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29章 千夫所指 上
    相比象征权力巅峰的红墙大院而言,叶家大院的门槛只高不低。

    一来,如今的叶家是华夏毫无争议的第一豪门,更为重要的则是,叶家大院里住着那位见证了华夏百年兴衰,凭借自身大毅力、大智慧,一步步将叶家送到红顶的老人。

    那位老人是叶家的定海神针,同样还是华夏仅存的第一代功臣!

    一般而言,任何地方的门槛高低和防卫森严程度是呈正比的。

    叶家大院的门槛不低于红墙大院,安保力量自然也若不到哪里去——从通往巷子的主干道,到巷子口,再到叶家大院门口,最后到叶家大院内院,明地里、暗地里都设置了五道安保防线。

    其中,除了组织上派出的警卫员、炎黄组织成员外,还有叶家自己派出的武学高手,人数超过了半百。

    一月初的燕京,正值冬天,天黑得早,九点钟的时候,黑暗已彻底笼罩了大地。

    夜幕下,叶家大院所在巷子的巷子口停着一辆挂有炎黄组织特殊牌照的专车。

    专车里,浑身是血的叶龙,躺在汽车后座上,目光空洞地看着汽车顶板。

    叶沧坐在驾驶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通往巷子口的道路,等待着叶家成员的到来。

    四名负责守护叶家大院的武者,很识趣地置身于黑暗之中,没敢上前打扰叶龙和叶沧两人。

    很快,在叶沧的注视中,一辆奔驰s700率先朝着这边驶来。

    驶来的奔驰s700虽然没有像叶龙、叶沧二人所坐的那辆车一样挂着特殊牌照,但右边屏风玻璃下面堆着好几个牛气的通行证。

    毫不夸张地说,偌大的华夏,能够让这辆汽车无法进入的院子不多,相反。屈指可数。

    奔驰s700里,掌管某国企的秦燕,似乎也知道今晚的事情非比寻常。没敢让助手开车,而是亲自开车前来。

    路边的灯光通过车窗玻璃。射进车窗,映照着秦燕那张保养极佳的脸庞,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张脸上充斥着愤怒。

    很快,当那辆奔驰s700在叶龙、叶沧两人所坐的汽车前停下后,叶沧飞快地推开车门下车,与此同时。一名安保人员从黑暗中闪出,例行地检查。

    虽然他们认出那辆汽车是秦燕的专车,但按照规定,即便是叶震的车开到这里。也必须检查,看车里的人是否是叶家成员。

    若不是叶家成员的话,想进入必须经过叶远山的生活秘书同意。

    看到车内只有秦燕一人,那名安保人员默不作声地继续融入黑夜之中,而叶沧则是冲着秦燕喊道:“妈!”

    “小……小沧。你没事吧?”

    秦燕看到叶沧脸蛋高高鼓起,右手鲜血淋漓,一脸心疼地走向叶沧。

    “叶龙哥让他的同事用金创丹帮我接上了指头,不过暂时还不能动。”叶沧抬起右手,小拇指上包裹着纱布。

    “呼~”

    听到秦燕。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对了,你叶龙哥呢?”

    “在车里。”叶沧道。

    秦燕闻言,没再多说什么,快步朝叶龙走了过去。

    汽车后排座位上,叶龙虽然用金创丹止住了伤势,但因手筋、脚筋被挑,外加身上伤口实在太多,无法动弹,只是蜷缩地躺在后排座位上。

    “咝~”

    饶是秦燕已经得知叶龙被打得满身是血,但看到叶龙那副惨状,还是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婶,你来了。”叶龙面无表情地道。

    “嗯。”

    不知为何,听着叶龙毫无感**彩的话语,望着叶龙那死气沉沉的眸子,秦燕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点了点头,道:“你爸妈也快到了。另外,其他人也在往这边赶,包括你大伯和你爷爷。”

    听到秦燕的话,叶龙本欲说什么,结果凭借远超常人的听力,清晰地听到又传来了汽车行驶的声音。

    秦燕没有听到声音,但看到了灯光,当下转身看去。

    很快,一辆挂着燕京市.委牌照的大排量红旗h7在巷子口停了下来,叶文海、谷梅夫妇先后从车中走下。

    两人丝毫没有理会上前检查的安保人员,快步朝着叶龙所坐的汽车走来。

    “二叔、二婶。”

    “二哥、二嫂。”

    见两人走来,叶沧和秦燕先后问好。

    叶文海停下脚步,微微示意,而谷梅则是迫不及待地走到了汽车后门处。

    汽车后门是打开的,借着灯光,谷梅一眼便清了叶龙的惨状。

    “小……小龙!”

