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30章 千夫所指 中
    十点钟的时候,在叶龙等人的等待中,那辆挂着华夏最牛牌照之一的顶配红旗h8轿车,缓缓驶到了叶家大院所在的巷子口。

    而那两辆在中途保驾护航的越野车,则是识趣地停在了距离巷子口二百米的地方。

    呼啦——

    眼看叶震的专车抵达,人群一阵躁动,叶文涛带着众人,连忙迎了上去。

    “停车。”

    叶震见状,缓缓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充当司机兼贴身保镖的中年男子,第一时间执行叶震的指示,踩下刹车。

    汽车停下,叶震不等司机兼保镖下车为自己打开车门,便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爸!”

    “爷爷!”

    众人不约而同地问好,其中走在最人群之中的叶沧,或许是因为内心有鬼的缘故,声音略小。

    “叶沧,你过来。”

    叶震目光扫向叶沧,看似平淡,却如宝刀一般锋利,让叶沧心中一紧。

    “爷爷,小龙伤势太重,无法起身迎接您,您不要责怪小龙。”

    就在这时,叶龙的声音突然响起,话语虽然尊敬,但语气之中少了几分以往的敬畏。

    嗯?

    或许没有想到叶龙也会开口,叶文涛等人微微一怔。

    而因为做贼心虚紧张的叶沧,如梦惊醒,心中的不安荡然无存,径直走向叶震。

    察觉到叶沧的表情变化,叶震心中一动,眉头一挑。

    “爷爷!”

    很快,叶沧走到叶震身前,鞠躬行礼。

    “叶沧,你告诉你妈的事情是否全部属实?有没有刻意隐瞒的地方?”叶震冷声问道,目光始终盯着叶沧。

    “回爷爷。小沧所说,句句属实,叶龙哥也可以作证。”叶沧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出声应答,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惊慌。

    “爸。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怀疑小沧、小龙他们撒谎?难不成那个野种给您嚼耳根,造谣了?”

    随着叶沧的话音落下,叶文玲忍不住开口了,在叶家第三代成员之中年龄最小的她,小时候得到的宠爱最多,是叶家第三代之中少数敢顶撞叶震的存在。

    “爸。小沧被砍断一根手指,小龙更是被打残,一身功夫全废,我相信他们不会撒谎。”眼看叶文玲开口。身为长子的叶文涛也开口表明了态度。

    “我也不相信他们两人会撒谎。”叶文军也忍不住开口了,赞同叶文涛的话。

    “爸……”

    “行了。”

    眼看又有人要开口,叶震出言打断,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叶文海、谷梅夫妇和秦燕三人,然后径直走向叶龙所在的汽车。

    众人纷纷让开道路。待叶震走到最前面后,跟在叶震身后。

    “叶龙,你确认叶沧所说一切属实?他和那个姓潘的女孩是在谈恋爱?还有,你确定是你阻止叶帆对叶沧动手的时候,被他偷袭打伤?”

    很快。叶震走到叶龙所在的汽车后门,看到叶龙的惨状,仅仅只是皱了皱眉,然后便一阵见血地问道。

    这是今晚事情中最关键的两点,也是他觉得最重要的地方。

    “小龙确定。”

    叶龙毫无畏惧地迎上叶震的目光,语气坚定。

    “先进院子。”

    眼看叶龙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叶震稍作沉吟,做出安排,然后转身返回专车。

    众人没敢言语,纷纷返回自己的车中,乘车进入巷子。

    很快,以叶震的专车为首,几辆汽车先后在叶家大院门口停下。

    “今晚的事情肯定会有一个结果。”

    再次下车后,叶震没有急于走进院子,而是回头看着众人,沉声道:“叶帆正在来的路上,文涛,你带他们先去中院等着,我去和你爷爷沟通一下。”

    “是,爸!”

    身为军人的叶文涛,在日常生活中也保持着军人作风,听到叶震的安排,挺直身子,恭敬领命。

    “首长,老首长他在书房等您。”

    叶远山的生活秘书见状,上前一步,冲叶震行礼汇报道。

    叶震微微颔首,率先走进大院,径直朝着内院走去。

    “王秘书,我爷爷他知道这件事情吗?”叶文涛问道。

    “老首长只知道你们都来了,好像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秘书回道。

    “多谢王秘书。”

    叶文涛闻言,先是道谢,然后便带着众人走进院内,其中叶龙因为伤势太重,无法动弹,由两名安保人员抬着。

    很快,叶文涛一行人来到了中院大厅,如同昨晚生日宴前夕一样,没有人交谈,气氛稍显压抑。

    与此同时,叶震独自一人来到内院,径直走到书房门口,却没有直接推门而入,而是停下脚步,敲响书房门:“爸,是我。”

    “进来吧。”

    书房里传出了叶远山的声音,语气不温不火,让叶震无法猜透叶远山的心思。

    嘎吱!

