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第一大少
    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信息传播的速度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叶帆安然无恙这个消息通过薛三月传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燕京上流社会,尔后像是星星之火燎原一般,传遍了华夏权贵层。

    一时间,整个华夏权贵层再次因为叶帆这个名字而轰动!

    甚至,这一次的轰动,比当初叶帆亲手将白家大少白洛送进监狱还要猛烈。

    因为……在那些权贵看来,叶帆说到底只是叶文昊的一个私生子,而叶龙、叶沧是叶家的正式子弟,叶家老人没道理偏向一个私生子。

    何况叶帆的手段凶狠得令人心惊?

    叶帆斩断叶沧手指、打残叶龙的第三天清晨,一辆辆汽车来到了位于长安街的红鼎俱乐部总部,其中豪车不算多,只有几辆,大多数都是挂着特殊牌照的中档轿车。

    八点钟的时候,红鼎俱乐部顶楼的一个小型会议室里,二十一名青年汇聚一堂,坐在一张椭圆形的桌子旁边。

    一眼望去,小型会议室里,空着两个位置,一个居首,那是会长白洛的位置,而另外一个位于居首位置左侧,那是曾经的白家阵营副旗手关意女儿、红鼎俱乐部副会长兼东海分部会长关琳的位置。

    除了两人之外,红鼎俱乐部其他二十一名核心成员悉数到场,他们的表情十分凝重。

    “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叶帆的事情,今天,将大家召集到这里,便是为了这件事情。”

    安静的会议室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开口之人坐在居首位置下方的右侧,是一名戴着眼镜,皮肤白净的青年。

    他姓李名引证。是京城李家子弟,有着贪狼的外号,是红鼎俱乐部的常任副会长。在俱乐部中担任着军师的角色,地位仅次于俱乐部创始人白洛。

    随着李引证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那些红鼎俱乐部的核心成员,表情又凝重了几分。

    “下面,先由薛三月说一下昨晚见到叶帆的情形。”李引证目光环视众人,再次开口。

    “诸位,昨晚我在华府一品遇到了叶帆,与他一起的还有他在黑~道的代言人潘珏铭及潘珏铭的小姑潘晓璐、妹妹潘颖。”

    薛三月连忙接过话,在众人的注视中。心有余悸地说道:“如同我昨晚传出的消息一样,叶帆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叶家处罚,甚至连潘珏铭、潘颖兄妹二人也安然无恙。不怕诸位笑话,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

    震惊么?

    包括李引证在内,另外二十名红鼎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完全能够体会薛三月当时的心情。

    “这件事情看起来是一个**事件,但是联系到前天晚上的事情,足够带给我们很多信息,下面。请大家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待薛三月说完,李引证又道。

    “叶帆前天晚上在清水一号斩断叶沧一根手指、打残叶龙并废掉他一身功夫,却没有遭到叶家惩罚,我认为只有一种可能,叶文昊出面保他了。”

    “我也这样认为。如果叶文昊不出面保他的话,叶家人绝对不会轻饶他。”

    “叶文昊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保住叶帆,足以证明他在叶家的地位之高。换句话说,叶文昊如今已经彻底成为了叶家第三代接班人。”

    “我赞同,另外补充一点。众所周知,叶龙不光是叶家第四代的长子,而且还是炎黄组织年轻一辈的二号天才。如此一来,叶帆打伤叶龙,废掉叶龙的功夫,还违背了炎黄组织的规定。既然叶帆没事,那表明炎黄组织并没有追究叶帆的责任。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叶家打过招呼的缘故。”

    “我赞同他们的说法。”

    “我也赞同。”

    ……

    很快,讨论结束,除了李引证外,炎黄组织其他二十名核心成员们的看法达成了一致。

    “大家刚才说得已经很全面了,我这边也就不做补充了。”

    李引证再次开口,间接地赞同了众人的观点,尔后又问道:“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今后该如何面对叶帆这个人。”

    “我认为这已经没有讨论的必要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是啊,先是会长被他亲手送进监狱,如今连叶龙、叶沧二人也被他打伤、打残——我们继续跟他死磕不是死路一条么?”

    “没错,当初的他只是受到叶文昊庇护,如今叶家既然没有惩罚他,自然是将他当成正式叶家子弟对待,相当于成为了他的最新靠山。”

    当这句话出口后,偌大的会议室里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沉默了。

    虽然他们无法接受这一切,也对这一切充满了疑惑,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次的事情过后,叶帆将正式取代曾经的白洛、叶龙,成为华夏毫无争议的!

