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47章 相忘于江湖
    “咻!咻!”

    明媚的阳光下,两把玄叶飞刀在叶帆的操纵下,在院子里穿梭,速度极快,宛如两道白光,根本看不到刀身,只能听到刺耳的破空声。

    “通过这几天的练习,我已经可以完全轻松自如地操纵两把玄叶飞刀了,而且速度、威力远比先天入门境强大。”

    察觉到两把飞刀宛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可以任意操纵,叶帆微微一笑,心中十分满意,“若是只操纵一把飞刀的话,十米之内,恐怕先天大圆满境界之下的武者,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刺杀!而一旦近身,半步罡气境之下的武者,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如今,我的意念力操纵飞刀已经达到了极致,术法修为短期内也不可能突破,接下来,要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提升武学修为上面——如果不出意外,闭关半月应该就可以让武学修为突破先天大成境界了!”

    想到这里,叶帆不作停留,先是利用剩余不多的意念力,催动鬼魅葫芦,布置一个九星聚灵阵,打算先通过神秘的赤金色皇冠,在短时间内将意念力恢复,然后再进行冥想修炼。

    嗯?

    想到便做,就当叶帆双手结印的时候,心神一动,突然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在门口出现。

    “嗷呜~”

    与此同时,趴在玉石旁的小狼似乎也察觉到了这道气息,兴奋地狼嚎一声。奔向别墅门口。

    “小狼!”

    别墅门口,苏琉璃原本在考虑是否进去,看到小狼奔来,当下欢喜地迎上。

    “嗷呜~”

    小狼兴奋一吼,纵身一弹,扑向苏琉璃。

    苏琉璃见状,惊得脸色微变,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结果发现小狼在距离她只有一米的时候,竟然神奇地减缓了速度。然后不等她从惊讶中回过神。便原地直立站起,双爪搭在她那雪白的羽绒服上。

    苏琉璃丝毫不在意羽绒服被小狼弄脏,伸出软弱无辜的白嫩小手,轻轻抚~摸着小狼那闪亮的毛发。

    “走。进去。”

    原本犹豫不定的苏琉璃。被小狼这么一打岔。原本复杂的心情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恢复了平静,迈步走进了别墅。

    别墅院子中间。叶帆因为察觉到苏琉璃的到来,停止了布阵,此时见苏琉璃走进院内,站起身,稍显疑惑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难道你的别墅是禁地,不准我来啊?”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苏琉璃的脚步先是一顿,然后像是回到了最初与叶帆相遇时的情形,双手扶着小蛮腰,撅着樱桃小嘴,很是不满道。

    “倒不是这个意思。”

    或许是因为很久都没有看到苏琉璃在自己面前露出傲娇的模样了,叶帆不禁微微一怔,旋即苦笑着说道:“只是我之前跟雨馨说过,这几天要闭关,轻易不要打扰我……”

    “切,别自作多情了,谁来找你啊,我是来看小狼的。”

    苏琉璃翻了个白眼,打断叶帆的话,然后故意地摸了摸小狼那张凶悍的狼脸,问:“小狼,你说是不是啊?”

    小狼瞪大眼睛,一脸无辜。

    叶帆一阵尴尬。

    “对了,你的武学修为还没突破先天大成啊?”苏琉璃重新将目光投向叶帆问道。

    叶帆一头黑线:“你当武学修为突破跟过家家一样简单啊?”

    “切,说得好像很难似的,本小姐没人指导,不照样自己凝结出劲力种子,突破到后天大成境了?”苏琉璃撇了撇嘴,一脸鄙夷。

    “——”

    叶帆一头黑线,他自认为悟性极高了,甚至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但要说比苏琉璃的悟性高,还真没把握。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若是不努力,没准哪天就被本小姐追上了。”

    依然是俏皮的语气,但苏琉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变得有些异常,似深情、似期待、似担忧。

    “苏琉璃,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么?”

    叶帆一阵无语,如果不是看苏琉璃气色正常,他都怀疑苏琉璃的脑袋被烧坏了。

    “咯咯……本小姐就是来逗你这个猴的!”

    苏琉璃闻言,那张迷人的脸蛋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

    叶帆再次无语。

    “叶帆,我走了。”

    苏琉璃见状,脸上的笑容渐渐退散,原本复杂的目光变得柔情了起来,语气也是柔软了许多,像是恋爱中的女孩再向男友告别。

    嗯?

    察觉到苏琉璃语气、目光中所蕴含的温柔,叶帆不禁微微一怔。

    而苏琉璃则是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叶帆一眼,似是要将叶帆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印在心里,印在灵魂深处似的。

    一眼过后,她不等叶帆回话,转过身,大步离开,走得异常坚决。

    望着苏琉璃那潇洒的背影,叶帆突然觉得今天的苏琉璃有些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雨馨姐说只要他的武学修为突破了先天大成境界,这世上就很少有人能够杀死他了,希望他早日能够突破!”

