命影响?”

    身为白家第三代接班人,白国涛的政.治明锐性是一般体制内成员无法比拟的,他一下便找到了关键点。

    “没错。”

    白远心中暗赞一声,然后道:“白国涛能够被上面选中。除了叶家的力挺之外,很大程度上也因为他退出了武学界。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他为了那个野种连续弄出风波,令得上面有些不满。这次,他又为了那个野种重出武学界,进行什么生死战,令得上面很不高兴。”

    “这么说来,就算有叶家那个老家伙力挺,他的希望也很渺茫了。”白国涛闻言,心中一喜。

    “是的,就算普通官.员跟武者打打杀杀也会造成恶劣影响,何况他?”白远满脸笑意。

    “嘿,真是成也那个野种,败也那个野种啊。”

    白国涛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在他看来,叶帆虽然对白家造成了很严重的打击,但同时也给叶文昊乃至整个叶家带去了灾难。

    “我告诉你这件事呢,一来是想让你消除心中的阴霾,干好你的本职工作,二来是想提醒你,叶家第三代之中,除了叶文昊之外,其他几人都差得太远,包括那个叶文海。”白远又道。

    “谢谢爸提醒。”

    白国涛闻言,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笑容。

    身为白家第三代掌舵者,他很清楚,白远口中的叶文海是叶文昊的大哥,是叶家第三代接班人第二人选,能力虽然不俗,但眼界不够。

    甚至,白国涛还听说,当年叶文昊的恋人灵韵前往叶家找叶文昊的时候,叶家所有第三代成员之中,唯有叶文海支持叶文昊和灵韵在一起,试图破坏叶家与秦家的联姻。

    这可谓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

    如今,叶文海虽然随着年龄、阅历、职位的增长,为人处世圆滑多了,但白国涛敢肯定,如果有机会取代叶文昊成为叶家第三代掌舵者,乃至冲击巅峰,叶文海绝对不会顾及手足之情!

    就在白远、白国涛父子幸灾乐祸的同时,一辆挂有特殊牌照的轿车轻松通过燕京市.委大院武警的检查,进入大院。直奔3号别墅而去。

    很快,那辆挂有特殊牌照的汽车在3号别墅门口停下,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从车中走下,快步走入别墅。

    “小龙,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别墅大厅里。一名妇人刚刚系上围裙准备下厨,见青年步入大厅,有些愕然。

    愕然,是因为黑袍青年是她的儿子,如今是炎黄组织的一员,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

    “办点事,顺便看看你和爸。”黑袍青年微微一笑,但因练武及经常斩杀违规武者的缘故,那笑容之中带着几分戾气。

    “那真是巧了,你爸今天也回来了。”

    "qingren"眼里出西施,父母眼里出龙凤。妇人没有觉得黑袍青年的笑容之中带着戾气,而是一脸灿烂笑容,“你爸在书房,你先去跟他聊会,我给你们多做几个菜。”

    “嗯。”

    黑袍青年点了点头,脚下一滑,宛如缩地成寸一般。眨眼间抵达楼梯口,悄然无息地上楼,快步走到书房前,轻轻敲响书房门。

    “进来。”

    书房里,刚刚从单位归来的叶文海,坐在书桌前,拿着一份保密的红头文件看着,听到敲门声,头也没抬地说道。

    “爸。”

    名叫叶龙的黑袍青年推门而入,开口问好。

    “小龙?”

    如同妇人一样。叶文海见到叶龙,也是一怔,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的红头文件,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三天后,今年武学界最大的拍卖会在燕京举办。我师父跟我说。这次拍卖会中有一样法器很适合我,特地给了我一些东西,让我去换。”叶龙一脸骄傲地说着。

    一方面,他的师父是炎黄组织仅次于五大长老的执法队队长,实力高强,身份显赫,身为徒弟的他提到师父,感到很有面子。

    另一方面,据他所知,整个炎黄组织年轻一代成员之中,拥有法器的只有一人,他将会成为第二人,这是身份的象征!

    “法器?”

    叶文叶文海虽然不是武者,但因叶文昊曾惊动武学界了解了关于武学界的知识,不但知道法器,而且还知道法器是这世上最昂贵的宝贝,有钱都买不到。

    “嗯。”

    叶龙笑着点头,“明年就要举办青榜大赛了,师父想让我借着这次拍卖会拍下那件适合我的法器,从而在青榜大赛之中为他和炎黄组织争光。”

    “好事啊。”

    再次听到叶龙所说,叶文海一脸惊喜,道:“小龙啊,你要再接再厉,不但要在青榜大赛之中扬名立万,更要在炎黄组织内部站稳脚跟,最次日后也要爬到长老的位置!”

    “爸,你放心,所有炎黄组织年轻一辈之中只有一人实力比我强,我日后当长老是板上钉钉的。甚至,如果排名第一那家伙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我还有可能掌权炎黄组织!”叶龙一脸自信道。

    “好,好,好啊。”叶文海一脸开心笑容。

    “对了,爸,你知道三叔的事么?”叶龙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他怎么了?”

    叶文海闻言,脸上的笑容先是有些凝固,尔后缓缓退散。

    这一切,只因为叶龙口中的三叔是二十三年来一直压着他的叶文昊!

    “三叔和那个野种出名了。”叶龙神秘道。

    “哦?”叶文海一愣,“怎么回事?”

    “爸,是这样……”

    叶龙一脸幸灾乐祸地将慕容谷、慕容圣父子挑战叶文昊、叶帆父子落败致死的事情告诉了叶文海。

    “那个野种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叶文海脸上笑容再现,眸子里更是精光闪烁。

    “听说三叔一招秒杀了半步罡气境的慕容谷,而那个野种居然也击杀了武当年轻一辈武学天才慕容圣,他们父子两人可是出名了。”说到这里,叶龙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了几分羡慕。

    “小龙啊,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

    叶文海却是一脸深意笑容,道:“你三叔原本当年就是武学界的名人,之后因退出武学界,一心走仕途,所以少了很多干扰。这件事情一出,想必有不少武者会挑战他吧?”

    “嗯。”

    叶龙点了点头,然后一下明白了叶文海的意图,提醒道:“不过,既然三叔能够一招秒杀半步罡气境的强者,应该算得上罡气境之下无敌了。而罡气境强者,因为强者的尊严,不会屈尊向他发起挑战的。”

    “他是没有危险,那个野种呢?”叶文海笑着问。

    “那个野种就差远了,不说其他人,他连我都不是对手。”叶龙一脸自傲道。

    “这就对了。我可是听说,你三叔上次为了那个野种差点连仕途都不要了。如今,那个野种出名了,若是再遭遇挑战,有个三长两短,你三叔发起疯来,天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话间,叶文海脸上的笑容宛如三月的春.色,无法掩饰,“只希望他们父子二人不要牵连我们叶家便好,否则就是一只老鼠坏一锅汤了。”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