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37章 协助登顶,改变命运
    清晨,当第一缕晨辉贯穿东西方天际的时候,叶帆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中精光爆射,身边环绕的气流四散开来。

    “第四十五颗劲力种子马上就要饱和了,一旦饱和便能冲击第四十六个要害穴道,产生第四十六颗劲力种子,让武学修为踏入先天大成境界。”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劲力,叶帆眉目之间闪过一抹期待。

    昨晚,回到四合院后,他先是利用劲力之中蕴含的纯阳之气彻底修复了伤势,然后便整整冥想了一夜,吸收天地元气补充体内消耗的劲力。

    “如果昨晚与叶龙厮杀的时候,武学修为是先天大成境界的话,速度身法便不会输给叶龙太多,那样一来,就算我的术法修为没有突破先天大成境界,也完全可以凭借身法躲闪,利用飞刀刺杀,与叶龙进行周旋。”

    想到昨晚的厮杀,叶帆很清楚,意念力操纵飞刀刺杀虽然诡异、致命,令自己的战斗力大大飙升,但不能因为有这个杀手锏而放弃武学的修炼,两者要相辅相成才行,尤其是要着重加强身法的练习。

    如此一来,术武双修的威力,才能最大程度的展现。

    “也不知道珏铭的伤势恢复怎么样了?”

    为自己未来的修炼做出规划后,叶帆起身走向了潘珏铭所在的房间。

    因为昨晚楚姬彻底帮助潘珏铭催化了涅盘丹的药力,为此,叶帆并没有画蛇添足地再用纯阳之气去为潘珏铭疗伤,而是让潘珏铭自行吸收涅盘丹的药力恢复伤势。

    叶帆走到房子的窗边,赫然看到潘珏铭双腿盘在床上,依然保持着冥想修炼状态,而潘颖则是睡在潘珏铭的身旁。

    晨辉映照。潘颖那张素颜的脸蛋上依然残留着泪痕,秀眉微微皱着,看起来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叶帆很明白,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对潘颖而言,宛如噩梦般的存在,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忘记,甚至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当初,司徒辰死后,司徒若水其实心中也留下了阴影,好在之后被叶帆无意间激发了‘意念之体’。通过九星聚灵阵神奇地产生了意念力种子,一举成为了先天术士,心神变得强大,不再受到那场噩梦的影响。

    唰!

    或许是感应到了叶帆的气息。潘珏铭突然睁开了双眼,看到叶帆站在窗边,连忙从床上走下。

    叶帆见状,起身走到房门前,推门而入。

    “叶先生。”潘珏铭一如既往地行礼。

    “感觉怎么样?”叶帆问道。

    “外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内伤还有点影响。”

    潘珏铭说着,不禁暗暗感叹‘金创丹’和‘涅盘丹’的神奇,完全违背了俗话说的伤筋断骨一百天的定律。

    他不知道的是,金创丹和涅盘丹虽然都是珍贵的丹药,尤其是涅盘丹号称疗伤圣药。但他的伤势能够恢复得如此之快,主要还是依靠叶帆的本命精血。

    昨晚,叶帆在潘珏铭命悬一线的时刻,不惜用自己的本命精血挽救了潘珏铭的性命,回到四合院后,楚姬在催化潘珏铭体内那颗涅盘丹药力的同时,也一并帮助潘珏铭催化了叶帆那蕴含着纯阳之气的本命精血。

    “你体内的药力应该还没有全部吸收,等全部吸收,再调养一段时日,便可痊愈。”叶帆笑了笑,并未向潘珏铭解释其中缘由。

    潘珏铭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问道:“叶先生,您昨晚去叶家大院没事吧?”

    “没事。”

    叶帆正色道:“另外,你也不必担心,叶家人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而针对你和你的家人,除此之外,从今往后也绝对不敢再招惹你们。”

    “谢谢叶先生。”

    短暂的惊讶过后,潘珏铭满是感激地看着叶帆。

    “不是跟你说以后不用再跟我这么客气吗?”

    叶帆苦笑,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他也许只是将潘珏铭当成忠心的手下,但昨晚潘珏铭在明知道送死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对叶龙出手,让他十分感动,感动之余,在心中也将潘珏铭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我知道,但是您不但救了我,还间接地保护了我的家人……”潘珏铭还想说什么,但见叶帆瞪起了眼睛,只好将后面的话咽回肚子。

    同时,心中也不禁有些好奇:叶先生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就算他回归叶家,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内在叶家拥有这般显赫的地位和权势吧?

