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正文 328章 卖力演绎,不为自己
    夜色如墨,晚风吹过。

    劳斯莱斯幻影元首级平稳地行驶在街道上,叶帆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表情坚定而冷漠。

    电话那头,叶文昊用力地吸着香烟,似乎想用尼古丁麻醉复杂的心情。

    “爸,今晚的事情,您就不要出面了。”

    几秒钟过后,叶帆似是能够猜到叶文昊心情很纠结,再次主动开口道。

    “嗯。”

    叶文昊轻轻应了一声,率先挂断电话。

    “嘟嘟……”

    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忙音,叶帆也收起了手机。

    汽车后排座位上,潘颖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迷茫。

    潘珏铭神情激动。

    虽然他无法全部猜透叶帆刚才那个电话的用意,但叶帆是当着他的面给叶文昊打电话,谈论这些机密事情的!

    这其中蕴含的意义不言而喻!

    “我可以帮你复仇,但我不需要狗。如果你相信我能办到,就当我的马前卒。”

    激动之余,潘珏铭不禁想起了叶帆那晚在翱翔山庄对他说的这句话。

    时至今日,他知道,叶帆非但没有将他当狗,而且也不仅仅只是将他当成马前卒——没有哪个执棋者,会冒着输掉棋局的风险去救一个卒子!

    “珏铭,为了以防他们狗急跳墙,今晚你和你妹妹就住在这座四合院。有我小姨保护你们,想必没人能够动你们一根指头。”

    几分钟后,那辆大气的劳斯莱斯幻影元首级在楚姬的四合院门前停下,叶帆扭头对潘珏铭道。

    显然,叶帆知道,因为和叶家二老的合作协议,叶家那些对自己仇视的人,今晚注定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但他却无法保证那些人是否会狗急跳墙,拿潘珏铭、潘颖兄妹二人出气。

    “嗯。”

    听到叶帆的话。潘珏铭没有矫情地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帆见状,推开车门,率先下车,径直走到汽车后门。

    “叶……叶先生,让小颖扶我就行。”潘珏铭见状,双眼通红,语气哽咽。

    “你妹妹这么瘦小,怕是扶不动你。”叶帆笑了笑,道:“别矫情了。我送你进去还要去叶家大院一趟。”

    潘珏铭闻言。不再多说。任由叶帆将他扶下车。

    嘎吱!

    与此同时,四合院的门应声而开,身披红色披风的楚姬出现。

    “怎么回事?”

    看到叶帆扶着潘珏铭不说,身上染着血迹。楚姬脸色一变,担心地问道:“你们怎么弄成这样?难道遭遇暗杀了?伤势严重吗??”

    “有惊无险,具体细节进门再说吧。”叶帆笑了笑,示意没事。

    “呼~”

    听到叶帆的话,察觉到叶帆伤势并不严重,楚姬松了口气。

    “楚小姐。”

    潘珏铭强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勉强对楚姬行礼,然后又对潘颖道:“小颖,这是恩人的小姨。”

    “小姨好。”

    潘颖乖巧地行礼问好。

    “快进去吧。”楚姬微笑颔首。错开身子。

    几分钟后,叶帆将潘珏铭扶到四合院的一间房子,让潘颖看着,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楚姬站在房间门口,见叶帆走出。迫不及待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去书房说吧。”望着楚姬一脸猴急的模样,叶帆哭笑不已。

    楚姬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只好跟着叶帆走向书房。

    “是谁对你出手的?”

    进了书房,楚姬再次开口,一阵见血地问出关键。

    “叶龙。”

    “是他?”

    楚姬眼中寒光一闪,旋即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他已踏入先天巅峰武者,而且练成了《炎黄拳》杀招‘炎黄之怒’第一重,论实力和战斗力完全可以与先天大圆满强者抗衡,你是怎么躲过一劫的?”

    “靠它。”

    叶帆心神一动,一把玄叶飞刀飞出袖筒,漂浮在身前。

    “你用意念力操纵飞刀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望着玄叶飞刀上血迹斑斑,楚姬眼前一亮。

    叶帆摇头。

    “好了,我不问了,你也不要卖关子了,一口气跟我把事情说清楚。”

    楚姬见状,气得奶疼,怒目瞪着叶帆,一副叶帆要不说清楚便要割掉叶帆小**的架势。

    “是这样的……”

    似是看出楚姬急了,叶帆不敢再卖关子,一五一十地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楚姬,包括叶龙的阴谋。

    “嘿,洪烈这个徒弟还真够阴险的啊,居然想让叶沧当炮灰创造对你出手的机会!”