    眼看自己儿子满身是血不说,身上随处可见伤口,谷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俯身,哭着伸出双手。

    “妈,我没事,不要哭哭啼啼的。”

    看到自己母亲哭哭啼啼,叶龙心中有些烦躁,心中那份对叶帆的恨意更是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你的伤太重了,还是需要到医院处理。”

    这时候,叶文海也走到了谷梅身前,看到叶龙的惨状,眼眸之中怒火燃烧,但还是强行压制住怒意,沉声说道。

    “不急,等有了结果再去也不迟。”

    叶龙阴沉道,似乎对他而言,惩罚叶帆远比去医院接受医治更为重要。

    “那……那个野种实在太心狠手辣了,他该下十八层地狱!”

    谷梅看着叶龙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悲愤地嘶吼着,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叶帆挫骨扬灰。

    眼看谷梅情绪失控,叶文海眉头一挑,沉声道:“该怎么处置他,想必爸和爷爷会有定夺。”

    “呼……呼……”

    得到叶文海的提醒,谷梅如梦惊醒,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而秦燕则是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叶文海这句话的寓意。

    对此。她并未在意。

    因为……在她看来,如果叶文昊真的要出面保下叶帆,完全不顾叶沧的话。那即便叶文昊今后问鼎,对她和叶沧而言。也毫无意义!

    几分钟后,叶文玲独自一人开着一辆宾利商务车,来到了巷子口,而她的丈夫陆铮,因为在叶家人轻言微,外加怕得罪人,没敢蹚这趟浑水。并未跟着叶文玲前来。

    “这个挨千刀的野种,他这完全是想置小龙于死地啊!”

    叶文玲下车,先是与叶文海、谷梅夫妇和秦燕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心疼地查看了一番叶沧的伤势。最后看到叶龙满身是血地躺在汽车后座上,动弹不得,当下气得大骂了起来,“我们必须让爸和爷爷将他丢到监狱里去!”

    面对叶文玲的怒骂,众人没有吭声。

    叶文玲气不过。又冲秦燕问道:“对了,嫂子,三哥他知道这件事情么?他是不是还想为那个野种出头?”

    “我不知道。”

    秦燕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心中却是明白。以叶文昊对叶帆的重视程度,若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出面的。

    “嫂子,你放心,若是三哥他还敢保那个野种的话,我们全部站在你这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们这些人加起来重要,还是他一个野种重要!”叶文玲信誓旦旦道。

    “嗯。”

    秦燕轻轻点头。

    与此同时,又有两辆汽车朝着这边驶来,其中一辆是挂着军牌的越野车,另一辆则是挂着特殊部门的牌照。

    汽车停下,叶文昊夫妇、叶文军夫妇先后从车中走下,朝着众人走了过来。

    如同叶文玲一样,他们先是和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又查看叶沧、叶龙两人的伤势,并且对叶帆的‘禽兽’行径愤怒不已。

    “我已经将事情告诉爸了,他马上就到了。我们等他到了,再一起去找爷爷。”眼看除了在江南任职的叶文昊之外,叶家第三代其他人都到了,叶文涛开口提议道。

    “好。”

    众人对于叶文涛的安排毫无异议。

    因为,虽然身为叶家第三代长子的叶文涛,因为性格、能力和就职军中的缘故,没有成为叶家第三代接班人人选,但在叶家第三代之中说话极具份量。

    如同叶文涛所说的一样,此时,叶震那辆最顶配的红旗h8轿车,正在来叶家大院的路上。

    汽车里,已经得到回报的叶震,在离开红墙大院的办公别墅后,并未急于联系叶帆,而是仔细地将叶文涛的汇报理了好几遍。

    确定对事件的每一个细节了如指掌之后,叶震拉下汽车挡板,然后拿出私人手机,拨通了叶帆的电话。

    “叶老。”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叶帆的声音,语气与叶家其他成员面对叶震时截然不同,没有敬畏,有的只是如同往常一样的不亢不卑。

    “今晚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但都是他们的一面之词,所以我持有怀疑态度。我想听你说说今晚的事情。”

    和叶家其他成员不同,叶震不但没有出言训斥叶帆,反倒是说对叶文涛的汇报持怀疑态度,以便于能够让叶帆开口谈今晚的事情。

    “叶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这会都已经到叶家大院了吧?”叶帆没有回答叶震的话,反倒是反问了起来。

    “嗯。”

    叶震点头,眉头皱起,表情隐隐有些不悦。

    在他看来,就算叶帆与他、叶远山两人是合作的关系,拥有尚方宝剑,但毕竟将叶沧、叶龙打伤,无论如何都应该给他一个解释。

    “叶老,男人一诺值千金。当初,我既然答应你们不会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自然会做到。”

    似是猜到了叶震的心思,叶帆一字一句道:“至于今晚的事情,稍后我会前往叶家大院,给你们二老一个合理的解释!”

    “好吧。”

    叶震眉头紧锁,心中却涌现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事情的真相绝对不会像叶文涛所汇报的那样!

    ……

    ……

    ps:第一更!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