    一口气走出别墅院子,苏琉璃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暮然回首,却没有再看到叶帆的身影,只是幽幽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稍后,她调整了一番情绪,快步走向了3号别墅。

    3号别墅门口,一身黑色皮草的苏雨馨,坐在那辆宾利房车里,已等候多时。

    今天是她母亲的生日,她要跟苏琉璃一同回杭湖给苏母过生日。

    原本,她是想让叶帆跟她与苏雨馨一同回杭湖的。但想到叶帆要闭关,只好作罢。

    而刚才就要走的时候,苏琉璃突然说修炼遇到了瓶颈,想去问问叶帆,苏雨馨只好答应,并且在3号别墅门口等苏琉璃回来。

    “你没有告诉他我们要回杭湖吧?”待苏琉璃钻进汽车,苏雨馨忍不住问道。

    “若是我告诉他了,恐怕他这会在车上了吧?”苏琉璃微笑着反问,间接给出答复。

    苏雨馨闻言,嘴角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望着苏雨馨那幸福的笑容。做出决定的苏琉璃。不羡慕、不嫉妒,心如止水。

    傍晚的时候,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两人回到杭湖苏家别墅,得到了苏家家主苏宏远和二叔苏明的热烈欢迎。

    除此之外。苏宏远还提前让人准备了饭菜、蛋糕。为苏雨馨的母亲庆生。

    对于这一切。苏雨馨、苏琉璃二人并未感到奇怪。

    她们都知道,当叶帆的身份浮出水面后,势利的苏宏远也好。野心勃勃的苏明也罢,在面对她们的时候,变得比以前热情多了。

    因为……苏宏远、苏明二人都想抱住叶帆的‘粗大腿’!

    晚餐过后,苏雨馨、苏琉璃和苏母回到了苏家2号别墅,其中苏雨馨坐在客厅里陪苏母看电视,而苏琉璃则是以修炼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长时间没有跟苏母见面的缘故,苏雨馨和苏母聊到了凌晨,才返回房中。

    嗯?

    待苏雨馨上了二楼后,突然闻到了一股酒味,而且酒味很浓,当下一怔。

    “琉璃。”

    愣神过后,苏雨馨意识到了什么,走到苏琉璃的门前,敲门呼唤。

    没有回应,卧室里十分安静。

    苏雨馨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去拧门锁。

    咔擦——

    门应声而开,苏雨馨迈入卧室,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充斥着整个卧室。

    昏暗的卧室里,苏琉璃光着脚丫,坐在窗台上,身旁摆着好几个空的红酒瓶。

    “琉璃,你怎么又喝酒了?”看到这一幕,苏雨馨不由一惊。

    “雨馨姐,我清醒得很。”

    苏琉璃扭过头,微笑着道,脸蛋红彤彤的,已有了几分醉意。

    “琉璃,快下来,坐在那里危险!”

    “雨馨姐,我没事,你过来陪我聊会天吧?”苏琉璃轻声道。

    苏雨馨快步走上前,突然觉得今晚的苏琉璃有些不对劲:“你……你怎么了?”

    “雨馨姐,你说,恋爱的滋味到底是什么?”苏琉璃没有回答,而是问出了一个让苏雨馨目瞪口呆的问题。

    “呃……”

    苏雨馨下意识地联想到了与叶帆在一起的感觉,但又不知道怎么跟苏琉璃表达。

    “我还没有恋爱过,但我觉得自己尝到过恋爱的滋味。”

    眼看苏雨馨不说话,苏琉璃再次开口,红彤彤的脸上写满了幸福与留恋。

    “琉璃,你……”

    苏雨馨被搞蒙了,一脸疑惑。

    “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开心,哪怕是跟他斗嘴、互相攻击,而长时间看不到他,我会想他,想见到他,哪怕是什么都不说都行。”

    苏琉璃先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然后说到幸福处又突然叹了口气,“只可惜,他似乎并不知道我喜欢他。”

    唰!

    再次听到苏琉璃的话,苏雨馨的脸色不禁一变——理智告诉她,苏琉璃口中的那个他是叶帆!

    这让她下意识地问道:“他是谁?”

    “明天告诉你。”

    苏琉璃神秘一笑,故意卖了个关子。

    苏雨馨闻言,虽然心中好奇了到了极点,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表情十分复杂。

    “雨馨姐,我有点头晕,想睡觉了,你也去睡吧?”苏琉璃见状,打算结束谈话。

    “嗯,不要在喝酒了。”

    苏雨馨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然后心事重重地走出了卧室。

    目送着苏雨馨离开,苏琉璃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跳下窗台,走到卧室的书桌前。拉开挎包,拿出一个带锁的日记本。

    苏琉璃用一个类似心形的钥匙,打开日记本锁,翻到最后一页,然后拿出一支碳素笔。

    做完这一切,她微微闭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在日记本上写了起来。

    雨馨姐: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要去南藏找那个世外高人,然后皈依佛门。

    给你留下这封信。一来是回答昨晚的问题。二来是想最后跟你说说话。

    说说藏在我心中很久的一些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晚你肯定没睡好,而且已经猜到我说的那个人是叶帆。

    是的。

    的确是他,我喜欢他。

    或者说。暗恋他更合适一些?

