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10章 主与仆
    清晨,当第一缕朝霞贯穿东西方天际的时候,叶帆缓缓睁开了双眼,结束了一夜的冥想修炼。

    昨晚,叶家聚会结束后,他便与叶文昊一同离开了叶家大院,其中,叶文昊连家也没回便直接坐飞机返回杭湖,而叶帆则是回到四合院,修炼到现在。

    “还差一点,武学修为就能迈入先天大成境界了!”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劲力,叶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武学界拍卖会之前,他利用楚姬提供的‘五色花’和其他辅助材料炼制了六颗归元丹,在拍卖会上拍卖了一颗,剩下了五颗。

    前几天,他将五颗归元丹全部服用了,强大的药力化作劲力精华,令得第45个要害穴道里产生了劲力种子。

    通过最近这段时间的修炼,五颗归元丹的药力已经全部被叶帆吸收完毕,药力所化作的劲力精华相当于服用一株草木精华的效果,但也只是勉强让他体内第45个要害穴道的劲力种子饱和,若要彻底饱满达到突破先天巅峰境界,却要继续服用草木精华或者通过修炼来增加劲力精华。

    “嗖——”

    随着叶帆起身,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一把锋利的飞刀从叶帆的袖筒之中射出,化作一道白光,射向前方的树。

    “嗤——”

    电石火花间,飞刀穿透碗口粗的树干,留下一道缝隙,阳光透过缝隙穿过,洒落在树木之下。

    “变态!死变态!”

    楚姬穿着单薄的蕾丝睡衣推开了卧室的木窗,恰好看到这一幕,两眼一直,然后用一种看向怪物的目光看着叶帆。

    叶帆笑了笑,心神一动,飞出的飞刀突然转了一个圈,急速朝他飞来,旋即便进入了他的袖筒之中,像是从未出现一般。

    “以你现在的意念力强度,术法修为应该迈入先天大成境界了吧?”看到这一幕,楚姬忍不住问道。

    “快了。”

    叶帆摇了摇头,他心神里的意念力种子还没有达到先天入门境界的要求,还算不上先天大成术士。

    但——

    就算是只利用术法战斗,叶帆也可以完虐同境界的术士。

    一方面,因为心神里那个神秘的赤金色皇冠的存在,他的意念力有些特别,论强度、威力远超同境界的术士,甚至可以媲美高一级的术士。

    另一方面,他操纵意念力的精确度也不是一般术士可以比拟的。

    尤其是他得到用太乙玄剑剑体当材料炼制的飞刀后,这几天每天用意念力练习操纵飞刀,对意念力的操纵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如今的他,如果用意念力操纵一把飞刀的话,无论飞刀的攻击速度还是力道,都不亚于他在不使用武技前提下的全力一击!

    而因为飞刀极为锋利,同样的力道,杀伤力远超拳脚,外加飞刀刺杀极为突然,论威胁性已经超越了叶帆的杀招‘煞气冲天’。

    飞刀刺杀,这将成为叶帆最大的底牌,不用则已,一用必将击杀敌人!

    “术法修为还没有迈入先天大成境界?”

    听到叶帆的话,楚姬惊得酥胸一颤,轻轻拍打着额头道:“师姐到底生了什么样的怪胎啊,劲力品质远超同境界武者也就罢了,意念力品质居然也远超同境界术士!”

    “——”

    叶帆无言以对,自从他小时候学会冥想开始,无论展现出怎样的天赋,做出怎样惊世骇俗的事情,褚玄机和楚姬两人都不是太吃惊,而是归功于他的母亲灵韵身上。

    用楚姬的话说,灵韵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妖孽!

    “如果你操纵两把飞刀的话,威力会小很多吧?”见叶帆不说话,楚姬又问道。

    “嗯。”

    叶帆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道:“两把飞刀的话,速度、威力都会下降好几倍,威胁很小。”

    “我亲爱的外甥,你已经很逆天了好不好?”楚姬给了叶帆一个卫生眼,然后又问道:“对了,你准备给六把飞刀起什么名字?”

    “玄叶飞刀吧。”叶帆说出了早已想好的名字。

    “玄叶飞刀?”

    楚姬有些不满地撅着嘴,道:“为什么不叫楚叶飞刀呢?姬叶飞刀也行啊?要不叶姬飞刀?”

    “——”

    叶帆一头黑线,没好气地瞪了楚姬一眼,然后继续练习飞刀。

    根据他的预测,一旦他的术法修为达到先天大成境界,便可以操作两把飞刀,达到刚才的攻击速度和威力。

    而如果只操纵一把飞刀的话,威力更是会猛增好几倍,到时候就算正面攻击,先天大圆满之下的修炼者都很难抵挡。

    楚姬见叶帆又重新投入到修炼之中,没有再去打扰叶帆,而是打电话让人将早餐送过来。

    “嗖嗖嗖嗖……”

    很快,叶帆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飞刀练习之中,两把飞刀来回穿梭,刀光闪烁,声势好不吓人。

    “操纵两把飞刀的话,意念力消耗明显多于一把飞刀,要不操纵三把试试?”

    当红日彻底升起后,叶帆察觉到意念力消耗了一半之多,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个念头。

    念头涌现,叶帆不作停留,立刻将心神一分为三,用三道意念力操纵三把飞刀。

    “铿!”

