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48章 阴差阳错,矛盾激化
    天色大亮的时候,苏家2号别墅的一间卧室里,苏雨馨睁开双眼,拿起枕边的手机一看,发现已经八点多了。

    这个发现,让她微微有些愕然。

    她第一次睡过头了。

    往常的时候,她都会在六点钟准时醒来。

    “琉璃喜欢的人应该是叶帆吧?”

    愕然过后,苏雨馨心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个疑问。

    这是困扰了她一晚上的疑惑,也是她昨晚没睡好的原因所在。

    “唉……”

    疑问再次浮现,苏雨馨想到昨天自己推断出的答案,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她和苏琉璃虽然是堂姐妹,但因为苏琉璃从小没人管,由苏母照看,两人和亲生姐妹并无区别,甚至论感情还要比亲姐妹更深一些。

    “也许琉璃说的另有其人呢?”

    叹气过后,苏雨馨如同昨晚一样,心中又开始朝着好的方面想。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掀开被子,打开床灯,穿着睡衣走出卧室。

    该来的总会来,逃避是没有用的。

    她要去找苏琉璃求证!

    无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她和苏琉璃都无法逃避,只能去勇敢地面对,然后再考虑该如何解决。

    “琉璃,起来了吗?”

    很快,苏雨馨来到苏琉璃的卧室门口,敲响房门,轻声呼唤道。

    没有回应,卧室里十分安静。

    嗯?

    察觉到这一点,苏雨馨原本想伸手去拧开门,但心神一动,发现卧室里并无苏琉璃的气息。

    她知道,苏琉璃并不在卧室里——修炼者在丹田之内凝结出劲力种子成为武者,便会拥有武者气息,苏琉璃已经算是武者了,又不会掩盖气息的秘法,若是在房间里,她自然能够察觉到苏琉璃的气息。

    明白这一点过后,苏雨馨快步走下楼,发现苏母如同她当初在家里住的时候一样,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早餐。

    “妈,你看到琉璃了吗?”苏雨馨冲着苏母忙碌的身影问道。

    “琉璃?她没在卧室?”苏母感到有些奇怪。

    “没有。”

    苏雨馨摇了摇头,心中突然涌现出了几分不安。

    那份不安,让她像是疯了一般,转身爬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拨通苏琉璃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语音小姐的声音响起,苏雨馨惊得娇躯一僵,手一抖,差点将手机抖了出去。

    电话无法接通,苏雨馨没有再徒劳地继续拨打,而是拿着手机,再次冲到苏琉璃的卧室门口。

    咔嚓——

    房门应声而开,苏雨馨快步冲入卧室。

    因为窗帘拉着的缘故,卧室里的光线有些暗,依然还残留着浓重的酒味。

    饶是如此,已成为后天巅峰武者的苏雨馨还是看清了卧室里的一切。

    如同她所感应的一样,苏琉璃并不在卧室里,甚至连被子都没有摊开,而是如同昨晚她离开的时候一样,叠得十分整齐。

    “琉璃!”

    看到这一幕,苏雨馨心中不安呈直线上升,下意识地打开了卧室的灯。

    灯光亮起,苏雨馨突然看到枕边放着两页日记本的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什么。

    这个发现让她心中一动,连忙冲到床边拿起两页稿纸看了起来。

    ……

    与此同时。

    东海。

    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男人,背着一把古朴的剑,徒步来到了通往翱翔山庄的柏油路上。

    走着,走着,中年道士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瞳孔微微收缩。

    唰!

    下一刻。

    他目光如刀一般,扫向前方道路旁边的草丛,声音洪亮道:“出来吧。”

    嗯?

    草丛之中,两名原司徒家的保镖微微一惊,情不自禁地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然后一同走出草丛,与中年道士相聚五十米。

    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保镖,看着中年道士,沉声问道:“道长,前面是翱翔山庄,属于私人山庄,请问你找谁?”

    “叶帆可在山庄之中?”

    徐龙象一脸倨傲地看着两名保镖,像是在看两条看门狗,目光中充满了蔑视。

    “你是什么人?”

    眼看打扮怪异的中年道士开口便问叶帆,两名保镖升起几分警惕,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怀中。

    “本人徐龙象,乃武当派大弟子,来这里是为了找叶帆。”

    看到这一幕,徐龙象脸上的轻蔑更浓,以他的实力,若想斩杀两名保镖,完全可以在两名保镖掏出枪之前,送两人去阎王殿。

    唰!

    听到徐龙象的话,两名保镖脸色陡然一变,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怀中的手枪,表情变得凝重了几分。

    他们都记得前不久,身为武当派长老的慕容谷带着儿子慕容圣到山庄挑战叶帆,最终被叶文昊、叶帆父子击杀的事情。

    那一天,他们虽然没有秦燕目睹,但听同伴说,叶帆九死一生,差一点便命丧慕容圣的太乙玄剑之下。

    如今,武当大弟子徐龙象突然造访,他们本能地认为徐龙象是来复仇的!