    以前老是听人说。女孩讨厌男孩是沦陷的前奏。

    原本我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的。

    但现在。这句话成为了我的真实写照。

    这好像挺讽刺的。

    你知道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很讨厌那个家伙。

    真的很讨厌。

    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个流~氓,借着治病的名义,想对你图谋不轨。

    后来,我渐渐地发现,他似乎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不是那种龌龊的人。

    让我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应该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在杭湖会所救出若水之后吧!

    再后来,他在我眼里突然变得神秘了起来,不但医术卓越,而且功夫出众,而且和楚姬、叶文昊这些大人物关系密切。

    那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宇宙黑洞,而我就是一个探险者,迫不及待地想探索黑洞里的秘密。

    结果,我困在黑洞之中,无法自拔。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

    我不知道。

    准确地说,我想不起来了。

    雨馨姐,你知道吗?

    当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我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是我产生了幻觉!

    但是,到最后,我发现,我无法变成阿q去欺骗自己的内心。

    这一度让充满了负罪感,也让我十分迷茫。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后来,为了不影响到你和他的关系,我强迫自己不能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来喜欢他,同时也强迫自己放弃暗恋他。

    但是——

    我越是强迫自己,就越喜欢他。

    当时,我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简直都快疯了!

    直到我生日的那一天,我才解脱。

    那一天。

    当他将礼物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离我远去,我的眼里只有他。

    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我想高声欢呼,我想大声呐喊!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今后不能再掩饰对他的喜欢,哪怕遭天谴,也绝不再掩饰!

    而当你们给我唱生日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低着头,表情有些悲伤。

    看到那一幕,我突然想到他曾经说自己是孤儿,从小在山里长大,与小狼还有他的师父相依为命,同时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过过生日,很渴望能过一个生日。

    那一刻。

    我的心很疼,就跟被刀捅了一样!

    心疼的同时,我忽然有一种冲动。

    最终,我将冲动化作了行动,我当着你们的面说:今天不止是我的生日,还是叶帆的生日。

    后来,他上台了。

    我看得出来,他很感动。

    再后来,我跟他携手走进舞池跳舞。

    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跟他跳完一支舞的,我只记得当时很紧张,心脏一直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可以说,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夜晚。

    那一夜过后,我不再刻意掩饰自己对他的喜欢,也没有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而是打算一切顺其自然。

    直到后来有一天,苏琴告诉我,我是她和白国涛的女儿。

    那个消息对我而言,宛如噩梦降临,更像是一把魔剑,将我原本美好的生活和憧憬斩得支离破碎——他是叶文昊的儿子,而叶家和白家是政~敌,身为白国涛私生女的我,跟他不可能在一起的!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世界完全崩溃了。

    我不停地逃避,不停地麻痹自己,试图结束这段尚未开始便注定没有结果的暗恋。

    然而——

    老天爷似乎故意和我作对。

    后来的一天,我被那个叫关琳的女人陷害,差点命丧黄泉。

    就当我觉得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像是战神一般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凭借出神入化的医术将我从死神手里抢了过来。

    我情不自禁地扑进了他的怀中,放声大哭,想把所有的委屈哭出来。

    他没有阻止我哭泣,而是任由我的眼泪鼻涕浸透了他的衣服,直到我哭累了,哭不动了,才看着我,对我说:放心吧,我会在不违背法律和炎黄组织规定的前提下,让他们这辈子后悔投胎做人——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那是我人生中得到的第一个承诺。

    也是我人生中听到的最动听的情话。

    当时的我,又哭了,哭得稀里哗啦。

    后来,他不但兑现了对我的承诺,还告诉我,不在意我是白国涛的私生女。

    我知道,他是指即便我是白国涛的私生女,也依然把我当朋友,但是我依然很激动。

    我又看到了一丝曙光。

    后来的日子里,那丝曙光似乎越来越亮了,差点照亮了我那原本黑暗的世界。

    然而——

    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

    当我得知他回归叶家,被叶家人器重后,我从幻象和憧憬中回到了现实。

    在过去几天里,我再次陷入了迷茫与挣扎之中。

    最终。

    理智告诉我,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可能了。

    所以,我选择了结束。

    准确地说,应该是放弃吧?

    毕竟,我和他并没有真正相恋过,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原本我是不应该告诉你这一切的,但……如果我不说出来,我又觉得自己更对不起你,这辈子都会活在内疚、自责当中。

    是我太自私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但因为我的自私,我没有及时终止这个错误,而是一错再错。

    对不起。

    雨馨姐。

    不要怪我好吗?

    与他相濡以沫一辈子!

    这是你的幸福,也是我对你们最美好的祝福。

    ——琉璃。”

    ……

    ……

    ps:本来这封信是打算单独写一章的,但我觉得合在一起更好,所以两章放一起发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