    第三把飞刀慢悠悠地从袖筒之中滑出,旋即便脱离叶帆的掌控,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掉在了地上。

    “以我现在的术法修为,心神还不够强大,无法同时操作三把飞刀,不过仅仅刚才的操作,意念力消耗极多!”

    虽然无法同时操作三把飞刀,但叶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十分兴奋。

    武者修炼,在不考虑武学感悟、心灵修行的前提下,是通过冥想将天地元气转化为劲力,然后再将劲力消耗一空,从而形成完美循环,炼体的同时,扩充劲力种子容量,产生劲力精华,直到劲力种子的容量达到极限,劲力精华饱和的时候,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术士修炼也是同样的原理,利用冥想将天地元气转化为意念力,然后再通过催动术法、操纵意念力法器消耗意念力,达到完美循环,磨练心神的同时,扩充意念力之体的容量,同时产生意念力精华,直到意念力种子达到极限,意念力精华饱和,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如此一来,修炼者的修炼速度,主要取决于扩张劲力种子和意念之体容量和产生劲力(意念力)精华的速度。

    而扩张劲力种子和意念之体容量,实则就是一个消耗、补充的过程,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达到一个完美循环。

    叶帆因为有那个神秘的赤金色光环,可以大量的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意念力反馈给他,他的恢复意念力的速度极为恐怖,甚至用瞬间恢复来形容都不为过!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的意念力消耗速度越快,修炼的速度也就越快!

    如今,操纵三把飞刀的意念力消耗速度远超之前,他怎能不开心?

    “嗡~”

    稍后,就当叶帆打算再次尝试操纵三把飞刀的时候,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叶帆心中一动,拿起手机,看到是潘珏铭的来电,直接摁下接听键。

    “叶少,我将这段时间的进展向您汇报一下。”

    电话接通,潘珏铭率先开口,语气一如既往地恭敬。

    前段时间,当白家大少白洛被送进监狱后,叶帆趁着上面对南青洪进行严厉打击的机会,让潘珏铭率领一票手下南下暗中对南青洪出手。

    “你说。”

    “借着上面打压南青洪的机会,我们趁机抢夺了南青洪的很多地盘,并且在抢到的地盘巩固了实力,逼得南青洪只能一退再退。”

    潘珏铭有些兴奋地汇报道:“目前,南青洪在大陆除了西南那块没有动之外,南边的势力基本退到了南岭。而南岭是白家的地盘,上面没有出手,我们只能停止行动。”

    “辛苦了。”

    听完潘珏铭的汇报,叶帆不禁暗暗感叹自己当初选对了人,潘珏铭的能力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出色。

    “叶少,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不知为何,听到‘辛苦了’三个字,潘珏铭只觉得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心中充斥着莫名的感动,同时再次燃起了斗志,“青洪在华夏的大本营在台岛,东南亚、南港和西南是主要聚集地。我们先对哪一个聚集地动手?”

    “不急,你和弟兄们休整几天,等我通知。”

    叶帆想了想道:“用不了多久,南青洪将遭遇灭顶的打击,届时,我们一鼓作气,直接将南青洪从华夏赶出去!”

    “呃……”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潘珏铭惊到了。

    虽然他知道叶帆能力极强,而且有叶文昊的庇护,但他也同样知道,南青洪在台岛、南港、东南亚及西南地区根深蒂固,想彻底铲除南青洪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甚至近乎不可能!

    “知道了,叶少,我和弟兄们时刻准备着!”

    虽然觉得南青洪要遭遇灭顶之灾近乎不可能,但自从跟随叶帆之后,他便对叶帆的话百分之百信任,对叶帆的命令不折不扣的执行,为此,心中没有任何怀疑,相反,一副斗志昂扬的姿态,恨不得立刻对南青洪发动攻击。

    叶帆闻言,心中一动:“对了,珏铭,你当初跟我说你的弟弟妹妹都在燕京对吧?”

    “是的,叶少,我有一个亲妹妹,还有一个堂弟。”

    面对叶帆的突然询问,潘珏铭有些愕然,愕然之余,如实回答着,旋即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叶少,您问这个干什么?”

    “你妹妹在燕京吗?”叶帆继续问道。

    “在。”

    “这样吧,你争取晚上赶回燕京,我请你们兄妹二人吃顿饭。”潘珏铭自从归顺自己后,一直尽职尽责,叶帆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

    “呃……”

    或许没有想到叶帆要请自己兄妹二人吃饭,潘珏铭直接呆住了。

    “谢……谢谢叶少,不用了。”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后,潘珏铭脸上的震惊才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感动,以至于双眼隐隐有些泛红。

    因为当年破罐子破摔的所作所为,因为害怕回到燕京那个伤心之地,因为还没有混出个人样,潘珏铭在遇到叶帆之前,一直没有回燕京。

    而当潘珏铭追随叶帆之后,虽然在叶帆的帮助下,令得曾经伤害他的那对狗男女忏悔,但接二连三地带人对南青洪发动攻击,一直没有时间回燕京。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不但让他回燕京看妹妹,还要请他们兄妹二人吃饭,他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

    “按我说的办吧。”

    察觉到潘珏铭语气的异样,叶帆叹了口气,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嘟嘟声,回想着叶帆刚才的话,潘珏铭缓缓放下手机,颤抖地点着一支香烟。

    香烟燃尽,潘珏铭双眼红得吓人。

    不是被烟熏的,而是因为感动!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