    听完叶帆的叙述,楚姬恨得牙痒,杀意乍现,那感觉恨不得让时光倒流,自己冲到清水一号去剁了叶龙!

    “多亏我的术法修为在危机时刻突破了先天大成境界,否则你就见不着我了。”

    想到今晚的生死搏杀,叶帆也多少有些心有余悸——如果当时他没有及时突破的话,那他和潘珏铭此时此刻多半已经去找阎王爷探讨人生了。

    “先天术士确实神奇。”

    耳畔响起叶帆的感叹,想到叶帆只凭操纵玄叶飞刀便让叶龙毫无招架之力,楚姬也忍不住感叹一句,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道:“虽然你留了叶龙一条命,但这件事情恐怕还没完——叶家那些王八蛋多半是要去找叶震、叶远山的,搞不好,连洪烈都会插手这件事情!”

    “我知道。”叶帆笑了笑,一脸无惧。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宰了叶龙那个小王八蛋?”楚姬有些疑惑,一直以来,叶帆面对敌人的时候都不会心慈手软。

    这一次,叶帆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在斟酌该如何跟楚姬说。

    “你怕叶文昊为难?”楚姬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肯定。

    “是,也不是。”叶帆先是点头,然后摇头。

    “什么叫是也不是?”楚姬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我留叶龙性命,原因有三。”

    叶帆揭开谜底道:“第一,对于叶龙而言,废了他的功夫,让他失去报复我的希望,远比杀了他更加解恨。那会让他真正的生不如死!”

    “第二,如你所说,我怕我爸为难。我看得出,他并不希望我与叶家人彻底撕破脸皮。我若杀了叶龙,以我和叶家二老的合作协议外加占了理字。想必他们只会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吞。但叶家其他人因为不知道合作协议。肯定会认为是我父亲出面求情,今后必然会仇视我爸!那样一来,我爸等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处于很尴尬的境地。”

    “那第三呢?”楚姬迫不及待地问。

    “还是为了我爸。”

    叶帆继续道:“我废了叶龙的功夫。让他今后沦为废人。以他的性子,多半是要报复我的。而不管他用什么办法报复我,都必须要经过叶远山点头。如此一来,这件事情最终会闹到叶远山那里去——叶家第三代那些人肯定都会去给叶龙呐喊助威,而我会用证据揭开叶龙的阴谋!”

    “届时,叶文海若是主动叫屈,为他儿子讨回公道的话,只能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若是他以退为进,借机算计我父亲。定然会被看出来,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但要在叶远山那里减分,还会得罪叶家第三代其他人!如此一来,我父亲叶家接班人的地位便会彻底牢固!”

    “你如此算计叶文海、叶龙父子。却只是断了叶沧一指,想必也是为你父亲考虑吧?”听到叶帆所说,楚姬心中一动,突然想通了什么,苦笑不已。

    这一次。

    叶帆没有吭声,默认了楚姬所说。

    “对了,叶文昊知道这件事情吗?”楚姬又问道。

    “嗯,在回到四合院之前,我给他打了电话。”

    回想起刚才的通话,叶帆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猜到了叶文海有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却不希望发生这一幕。”

    “叶家其他人对你而言,即便不算仇人,也谈不上亲人,但在他心中却是亲人。”

    楚姬闻言,苦笑道:“他和你一样,都是重情重义之人。以他的性子,恐怕就算放弃叶家第三代接班人的身份,甚至是放弃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机会,也不愿看到兄弟夺权,反目成仇,血流成河。”

    “我知道,所以我说,他重情,有些事做不到,我代替他做!”

    说到这里,叶帆冷笑一声,“叶家二老打马虎眼,在合作协议中只说让老家伙到时候利用那个天大的人情,让炎旗帜鲜明地支持叶家人,却没说明是我父亲——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心中的小算盘?”

    “世人都以为你会祸害你父亲,却不知你比任何人都在乎你父亲的仕途,甚至会倾尽全力将他送上权力金字塔顶端!”

    楚姬闻言,先是一阵唏嘘,旋即又如同叶帆一样冷笑道:“等那一天到来,那些看轻你的人定会把肠子悔青!而那些看笑话的人,嘿,想必他们的表情会非常精彩!”

    叶帆悄然握紧双拳,一脸势在必得!

    “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帝王争夺戏,你卖力演绎,却不为自己。”

    楚姬见状,触景生情,忍不住将目光投向窗外,看着叶家大院所在的方向,一脸心神向往,“真想跟你去叶家大院看今晚这出折子戏啊。”

    ……

    ……

    ps:两更完毕~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