    轻响传出,叶震推门而入,赫然看到叶远山如同往常一样躺在木藤椅。

    和往常不同的是,叶远山没有听京剧,而是把玩着叶帆送的那两颗玉珠。

    “爸,这两颗玉珠是否像文昊所说的那般神奇?”叶远山上前,在距离叶远山三米的地方站定,出声问道。

    叶远山缓缓睁开双眼,目光浑浊地看着叶震,道:“感觉不错,比那些兔崽子送的东西好多了。”

    叶震闻言,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兴师隆重地全部跑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叶远山主动问道。

    “叶龙、叶沧两人被叶帆打伤了,其中叶沧被砍断一指,叶龙伤势严重,一身功夫被废。”叶震汇报道。

    叶远山原本神色平静,直到听到叶龙功夫被废,眉头才微微挑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我。”

    “根据叶龙、叶沧两人所说,事情是这样的……”

    叶震不敢怠慢,飞快地将事情的经过告知叶远山。说得十分详细,尤其是几个关键环节。

    “那群不争气的东西调查了吗?”叶远山听完。眉头皱得更紧,原本浑浊的目光变得有些凌厉,语气也是极为严厉。

    叶震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呢?亲自调查过了吗?”叶远山又问。

    “事发太过突然,我没来得及去调查,只是将事情的经过理了几遍,找出几个关键点……”

    “没有调查。哪来的发言权?难道只凭那那两个小兔崽子的片面之词?”

    叶远山似乎对叶震的回答十分不满,陡然提高声音,劈头盖脸地教训了起来,结果因动了怒气。咳嗽了起来。

    “爸,您不要激动。”

    叶震见状,脸色一变,连忙帮叶远山捶背,待叶远山停止咳嗽后。又汇报道:“在来的路上,我给叶帆去了电话,告诉他,我对叶沧、叶龙他们所说持怀疑态度,试图让他开口告诉我今晚的事情……”

    “他怎么说?”叶远山再次打断叶震的话。沉声问道。

    “他说男人一诺值千金。当初,他既然答应我们不会主动找麻烦,自然会做到。他还说,关于今晚的事情,他会来这里给我们一个合理解释。”叶震原封不动地将叶帆的话告诉叶远山。

    “唉……”

    耳畔响起叶帆所说的话,叶远山重重叹了口气。

    “爸,您觉得叶沧、叶龙两人在撒谎?”叶震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

    叶远山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叶震,答非所问:“你认为呢?”

    “我认为,既然叶帆敢出手教训他们,而且在事后跟我那样说,肯定是有理由,而且很有可能占着理。”叶震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

    叶远山一脸恨铁不成钢,“第一,昨天他大闹叶家,只为发泄心中一口怨气,为他母亲讨一个公道。我们不但没有阻止,还刻意配合,甚至我还让他坐上了主桌。这一切,足以让他将心中的怨气宣泄出去,而他又答应过我们,自然不会再去主动找叶龙、叶沧两人的麻烦。”

    “第二,他在杭湖、东海的所作所为,得到你‘狡猾如狐,凶狠如虎’的评价——他做事布局往往滴水不漏,而今晚的事情拥有如此多的漏洞,完全与他的行事风格不符。”

    “第三,截至目前,文昊可是连一个电话都没给你和我打。如果真的错在叶帆,你觉得以文昊对他的重视程度,可能无动于衷吗?”

    “咳咳……”

    说到最后,叶远山再次咳嗽了起来,那张苍老的脸也因为气不顺,而隐隐有些发红。

    “爸,那按您的意思,今晚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待叶远山停止咳嗽后,叶震请示道。

    “他不是说要给我们一个合理解释吗?那就等他来解释吧。”叶远山眯着眼,目光锐利地说道:“至于该如何处理,我心中自然有数。”

    “叮铃铃——”

    这一次,不等叶震开口回答,书房的电话响了起来。

    叶震闻声,上前两步,走到书桌前,抓起电话:“喂。”

    “首长,叶帆开车到了巷子口,是否让进来?”电话那头,叶远山的生活秘书请示道。

    “让安保人员放行。”叶震做出指示,然后挂断电话,对叶远山道:“他来了。”

    “让那群不争气的东西到这里来。”

    “好。”

    叶震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心思复杂地走出书房。

    与此同时。

    叶帆驾驶着那辆汽车之王劳斯莱斯幻影元首级缓缓驶入巷子,驶向叶家大院。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

    昨晚,他大闹叶家大院。

    今晚,又当如何??

    ……

    ……

    ps:两更完毕,新的一周,求一人一张推荐票~~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