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32章 事实胜于雄辩
    “我既然出面处理这件事情,自然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

    叶远山望着叶龙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疤,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将目光投向叶沧,“叶沧,你呢?”

    “老……老太爷,我和叶龙哥一样。”

    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叶沧稍显紧张,但转念一想,事到如今,他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跟叶龙一条道走到黑了。

    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免受家法,甚至还能让叶帆遭受惩罚!

    叶远山见证了华夏的百年兴盛,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大风浪,察言观色已到了如火纯金的地步。

    眼看叶沧回答问题时,稍显紧张,他基本可以肯定问题出在叶沧这个源头之上。

    明白这一点过后,叶远山皱了皱眉,严肃地问道:“叶沧,今天的事情说到底因你而起。我有几个问题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听到没有?”

    “老……老太爷请问。”叶沧心中的紧张愈加浓烈,心跳陡然加快。

    “根据你给你妈打电话所说,你带一个姓潘的女孩去会所唱歌,结果被叶帆打了,对吧?”叶远山问。

    “是的,老太爷。”

    这一次,叶沧倒是没再紧张,毕竟这是事实。

    “按照你所说,那个姓潘的女孩和你在谈恋爱,对吧?”

    “嗯。”

    “既然如此,你带你女朋友去唱歌,叶帆为什么要动手打你?”

    话音落下,叶远山那原本浑浊的目光陡然变得格外锋利,身上也是涌现出了一股久居高位的恐怖气势。

    那股气势,令得叶沧心脏一震,两腿一软。差点没瘫软在地。

    “小沧,老太爷既然给我们做主,那你不必害怕叶帆事后报复你。如实说便好。”

    对叶龙而言,他最担心的便是叶沧无法承受压力。不能按照事先约定的那样撒谎,此时看到叶沧张着嘴,一副惊慌的模样,连忙出声帮助叶沧。

    “我没问你!”

    听到叶龙的话,叶远山眼眸之中闪烁,冷冷扫了叶龙一眼。

    在被叶帆废掉功夫之前,修炼《炎黄拳》的叶龙是可以媲美先天大圆满强者的先天巅峰武者。武道意志颇为坚定,之后又在与叶帆厮杀之中磨练了意志,意志已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

    此时,面对叶远山那股强大的上位者气息。他的脸上没有一点惊慌。

    而另外一边,叶沧听到叶龙的话后,心中的惊慌减轻了一些,当下按照叶龙教他的说了起来:“回老太爷,据我所知。我女朋友潘颖是叶帆朋友的妹妹。当他得知我和潘颖在一起后,警告我不准和潘颖在一起,我不答应,他便放出狠话要教训我。我担心他乱来,便给叶龙哥打了电话。

    后来。不等叶龙哥赶到,叶帆便来到唱歌的地方,试图带走潘颖,我阻拦,结果他便动手抽了我耳光,还割断我一根手指。之后,他还要出手对付我,结果会所的保安和我的朋友及时赶到阻止——那些保安均是被他砍断了一只手,而我朋友的脚筋全部被割断了!”

    “老太爷,无论是我那些朋友还是会所的保安都可以为我所说的一切作证。”

    叶沧说着,又补充道:“除此之外,叶龙哥也能作证。当时,若不是叶龙哥及时赶到,恐怕他还要对我动手。”

    “叶帆,是这样么?”

    听完叶沧的叙述,叶远山第一次将目光投向叶帆,出声问道。

    叶帆想了想道:“叶老,为了不打扰您的休息,让这件事情快点了结。我暂时不做解释,等他们说完之后,我再说。”

    “嘿,嘴还真是会说啊……我看是你还没想好狡辩之词吧?”叶文玲冷笑道。

    “闭嘴!”

    叶远山冷冷瞪了叶文玲一眼。

    叶文玲吓得脸色微变,没敢再说什么。

    她虽然敢顶撞叶震,但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顶撞叶家的定海神针叶远山。

    眼看叶文玲被叶远山训斥,包括叶文涛在内,其他叶家第三代成员均是识趣地选择了沉默,不过心中却是认可叶文玲的判断。

    而叶龙则是情不自禁地皱了一下眉头,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叶龙,按照你所说,你接到叶沧的电话,得知叶帆要教训叶沧,所以赶过去制止,结果刚一露面,便被叶帆出手偷袭致伤,之后叶帆又对你穷追猛打,最终废掉了你一身功夫,对吧?”

    稍后,不等叶龙想出个所以然来,叶远山再次开口问道。

    “是的,老太爷。”

    叶龙沉声回应,语气沉稳而坚定,“这一点,当时的目击者都可以作证。”

    “据我所知,你身为先天巅峰武者,拥有先天大圆满武者的战斗力,而叶帆虽然是术武双修,但也只是先天入门境,怎么可能伤得了你?还对你穷追猛打?”

