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正文 340章 贵人相助
    没有理会徐万福和李经理那副活见鬼的模样,叶帆递给潘珏铭一个眼神,率先朝着前面走去。

    “走吧,小姑。”

    潘珏铭心领神会,拉了拉潘晓璐的胳膊。

    “呃……好,好!”

    潘晓璐猛然惊醒,下意识地跟在潘珏铭身后,与徐万福擦肩而过,心中的震惊无法消散。

    尤其当她余光看到徐万福那副惊恐的模样时,没来由地联想到了徐万福之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顿时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同时也对叶帆的身份好奇到了极点!

    好奇归好奇,潘晓璐却是没敢多问,只是机械地走着。

    “徐……徐行长。”

    稍后,当叶帆带着潘珏铭、潘晓璐和潘颖三人步入芙蓉厅包厢的时候,李经理率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想到刚才叶帆那句话,一脸心有余悸地碰了碰徐万福。

    “咝~”

    徐万福倒吸一口凉气,二话不说,快步朝着芙蓉厅对面的包厢走去。

    虽然他不知道叶帆到底是何方神圣,但理智告诉他,叶帆既然敢在知道薛三月身份的情况下,说出那样一句狂到没边的话,那就表明完全没有将薛三月放在眼里。

    而……放眼紫禁城乃至整个华夏,年轻一辈之中敢不把薛三月放在眼里的,只有那几个豪门家族的后代可以做到。

    想到此处,徐万福的心跳陡然加快,呼吸急促,两腿有些发软,似乎随时都会跌倒。

    相比而言,李经理虽然吓得不轻,但一想刚才自己并没有顶撞、招惹叶帆几人,倒是松了口气,同时识趣地没有跟上徐万福,而是转身走到电梯旁,深意地看了一眼原本给薛三月准备的四名服务员。

    察觉到李经理的目光。四名服务员心中很清楚,今后她们可以乱叉腿,但绝对不能乱张嘴——今天的事情半句也不能往外说!

    十几秒钟后,徐万福走到了芙蓉厅对面的包厢门口,心惊胆颤地看了一眼芙蓉厅包厢的门,然后推开薛三月所在包厢的门,快步走了进去。

    包厢里,薛三月手中端着一杯品质不错的大红袍,见徐万福进门,当下放下茶杯问道:“徐行长。人呢?”

    “薛……薛少……”或许是徐万福真的被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察觉到徐万福的异常。薛三月眉头一挑,疑惑地问道。

    “薛……薛少,是这样的。刚才我看到一个认识的女人,本想叫她进来陪您喝酒。结果那女人不乐意……”徐万福定了定神,解释道。

    薛三月闻言,心中隐隐有些不爽,打断道:“不乐意就算了。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若是我想,愿意给我暖床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

    “薛少,原本那个女人不愿意来就算了,但……但是……”

    “但是什么?”

    薛三月有些不高兴了,在他看来。徐万福好歹也是金融系统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这会跟被吓破胆的小混混一样,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那个女人一起来的人,听到了我让她陪酒的事情,其中一人直接掰断了我的手腕。”说到这里。徐万福没来由想起之前手腕被掰断的情形,发现自己连对方是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这让他心中的恐惧像是坐上了火箭一般,呈直线上升!

    “哦?”

    听到徐万福的话,薛三月当下将目光投向徐万福的手臂,当发现徐万福的手臂扭曲着垂落后,脸色不禁一变,“谁这么大胆子?他们人呢?”

    “在……在对面包厢。”

    徐万福立即回道,尔后想到叶帆那句话,变得有些吞吞吐吐,“他们之中有一个人似乎认识薛少您,而……而且……”

    “而且什么?”薛三月似乎耐心不太好,再次打断了徐万福的话。

    徐万福一咬牙,当下将叶帆的原话转达,“而且那人说,如果您一分钟之内不在他的面前出现,就直接从七楼跳下去!”

    “你……你说什么?”

    这次轮到薛三月一脸惊愕了,他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冷的笑话一般,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徐万福。

    “呼……呼……”

    没有回答,徐万福的额头直冒冷汗,不知是怕薛三月发火,还是怕时间超过了一分钟。

    “走,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口气比脚气还狂!”薛三月脸色阴沉地站了起来,一把推开椅子,朝外走去。

    出身于薛家的薛三月,虽然论身份无法和叶龙、白洛这样的豪门大少相提并论,但也算是顶级公子哥,父亲在某个要害部门担任实权大佬不说,爷爷目前还没有退下来,虽然没挤进金字塔顶端,但也是金字塔顶端之下那层的,是白家阵营的中坚人物。

    若不是如此,身为金融系统一头蒜的徐万福,也不会讨好他了。

    徐万福见状,没敢再说什么,连忙跟上薛三月。

    很快,薛三月气势冲冲地走出包厢,尔后走到芙蓉厅包厢门口,没有敲门,而是一脚踹向包厢门。

    “砰——”

    闷响传出,包厢门被薛三月一脚踹开。

    “啊——”

    包厢门口,那名正在为叶帆等人泡茶的服务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差点将热水浇在了手上。

    唰!

