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01章 暗流涌动
    叶家将在元旦为叶家老太爷举办110岁生日聚会。

    圣诞过后,这个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华夏上流社会传开。

    一时间,华夏所有的权贵圈子议论纷纷,其中那些能够在紫禁城算上一盘菜的权贵纷纷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消息的准确性,最后得知此次叶家老太爷的生日聚会只局限于叶家自家人,不会邀请外人。

    这让一些试图借助此次机会巴结叶家的权贵们有心无力。

    对他们而言,如果叶家老太爷的生日聚会对外开放的话,那么就算他们没有资格亲自到场,也可以托能够到场的人带上贺礼。

    而如今,叶家老太爷的生日聚会变成叶家的内部聚会,他们即便是想送礼,也没有门路了。

    距离元旦只有两天的时候,身为南岭掌舵者的白国涛趁着在京城参加会议的机会,于傍晚时分回到了同样门槛极高的白家大院。

    “爸,看来叶家老爷子身子骨没什么大问题,这两年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四合院的书房里,白国涛与白家掌舵者白远相对而坐,简单地闲聊过后,白国涛便忍不住叹了口气。

    身为白家未来的接班人,他对叶家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关注,不但知道叶家要为叶家老太爷举办生日聚会,而且也知道叶家老太爷举办生日聚会意味着什么。

    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叶家老太爷子的身子没有大问题。否则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搞什么生日聚会。

    而对于豪门家族而言,家族的地位很多时候是和家族老人的身体状况呈正比的,豪门家族的老人活得越久,家族便越昌盛。

    只要叶家老太爷一日在世,白家就不要想取代叶家的第一豪门位置!

    “那倒未必。”

    看出白国涛的情绪稍显失落,白远微笑着安抚道。

    “爸,您的意思是?”白国涛先是一怔,旋即似懂非懂地问。

    “第一,叶老的岁数已经过百了,基本已经达到了普通人生命的极限。没有人敢保证。他还能活多久。或许他还能活个十来八年。或许他几天后就一觉睡过去了。”

    白远说着,故意停顿了一下,旋即精光闪烁,冷静地分析道:“其次。叶家为叶老举办生日聚会。未必就可以证明叶老的身体十分健康……”

    “您的意思是。有可能叶老身体已经不行了,叶家趁着叶老还有一口气在,故意以叶老生日的机会举办生日聚会。给外人一种叶老身子骨硬朗的假象,从而影响一些人的决定?”

    “没错,说简单点就是造势,利用叶老最后的余热造势。说复杂点,就是诸葛孔明当年用的空城计,外强中干。”白远赞赏地看了白国涛一眼。

    “您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否则的话,叶文昊前段时间为他儿子出面迎接武当山大长老的挑战,非但没有遭到上面的惩罚、批评,反倒是更进一步,将前面的代字去掉了,彻底掌控江南。”

    白国涛闻言,心中一动,突然想到叶文昊前段时间成为江南一把手的事情。

    要知道,叶文昊空降江南,是以二把手的身份去的。

    虽然叶文昊在空降之后,一把手因身体不适,基本由叶文昊主持工作,以至于很多人直接喊叶文昊‘书.记’,但叶文昊明面上也只是二把手。

    后来,随着江南一把手住院治疗,叶文昊成为代‘书.记’兼省.长主持工作,直到前不久叶文昊斩杀武当派大长老慕容谷后,去掉了前面的代字,上升速度简直可以用极速来形容,令得体制内震动不小。

    “嗯,这件事情在会上讨论的时候,好几个人第一时间举手通过,的确有可能是叶老在背后发力。”

    白远高深地笑了笑,“如果叶老身子骨硬朗的话,他没必要如此心急吧?毕竟,具体下次会议还有两年多呢。”

    这一次,白国涛选择了沉默。

    灯光下,他眼眸之中精光闪烁,隐藏着深深的期待。

    “国涛啊,还是那句话,目前的你,什么都不要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好。如果叶家出现重大变故,你便是十拿九稳登顶。退一步讲,就算叶老能够活到那时候,你也未必会输!”白远语重心长道。

    “有叶家那个野种在,白国涛无心从政,我想输也难啊!”

