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35章 裁决,敲打,祝贺
    直到叶帆拉开门走出书房,都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拦。.

    叶文涛等人不敢,叶震、叶远山两人还沉浸在叶帆那句话带给他们的惊讶、疑惑之中。

    对此,叶帆并未感到惊讶。

    因为,从他拿出监控视频的那一刻起,今晚的结果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嗯?

    连接内院和中院的拱门下,叶远山的生活秘书看到叶帆独自一人走来,不由一怔。

    “你好,王秘书。”叶帆一边走,一边微笑着打招呼。

    “你……你好。”

    王秘书脱口回道,心中完全被一个疑惑所充斥:他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没有答案。

    叶帆与他擦肩而过。

    与此同时。

    内院的书房里鸦雀无声。

    包括叶震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叶远山,等待着叶远山做裁决。

    叶远山像是没有看到众人的目光似的,依然在回味着叶帆最后那句一语双关的话,那双原本浑浊的眸子里精光闪烁。

    “爸。”

    叶震见状,想了想,出声打断叶远山的思考。

    “呼~”

    叶远山深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想了想道:“叶沧,你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了家规,按照家规,要被打断一条腿,永远驱逐!”

    “呃……”

    或许没有想到叶远山最终会做出这样的决断,以叶文涛为首的叶家第三代成员一脸震惊,甚至就连叶震也是有些愕然。

    “噗通——”

    愕然听到这个结果,叶沧吓得两腿一软,直接栽倒在地。

    “噗通——”

    秦燕连忙跪倒在地,恳求道:“爷爷,请爷爷看在小沧尚未成年的份上,给小沧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是啊,爷爷,小沧虽然有错,但被叶帆斩断一根手指,也算是惩罚了,还请您网开一面。”叶文涛上前一步,鞠躬为叶沧求情。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原本我是打算将你轰出叶家的,但如文涛所说,既然你被叶帆砍断一根指头,也算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希望你能吸取教训,若是再敢仗着叶家权势为虎作伥,决不轻饶!”

    叶远山借坡下驴,说出心中早已酝酿好的处理结果。

    “呼~谢谢爷爷开恩!”

    秦燕闻言,悬挂的心落下,深吸一口气,连忙磕头道谢,同时心中也突然意识到,叶帆砍断叶沧一根手指,既是惩罚叶沧,也是救叶沧。

    这让她的心中像是打翻的五味瓶一样,心情格外复杂。

    “呼……呼……呼……”

    与此同时,叶沧从惊吓中回过神,一个劲地直喘粗气。

    而叶文涛等人则是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叶远山,等待着叶远山说出对叶龙的处罚结果。

    “叶龙,你身为叶家**第一人,非但没有起到带头作用,反而设计陷害自家人,之后又试图期盼所有人,试图以假乱真,陷害叶帆,严重违背叶家家规!”

    在叶文涛等人的注视中,叶远山一字一句道:“既然你已经被叶帆废掉了一身功夫,那我也就不再追究了。但……如果让我知道你事后对叶帆实施报复,那就别怪我心狠!你好自为之!”

    “谢……谢谢爸网开一面。”

    叶文海、谷梅夫妇连忙跪倒在地,看似在感谢,心中却是憋屈不已。

    “叶文海,我送你一句话:术不如道,诡道不如王道。”叶远山冷声道,语气比起之前宣布叶沧、叶龙二人的结果,更为严厉。

    “是……爷爷,文海铭记爷爷教诲!”

    叶文海吓得心脏一抽,那张一向不喜不悲的脸上,一片煞白。

    这一刻。

    他再也无法完美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了。

    “叶文玲,叶帆对你说的那句话,就是我对你说的。如果没有叶家的资源和支持,你凭什么在商界呼风唤雨?”叶远山目光转向叶文玲。

    叶文玲一脸不服,眼眸深处隐藏着无尽的愤怒!

    察觉到那份愤怒,叶远山训斥道:“你可以恨叶帆,你可以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吃亏,给他教训,但我提醒你,就凭你的脑子,十个你也玩不过半个叶帆。当然,如果你觉得你能斗过他,我绝不阻拦,但你必须要承担失败的后果!”

    “文玲不敢!”

    叶文玲浑身一颤,像是被抽了一记耳光似的,脸蛋一阵发白,一阵发紫,最后咬了咬牙,憋屈地低下了头。

    “文涛、文军,你们二人一个从军,一个在警方,都是军人做派,骨子里都继承了老一辈先驱的精髓,但在和平年代,这还不够!”叶远山最后将目光投向叶文涛、叶文军兄弟二人,提醒道。

    “是,爷爷!”