    与此同时,潘珏铭、潘晓璐和潘颖三人,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门口。

    其中,潘珏铭皱了皱眉,而潘晓璐则是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叶帆,结果发现叶帆跟没事人一样,面色平静如水。

    很快,在服务员畏惧的注视下,不可一世的薛三月,带着心惊肉跳的徐万福出现在了叶帆四人的视线里,而薛三月也看到了叶帆四人。

    叶……叶帆?

    看到叶帆那张曾在资料中看过,之后镂刻在脑海之中的面孔,薛三月脸色陡然一变。

    仅仅一瞬间。他脸上那副愤怒夹杂着不可一世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惊骇!

    那感觉就像是大白天撞到鬼一般!

    惊骇之余,薛三月的脚步停了下来!

    就像是高速行驶的汽车,突然踩下了刹车!

    薛三月身后,徐万福似是没想到薛三月会突然停下来,猝不及防,一下撞在了薛三月的身上,差点将薛三月撞倒在地。

    “怎……怎么会是他??”

    没有在意徐万福的冒失,薛三月瞪大眼睛,一动不动看着坐在潘晓璐身旁的叶帆。整个人完全傻眼了!

    身为红鼎俱乐部的核心成员。他不但知道叶帆。而且还知道曾经不可一世的白洛,是被叶帆亲手送进监狱的!

    甚至……他还知道,当时的白国涛原本是打算去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的秘密监狱捞人的,结果不但没捞到人。反而被叶帆将了一军,无奈之下只好舍车保帅,将白洛当成了弃子。

    当初,那件事情发生后,整个华夏上流社会一片哗然,尤其是红鼎俱乐部内部,直接炸开了锅!

    那件事情之后,红鼎俱乐部的成员虽然心中对叶帆恨之入骨,但同时也知道。连白洛都折在了叶帆手中,若是他们不知死活去找叶帆的麻烦,简直等于找死!

    不光如此,他昨晚还得知,叶帆在清水一号大发神威。斩断叶沧一根手指,将叶龙打得满身是血,生死未知……

    当他得知听到这个消息后,和所有燕京城的纨绔的反应一样:叶帆完了!叶家绝对不会轻饶叶帆!!

    如今,叶帆却好端端地坐在这里……

    这让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叶帆并没有遭到叶家处罚!

    而他却因为徐万福鬼使神差地惹到了叶帆……

    “薛三月?”

    就在薛三月被吓到的同时,叶帆开口了,语气不温不火。

    “这……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我并不知情,完全是徐万福这个王八蛋自作主张!”

    眼看叶帆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薛三月吓得腿都软了,旋即又一脸恼火地瞪着身后的徐万福,那感觉恨不得将徐万福碎尸万段。

    “呃……”

    眼看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薛三月见到叶帆后,像是老鼠见到猫,直接蔫了不说,反过头来就冲着自己怒吼,徐万福也懵了。

    虽然因为叶帆之前的表现,他想过叶帆的身份不简单,但他没有想到,叶帆带给薛三月的威慑竟然如此之大。

    不光是他,潘晓璐也有些恍惚。

    曾经身为燕京名媛的她,对于华夏上流社会了解不浅,知道薛家在华夏政治版图中所拥有的能量。

    原本在她看来,就算叶帆身份强大,但也不至于把薛三月吓成这样啊?

    “徐万福,你自己想找死,拉上我干什么?”

    薛三月心中的恐惧远比潘晓璐想象中的多,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事到如今,只能尽量地把所有事情往徐万福身上揽,自己撇干净,“你他.妈自己跟叶少解释!”

    “我……”

    徐万福努了努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冷汗如雨一般流淌,瞬间浸透了他的衬衣。

    叶少?

    听到这两个字,潘晓璐心中一动,震惊地望向叶帆:难……难道他是叶家子弟??

    “滚!”

    回答潘晓璐的是一个“滚”字。

    原本极具侮辱性的‘滚’字,落入薛三月二中,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动听的仙乐一般,只见他长松了一口气,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而原本浑身发软的徐万福,也觉得这个滚字像是神的福音一般,让他的体内突然涌现出了几分力气,连忙跟在薛三月身后。

    唰!

    眼看薛三月、徐万福两人像是丧家之犬一般夹着尾巴离开了包厢,潘晓璐如坐针毡,稍作犹豫,便站了起来,面色复杂地看着叶帆,道:“叶……叶先生,你坐主位吧。”

    “我和珏铭是以心交心的朋友,既然你是她小姑,那也算是我小姑,是我们的长辈,主位自然由你来坐。”

    叶帆闻言,不禁苦笑,他看得出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震撼到了潘晓璐,也让潘晓璐猜到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显得十分恐慌不安。

    而他之所以让薛三月亲自来道歉,便是为了让薛三月知道自己和潘珏铭及其家人的关系。

    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从今往后,便不会有人再会不知死活地招惹潘珏铭的家人,也算是帮潘珏铭消除后顾之忧。

    以心交心的朋友?

    听到这几个字,原本欲要开口的潘珏铭,心中一震,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潘晓璐也呆了。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竟然把潘珏铭当成以心交心的朋友!

    但——

    她知道。

    潘珏铭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贵人相助。

    他的人生被改变!

    ……

    ……

    ps:十点四十的火车,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出了一章,退房坐车去,今晚就这一更了,抱歉。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