    说起叶帆,白国涛脸上浮现出冰冷的笑容,眸子里寒光闪烁,恨不得立刻将叶帆送进地狱,从而为他儿子出那口恶气!

    时至今日,曾经不可一世的白家大少还被管在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的秘密监狱,不见天日!

    ……

    燕京市.委家属院。

    身为叶家第三代接班人第二人选的叶文海如同往常一样,独自坐在书房里,浏览着这两天下发的一些机密的红头文件,仔细地琢磨着上面的意图,从而让自己的工作思路跟上上面的节拍,想尽一切办法出现闪光点。

    “叮铃铃……”

    不知过了多久,当叶文海将第三份红头文件放下后,书房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听到电话铃声,叶文海掐灭香烟,拿起电话:“喂。”

    “爸,是我。”叶龙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

    “怎么想起往家里打电话了?”

    叶文海微微一怔,因为叶龙的工作特殊性,一年四季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说,连打电话的机会也很少。

    “爸,老太爷生日我有可能回不去。”

    电话那头,叶龙支开了监听他打电话的炎黄组织刑堂成员,飞快地说道。

    “工作要紧。相信你老太爷会理解的。”叶文海闻言,沉吟片刻,又补充道:“不过,能回来的话,还是尽量回来。”

    “我知道。”

    叶龙一下便读懂了叶文海的意思,叶家第四代成员一般只有过年的时候在叶家老太爷面前露脸,此次叶家为叶家老太爷举办生日聚会,是难得的露脸机会,肯定要想方设法露脸的。

    毕竟,叶家老太爷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决定、改变叶家成员未来的命运!

    “还有事吗?”

    似是看出儿子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叶文海没有画蛇添足地补充,而是决定结束通话。

    叶龙闻言,连忙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爸,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如果我不能回去参加老太爷生日聚会的话。你有机会帮我在爷爷乃至老太爷面前说几句话。”

    “什么?”叶文海问。

    “前几天。我去找资源堂的长老炼制法器,结果得知叶文昊打着叶家的旗号,委托古长老为叶帆炼制法器。这也太过分了!”

    叶龙有些憋屈道:“按照叶文昊这般做法,日后我们这些正式叶家子弟的待遇还比不上一个外来的野种!”

    “什……什么?”

    叶文海闻言,不由一惊!

    他并不知道叶帆与叶震暗中约定的事情,自然也就不知道叶震委托炎为叶帆炼制法器的事情,下意识地将叶龙的臆测当成了事实。

    旋即,叶文海的表情又陡然一变,稍显凝重。

    他身为叶家第三代接班人第二人选,地位很尴尬,也很微妙,很多话都是不能说的。

    例如,关于叶文昊的话题,便是他的禁忌,他从来都不会主动去提,甚至叶家其他人说,他也不会发表什么看法。

    “更为重要的是,那个野种在幕后操纵东海帮,严重涉黑,叶文昊这么做只会为虎作伥,届时会给我们叶家带来无法预计的影响!”见叶文海不说话,叶龙又添油加醋地说道。

    “小龙,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对外人千万不能讲。”

    叶文海沉默半晌,才开道:“至于你说的这些,我想你爷爷和你老太爷心中都是有数的,犯不着我们去提醒。”

    “知道了。”

    叶龙虽有不甘,但也只能憋屈地听从叶文海的指示。

    与此同时。

    燕京,某个高档小区的独栋别墅里。

    下班回家后的秦燕,随便吃了些点心后,独自一人呆在客厅里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秦燕想到叶家的聚会,拿起电话,拨通了叶文昊的私人手机。

    “文昊,爷爷生日聚会吗,你是当天回来,还是提前一天回来?”电话接通,秦燕主动开口询问道,语气比之以往要温柔得多。

    事实上,自从上次在东海被叶文昊一巴掌抽翻在地后,秦燕在面对叶文昊的时候要顺从的多,完全不敢像以前那样。

    “你带小沧去就可以了,我自己过去。”叶文昊答非所问。

    “我……我和小沧去?”