    他们在座的所有人,都算得上华夏公子哥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所在的家族也在华夏拥有不俗的地位,但面对叶帆这个新的,还不够看。

    “事到如今,我们确实不能和他死磕,但如果他主动找我们红鼎俱乐部的麻烦呢?我们到时候该如何应对?”察觉到众人面对叶帆的那份无力,想到昨晚的冲突,薛三月满是担忧地问道。

    没有回答,会议室里又一次陷入安静。

    “三月说得没错,通过叶帆过去的所作所为,我们不难判断出,他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凡是得罪他的人,他都会采取疯狂报复,简直就是不死不休,完全不遵循妥协、平衡这些游戏规则。”

    李引证一脸凝重道:“我们不止一次与他发生冲突,没人敢保证他是否会赶净杀绝!”

    “李会长,那你说我们怎么办?”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有着贪狼之名、擅长阴谋诡计的军师李引证,目光中或多或少地带着几分担忧。

    “两个字,团结!四个字。必须团结!”

    李引证目光闪烁,语气低沉而坚定,“只有我们团结起来。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才能抵御他的报复。否则。让他各个击破的话,那红鼎俱乐部将会不复存在!!”

    “团结是肯定的。问题是,我们难道要一直被他压制下去?”

    这次开口的是一名穿着军装的青年,他是军人世家的子弟,四代人都是军人,性子耿直,直接说出了心中的郁闷。

    郁闷。

    这也是其他那些红鼎俱乐部核心成员的心声。

    毕竟。曾经的他们,是华夏年轻一辈之中的领跑者,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如今不但被人欺负了。而且还只能把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这怎能不让他们郁闷?

    “自古以来,这世上都没有绝对的事情。”

    李引证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睿智道:“我们要做的只是暂时避开他的锋芒。至于未来的事情,还要看三年后的权力更迭。不可否认。叶家阵营目前在博弈中占据上风,叶文昊更是最热门的人选。但很多时候,大热必死。没有人保证,他就一定可以登上巅峰。”

    “李会长,你的意思是?”

    “按照目前的大势。叶文昊、叶帆父子势不可挡,但好运不会永远伴随一个人的。叶帆可以一次、两次、三次占据上风没错,但总不能次次平安无事吧?我就不相信,上面那些大人物,可以一次又一次纵容他为所欲为!”

    李引证冷静地分析道:“退一步讲,就算上面那些人看在叶家、看在叶家老古董的面子上,敢怒不敢言,但如果叶家老古董撒手归西呢?一旦他归西的话,不要说叶帆不可能再为所欲为,恐怕就是呼声最高的叶文昊也会举步艰难!”

    嗯?

    再次听到李引证的话,众人心中一动,眼前一亮,那感觉就仿佛迷失在黑暗之中的人,看到了一丝曙光。

    “除了团结之外,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按照目前的大势,我们必须暂避他的锋芒!”

    察觉到众人的表情变化,李引证又故意敲响警钟道:“所谓暂避锋芒,不光是今后不能主动招惹他,就算他主动挑衅、招惹我们,我们也必须隐忍!”

    “明白!”

    众人异口同声,心中虽然憋屈,但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会后,相关负责人将会议精神传达,必须传达到每一位会员,违背者,直接驱逐!”李引证又补充了一句,然后看了看时间,道:“散会!”

    呼啦——

    众人纷纷起身,先后离开会议室。

    身为红鼎俱乐部核心成员的他们,基本都已步入了社会,分别在军.政.商三个领域发展,既然会议结束,他们自然要去工作。

    ……

    与此同时。

    抵达办公室的秦燕,却是没有工作的心情。

    因为,自从叶帆斩断叶沧一根手指、打残叶龙之后,她一直在等叶文昊的电话。

    然而——

    两天过去了,叶文昊迟迟没有打电话给她,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一般。

    “目前大势已经很明朗了,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

    原本无力仰靠在办公椅上的秦燕,突然将心一横,拿出手机,拨通叶文昊的私人手机号。

    不知为何,当她拨通电话后,一颗心直接悬在了嗓子眼上,甚至还屏住了呼吸,显得格外的紧张。

    “喂。”

    在秦燕紧张的心情中,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叶文昊的声音。

    “在忙吗?”秦燕问。

    “有事?”叶文昊反问。

    “我……我今后会加强对小沧的教育,务必让他改邪归正。”秦燕紧张道:“你给他一次机会好么?”

    “你让他好自为之。”叶文昊间接给出答复。

    “呼~”

    秦燕闻言,松了口气,想了想道:“我想跟叶帆见一面,感谢他挽救了小沧,同时想跟他好好谈谈,看能不能消除彼此之间的矛盾、隔阂,成为一家人。”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势利?”叶文昊冷声问道。

    没有回答。

    秦燕浑身紧绷,像是撕掉面具的戏子,原形毕露!

    ……

    ……

    ps:补欠第一更。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