    “你们不要误会,我今天来这里并非找事,而是要与叶帆谈些事情。”

    眼看在自己眼中宛如蚂蚁一般的存在拿出枪,徐龙象眉头一挑,眉目之间闪过一丝怒意,但想到此次下山的目的,又压制住那丝怒意。

    “呼~”

    想到慕容谷、慕容圣父子当日所表现出的恐怖武力值,两名保镖心中十分担心徐龙象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此时听对方并非来找茬,而是来找叶帆谈事,当下松了口气,然后依然由那名身材魁梧的保镖问道:“徐道长,请问你有预约么?”

    “预约?”徐龙象眉头再次一挑。

    “是的,所有想拜访叶先生的人必须有预约,或者说得到叶先生的同意才行。”魁梧的保镖解释道。

    徐龙象闻言,心中很不爽,不过没有流露在脸上,而是压着怒意,语气稍显冷漠道:“我没有预约,你们速速给他汇报,就说我徐龙象要见他谈些事情。”

    “请稍等。”

    魁梧保镖说着,拿出无线电,飞快地汇报道:“一名叫徐龙象的道士要进山庄,对方声称是武当派大弟子,要找叶先生谈些事情。”

    “我知道了。”

    山庄里,表面身为叶帆保镖,实则只是偶尔充当叶帆司机的小虎,飞快给出答复,然后便快步走入叶帆所在的别墅大院。

    院子里,叶帆盘膝坐在玉石之上,进行着冥想修炼。

    唰!

    察觉到小虎的到来,叶帆陡然睁开了双眼。

    在闭关前,叶帆不但告诉了苏雨馨,还通知了小虎,没有重要事情不要让人打扰他。

    如今,小虎不但走进了别墅,而且眉头紧皱,这让叶帆明白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叶帆不等小虎走近,便出声问道:“小虎,怎么了?”

    “叶先生,山庄外有一名叫徐龙象的道士被两名弟兄拦了下来。对方声称是武当派大弟子,要找您谈事。”小虎飞快地汇报道。

    徐龙象?

    武当大弟子?

    叶帆闻言,眉头不禁一挑。

    虽说前不久,身为武当大长老的慕容谷让其儿子慕容圣故意挑战叶帆,逼得叶文昊应战,只是为了了结当年的个人恩怨,与武当派无关。

    但在叶帆看来,慕容谷、慕容圣带着武当镇派法器太乙玄剑而来,即便不是武当派故意的,也算是得到了武当派的默许。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虽然不至于恨上武当派,但对武当派没什么好感。

    “嗡……嗡……”

    稍后,不等叶帆做出指示,手机震动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帆心中一动,拿出手机一看,赫然发现是苏雨馨的来电。

    “雨馨,怎么了?”叶帆接通苏雨馨的来电,有些好奇地问道。

    “琉……琉璃走了。”

    电话那头,身在苏琉璃卧室的苏雨馨,坐在地上,靠着床头,泪眼朦胧地拿着苏琉璃留下的信,声音颤抖道。

    “走了?”叶帆不解。

    “她要皈依佛门,去找那个世外高人了。”

    苏雨馨哽咽道,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责,在她看来,苏琉璃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自己。

    叶帆闻言,不由一惊:“她怎么突然之间想皈依佛门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她喜欢你。”苏雨馨沉默半晌,语气复杂地揭开谜底。

    “什……什么??”

    “她给我留了一份信,在心中说,她一直都在暗恋你,但知道无法和你在一起,又不想影响到我们,所以做出了诡异佛门的决定。”苏雨馨咬着嘴唇,表情痛苦道。

    “呃……”

    叶帆呆住了,脸上写满了震惊!

    虽然他很早前便够察觉到苏琉璃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甚至两人还鬼使神差地心神交融过一次,但……他根本没有想到,苏琉璃一直在暗恋他!

    他更没有想到,苏琉璃因为自知无法和自己在一起,外加不想影响到自己和苏雨馨,选择了皈依佛门!

    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太过震撼了,以至于让叶帆浑僵硬地愣在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震惊中的他,完全不知道苏雨馨后面说了些什么,直到短信提示、手机震动后,才渐渐清醒。

    然后。

    他下意识地点开苏雨馨发来的彩信,发现是一张照片,照片是苏雨馨所说的那封信,密密麻麻的,无法看清。

    “呼!”

    叶帆深吸一口气,将照片放大,直到能够看清照片上的字迹。

    “叶……叶先生,那个姓徐的道士要亲自跟您通话。”

    就在这时,小虎再次接到了山庄外保镖的汇报,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达了徐龙象的意愿。

    “我没空见他。”

    叶帆头也没抬地说着,目光始终盯着手机屏幕。

    小虎见状,看出叶帆心情不佳,没敢再说什么,识趣地退了下去,待出了院子后,才通过无线电联系山庄外那名魁梧的保镖,传达叶帆的指示。

    通往翱翔山庄的柏油路上,那名魁梧的保镖,得到指示,稍显紧张地对徐龙象道:“徐道长,叶先生说没空见你。”

    “咝~”

    徐龙象闻言,气得嘴角一抽,尔后,双目如刀一般盯着半山腰的翱翔山庄,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冲到山庄里,一剑劈了叶帆!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