    事到如今,叶远山基本已经肯定叶龙、叶沧二人在撒谎,他对于两人的谎言已完全失去了兴趣,但对叶帆能够打败叶龙充满了好奇。

    “回老太爷,因为您认可了他,让他成为了我们叶家的一员。所以,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我怕伤到他,只动用了部分力量,却没想到他隐藏了实力,一下将我击伤,实力大大减弱。”叶龙半真半假地说道。

    “叶龙、叶沧,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两人刚才所说的一切是谎言,或者说隐瞒了一些关键的因素,就算最后是叶帆违背家规,你们也要受到相应的处罚!”

    好奇心得到满足,看着叶龙那触目惊心的伤疤,叶远山动了一丝恻隐之心,试图给两人一个机会,“我再问你们最后一遍,你们确定高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如果你们现在如实说,还来得及!”

    “确定!”

    叶龙率先开口。语气依旧坚定。

    按照他的计划,虽然他和叶沧所说都是谎言,但如果所有的证人都把谎言当作事实的话。那谎言也就变成了事实,事实则成了谎言。

    所谓以假乱真便是如此。

    他相信。即便叶远山铁了心的一查到底,无论是叶沧那些狐朋狗友,还是会所的负责人、保安,都会知道该怎么做。

    如此一来,叶帆唯一可以拿出的证人便是潘颖了。

    而潘颖是潘珏铭的妹妹,潘珏铭又是叶帆在地下世界的代言人,这重关系。将会让潘颖的话大大失去可信度。

    毕竟,叶帆完全可以通过潘珏铭说服潘颖改变说辞!

    退一万步讲,就算叶远山相信潘颖的说辞,也只是证明叶沧仗着叶家权势为非作歹罢了。

    届时。最坏的结果,也只是叶沧在叶远山的威慑下说出与他串通的事实,而他完全可以用叶沧是害怕受到家法处置,将他拉下水来应对——叶沧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设局在陷害叶帆!

    “确定!”

    叶沧也彻底豁出去了,紧跟叶龙脚步。

    “叶帆。他们都说完了,在你说之前,我想先问你几个问题。”叶远山再次对叶帆道。

    “叶老请问。”

    “叶龙、叶沧二人是被你打伤的,没错吧?”叶远山问。

    “是我打的。”叶帆很干脆地答道。

    “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他们?”叶远山直奔主题。

    “他们都欠打,尤其是叶龙。死不足惜!”

    叶龙冷声道,那冰冷的话语像是往滚烫的油锅里倒了一瓢水,直接炸开了锅。

    “混账!你眼里还有没有家规?还有没有法律?”身在警方工作的叶文军第一个怒声训斥叶帆。

    “爷爷,您看到了吧?他可是一点悔意都没有啊,相反,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没打过瘾呢!我看他恨不得一刀宰了小龙才好。或者说,他想把我们所有人都给宰了??”叶文玲怒极反笑,煽风点火。

    叶文涛本来也想说点什么,但听到二人的话后,又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

    而叶文海、谷梅夫妇和秦燕三人,如同之前一样,选择沉默,以退为进,让叶文涛等人为他们冲锋陷阵。

    “叶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叶沧、叶龙是你的兄弟,你没必要下死手吧?”叶震也忍不住开口了,眉头紧锁,似乎对叶帆这番说辞很不满。

    “叶帆,这可算不上理由。”

    叶远山也皱了皱眉,他想让叶帆当叶家的磨刀石没错,但如果叶帆真的变成一把不受约束的屠刀的话,那将成为叶家乃至华夏的灾难!

    “理由在这里。”

    叶帆拿出从清水一号会所保安那里得到的u盘,沉声道:“这是清水一号会所今晚的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

    听到这四个字,叶远山、叶震两人瞳孔微微放大,恍然大悟。

    而以叶文涛为首的叶家第三代成员,均是心头一紧,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叶沧、叶龙二人。

    灯光下。

    他们清晰地看到,叶沧瞪大眼睛,满是惊骇地看着叶帆手中的u盘,那张肿起的脸蛋,瞬间苍白如纸,两条腿不受控制地哆嗦着,仿佛随时都会跌倒。

    与此同时,叶龙的眼睛也是瞪得滚圆,那双原本充满恨意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惊骇!

    他并不知道叶帆得到监控视频的事情。

    是的。

    他不知道!

    在叶帆到会所主楼大厅去跟保安要监控视频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过去,等清醒过来后,无论是叶沧还是他的两位同事,都没有跟他提及这件事情。

    而……叶沧也是不知情的!

    当时,他被吓得瘫软在会所主楼大门外,心中完全被恐惧所充斥,根本不知道叶帆进会所大楼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事实胜于雄辩。

    叶帆拿出的监控视频,将让他们的谎言不攻自破!

    ……

    ……

    ps:两更完毕~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