    秦燕闻言,不由呆了,在她的记忆中,每逢过年或者叶家老太爷生日,叶家成员均是一家人全部过去的。

    “嘟……嘟……”

    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叶文昊挂断了电话,听筒中传出了忙音。

    唰!

    秦燕脸色一变,本想再回拨过去,但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任由电话摔在沙发上。

    就在这时。

    伴随着一声轻响,客厅的门打开,一名全身名牌、打扮潮流的青年,走进大厅。

    “少爷。”

    保姆见状,第一时间迎上,弓腰为青年拿拖鞋。

    “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原本心情郁闷的秦燕,看到儿子叶沧回来,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怒气冲冲地问道。

    “放学后跟同学聊了会,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叶沧皱眉看着秦燕,一点也不在意秦燕的怒火。

    秦燕“唰”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气得身子一抖,像是机关枪扫射一般,厉声问道:“我激动?我能不激动么?你说,其他学生都穿校服上学,你为什么不穿?你特殊么?还有,我听你黄阿姨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天天回来很晚,你一天都在外面干什么??”

    “你十天半个月回不了一次家,我爸几个月回来一次,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干什么?看着房子发呆么??”叶沧针锋相对。

    “你……”

    秦燕气得语塞,然后深吸一口气,又质问道:“好,那我问你,你们校长告诉我,你成天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带着一批纨绔子弟横行霸道,这是怎么回事?”

    “横行霸道?”

    听到秦燕的话,叶沧非但没有感到自己错了,反倒是讥讽地说道:“相比那个野种而言,我算得上乖宝宝吧?我可是听说,那个野种仗着我爸护他,在南半国不可一世呢!据说还是什么东海地下教父,真是笑死人了!”

    “你怎么不跟好的学?”秦燕怒道,似乎在她眼里,叶帆便是人渣的代表。

    “那个野种越折腾,我爸就越在乎,甚至连你去东海都拿那个野种没办法,我为什么要当连被我爸看一眼都很难的乖宝宝?”话音落下,叶沧握紧双拳,一脸愤怒,愤怒之余还有无法掩饰的憋屈。

    “……”

    秦燕无言以对。

    相比儿子叶沧而言,秦燕心中的憋屈只多不少。

    当日,她不可一世地前往东海,指着鼻子辱骂叶帆,试图让叶帆远离叶文昊和叶家,结果遭到楚姬的生死威胁不说,事后被叶文昊一耳光抽翻在地,可谓是憋屈至极。

    然而——

    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叶震和叶家老太爷非但没有责怪叶文昊、叶帆父子俩人,还匪夷所思地要让叶帆回叶家!

    而且……叶家的资源任由叶帆使用!!

    尽管那天叶帆拒绝了叶家老太爷的邀请,但秦燕很清楚,叶帆对叶家老人而言,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私生子,相反,叶帆在他们心中占有很重的分量!

    这一切,让秦燕很不理解,但她不敢去问其中的缘由,只能按照叶家老人的指示,对当日之事只字不提,就当作没有发生一般。

    而……就在刚才,她打电话询问叶文昊什么时候回燕京,以便于一同去参加叶家老太爷的生日聚会,结果叶文昊让她带着儿子叶沧去……

    这一切的一切,能让身为叶家儿媳的秦燕不憋屈么?

    “咝~”

    稍后,就当叶沧转身走向楼梯口的时候,秦燕深吸一口气,望着叶沧的背影,语气严厉地提醒道:“你这一年来带着那些纨绔子弟经常仗势欺人,甚至还做了一些越界的事情——叶家的家规你是知道的,一旦你触犯家规,谁都保不了你!”

    唰!

    叶沧闻言,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却装作什么也没听到,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秦燕见状,本想再提醒叶沧千万不要去招惹叶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那是对牛弹琴,只好作罢。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