    没有答案。

    就算以前潘家没有垮台的时候,叶家在潘珏铭眼中也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如今虽然他通过叶帆逐渐摸到了这个强大家族的边缘,但依旧觉得自己离叶家所在的那个圈子实在太远……太远……

    就在潘珏铭心中充满好奇的同时,在他心中高不可攀的叶家家主叶震,却因为昨晚叶帆留下的一句话,苦思冥想了大半个晚上后,一大早便乘车前往叶家大院,去向叶远山汇报自己的想法。

    当红日彻底升起的时候,叶震乘坐那辆挂有华夏最牛车牌之一的专车抵达叶家大院门口。

    “首长好。”

    门口负责站岗的警卫,见到叶震从车上走下,第一时间敬礼问好。

    “老首长起来了吗?”叶震微微颔首,然后问道。

    “回首长,我也不知道老首长有没有起来,您进去问王秘书吧。”警卫有些尴尬,他是后半夜换岗的,一直站到现在,连内院的门都没进过,哪里知道叶远山有没有起来。

    叶震闻言,哑然失笑,不禁暗道自己也被叶远山搞得神经紧张了。

    两分钟后,叶震穿过外院、中院,来到内院,一眼便看到叶远山一边把玩着叶帆送给他的两颗玉珠,一边来回踱步。眉头微皱,看上去有些纠结。

    “爸。”

    叶震见状,深知叶远山在纠结什么。苦笑着上前问好。

    “怎么才来?”叶远山没好气地瞪了叶震一眼,然后率先朝着书房走去。

    叶震微微一怔。

    王秘书见状。凑上前来,低声道:“老首长昨夜几乎没睡,天亮之后就一直在院子里踱步。”

    听到王秘书所说,叶震苦笑不已,旋即对王秘书点了点头,跟着叶远山步入书房。

    进入书房,叶震察觉到满屋子都是烟味不说。书桌上突然多出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塞了不少烟头。

    这个发现,令得叶震脸色一变:“爸,您昨晚抽烟了?”

    “嗯。想得头疼,就抽烟理理思路。”叶远山倒也没有隐瞒,实则是无法隐瞒。

    “王秘书说您一夜几乎未睡,又抽了这么多烟,身体能受得了吗?”叶震有些担心。

    叶远山则是摆了摆手:“废话少说。告诉我你昨晚想的结果。”

    “嗯。”

    叶震闻言,也知道,若是叶远山不做出决定,怕是不会睡觉的,于是整理了一番说辞。道:“我昨天想了大半夜,认为他那句话有两层含义。”

    “哪两层?”叶远山眼前一亮。

    “第一,他看出了我们的决定——废掉文昊的接班人身份。第二,他知道,很多人都认为他是文昊的灾星,认定他会连累文昊,让文昊丢掉政治生命。”

    叶震正色道:“而以他的意思来看,他非但不会连累文昊,而且还会助文昊一臂之力。”

    “他确实是这个意思。”

    叶远山对于叶震能够想通叶帆那句话的含义并不感到奇怪,相反,若是叶震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才叫奇怪。

    “爸,您昨晚一夜没睡,应该是在想是否要改变主意吧?”叶震苦笑着问。

    “你怎么看?”叶远山反问一句,间接地答复了叶震。

    “他是文昊的儿子,和文昊一样,都是重情重义之人。这从他的做事风格能够看出来。”叶震想了想,道:“这也就是说,他的决心毋庸置疑,关键在于他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你觉得能吗?”

    叶远山问出了心中最纠结的问题,这也是困扰了他一晚的问题。

    “很难,近乎不可能。”

    面对叶远山一脸的期待,叶震给出了答复,“他的能力、手段毋庸置疑,如果他走军.政两个领域,甚至是商界,都有可能做到。但……他是一个武者,而且志在武学一途。武学界龙蛇混杂,他的锋芒太甚,没人敢保证他不会栽跟头。而在武学界,一旦栽了跟头,不死也惨。这样一来,就算他心中不愿意连累文昊,文昊想必也不会坐视不管。”

    “再者,他暗地里还控制着东海帮,虽然没有足够涉黑的证据,但日后难免会暴露,而这对文昊而言,也是极为危险的。”

    “最后,他的仇家实在太多了,有白家这样的政治家族,有青洪这样的全球性地下世界组织,还有像洪武门、武当派这样的武学门派。就算他为了文昊着想,不再去招惹这些仇家,这些仇家想必也不会放过他。何况,以他的性子和做事风格,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他能保证一次、两次、三次赢,但也无法保证每一次都赢。只要输一次,他便输掉所有”

    “唉……你说得没错,没有人能够保证不犯错误,对他而言,每一个错误都是致命的。而一旦他犯错,受了灾,文昊多半会放弃一切,为他出头、复仇。”

    叶远山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但话又说回来,他既然看出我们玩了小聪明,只是含糊其辞地让他利用褚玄机给炎的人情,让炎支持叶家人,那么,如果我们到时候废掉文昊,让其他人替代,他反悔怎么办?”

    “既然两边都不保险,那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赌一边,这样风险大,一旦赌错了,就功亏一篑了。二是先揣着明白装糊涂,看他表演,若是他演砸了,文昊为了他再次让我们失望,我们再做决定。这样做资源不好分配,毕竟,我们不能同时大力支持他和文海。”

    叶震沉思片刻,道:“保险起见,我个人建议第二种选择。”

    “嗯,不过资源要倾斜文昊。”叶远山想了想,终于做出决定。

    叶震有些惊讶:“爸,看起来,您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如果他能助文昊登顶,我死而无憾!”

    叶远山豪迈一笑,满怀期待。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