    和叶文玲不同,面对叶远山的教训,叶文涛、叶文军两人并无不满、不甘,而是第一时间回应,身子笔直如枪,宛如战场上的战士在领军命。

    “圈养的老虎,不如丛林狼,你们这么多人,玩不过一个叶帆,这让我很失望!”

    叶远山停顿了几秒钟后,叹了口气道:“我希望今天的事情能给你们敲响警钟,让你们知道以后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最好今后在做事、做人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当成叶家人!”

    “是!”

    众人异口同声。

    就连叶震也不例外。

    叶远山在敲打叶文涛等人,何尝不是在敲打他?

    “小震,你今晚回去好好想想那句话,明早给我说说你的想法。”叶远山见叶震也是鞠躬领命的姿态,想了想道。

    “知道了,爸。”

    叶震点了点头,显然知道叶远山所指。

    “好了,时间不早了,都散了吧,该去工作去工作,该送医院送医院。”叶远山无力地挥了挥手,一脸疲惫。

    除了叶震外,其他人纷纷识趣地退出,其中秦燕上前一把拉起叶沧,而叶文涛、叶文军两人主动上前抬起叶龙的担架。

    担架上,满身是血的叶龙,完全没了最早来到叶家大院时的镇定自若,他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任由叶文涛、叶文海两人将他抬出了书房。

    “爸,要不要打个电话告知炎一声?”待叶文涛等人离开后,叶震请示道。

    “嗯。”

    叶远山轻轻点头。

    叶震见状,欲言又止。

    “不要急,想清楚了再告诉我,回去吧。”叶远山心如明镜,知道叶震要说什么,摇了摇头。

    “好。”

    叶震将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转身走出书房。

    院子里,叶文涛等人没敢直接离开,均是站在原地等待着叶震,其中叶文涛、叶文军将担架交给了两名安保人员。

    “你们两个,送叶沧、叶龙二人去医院。”叶震走出书房,看了一眼表情不一的众人,想了想,对抬着担架的两名安保人员道。

    “是,首长!”

    两名安保人员恭敬领命。

    “文海、小梅和小燕,你们三人跟着去医院。”叶震又补充道。

    “嗯。”

    三人不约而同地点头,其中叶文海、谷梅两人脸色发白,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因为,对今晚的他们而言,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儿子被打成废人,他们在叶远山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

    除此之外,他们也均是明白了一个事实:叶远山是故意拿叶帆当磨刀石磨练他们!

    这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无法利用自身和叶家的权势去对叶帆做什么。

    不光是他们,其他人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其中,叶文玲有些不甘心,但想到叶帆今晚的手段,再一联想叶帆当初在杭湖、东海闹出的风波,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又只好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

    虽然叶远山的话很难听,但她不得不承认,如果失去叶家这层光环,她要想继续和叶帆斗,绝对是鸡蛋碰石头。

    “好了,走吧。”

    叶震扫了一眼众人,心中也能猜到众人心中所想,却是没再多说什么,径直朝外走去。

    众人见状,纷纷跟在其身后。

    片刻后,叶震钻进那辆挂有华夏最牛车牌之一的顶配红旗H8,率先离开了叶家大院所在的巷子。

    汽车后排座位上,叶震先是揉了揉太阳穴,消除疲惫之后,拿出私人手机,拨通了炎黄组织负责人炎的电话。

    “你好,叶XX。”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炎毫无感**彩的声音。

    “炎主任,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对于炎的冷漠,叶震早已适应,他没有在意,反倒是带着几分歉意。

    “没关系,叶XX应该明白,对我而言,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炎继续冷漠地回道,他虽然为炎黄组织的首领,但大小事务基本交给五位长老去处理,一直处于闭关之中,除了五位长老之外,也就像叶震这样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人可以打扰他。

    “呵呵,那倒也是。”

    叶震闻言,苦笑一声,道:“今晚清水一号发生的事情,我们叶家内部已经处理了,我家老爷子让我告诉你一声,希望你那边不要在意。”

    “好。”

    炎很干脆地同意了,然后破天荒地多了一句嘴,“叶XX,祝贺你和叶老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呃……”

    叶震闻言,先是一惊,然后想说什么,却发现炎已经率先挂断了电话。

    炎什么意思?

    叶震缓缓收起手机,暗问自己。

    没有答案。

    但……理智告诉叶震,炎绝最后一句话对不是在说今晚的事情,而是另有所指!

    ……

    ……

    PS:第二更!

    。

    。(未完待续。)q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